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五十一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沿着河边的沙地、乱石慢慢行走。

    十月里,晚风吹面有些微寒,让杨子千恍若回到了现代,这般寂静安宁,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行走,放松一下那颗疲惫的心,放下一些脑海里经常浮现的过往,让自己的思绪回归平静和淡然。

    不再纠结,就是对过去最好的释然!

    太安静,又容易让人越想越投入,常常想,如若当初,自己再勇敢一点,自己不是选择逃避,那会不会,生活就会真如心中所愿!

    呵呵,过去的,始终是过去了。再不会回到从前,更何况,现在,只是一个11岁的小女孩,又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西宋,离那个梦想更是遥远。长长的叹一口气,自我解嘲:想什么呢,再想,都等于零。不属于你的,永远不属于你!

    不知不觉中,走出了好远一段路。回首,晚风中,身后不远的地方,赫然站着一个模糊的影子。

    遇上坏人了!

    杨子千第一反应。不过,这会儿的自己还这么小,大不了就是打算绑了去卖给别人当丫头吧!怎么办?再想往前走,前面一片悬壁,再没有路 。

    不怕,不怕,杨子千在心里给自己鼓劲,硬着头皮快速的往回走,打算来个措手不及,到他面前时用飞跑的速度远离危险!

    离那人越近,杨子千心跳得越快。

    到五十米远时,她几乎都能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了。早知道,该让哥哥们陪着的。

    希望他也是一个路人甲,别打自己的什么主意才好。

    再往前,准备着,起步,跑!杨子千都提脚准备行动,待看清人面时,哑然失笑。

    那人,却是阿河。

    “你怎么来了?”杨子千抚摸着自己的小心肝,有些意外,又有些气恼。

    回答她的是阿河的沉默和微笑。

    也是,自己拒绝了哥哥们相陪,身边没一个人怕是不放心,就打发不会说话的阿河一路远远的陪同了。

    “走吧,天晚了,回去休息了!”杨子千将小心脏放回肚子里,招呼阿河,然后,加快了脚步回家。

    一行人,在棚子的里打了地铺。好在,这夜里不算太冷,杨子千靠在老爹的后背,睡得很沉。

    到天微亮时,一向懒床的她也站了起来。

    河面的晨曦,泛起一阵阵白雾,如梦如幻,伴着偶尔的飞鸟啼鸣,静中有动,动中有静,深呼一口气,让人倍感神清气爽!

    还没等杨大年买回早饭,徐老板就上门了。

    “昨天夜里,我托县衙里的人递话给师爷,他给曹知县说了几句话,套出来的价格是一亩地五十两银子。这才遭了天灾,真正想买这河边的人也少,如果你想要的话,估计,师爷活动活动,加上七七八八的经费,九十两能够买下!”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没有人脉,要想在县里,在生意场上立足,那是不可能的。多年经营下来,也就走到师爷那一步。当然,曹知县,要护要罩,也只是罩锦记,罩他的大舅子。

    “九十两!”杨子千听得心里凉了半截,这价格和家里有的银两,相差太远了。不过,在现代,首付的钱倒是够了。自我解嘲的笑笑,摇头。

    “怎么,还贵了?不买了?”徐老板没有放过眼前这位小姑娘的表情,又是笑,又是摇头,什么意思?

    “买倒想买,钱差得太远!”人家这么好心的帮忙打听一番,也是花了些人肪关系欠了情的。杨子千真诚的道谢。

    “差多少?真要看得上,打算买,徐某能帮得上的,倒不介意先给垫上!”徐老板昨夜算得上是一夜未眠,一直想着杨子千说的那几道菜。要不是王师累了一天早睡觉了,他恨不能将他们拉起来现场操练一两个出来。能这么聪明的人,脑子里,可不会只有一个菜品。主动借钱,她感恩于徐家的雪中送炭,只要嘴里多漏一道菜出来,徐记都受用不尽!

    “差远了,我们手上,全部家当是三十两!”生意人会算,你自己算算差多少吧!

    “姑娘看上哪一片地了?”徐老板放眼望去,整个码头的棚子只有三四家,除了自己是买的外,都是租的。这要买地,肯定是要避开这几个棚子,在他看来,没有一处地值这些钱。

    “就你家这棚子旁边,一直延伸到那个悬壁边,这地都不错!”挨着河边,又临码头,地势也高,不担心有水灾。

    摇摇头,看不懂,更看不出有什么好。“既然姑娘看好了,就买吧,有时候买东西就这样,错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这要讲机缘的!手上钱不够,徐某倒可以帮你先垫付上,等你什么时候有了,再还给我就行了!”徐老板差点说,只要你写下百十个菜品给我,这钱我就不要了。但,又怕有威胁的嫌疑,一切,都要慢慢来,不急,不急!

    杨大年听了徐老板的话,吓了一大跳,借,得借六十两银子,自己家,得多久才还得上啊“啊,徐老板,这、、、”

    “当真,如此,就多谢徐老板了,杨子千在此感激不尽!”不等杨大年将话说完,杨子千深深的拜了下去。徐老板这忙帮大了,自己,也会好好的报答他的。可别被爹给搅黄了。

    “丫头!”杨大年惯女儿,但,这可关系着自己全家身家性命的大事,不得不严厉的喊道。

    “爹,我要买!”在外人面前,杨子千要做乖乖女,上前,拉着杨大年的手摇晃:“爹,放心吧,我们需要这片地,买下了,二哥才好做工,大规模的做!”

    “爹,我相信妹妹的话!”这是为了自己的事,杨子林可不能撤台!连忙帮腔。

    “爹,妹妹要买,就买吧。反正,子林做的柜子也好卖,我们回家多砍些树,多做几套就可以把账还了!”杨子木已经做好了长期打下手做木工的战斗准备。

    人精一样的徐老板,将这一家子的表情尽收眼底,感叹不已。这个家,真是这个小女娃娃在当呢!

    “那,如此,就多谢徐老板了,还请写下借据,我这就给你按拇指印!”杨大年妥协,却想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孩子们要折腾,自己这当老子的,少不得出面签字画押。就算天塌下来,还有自己这个大个子的爹顶着呢。再说,这三年来,家里能走到这一步,全是依着四丫头的主意来的。这孩子,像有透视眼一样,看准了的事没一样成不了的。说不定,这大着胆子买了地,真如她说的,能还账不说,还能帮老二开那个什么加工厂。那以后,自己家可就是大户了、、、、、

    从决定买地,到借钱,再到县里办完红契,杨大富一直都处于*淖刺U庑值埽尤恚皇桥履铮膊皇蔷迥冢蔷蛔〖父龊⒆拥暮搴迥帜郑鋈鼋克颓恕U馐且樱蔷攀揭樱前谆ɑǖ囊樱挠兴庋ǖ模

    一上午,丈量完地,办完手续,也就差不多到了中午了。

    “杨老弟,你看,这地也买了,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今天中午,不妨到店里去吃顿饭,大家庆贺庆贺!”这一行人,也就一桌人了,自己,还招待得起。再说,看杨姑姑办事的果敢,他心里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杨家姑娘,就是财神爷坐下的散财童子,这是向自己家撒钱来了。

    杨大年却不好意思屡次麻烦徐老板。这非亲非故的,主动借了这么大一笔钱,还邀请去他家吃饭,这多不好啊!极力的推辞。

    “妹妹,看那人卖的鱼好大!”杨子林看着码头边,有一人提着一条大鱼在叫卖。忙招呼杨子千看。

    天啊,这人,把鱼当什么卖了?鱼能离得开水吗?还提着卖,你以为是腊肉白菜吗?提着显摆就能卖掉了。恐怕,不等你卖掉,鱼就死翘翘了,你只能拿回家自己当顿处理了。

    “哟,怕有七八斤重,这河水上涨了,鱼也多了。只是,腥味太重,不好卖!”徐老板替那人叹气,十有*,是卖不掉的。

    “爹,我们去把那鱼买下吧,徐老板不是说去他家吗?买下鱼,就在他家做来吃!”杨子千眼前一亮,这家伙,七八斤重,够好些人吃了。再说,对徐老板,投桃报李,索性,再教他一招又何妨。

    徐老板是何等聪明的人,还不用杨大年回过神,他已经快步走到那人面前,丢了十文钱给他,直接将鱼提回来了。

    卖鱼的汉子心里那个激动啊。今天出门遇贵人,遇到个大方的主!希望天天都有这样的好运!

    “快,快,我们快回酒店,要不然,这鱼死了就不好吃了!”杨子千看到了鱼,眼着就浮现出了水煮鱼、豆腐鱼头汤等一盘盘味美的菜,急急的招呼众人。

    一行人,就赶考般的冲回了酒店。

    看着提着大鱼回操作间的徐老板,王师来不及问他原因。这会儿,自己忙得不可开交,堂外,张张桌子都坐满了,桌桌必点的菜都是水煮椒麻鸡。

    徐老板知道外面的人多,索性,又让贵子将几人带到了后院去休息了。自己也没空理会人,他有更要紧的事做。

    “杨姑娘,你看,他们几人都忙,这鱼,要怎么做,我来操刀!”本人不下厨好多年,但是,今天,是一个例外。

    “还是我来吧!”你一个生手子,还得我费力的讲解,有那功夫,早做出来吃了。家里的鱼都是月娘操刀,何况,也没这么大的。不过,大的也好办事。刮鳞,剖肚,掏出内脏丢了,洗净,打鱼片子。

    “哟,小心点!”看着杨子千小手在那儿操作,徐老板眼睛都不眨一下。这会儿,看打鱼片子了,生怕她一不会小将手给削上一块去了,连忙招呼。

    “没事儿!”杨子千也是心有余悸,刚才,差点还真给添上了点自己手上的肉了。将鱼打了一层肉下来,切成薄片。余下的,鱼头,鱼排,砍成一节节的。看着操作间有豆腐,这豆腐鱼头汤是有了。

    将鱼片、鱼排分别用水浸泡,还撒了些盐进去。

    “姑娘,这会儿撒盐?”徐老板看不懂了。

    “这鱼,清水泡得时候撒点盐去,越泡肉片越*,撒点盐,又得去腥味!”杨子千解释道:“当然,码料的时候,稍微一点点料酒是必要的”

    看这操作间的样子,一时半会儿的,还腾不出空让自己动手。

    “抱歉,抱歉,等会儿,还有三桌的菜,上完了,你就可以用了!”王师一边操作,一边解释。昨晚听得东家说杨子千夸他手艺不错,这会儿,对这位姑娘,是从心里当师傅般敬重的。

    “不要紧,我们自己吃的,晚上一会儿也没事。”过了一段时间,杨子千将鱼换水,再次放清水进去浸泡。将鱼排沥起,码上一些佐料,就等灶台腾出空来就可以操作了。

    当看着滚烫的油淋在鱼片上时,王师兴奋的同时也暗叹自己脑子呆板不够用。这一盆鱼,不再有往日的腥味,有的只是麻辣鲜香;再等豆腐鱼头上起锅时,王师对杨子千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小姑娘,也就只是农家女,哪来这么主意。美食在民间,古人诚不欺我也,真正是活到老学到老,自己,还是好好的研究一番,在这三尺灶台上,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间。

    “老板,前堂坐满了,你看你们的饭菜还摆在后院吗?”贵子请示道。

    “端去后院吧!”后院,历来只招待亲戚朋友,这是贵人,当然要在后院的。

    “王师,鱼汤还余下一碗,鱼片那碗里有,你们要吃就自己动手!”徐老板也不是那种吝啬的,带着杨子千走出操作间时,吩咐道。

    前堂人只闻到了香,却又有别于鸡肉,伸长脖子看了又看,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菜。这徐记,有好东西还遮遮掩掩的往后院端,自己岂是那种吃不起的人?

    “老板,将你们端向后院的那两份菜一样给上一盘来!”有心急的,就直接喊道。

    “哟,官,对不住,今天正在试菜,三天,三天后,就可以吃这种菜了!”徐老板高兴的上前,赔礼道歉,往日赔礼是自己的短处被人拿捏,现在的赔礼是自己有长处暂时不给你,这感觉,太爽了!

    “要三天啊,我下午就起程回乡了,唉,只能等下次了!”有人婉惜道。

    杨子千细看过去,这不是昨天下午买衣柜的那位中年男子吗。要不是看着前堂人多,鱼少,她都想做主给端一份过去了。

    后院,是徐家全在热情的招呼杨家叔叔一行人。

    爹说的贵人,这次又来了,而且,人是越添越多。

    读书人的秉性是做自己该做的,好奇的问题留到课后问。

    “谁来了?怎么往后院带!”听说有人上门,老板娘刘婉娘准备出去款待,却听闻是一群乡下来的男人,且不是亲戚。算了,一是乡下的,二是男人,自己是女人,还是不见外男的好。再有,一惯的大小姐作风,对这种上门打秋风的穷人很是不屑。

    徐老板和杨子千进后院时,当然就只看到徐家全在那儿陪着杨大年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

    “姑娘稍坐,我去喊我家小玉出来陪你说说话,她和你一般大小,你们女孩子一起,才有自己的语言!”徐老板快速的进了里间,那里,有他的娘子和女儿。

    “娘,听说是一个乡下丫头,我不想去。”听哥哥说,上次还睡过自己的房间,害得她连最喜欢的那张床单都扔了。不喜欢别人动用自己的东西,更何况,还是一个乡下丫头,也不知道身上有没有虱子跳蚤,唉哎,想想都觉得身上发痒了。

    “老爷,我看我们母女就没必要出去了吧。你让小红伺候她用餐就行了!”刘婉娘是邻县一家大户女儿出身,嫡小姐的派头是有的。让自己的丫环去伺候一个乡下丫头,够格了!

    “夫人,这姑娘,可不能小看了去,听我的,都出去陪陪她,和她熟络了,少不了我们的好。”对这个夫人,徐老板是几分敬重,若没有她的嫁妆和她的娘家帮衬,也就没有自己的今天。

    杨子千要知道徐老板其实就是一个靠吃软饭发家的人,这会儿为了巴结她去求夫人,她会立马让他打住。

    事实上,求着刘婉娘带着玉儿出来,是徐老板干得最不靠谱的一件事。

    母女娘,从骨子里看不上杨子千,一顿饭下来,说的话没超过三句。“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家住哪里?”这感觉,就像问卖身的丫头。

    杨子千一一回答了,心里也是很排斥。同性相排斥,异性相吸引,不是杨子千不靠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不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人,而且,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坐在你面前的人,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还凭白惹了一肚子的不快!

    反观徐老板那一桌,和杨大年他们闲扯得兴致颇高。好不容易等他们吃完,一行人告辞回家。

    “你们那地什么时候开建,通知一声,徐某搭得上手的,绝不推辞!”临别时,徐老板态度诚恳的表态。

    “多谢,多谢!”杨大年连忙道谢:“这次多有打扰,还劳你费心费力了。欠你的银钱,我们会尽快还上!”

    欠钱?

    打秋风也就是吃上一些,拿走一些,这老爷,什么时候还借钱给他们了。这不摆明了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这人,糊涂了!

    “夫人,你不知道,店里今天卖了十只鸡,还有今天这鱼,这些菜品,都是这杨家人做出来的。你说,这样的人家,我们还怕他还不起吗?”回到后院,徐老板一一将杨家人给徐家带来了好处说了,当然,麻烦就省略掉。

    “如此说来,倒还可以,只是,一下就借出去这么多钱,你胆子也大了些,就怕、、、、”刘婉娘沉思片刻,想着下次要见面了,不喜欢也得强装笑颜,毕竟,面子上要过得去才行。

    “爹,哪有你说得这么能干啊。这就是一个乡下丫头,怎么会做这么多好吃的,莫不是妖精转世!”听徐老板不停夸夸其谈,每一句话里都是这杨家姑娘的如何能干,徐玉儿不高兴了,和自己一般年纪的人,比的都是琴棋书画,这个大字都不识的人却屡得老爹另眼相待,真是岂有此理。

    “玉儿!”徐老板这才发现,女儿好像不喜欢杨家姑娘。唉,还指望着她去拉扰关系,这心里有成见的人,不把关系搞僵就是好的了。

    徐家全看了看妹妹,又看了眼老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搞不清谁是谁非,索性,回屋,看书写字。

    那小姑娘的事,关自己什么事?不闻不问不知,不如不理!

    杨子千这会儿,和家人走在回程的路上。

    一行人,都各想着各自的心事。

    杨家在河包县买了地,如果要招人做工,肯定要把老表给介绍进去。幸好梅子自己带走了,也快熬出头来了,真把梅子给卖了,等老表日子好过些了,非后悔死他不可。一见自己,夫妻俩满眼满心都在问梅子。得知一切安心,又是千恩万谢。

    罗虎一心想着要紧跟杨家的步伐,牢牢的抱住这棵大树。

    杨大富则是高兴,羡慕外带着遗憾,并决定,以后,好好的管教管教家里那只母老虎,不说讨好兄弟一家人,至少,不要让她再跳出来惹麻烦,惹了这家人的厌恨!

    杨大年和两个儿子一时想着买的两亩地,一时想着欠的钱,一时想着即将开办的加工厂,思绪万千,兴奋和担忧交替。

    杨子千除了赶路走得郁闷,还心心念念的想着,这个家,现在又只余二三两银子了,对,加上自己手上的私房钱也才六两银子,要怎么开工,愁都愁死她了:先不说修房子的事,要搭棚子,要招工、要买原材料、还得给二哥添上几个像样的工具,一项项的,都得要钱。

    钱钱钱,命相连,这会儿,恨不能去抢银行。话说,这西宋,还没得银行给她抢。钱庄,咦,县里,钱庄都没看到一个呢?这河包县,按说,交通发达,应该有钱庄才成啊!

    当回到家里,杨大年主动向财政总监上交银两,连并着那张六十两的借条一起交给月娘时,差点把月娘给吓晕了过去。

    她长了这么几十年,连十两银子的家都没当过,这会儿,却是六十两,要命的是,是借条,这几爷子,上一趟县城,总有那么的惊喜(吓)等着她呢。

    真正的惊喜,又展现在她的面前,虽然不识字,但小三子认得这是地契,念给老娘听了,月娘就高兴的合不拢嘴了。

    看着月娘的笑脸,杨子千觉得,就是再苦再累,也得拼命挣钱,让这个家过上好日子,让老娘脸上的笑容天天高挂。

    一回家,杨子木兄弟俩就上山找树子,他们还要折腾。

    杨大年想着女儿的话,这次就不再出动了,连抬树木回来,都是孩子们自己去张罗着找王三罗虎,大人表面的淡定,更能起着掩盖的作用。

    一直到小麦出窝,后山的天然肥料前两年才扒拉过,现在少之又少。再加上天干,野草早被晒回了老家,也没有烧灰积肥,家家户户的田土里的小麦都长得又黄又弱,真担心哪天幺折了没得来收。

    “唉,这人没吃饱饭,连着小麦都一起饿黄了。”有些人,在田边地角转悠时,黄莲树下弹琵琶---苦中作乐,自我解嘲。

    “那杨老二家就该吃饱饭了吧,看小麦还是黄。这气候不正常,上天不眷顾,莫法了!”旁边有人搭腔叹息。

    现在一提到杨老二,寨子里的人,好多就把他家和李姓东家排放在同等位置了。

    他家让自己和家人活命,却又欠了他家几十上百天的免费工,这不是东家还是什么?

    再到杨东家叫出工时,是正月十六。都说长年出工是过了正月十五,自己这日子,也比长年好不了哪儿去了。

    上工吧,上工吧。

    这次上工,居然和上次一样是扛东西去县里。

    这杨家,怕是折腾什么赚钱的方子吧。私下里,大家相互打听,却又摇头。都知道,杨家二小子是跟着张木匠学了两年,手艺都怕没学精,难怪也只能折腾出木板出来。就不知道,这木板能卖多少钱。要真能卖钱,张木匠早干了,还轮得到你一个毛头小子动手。

    当下,选了最重最宽大的板子扛,都知道,杨家的规矩多,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可不能再吃亏了。

    “罗大伯,王三叔,郑叔叔,你们都给家里说好了吧,这次去县里,可能会呆上一两个月或许要到收小麦再回来,家里都安排好了吗?”临行前,杨子千又密秘将几人叫到房里问了问。

    “放心,都说好了,也没说干什么,只告诉了她要很久才回来!”罗虎给家里打着哈哈。但他那个女人,也不是个傻的,反正,没地种,又饿不死自己母子,随便你跟着杨家怎么折腾,她不管。

    王三怕婆娘嘴多,只反复交待了要照顾好梅子,没吃的就去找杨家借,说是去和老表一样拉纤了,到时,生活好了,连着她和孩子们一起接去县里。

    “交待了孩子他娘,有什么事,就麻烦杨二嫂给照看一下!”郑和尚没想到,杨家有事,会第一时间找上他帮忙。虽然也欠工,但,欠工的人多了,独独让他和王三他们一起留在县城,这说明,自己做工杨家看得上。

    “丫头,这么多人过去了,一日三餐都是问题,要不,我去给你们做饭吧!”月娘听闻女儿的这次计划是:杨子木阿河留家里,杨大年和杨子林、连着自己,带着罗虎三人,长住河包县,要慢慢开工了。不仅仅搭棚子,还得做家俱,卖家俱,或许,还会在县里招两个老实的人。

    “娘,你走了,这家里还有三哥和小五,谁照顾?”明显不行的事,月娘想都不用想了。

    “要不,我去吧!”罗氏突然插嘴。眼见隔壁的女人肚子越来越大,那是自己眼中盯肉中刺,明明告诉自己不用在意,却还是觉得心很疼。眼不见为净,离得远远的,那是她做梦都想的事。

    “对啊,罗婶婶去,带着二妞三妞一起去!”杨子千看罗氏一直不出门,这样呆在家里,早晚得憋出病来。换一个环境,还真不错!

    “也行!”身为女人,月娘能够体会到罗氏的那种心情。当下赞同。

    就这样,罗氏和两个女儿,在这个晨曦,离开了她生活了十七年的李家寨子,悄无声息的走在了去县城的路。

    “大妞、大妞,那个杨四妹又上山了。”黄昏,大妞挺着个大肚子,在房间里缝着小儿的衣服,大丁子风风火火的跑进来汇报。现在,他有两个主人,一个是少庄主,说东不敢往西;一个是大妞,说一不敢做二。“走,我带你去看看!”

    “不看,不看,越看越伤心,你真要有心,带我回李家寨子去看看我娘和妹妹,我就心满意足了!”大妞笨重的身子,动都不想动一下。只要不是你们把杨四妹抢上山当压寨夫人,其他的,都没兴趣。

    “早晚让你回去,你放心。”大丁子憨憨的摸着自己的头,唉,当初,不该带回来,该明媒正娶的。现在,女人想娘,想得常常夜里将枕头都打湿了,自己却没办法帮她圆这个梦。少庄主说了,自己当初走错了一步棋,一步错,步步错,大妞,注定是山匪的女人,注定这辈子都不能正大光明的出现在李家寨子,要不然,全山寨的人都得为他犯下的错赔葬。这后果,他承担不起!

    不能正大光明的出现,就夜里去夜里回,山匪就山匪!大丁子决定了,等大妞生下儿子,满月了,偷偷的带她回去看一眼她的亲娘。

    “好,好,不看,我们不看!”大丁子蹲下身子,摸了摸大妞肿得发亮的小腿。“这怀孕真是苦了你了,连脚都肿得这么大!”

    “是啊,自从怀起这孩子,我就更想娘了。原来常听人说养儿方知父母恩!,现在总算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大妞放下手中的针线,泪眼婆娑。

    “唉,又来了,你可千万别哭了,我可听嫂子们说,不能惹你生气,不能惹你哭, 这生了气,哭多了,我儿子以后出来都是一个气包呢!”大丁子手足无措,忙给大妞擦着眼泪。

    “哪有哭!”大妞破泣为笑:“你总说儿子,儿子,要是个女儿你是不是就不喜欢!”想起娘的日子,就因为生了她们三姐妹,日日艰难,现在,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了。

    “傻大妞,不管儿子,女儿,都是我的种,我都喜欢!”大丁子一时感叹:“从来没想到,有一天,我大丁子,也会娶妻生子,也会当老子,这感觉,好似在做梦一般。大妞,我们以后,多生几个孩子,生一群,不管儿子女儿,我都喜欢!”

    “你当我是猪啊,生一群!”大妞嗔怪,瞪了他一眼。

    情人眼里出西施,大妞不算漂亮,但这一眼,也瞪得大丁子浑身酥麻,不行了,再呆在房间里,纯粹是自找苦吃。

    “我出去了,看看少庄主有什么交待!”话音未落,人已远去。

    “这个傻子!”大妞的笑,从心里发出。

    如果,这日子,这辈子,都这样过,她也不介意当一个山匪婆娘!

    杨子千一行人,在林正的目送下,又进了小关庙。

    这丫头,动静越来越大。这次,居然还带了女人小孩子去县里,这是要做什么?不会是贩卖人口吧!林正想着那个胆大丫头的过往,“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哟,少庄主都快长皱纹的额头居然舒展了,难道又有什么好戏,还是说,自己回去一趟,错过了什么?

    “你不知道,你们那个杨四妹,这次还带了一个女人、两个女孩去县里,少庄主说,八成是要当人贩子了!”晚上,*睡觉时,大丁子就把少庄主的糗事当趣事,一一讲给大妞听。反正,两口子在被窝里的悄悄话,大妞也不会傻到到处去宣扬。

    “少庄主真是闲得没事,眼睛老盯着杨四妹干什么?该不会是、、、、”大妞望着大丁子,这人,看上自己就硬给抢来了,要是少庄主看上了杨四妹,会不会也是霸王硬上弓啊!

    “你想哪儿去了,少庄主只是觉得那丫头有趣,这少庄主夫人,庄主肯定得亲自挑选,不说名门闺秀,至少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你想啊,以后,会是一个当家主母,那丫头,能做得下这个行当?”大丁子就知道,大妞眼里,自己这一群人当了一次山匪,就是一辈子的山匪,忍不住,又揉了揉她的秀发,以解自己的怒气。不能打人,揉头发总可以吧。

    “也是,少庄主今年是十六还是十七了,杨四妹好像才十二,太小了!”大妞想着,或许,过几年,他会去抢回来做个姨太太小妾什么的也不一定,这样想着,就又为杨子千捏了一把汗。

    至于大丁子口里说的女人和两个女孩子是谁,不用想都知道,肯定不是自己亲娘和妹妹。以奶奶的性格,把娘几个一直当丫头使唤,根本不可能让人远行,远行了,家里的事,就得她或者是那个女人做。再说,无缘无故的,又怎么可能会去县里。

    这样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杨子千很佩服自己的睡功,坐着能睡,背靠着老爹能睡,哪一天试试,看能不能像传说中的站着也能睡!

    天刚亮,一行人又精神十足的扛了木板往县城而去。杨子千几乎是闭着眼,高一脚矮一脚的被二哥拽着往前走的。

    到河包县时是中午时分,直奔码头。这次,徐老板的棚子门大开。里面,还坐着几个人,在那儿等船。贵子见了杨子千一行人,连忙上前打招呼。

    “小二哥,我们家这货物,还是先寄放在这棚子里。”杨大年上前说道。

    老板都要巴结的人物,自己又岂能摆谱。

    “放吧,放吧,要不要我去找老板?”贵子上前,帮忙指挥木板的堆放。

    “没关系,歇一歇,等会儿我去找他。”杨大年放下背上的小背篼,按上次的惯例将干粮分发了。一行人,早早的拿了各自的分例走了。

    罗虎王三郑和尚自然就留下了。三人接过烙饼,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赶紧的吃,吃了好去外机搭棚子,早一点搭好,早一点开工。

    “咦,老兄这干粮是什么做的?闻起来倒香!”旁边,就有人打岔问道。

    “都是家里的粗粮做的。”杨大年心很好,人家一问,他就主动上前连着贵子一人递了一个:“这天干,没吃食,就靠它充饥,说不上好吃,你们偶尔吃一个,倒还能下咽!”

    反正都是中午了,要想回徐记去吃饭吧,又怕错过那趟船,既然这人那么热情,自己也充充饥。

    “咔嚓”一口咬下,香香脆脆的,还真好吃!

    “杨姑娘,你家烙饼都这么好吃!”贵子自然知道,自家老板从去年秋开始,赚了个满盆满钵,全昂仗着杨姑娘的水煮系列菜。每想到一样菜式,王师就要提出来,老板立即就同意试做。试验品是不能上桌的,自己几人,就打牙祭,外带当当评委,所以,到今天为止,他都长了好几斤肉。这生意不错,老板心情好,年节的红包也比往年更厚。算起来,眼前的杨姑娘,才是老板常说的自己的贵人!

    “这味道真不错,这里面掺了什么粮食,我也没吃过!”有人边吃,边研究。

    你当然没吃过,芋子羹,掺着玉米面、白面,样样都有点,老娘手艺又好,哪怕没油,都不会烙糊。杨子千想着,这东西,倒还可以在这码头当早点卖!可惜了,来这儿时,想着能卖柜子挣钱买粮,只背一点过来,自己几人最多能吃上三五天。

    卖早点,外带卖柜子,开加工厂,想着,挣钱的路子倒不少。杨子千的心里,惆怅总算少了。

    ------题外话------

    为了对得起亲们的花花、月票、评价票,竹枝说什么也得码一万字才能睡觉觉!

    感谢亲亲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