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五十二章 借鸡生蛋-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挖地基,搭棚子,没有的工具,没有的东西,王三就跑到黄顺子家去找,去拿。外带着,把黄顺子也给拐了进来帮忙。

    “这搭棚子的竹子就在那边河岸人家去买些就行!”黄顺子人熟地熟,主动帮忙介绍。

    “对了,你知道县城边那些树木又是谁家的吗?”杨子千想着,要是像李家寨子后山一样无主的,那就赚大发了。

    “都是县里的一些大户的庄子,你要买的话,我去给你打听打听!”搭棚子,少不了的是树木竹子,这是肯定的。当下,黄顺子就去找人,人托人的问询去了。

    “河包县的树,有锦记秦家的庄子四个、城东王老爷家的两个、城中卖布料的龚家两个、还有就是迎祥街卖家俱的宋家两个。其他的,都是零零散散的一些大户人家的,算不上庄子,只偶尔几块地,百十来棵树。”黄顺子的效率很高,不到一个时辰,就回来一一报给杨子千听。

    “也不知道,谁家会卖树!”杨子千小声嘀咕,没有树,没有钱,敌人不会送上前!锦记,估计着自家和徐老板打得火热,那四个庄子的树木,一根都不要去肖想了。没有钱,又怎么把别人家的树用来给自己家赚钱呢?

    “哟,公子,你怎么又来了,说过多少次了,我们徐家,真的只有酒店栈,不曾卖过你说的那个什么书柜!”棚子门前,贵子在给眼前的读书人打着招呼,语气破为无奈。这人,十天半个月的来一趟,一来就问什么时候有书柜卖,他要买来送给什么表弟、同窗什么的。解释多次,都无效果,真正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唉,慢着,自己好像是兵,兵遇到秀才,有理也莫法说清。摇头,叹息。

    “书柜!”杨子千一听,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门前。

    “姑娘,姑娘,是你,小生找你好久了!”那读书人一看到杨子千,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分,兴奋的喊道。

    听听,这感觉,怎么怪怪的,好似带着一股忧怨,奴家等你好久了!幸好眼前的人是男子,要不然,还真有这种味道!杨子千很佩服自己,一句话,就给了一个场景演练,情节模拟。哟,怎么能这样,这可是少儿不宜的,太重口味了,不能想,不能想!

    “公、、”杨子千刚要想学着贵子喊公子,可觉得,这样喊人,又不自然的想到了那些挥着手帕的青楼姐儿:“来呀,公子”啧,啧,不好听,不好听。

    “官,你要买书柜?”这称呼,顺口!

    “是啊,上次买了你家的书柜,小生表弟、同窗好友见了都喜欢得紧,年前就打算买下当年礼送给他们,结果一再打听,都没有你的消息!”书生连忙将来意说了,还不高兴的瞪了贵子一眼,你说吧,你这个恶奴,不就是没花钱打点吗,活活耽误了本少爷的正事!

    “官来得倒巧了,今天正好搬了两个来,还是原价,给你送货上门?”杨子千心里高兴极了,说钱,钱就来了。

    “还得免安装费!”书生惟恐吃亏,学着市井妇人讨价还价道。

    “那肯定的,老顾了,这肯定得免!”有奶便是娘,有钱就是大爷。大爷你说什么,姐今天就做什么,当然,不包括卖身!杨子千心里乐滋滋的想着,转头,就要朝门外搭棚子忙碌的众人喊送货。

    “唉,慢着”书生想起了什么,连忙喊了暂停。

    杨子千的小心脏,提到了喉咙里,这家伙,好好的,喊暂停干什么,又不是换人!

    “两个不够,表弟一个、同窗好友一人一个,算一下,得六个,至少六个才行!”书生就差点扳着手指算了。在心里默念了人名,有些人名删除了,又将一些人名添进去,反反复复想了几次,最后一锤定音。

    “成交!”杨子千大乐!两个字,干脆出口!

    完了,自己只有两个,答应了六个:“不过,因为路途遥远,那些搬来也得有些时候了,不如这样,你看你家里有没有大树,我们用你家的木材加工,收你四两银子一个,如何?”赶紧的,脑筋急转弯,想出了一个对策。

    是啊,来料加工!

    姐真是太聪明了!

    没有本钱买木材之前,都可以来料加工。少收一部分钱就行了。借别人的鸡,生自己家的蛋。哇噻,这主意,妙!

    “有啊,家里的大树很多,还有两棵三人合抱才能抱完的大树,你们要哪一种,派人去砍就是了!”书生就是书生,三人合抱的大树或许长了好几百年了,这都快成精了吧,一句话,就让他给断了活路。

    “好,好,我立即让人跟你去!”杨子千高兴极了,主意都是人想出来的,树,在有地的普通人家,本就算不得什么。

    当下,叫来二哥,如此如此耳语几句,杨子林就拿着工具和王三、黄顺子两老表跟着书生走了。

    “丫头,你看爹搭的棚子如何?”虽然亲手搭修了好几间屋了,但,每当看到女儿出现,杨大年还是要这么问。一,从骨子里不太自信;二,是对女儿的话莫名的相信。

    “很好啊,爹,你现在是修房搭棚子的高手了,比那些专业人士还专业。”杨子千看搭了四个角的立柱,地上堆了满满的竹子,想着等二哥扛了大树回家后,他就得开工做书柜了,搭棚子的进度,又得减慢了。

    哎,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急不急!只要先搭上一个工作间,两间住的,一间给她和罗氏母女,一间这几个男人们住就行了。其他的,慢慢来。

    “杨四妹,今晚在哪儿做饭?”才说要慢慢来,结果罗氏一句话让她头又大了。看吧,灶房还得搭一间!又吃了两天干粮了,今晚,是得做点稀饭羹羹来吃了。

    锅碗瓢盆,什么都没有。现买,又得花钱,这一文钱都没收入,就得开支出,关键是,支出是无限度的。

    是了,去黄家借那些家什来用一下!

    灶台,怎么解决?

    这河边,最不缺的是石头。想起读书时班上同学去野炊,几块石头搭一个就成灶了!咱也来盘时尚的,就这样干。

    找几块大石头,和罗氏一起,垒了一个比较牢固的灶孔出来。二妞三妞早得了娘的吩咐,就在这附近捡枯树干枝,等黄顺子抬了树子回来,听说要借锅碗瓢盆,又跑回家一股脑的给背了过来。

    袅袅吹烟起,罗氏开始了她在县城的煮饭生涯。

    “娘,你看,我这样捡树叶!”三妞捡来一根树枝,不停的在地上戳,一张张树叶就串在树枝上,不一会儿,拿起就是一串,跑上前送进了灶孔里。

    “好,乖,去捡吧,等会儿,就有饭吃了!”三妞都快八岁了,时间过得挺快的。二妞比杨四妹小月份,再苦上个三年,她就可以出门子了。大妞,我可怜的大妞,你现在还活在这个世上没?想到此,罗氏眼泪悄无声息的滚落出来,连忙抬手擦了。

    “娘,你怎么啦?”二妞捡了一大把的树枝回来,看着娘擦眼睛,心疼的问。

    “没什么,没什么,娘被烟子呛出泪来了!”罗氏连忙掩饰。

    “娘,你别想那么多。杨四姐说了,只要我们自己努力,就能挣得一口饭吃,日子也会越过越好的!”这些日子以来,二妞三妞跟着杨子千学写一些字,也听她讲了一些道理,深深的知道了,靠人不如靠己,那个冯家靠不住,娘也没必要再伤心过去了。

    “好,你们记住了,没有杨家,我们母女三人早就饿死了。在杨家做事,要心诚,眼急手快,可不能忘恩负义!”罗氏决定了,虽然没有签契约,但这些日子吃住下来,欠杨家的恩情,她用后半辈子来偿还。等二妞三妞找到人家出去了,她就安安心心的服伺月娘,当一个老妈子。

    吃饭,暂时还在徐家的棚子里。贵子下午不来河边,就将钥匙给了杨子千。

    “树子抬回来了,这以后,爹和罗伯伯、郑叔叔就搭房子。王三叔和顺子叔就给二哥打个下手!只不过,工钱,要等上一段时间才有!”边吃饭,杨子千边安排,对于工钱这事,一提起她自己先脸红了。夫子没工钱,罗氏没工钱,连带着罗虎王三郑和尚都没工钱。可是,黄顺子,是在码头拉纤搬运挣工钱的人,没工钱给他,自己心里太过意不去。自己这杨家,都成了什么了?恶霸地主!

    “杨姑娘见外了,只要饿不了五娘她们,这工不工钱的,都无所谓了!”来帮忙前,王三就透露了,杨家,在李家寨子活人无数,吃食多了去了。按一碗羹换十个工来说,自己来帮忙,相信这小女孩不会让她们母子几人饿肚子。自己的眼光挺好的,当初就看出她不是一个简单的。看看,如何?现在,人家就开始买地开工招人了!

    “吃这一个问题,你就放心吧。家里锅碗瓢盆都搬来了,我已经让罗婶多煮了她们的份量,等会儿,你回家时就带回去,省得再去做了!”杨子千想着黄顺子家那个瞎眼的五娘,三个不懂事的孩子,都替他着急。

    “谢谢杨姑娘,杨姑娘想得真周到!”黄顺子自然感恩戴德。自己在码头转悠一天,运气不好时,还解决不了一家人一天的温饱呢。这会儿,才干半天工,家里人就不会挨饿,太好了!

    “我们这样杨姑娘,杨四妹、杨四姐的叫,都没个章法了。我听人说,大户人家的规矩多,咱们要不要也统一口径,都叫四姑娘吧,省得外人都不知道我们喊的究竟是谁!”王三主意多,听黄顺子的称呼,当下建议道。

    “呵呵,我们又不是大户,怎么叫都行!”杨大年笑笑,这闺女,做事像模像样的,安排得周到,真正像一个大户人家的当家大小姐了。

    “我看行,四姑娘,又能区别你们家五姑娘,喊着也上口,又好听!”罗虎点头称赞“何况,你们家成大户是早晚的事!”

    “那就借罗伯伯的吉言了,统一称呼妹妹为四姑娘不错!”杨子林也插话道。他去大户做过工,有钱人家都叫大小姐,二小姐,那是下人对主子的称呼;这姑娘,是外人对未成婚女子的称呼。眼前这些人,都不是自己家的奴仆,叫四姑娘最是恰当不过。

    杨家四姑娘,新鲜出炉了。

    连带着二妞三妞,都四姑娘四姑娘的称呼,不再是姐啊妹的喊了。

    清晨的码头,船只靠岸离港的都多。来来往往的人群,明显的,拉纤搬货叫卖小东西的本地人偏多。

    邱柱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雇主,商要求把他的东西暂时背进徐记酒楼的棚子边。连忙上前,用两根绳子牢牢拴了,背着这个比自己人还高的货物,费劲的往棚子挪动着脚步。

    将货物放进棚子里,商给了他两文钱。这,还是算大方的人了。

    邱柱子想着,开张生意就遇到了一个大方的主,今天肯定运气好,指不定,挣的钱能买上几斤玉米面了。

    一手将钱揣进包里,一手拿了自己的绳子,走出徐家的棚子。

    “咦,顺子,你怎么在这儿抬木头?”这些年,在码头,两人一贯搭档,从来都是有两人做的活就要叫上对方。今天和顺子搭档的人,却是他不认识的,面生得紧。也是,天干后,来码头找活的人比往年更多。

    “噢,柱子,”听得招呼,黄顺子侧身,连忙指着王三向他解释道:“这是我老表,我们一起帮亲戚做点事!”

    “噢,事多不?需要帮忙吗?”看着面前的好几根木材,想着这是顺子的亲戚,需要帮忙搭一把手又何妨。

    “不用,不用,柱子,你去忙你的吧,空了我就来找你!”黄顺子和王三,走到一根大树前,两人弯腰,口里喊着“一、二、三、起”将树子抬起,直接丢在了肩膀上。

    “好!”看着两人将树子抬进只搭建了一半的棚子。邱柱子心下一想,不对呀,和顺子打交道少说也有七八年了,没听他说过有什么有钱人的亲戚。真要有这样的亲戚,天干吃不饱饭的时候咋不去找他救济一下,要不然,也不至于走到卖儿卖女的地步!但,顺子也不会骗自己,真要有钱挣的事,整个码头,肯定是最先喊自己。能在这儿搭棚子,每年都是要交银两的,可能是他家亲戚包下了搭棚子的工吧。噢,这种可能性更大。

    想到此,又快步的往码头码去了。僧多粥少,得挤破脑袋去抢,才有一两文的收入。

    “这柱子,人品不错,老实肯干,我在码头干了了这些年,就数和他关系最好了。不过,和我一样穷!”放下大树,黄顺子和王三介绍着刚才的人。

    “嗯,一看就不是那种刁滑的!”王三点头。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黄顺子都是憨厚老实的人,当然跟他打交道的也是这种品行的。

    “四姑娘来了!”两人正说着话,见杨子千走过来了,忙招呼道。

    “王三叔、顺子叔,辛苦你们了。唉,我看这又要搭房子,又要做书柜,你们几人怕是忙不过来了。早一天将房子搭起来,早一天安心!人手太少了。”杨子千看着两人都累得满头大汗了,丢下这根又去抬那根,真是余心不忍。要是有钱,多请几个人,也不至于将他们累得这么狠了。

    “四姑娘想要多找几个人?”黄顺子看杨子千愁眉不展,问道。

    “想倒是想,只是,像你们一样不计较工钱的人,可再也找不到了!”**本就不多,更何况,是活**。

    “姑娘若是管饭,工钱日后结算,我倒可以给你介绍几个可靠的人来!”有自己做担保,将邱柱子和平时要好的几人招来做工,黄顺子想着,这肯定是没问题的。

    “真的?顺子叔能找人来!”杨子千大喜,上前道:“我想再找三五个人,帮着爹先将棚子搭起来,然后,在这里面找一两个老实吃得苦的人再跟着做木工。工钱,暂时还没办法给出一个具体的数字,不过,日后肯定结算,目前,就只能管饭。”这样的工人,上哪儿去找啊?杨子千的条件一出,自己都觉得难为情。

    “行,我出去给你找几个!”黄顺子连木头都不抬了,高兴的朝码头而去。

    不一会儿,他回来时,身后,就跟了以邱柱子为首的几个壮汉。

    “这是四姑娘,就是她家要搭这个棚子,哥几个帮帮忙,工钱上,要缓一缓!”将杨子千介绍给大伙,又再次当着当事人点明了工钱是打白条的事。

    “既然是顺子你的亲戚,还说什么工钱。别的本事没有,兄弟几个,力气倒有!”邱柱子正想说话,旁边就有一个人豪爽开口。

    “多谢廖大哥了!”黄顺子朝众人再次道谢,然后,熟门熟路的,各捡了自己最擅长的事做了,杨大年站在高高的木架上,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几人,很惊讶,这丫头,哪来钱招工人。

    人一多,干起活来又快又有劲,你追我赶的,唯恐落了后被主人小看了去。不得不说,这群汉子都是干活的好手,搭棚子的速度得到了飞一般的提高。

    想着人多了,饭也得多煮。

    杨子千在码头看着有挎篮子卖青菜的,花了一文钱将她一篮子的菜都买下了。没有肉,还是吃鱼吧。河边卖鱼的人不多,好不容易,才看到了一个人提了一桶的鱼在卖,有草鱼、鲫鱼、白鲢,都是些常见鱼种。一问,价格便宜得她都想偷笑,这一桶,至少是十斤,人家要价才五文钱。不用说,全拿下了,让送到棚子里来。家里还带了很多盐菜,做一盆的盐菜鱼,够这些大肚汉吃个饱。

    “以后,有鱼的时候,都可以直接送过来。”将木桶送还给卖鱼人时,杨子千不忘记下一次的便宜买卖。

    “好的,只是,姑娘贵姓,到时候怎么找你?”这可不是一锤子的买卖,这是长久的生意,主家姓什么得记牢了。

    “我姓杨,他们都叫我四姑娘,以后你就说是四姑娘让送来的,就会有人通知我了!”杨子千笑道,对四姑娘这称呼,她还是蛮喜欢的。

    “好,多谢四姑娘了!”男子感激不尽。这鱼,是无本买卖,只需要下河去逮就行。虽然还不到二月间,河水还很刺骨,但,家里要开火,就得下水去找。鱼,一向不好卖,没想到,今天遇了一个金主,不但爽快的给了钱,还写下了以后的生意。意味着,这杨家四姑娘,从此后,就是自己家的米缸了。

    罗氏看屋里的壮汉又多了几个,心里惦记着今天中午,得多煮一些饭了。看杨子千买了青菜和鱼,心里想,这孩子,八成又要亲自下厨做鱼了。还别说,她做的鱼,比月娘做的都好吃,听说,杨家以前就靠鱼充饥的。罗氏一向闻不得鱼腥味,但只要是杨子千做鱼,她都能吃下几口了。

    “好香!”中午时分,码头上,偶尔路过的人,都会使劲的嗅嗅,然后,不自主的脱口而出。

    “顺子,你亲戚家吃什么,这么香!”有人就悄悄的拍了黄顺子的肩膀,问道。也不知道,这东西,中午会不会给自己几人吃。

    “不知道,反正,摆桌上就能吃了!”黄顺子也说不准,这东西,是不是招待自己一行人的。不过,四姑娘不拿乔倒是真的,接人待物,相当的有礼貌。比那些大户小姐的教养都好!

    “顺子叔,顺子叔!”远远的,杨子千在灶台边喊着。也只有杨子千才这么大嗓门,谁家千金不是声如黄鹂,细声细气的说话,她倒好,干精火旺,声如洪钟。

    “来了!”顺子向兄弟几人点点头,连忙走了过去。

    “快,顺子叔,将这鱼和羹羹端回去给家里人吃,等会儿凉了就有腥味,不好吃了。让孩子们吃鱼的时候小心点,别被刺卡住了。然后,快些回来吃饭!”杨子千婆婆妈妈的交待着,真是一个操心的命!

    可以说,这顿饭,是几十岁来吃得最香最饱的一顿。虽然不是白米干饭,但这家人做的玉米羹味道好极了。还有那个鱼,原来可以这样吃。那味道,巴适惨了,什么锦记二十文盘、徐记三十文一盘,虽然没去吃过,想必,也在这味道之下吧。啧啧,看不出,黄顺子这小子说四姑娘就是主家,不是包工的人家。居然有这样的亲戚,这家伙,以后,都不用去拉纤了,赶紧的,把这棵大树抱稳了才是正道。

    吃了饭,大家坐在地上休息一会儿,呆会儿,这第一间棚子就要完工了。下午,时间抓紧的话,还能搭个一间的墙体出来。

    “哟,吃过饭了?”新建未完工的棚子里,徐老板提着食盒进了屋。昨天就听贵子说杨家来人了,一直没抽出空,这不,趁着中午时,炒了两个菜给送过来,主要还是想要露露面。

    “咦,这是什么菜,鱼?”话音未落,徐老板感觉到口水在往外涌。

    一堆木材上,有一只锅,因着没有大的盆子装,索性,杨子千招呼老爹连锅一起给端进了棚子,就放在木材上。大家伙,便围着这只锅吃了饭。这会儿,罗氏还没来得及收拾,这锅里的鱼还有一小半没吃完呢。

    “是啊,徐老板,要不来偿一口?”杨大年对这个债主很气,几次交道打下来,感觉他不像其他有钱人一样摆谱,因此,也就没了拘束,说话行事就比较随意了。

    “好啊,我给你们也带了两个菜,还真不知道你们人这么多,要不然,也多提两个过来。”徐老板一手给杨大年递给食盒,一手,接过三妞递过来的干净碗筷,迫不及待的从锅里捞起一块,送进了嘴里。

    有一股酸味,又有一股鱼特有的香味。较之水煮鱼片,别有一番风味!

    “怎么样,徐老板?”杨子千看这人吃得那么专心,一口进嘴,细细的品味着,半天都没吞咽下去,她笑着问道。

    “好吃,绝了!”谁家都有盐菜,但,谁家又会做出这样的美味。徐老板又吃了几口,边吃,边赞不绝口。至于他提过来的菜,罗氏就拿碗腾了,留着晚上吃也是不错的。

    听得好吃两字,地上坐着的众人,比刚才看徐老板进屋时还吃惊!

    如何,就说味道好吧,真比徐家的三十文一盘的菜还劲爆!这不是吹牛,是当事人自己说出来的。

    更没想到,这杨家,居然和徐家关系这么亲密!

    徐老板提起筷子,就没有气过。边吃,边想着,这杨家,出现一次,就给他一次惊喜。这不是财神爷是什么?

    “四姑娘,我娘说吃食快没了,问今天下午要不要去买些回来!”二妞从灶台那个方向进来,小声的问道。

    “嗯,买,今天下午我们几个就去买。吃的,用的,都买齐了”杨子千点头应答。

    准备长住河包县,这些东西,都该添置了。把这几两银子花光又如何,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穷,就会逼着自己去改变,去卖书柜。是了,书柜还有好几天才能做出来送货。但是,早餐明天就可以开张了。想到此,脸上就有了笑容。

    “四姑娘,你看,手上的银两可够,要不,去徐家柜台拿十两?”听闻大家叫杨子千是四姑娘,生意人惯会察言观色,当下改口,并主提提出支助。

    “谢谢徐老板,暂时还能挪得过!”有人主动提出借钱给自己,那是人品爆发。但,不能老靠借啊,借的,始终得还。

    “看看,我们都是邻居了,你还一口一个徐老板,这太见外了吧,如不嫌弃,叫一声徐伯伯如何?”转头对杨大年道:“杨兄弟,我估计比你痴长几岁,这就托大了噢!”

    “徐大哥说哪里话,倒是我们高攀了!”既然让闺女叫他伯伯,自己,少不得又多了一个大哥。杨大年转变也是很快的。

    “这就对了,哈哈哈,看看,我们两家,多有缘分啊!”徐老板朗声大笑,心情愉悦极了。

    可不是,卖狼肉相识,一起凭鸡肉击退许四爷那个纸老虎,又借钱给杨家斗曹知县那头大口开的狮子。这会儿,两家人的棚子相邻,杨家离不开徐家的支持,徐家,离不开杨家的创新,真正是双方平等互利互惠,皆大欢喜啊!

    这会儿,要说不欢喜的,却有着那么一人。谁?锦记秦老板,人人背后称的秦舅子。

    “大舅哥,虽然我是这河包县的知县,你也知道,有些事,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我也不能做得太过了!”曹知县,此时,坐在厅主位,呷了一口茶,慢条斯理的说道。

    “他徐记是自己做得太过了,容不得我要对付他!”秦老板想着,自秋上徐记大宴宾后,锦记的生意,一落千丈,全凭着县里的各路富商官家的捧着,要不然,这会儿,连工钱都发不出来了。外地的商,来来往往,吃住全在徐记。听说,徐记的老板都有另建栈分号的打算了。

    “这生意,历来是各做各,他有那本事,谁又能拿他怎么办?”曹知县暗暗皱眉,这大舅子,吃独食吃得太久太顺了,这会儿,来了一个抢食的,就看不顺眼,还指望他出面去砸场子。这怎么可能啊?先不说人家是正规生意,单就秋上那小子考了个案首,为官多年,连这一点门道都看不清,岂不是白白在官场混了吗?

    “对了,听说,你把河边的地卖了一些,这地,那人买来干什么?”生意人,闻到风吹草动,掘地三尺,都得问一个所以然,更何况,河边那破地,都不知道有什么值得买的。

    “嗯,一个姓杨的买来做什么木材加工厂。管他的,能卖就卖了,这位置,也不见得能多做久!”自己坐在河包县,好多年都没挪过窝了,这会儿,真想上去活动活动,至少,得往上升一点。

    “那就多卖啊,全卖光了,再升一点,我也跟着你搬走!”不过,走之前,徐家,他还得会一会。

    “这年头,傻子不多,还有,你也收敛一点,省得闹出什么事来,惹上不该惹的人!”曹知县其实是想说,别惹出事把自己头上的乌纱帽耍没了。

    “嗯,知道了,要银子,就让小妹到我那儿取!”起身,告辞,最后一句话,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我做你的物质上的支柱,你做我精神上的依靠,兄妹联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徐家不能太过。让许四再走一趟总可以吧。

    “对不住,秦老板,徐家,兄弟们不能再去了!”没想到,自己推过去二十两银子,号称见钱眼开的许四爷,居然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直接开口拒绝!

    “什么,徐家你不去了!”秦老板的火气,在心里腾起三丈高。妹夫堂堂县官,怕事就算了,毕竟他是要往上爬的人,留下点什么污垢不好洗。但,这个无赖,又是为哪般,居然跟钱有仇了?

    “不去!”徐家,生意好,未来,可能更好。自己是本地人,最好不要去招惹未来有可能大翻身的人家。这秦老板,上有知县罩着,后有拍拍*走人的退路,事闹大了,顶缸的,永远是自己。那不是作死的节奏吗?自己,岂会这么傻!“许某还约了人谈事,先告辞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做无赖,也是有技术含量的,拿鸡蛋碰石头的买卖决不会去做。不过,有些事,有些人,能强得过的,就得连骨头渣都给吞下去。

    “这叫什么饼来着,多少钱一个?”清晨,看着这些忙碌的人匆匆从自己的简易摊位上走过,杨子千有一种拦路的冲动:那啥此山为我开,此树为我栽,要从此路过,必得留下买饼钱。

    大声宣传了半天,终于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在问价了。

    鱼,上钩了!

    “武大郎烧饼,两文钱一个!”杨子千连忙上前极力推销。“官,来一个吧,真的好吃,包你吃了一个想二个!这在咱河包县,是独一无二的!”

    “有点贵,好吧,看你们也不容易,来一个吧!”男子皱眉,看着眼前的一个女人,带着四个女孩子卖点饼,身上衣衫破败不堪,谁家有吃有喝还来码头吹冷风。自己全当做好事扶贫了,就买一个吧,反正,肚子也是要吃的,吃什么不是吃呢?

    “好嘞,官武大郎烧饼一个,两文钱!”用青菜叶垫底,给递上刚出锅的烧饼。

    这人有病,这么贵的烙饼,两文钱,还买来吃。两文钱,都差不多可以买上一斤玉米粉了,得做多少个饼。什么武大郎六大郎的,还不就一个玉米烙饼而已。旁边路过的人,听得两人的谈话,在心里不屑道。

    男了接过,咬了一口,咦,这味道还不错,“再来一个”边吃,又递了两文钱过来。

    已经走过了摊位的人,停下脚步。当真好吃?要不要买一个偿偿?

    “姑娘,你们这饼还有一种我从未吃到的味道,是什么材料做的?”男子几口吃完一个,问道。

    “呵呵,是我们家的粗粮,这饼是一个叫武大郎的人研制的,手艺都留传了好几代人。如何,官,两文钱值吧!”昨天决定卖饼,今天早上临时起意给起了现代满大街出现的这个名字,武大郎先生,想必,你除了和潘金连的是非让人好奇外,你的制饼技术也让人窥视吧。都不知道你怎么个做法,今天,就暂时借了你的名头用用。

    “嗯,值,不错!”男子已经开始战斗第二个了。“再买两个,我带回去给儿子吃!”说完,又递了四文钱过来。

    真好吃,真好吃,自己也买一个偿偿。停步的人,果然就掏了钱。

    “给我来一个”

    “我也买一个”

    一时之间,路上的行人,将这个临时摊位围了个水泄不通。刚才企图拦路留人的杨子千,这会儿,生怕他们把自己摊位给挤翻了。罗氏则一直埋头做饼,二妞三妞就给人拿饼,杨子千负责收钱。

    “怎么回事?”许四爷带着三个兄弟在码头闲逛,看着路边有一圈人围着说什么,甚是热闹,有稀罕的,有精彩的戏,岂能错过。他带了人,就挤了进去。

    哟嗬,爷几天没来码头逛,居然还有人在眼皮子底下打瞌睡。瞧瞧,生意这么好,这几天,怕是赚了个满盆满钵了。

    这些个女人孩子,怕是不知许四爷姓什么吧?也不来拜拜爷这个神,烧一柱香知会一声。

    这钱,当真这么好挣?

    “散了,散了,不卖了不卖了啊!”忙得不可开交的几人,突然听到了这样的喊声,然后,感觉眼前的买主一下子就少了,亮光也出现了。不对,亮光出现的同时,几个高大的人耸立在了摊位前。

    罗氏停了手,看着眼前几个面带恶相的男子,脑子一下就蒙了。听说,街面有混混,专门砸场子的,这样子的人,不是混混还是谁?

    杨子千诧异不已。谁家这么大的派头,买一个饼还流行清场,这是什么级别的官微服私访来了?

    “娘,娘,饼烧糊了!”三妞惊叫,唤醒了迷茫中的罗氏,手忙脚乱的,将糊饼掏出来,重新铺下两个。

    “哟,几位官,买饼呢,两文钱一个,买多少个?”杨子千也回过神,管你几品官,天王老子要吃姐的饼,也得给钱。咱八路军叔叔都不拿群众一根线,你们这些人还想吃白食,门都没有!

    “哈哈哈,听到没,这小妞,居然向爷要钱?”许四大笑不已,朝着三个手下问道。

    路边的众人,更是离得远远的。有的连忙走了,还有很多事要办的,别在这儿看热闹了;有的好奇,这姑娘,当真不知道许四是何人?也是,一个乡下来的丫头,怎么知道世道的险恶呢。

    ------题外话------

    求订阅,求各位亲的支持!竹枝想看看上周六一天收30张月票的辉煌历史能否重现!

    很多亲都在说有小标看起方便,竹枝试一试这个标题障碍症有没有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