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五十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眼前的棚子,当真是太久没有人打理过,破败的几张桌子板凳横七竖八的摆放在里面,上面的灰尘,杨子千觉得肯定有二指厚了。房子四周,还有大大小小的几个蜘蛛网,自己这一入侵,少不得它们几个就得搬家。

    找了一个角落,指挥众人将木板放下。杨子林仔细上前一一检查,好在没有撞了挂了的地方。

    大家用手抹了几下板凳,顺势就坐下休息了,没地方可坐的,干脆坐在了地上。

    “东西送到这儿就好了。等会儿,将干粮分了,要回家的就可以回去了,不回家的,也要注意安全,可别走丢了!”杨子千给众人打着招呼。

    “呵呵,杨四妹,你可真逗,这些都是男子汉,你还担心被人拐卖了不成?可不比你们这些小姑娘,哪有走丢的,没人会卖他们,他们不去拐卖别人就是好的了!”罗虎一句笑谈,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杨子千只想着,这人是帮自己的工,要出了事,走丢了可得负责任的。回过神一想,也是,县城就这么宽,转上两圈,闭上眼都能找得到路了。只要回去时成群结队,不要落了单被豺狼虎豹给叼走就行了。当下,少不得又是一番嘱咐。

    “呵呵,四丫头,人小,却懂事,操的心也不少!”杨大富看这孩子不停的招呼要注意这样,注意那样,对兄弟笑道。

    “是啊,月娘常说,她投错了胎,该是姐姐的。不仅老五老三,连着老大老二都听她的,简直比我的话还管用!”杨大年自我解嘲的笑笑。

    “这孩子懂事,不怕子美比她大,都远远不如她呢。”杨大富想着家里那个孩子,都该出门子的人了,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净学了王花儿的小家子气,不禁在心里叹气。

    杨子木开始分发干粮,拿得多的就高兴的道谢;拿得少的郁闷得不行。当下,就分成两派,有打道回府的,有去逛街的。各自出了门走了。

    “这棚子的位置不错,码头就在右边不远处,来来往往的人也多,把东西排在棚子门口应该可以!”杨子林清点好自己的宝贝,又跑出门外四下打探了,回屋对大家道。

    “好,就摆在门口。二哥,你去组装好啊!”杨子千赞同二哥的提议,并安排了这个工程师做事。

    “这怎么个组装法,我们也来帮帮忙?”王三、罗虎和杨大富,都主动上前搭一把手。太神奇了,明明是一块块长短不一的木板,经过孩子们指挥,加上了那叫什么木螺丝的,还有角码的一些东西,就拼凑成了一个大衣柜,和杨家屋里摆放的一模一样。几人费力的抬到了棚子门口。

    “照这样说来,只要会组装,外地商买走也是可能的!”王三围着这个衣柜转了几圈。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也不相信,家俱,居然可以这样做。

    “我就是要卖给外地人!”杨子千得意的说道。在现代,宜家的家具可是都流行自己动手的。而现在,只需要画上一个组装图,就可以让买家充分享受diy的乐趣,方便运输,也防止了技术外泄。这东西,可是她绞尽脑汁为二哥量身定做的职业规划。

    二哥,不仅仅是一个木匠,更是木匠行业的先驱和领导者,未来,他就是木工行业的风向标。

    几人又把书柜也组装了一个,一并立在棚外。

    “徐家棚子今天打开了,门口摆着的那是什么?像家俱,又不像,这是干什么呢?”四下里,有人就相互打探着。

    “听说是衣柜和书柜,卖的,价格还不便宜,衣柜十两银子;书柜六两!”光听货物的报价,就觉得这徐家是想钱想疯了。

    “徐家不打算开酒店栈改行卖家俱了?”

    “哪能啊,徐家今天的宴菜有一道菜,卖三十文一盘呢,听说锦记都没有呢?”放着这么高档赚钱的行业不做,改什么行,隔行如隔山,这谁不知道,更何况是徐家那个精打细算的生意人!

    “就是,他大儿子考了秀才案首,今天正风光宴呢,哪有功夫在这儿卖什么家俱,怕是租借给旁人暂时用一用吧!”

    “这徐家,都不怕锦记?”

    “怕什么呀怕,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家也是有人才的,说不定祖坟埋正了,出一个状元郎也是可能的,状元和县官,谁大?”

    “啧啧,快别说了,这些话,可不是我们能乱说的!”

    无论是商户,还是纤夫,各种猜测,各种议论,引起了围观的人一群群。这其中,不乏外地商。

    “这东西,倒也精巧合用,就是大笨重了,不方便运送!”一个穿着绸缎长衫子的中年男子,围着衣柜转,杨子林连忙上前解讲功能,看了,听了,最后下了这么一个结论。

    “这位官是外地来的吧?这东西也是准备运往外地?”杨子千听了他的结论,感觉有戏,立马上前搭讪。

    “是啊,路过河包县,上岸休息休息,听闻徐家酒店有三十文一盘的好菜,今天东家有喜歇业,就专等明天去偿一偿,然后启程回家!”中年男子看了看眼前的女孩,这河包县倒出人才,这么小的丫头,都有胆量售卖东西了。若不是考虑到这东西笨重,买上一两个回家又何妨。

    “徐家的菜的确是一绝,不过,这衣柜,在河包县,也是仅此一家。官感兴趣的话,我倒有办法让你带回去。”杨子千推荐了徐家的菜,没忘记把自己的衣柜也捎带上。

    “不行,呶,我那船就在那儿,太小了,搁不下,而且这么高,放在船上,也影响平衡!”船在水中游,可不敢和平地上比。这平衡一失,就容易翻船!

    “官请随我来,进棚子里歇歇脚,容我给你介绍一二!”杨子千对这第一桩买卖信心十足。不怕你有疑问,就怕你不问。问得多,想得多,姐给你解释下来,你就得掏腰包!

    果然,听得杨子千噼哩叭啦一说,中年男子的眼里尽是喜色。

    心动不如行动。索性,让杨子木杨子林二人将眼前的一堆木板又给组装了一个衣柜,眼皮下的魔术,既不花功夫又不费时间,中年男子一下就信服了。兴高采烈的掏了十两银子,买下了个。这次本就只准备两个,不得已,杨子林又将这个才组装好的拆散,打包,让王三和罗虎给他扛到船上去。

    “官,这是组装图,你可要收好了,还有那一包零配件,里面装配的部件只会多不会少,但千万别弄丢了,少一个都装不好。你回家,只需要让下人按这个图的步骤,对应着这木板上的编号,一步步组成即可!”临走时,杨子林再三叮嘱。

    中年男子满意的点头,上船休息。

    杨子林回首,看着爹和大哥妹妹盯着他笑,成功的售卖了一个衣柜的杨子林,这才后知后觉的有了成就感。十两银子,师傅出门做工,包工不包料,做一样才几十文钱。而自己,一个衣柜,就可以收入十两,那十个、百个呢?

    王三、罗虎和杨大富,则是被深深的*了,半晌没回过神。当初听杨子千定价时,他们心里就打着退堂鼓,这东西可不当饭吃,谁舍得花这么多钱买去。结果,不但卖出去了,而且买家还很满意。那是十两银子啊!

    “不错,不错!”杨大年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搓着手,在门口,围着这个衣柜打着转转。

    “回去后,我们再去砍树,再做!”杨子木对弟弟的成就那是相当的羡慕,当然,这里面,也有他的一份功劳。

    “树砍光了,就怕没得来做了!”冷不防,杨子千泼了一盆冷水。

    “哪能呐,后山这么多大树!”杨子木显然不相信。

    “大哥,你想啊,当初我们在后山大树下掏肥,第二年,还有我们的吗?”历史,可不能重演。

    “那不一样,这木工活,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就算张木匠可以做,多他一个人,也砍不完啊。

    “不,如果都知道我们做的东西能卖钱,哪怕人家不会做,也会上山拼命砍树的。到时候,后山就会变得光秃秃的,而且,谁家也得不了好!”杨子千知道,这人,最怕生的病不是癌症,而是红眼病,一传十,十传百,片刻的功夫,就能传遍十里八乡。一个石头都能引起疯狂,更别说是闪着亮光的银子。

    “丫头说的也在理!”杨大年听完,点头称是。旁边的三人,也点头附和。不说别人,就自己,也有那心思,要是会做,也去砍棵树来折腾折腾,哪怕三五个月折腾一件出来也划算。

    “妹妹的意思是,这东西卖了这次就不卖了?”终于看到了钱,却要顾虑那么多,真是恼火!

    “卖,怎么不卖,不过,得想办法换一个方式卖!”杨子千微笑道。前怕狼后怕虎,可不是她的性格。这生意,既然能做,那就得好好的做了。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点曙光,哪有放弃的道理!

    不能那样回家大张旗鼓的卖,却又要换一个方式,妹妹,有什么好主意。杨子木和杨子林双双闭了嘴。妹妹想的东西,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会告诉他们的。

    身后的几个大人,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11岁的女孩,这孩子,简直是人精,杨大富想着,光有这丫头,弟弟的日子恐怕也比常人好过了!

    “这儿眼下也不需要人手,我去看看我老表家的情况!”王三向杨大年提出。

    “去吧,去吧!”人家又不是自己的长年,更不是仆人,这去哪儿都向自己打招呼,够厚道了。想到此,杨大年快速的走到小背篼面前,里面,还有一些烙饼,拿了五六个,递给他道:“把这个带上,给孩子们吃!”

    “这?”王三愣了一下,随即,高兴的接了。杨二哥这一家人都想得周道!

    “我在这儿也没事,和你一起去转一圈!”罗虎上前道。

    “我也去转一圈!”杨大富也是从来没来过县城,既然来了,就去逛一圈又何妨。三个大男人,结伴而行。

    本想要和王三说点悄悄话的罗虎这会儿只得闭了嘴。

    一路上,看到许多的店铺、路人;经过无家巷时,也看到了买卖人口的场面。富人有,穷人也不少。几人边走边闲聊着。

    “要不是杨二哥一家人,我们李家寨子,卖儿卖女的也少不到哪儿去噢!”

    “不说别的的,要不是大年,估计李老爷家都要饿死人来摆起!”

    “是啊!”听两人摆谈着,杨大富也深有感触。“没想到,我这个兄弟,这两年翻身倒快!”。

    “我看啊,照这样下去,杨二哥家头,估计要不了几年就富了。”王三忍不住感叹!

    “反正,我现在地也没佃了,准备就跟着他家干了。打打下手,帮帮忙什么的,估计,比种田差不了哪儿去!”罗虎更直接,当场表态自己就是要靠在这棵大树上了。

    “呵呵!”作为杨大年亲亲的兄长,杨大富这会儿,却不好发表言论了。不过,两人说的话,他倒是细细的回味了一遍又一遍。按说,兄弟好了,最先受益的是他这个亲哥哥,却因着王花儿,这兄弟之间,隔了一座山的距离!

    几人一走,棚子里就留下自己一家人和*的阿河。

    阿河早在棚子的一角找到了一个盆子,去河里端了水,将几张桌子板凳洗得干干净净。

    杨子千坐在凳子上,看着门外来来往往的船只和行人发呆。

    人生步履匆忙,偷得浮生半日闲,放松那份紧张的心情,这地方,倒是一个绝好的闲休之地,如果此时,来一杯咖啡,或者一杯香茗,更是惬意!

    咖啡,那种苦苦的东西,本不喜欢,此时,却也怀念。原来,爱与不爱,都不是绝对!

    “妹妹,妹妹!”杨子林的手,在妹妹眼前晃动了几下,她都还没有反应,索性大声喊了起来。

    “啊!什么事,二哥!”走神,大白天的,走神也走得太远了点,杨子千回过神,忍着心里的苦涩,问道。

    “噢,刚才,你说要怎么个卖法,我实在想知道,要不,你现在就告诉我们!”杨子林实在不能等到事情水落实出的那一天。此时,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爹,大哥,二哥。这李家寨子离河包县太远,在家做工,搬到这儿来,费时费力,倘若没有免费的人工,到时除了人工费用也是所剩无几了。既然能卖,我们要想办法就近取材,就地做工!”杨子千将自己的计划一点点的详详细细的说了。几个人,听得一头雾水,却又觉得前途光明。

    “这买木材?招工人?这动静大不说,场地也是需要的。我们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上哪去找地方做工?”杨大年是成年人,想得问题更长远更全面。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杨子千抬头,仰天叹息。纵然我有金刚钻,可惜还缺玉材料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缺钱缺工地缺可用的人工!

    对了,可以租房!像这样的棚子,租上两三个,也是可以开工的!

    再仔细把徐老板这个棚子打量了一下,五十来个平方,不知道,租金贵不贵,就像这样临河近码头的就很不错!

    明天,打探一番再说。杨子千掩饰着内心的激动,暗自决定。

    “这个柜子是卖得吗?”门外,有一个声音高声问道。

    瞧瞧自己这一家子,做生意哪有这样做的。全家人都缩在棚子里闲扯,将货物堆放在外面不闻不问!

    “官,你要哪一个?书柜还是衣柜?”杨子千快速的冲出棚子,脆生生的问道。

    “这个书柜,是卖的吗?包送不?”年轻的书生,显然很喜欢这个新式书柜,看看,上面可以放书,下面就是书桌,写字取书,多方便!

    “六两银子,可以给你送到家里去!”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现代好些人,书读得太多,理论知识一大把,动手能力却是零。杨子千想着,眼前这书生,文文弱弱的,别说让他搬木板,就看走路都没有力气。既然看得上,就给你免费送上门安装好又何妨。

    “就是贵了点,能便宜不?”书生摸了摸桌面,又伸手挨个儿的比划了书柜,试探着问。

    “这价不贵了,这包括了设计费、施工工时费、搬运工时费,看看,还要给你送货上门,免收你的上门服务费、安装费,这六两银子,多划算啊!”杨子千这会儿,完全进入了促销员的行业,这个费那个费,在书生脑子里转了几个弯,这一项项的加起来费用倒多,六两银子,好像还值。

    “行,我买了,你让人抬了跟着我走吧,只是路有点远,你得多找壮实的人来!”书生很快就掏了钱,小姑娘都能这么耿直的免收这样费那样费,自己一个堂堂男子汉,还这么磨叽岂不是有侮读书人的斯文!

    “好的,就请你在前面带路,我们的安装师傅跟着你走!”杨子千朝棚子里大声喊道:“书柜一个,上门送货,免费安装!”喊完,回过神,自己这是跑堂小二了,当喊菜了?

    “就来,就来!”杨子林高兴极了。迅速搭配木料和零配件,由自己和老爹、大哥、阿河四人抱了就出了门。

    “走吧,这位官,我们这就上门去给你送货!”杨子林上前,朝书生点头打招呼。

    “对了,丫头,我们送货去了,你一个人可别乱跑,千万别跟着不认识的人走了!”杨大年抱了最重的桌面板,刚走两步,不放心,又回过头叮嘱道:“小心些,我们送到后就回来,可千万别离开这个棚子啊!”

    “知道了,爹,你们快去快回吧!”杨子千哭笑不得,门口还有两件大货物要卖能,自己能跑哪儿去!

    “我买的是书柜,不是你们那几块木板!”书生正准备带路回家,想一想,回过神,这几块木柜怎么就值六两银子了,这生意,自己亏大了,上前质问着杨子千。

    “对啊,是书柜!放心,官,我们都有人上门了,你还怕骗你不成!”哟,这书生,还特小心。“要不,你先把银子收回去,等他们安装好,你满意了,再付款也行?”货到付款,不满意包退货。杨子千的营销理念很简单。却直接让书生红了脸。

    “不用,不用,我相信你,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然后,大步的往家里走,他还想赶紧看看,这书柜,是不是如他想象中一样好使!

    呵呵,书生就是书生,我可不是君子。不过,我也不是小人,这东西,对你们这类书生来说,再适用不过,六两银子,确实是很值的。看夫子就知道了,他无论看书还是写字,从来都是端坐在书桌前的。先前还以为杨子千要给他搬来卖了,一双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大。

    等杨大年他们一行人安装调试好回棚子时,听说书生是相当满意,还直说,要帮他们推荐几个朋友来买。

    “呵呵,那让他们多等一段时日了。这两个样品刚才也被一家人买了。就在迎祥街口,定金我都收了一半了,说好等你们送货过去再付另一半。”杨子千的消息,比他们的更让人惊喜。

    “迎祥街,不是那条卖家俱的街吗?”杨子木记得,上次去黄顺子家时经过那条街口的。

    “是噢,我只想着卖了东西,一时高兴,还没想到这事。当真,会不会是哪家人看这东西好,买了去卖呢?”杨子千想着,现代就很多代工的东西,自己不会一不小心,做了一个批发商吧?

    “送去看看就知道了!”杨大年想着,自己家都卖得这么贵了,难不成,还有人愿意花更高的价格去买?这样说来,自家可能还卖便宜了?

    这次只两套,样品也不用摆了,直接拆了给送过去。

    木板多,几人准备着要跑两趟。

    “咦,怎么了,为什么拆了?”王三和罗虎、杨大富此时却回来了。

    “送去迎祥街的户那里。真巧,你们回来了,爹他们就不用跑两趟了!”杨子千很高兴。

    “拆?里面不是还有一套吗?”拆了又组装,虽然不费力,但是也费神啊。

    “卖完了,今天可以收摊了!”杨子千无意中想着,自己还真是练了一次摊。

    “卖完了?”三人相互看看,眼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一堆的木板,换了三十二两银子,还不到半天的功夫,世上的银钱,什么时候这么好挣了。可惜了,拿少了来,若能多拿几套,不是马上就发了吗?

    等几人将货物送到迎祥街,顶着满头的雾水,王三他们都急于求答案。

    “这么贵的东西,那买家也不隐瞒,说是买去卖的。他要卖多少钱才能赚啊?还会有人买!”

    “呵呵,东西向来只买对的,不买贵的,对有需要的人来说,这东西,再添个三五两的都觉得值!”杨子千的一番解释,让杨大年心疼了一下,三五两,自己家还真的少收了这么三五两啊!

    “下次,我们也卖贵一些!”杨子木咬牙切齿道。看看,都是不了解行情惹的祸。

    “不用,我们就卖原价就好,只是,得早日把工开起来才行。”原始木工,也是能摸索出来的。只是形似不神似。再有,运输上,原始工序做出来的不占优势。既然有市场,那就得抓紧了时间好好干一票!

    “爹,我们今晚吃点好的吧!”杨子千的原则是再苦不能苦了胃子,吃了两天的干粮了,手上有点钱,来碗带温度的羹羹稀饭也是好的啊。

    “想吃点什么,爹去买!”杨大年知道,自家这闺女,要说对什么最感兴趣,那肯定是吃摆在第一位。

    “哟,杨老弟,准备上哪儿去,都在呢?”门口,杨大年和徐老板撞了个正着,一把将人扶住问道。

    “对不住了,是徐老板来了,你里面坐,我去给孩子买点吃食!”杨大年反为主,完全忘记了这棚子的主人姓徐。

    “是啊,不用买了,今天事多,人忙,招待不周了。这不,刚才抽空,做了一点菜给你们带过来了,来,趁热吃吧!”人家送了礼,还是二两银子,却连水都没喝一口。徐老板下午将人一一送走后,就觉得这样置杨家人于不顾不太好。忙吩咐厨子做了一桌菜出来,自己带过来,管你是一家人吃还是二三十个人吃,我送的是心意,能不能吃饱那就不关我的事了。朝棚子里看去,人倒没几个了,那些人呢?那些木板呢?难道安置在别的地方了。这样也更好,一桌菜,够眼前几人吃了。

    说完,身后的贵子连忙把大大的食盒提上前,一个一个的菜摆上了桌,其中,就有水煮椒麻鸡。

    “这怎么好呢,这么麻烦你了。你看,我们来一次,就让你破费一次!”杨大年习惯性的搓手,心里过意不过,这八个菜的席面,他还重来没吃过呢。

    送出去二两银子,这一桌菜,也怕是要卖二两了。

    “说哪儿话,今天的事,你们别介意才好,来,趁热吃吧!”徐老板招呼众人。

    “好啊,徐老板今天也累了,来,一起吃点吧!”杨子千这人,在香喷喷的饭菜面前,毫无抵抗力。招呼众人上桌。自己一家人加王三罗虎大伯和阿河,刚好一桌人。加上徐老板,就得拿一人挂角了,阿河理所当然的选择了这个专属位置。在杨家,无论吃住,主人和下人都没有分别的。不是杨子千不懂规矩,一是杨家没有到使奴唤婢的地步,二是月娘和杨大年心里,从没把阿河当下人看待,这孩子吃了这么多苦,心疼着呢。

    看着挂角的阿河,杨子千想到,得让二哥做一个大圆桌,人多人少都能使用。

    作为主人的徐老板上了桌,也只是占了一位置,占了一双筷子而已。挑了点鸡肉里的豆芽吃了一口:“杨姑娘觉得这味道如何!”眼前的人,可是这道菜的鼻祖,送上此菜,不是班门弄斧,大有请教之意。要知道,这道菜今天一上桌,得到大家一致好评和称赞,他已经预定下十只鸡了,店门大开,就不怕明天的罗汉肚来消费了。

    “嗯,不错!”杨子千一块肉下肚,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这东西,其实没技术含量,关键掌握一个度而已。

    徐老板听了,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掌厨的王师,费了两个鸡做了试验,他们一家人,前前后后吃了无数次,能得到一个不错,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了。

    杨大富和王三几人,看着桌上好菜,也学着斯文人的样子,吃上一口,放下筷子歇一会儿,听他们说说话,然后再抽起筷子吃两口。看杨子千和徐老板一句一句的聊得很上路,心里都是诧异不已。

    “杨老弟此次前来,是否有徐某帮得上忙的地方。”摆完了桌面的事,又闲聊着他们来县里的目的。

    “不用了,不用了,你借这个棚子给我们用,已经是帮了大忙了!”杨大年连忙道谢。

    说起大棚子,杨子千想到了一点事。

    “请问徐老板,你这棚子,是买的地还是租借的,又或者,是免费搭建的。”杨子千连忙问道。当然,免费快餐这种概率几乎为零。

    “这棚子,最先是搭建起来迎送人等船,遮遮太阳躲躲雨,歇口气落个脚的。县里做酒家栈的人家,都在这河边上搭了。也没要钱什么的。三年前,来了曹知县,说为了治安秩序着想,搭建了棚子的人家,每年都要上交二两银子或者根据大小花钱买下地皮。”无声的笑笑,这苛捐杂税的,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有些小的酒家就撤了不用了。我想着有一个棚在河边落脚要好一些,年年交钱不划算,干脆花钱买了,这以后就保留下来至今,去年到现在,算是白白浪费了钱,停靠的船只都没有,哪来人。不过,眼看又快用上了。”徐老板看着门外的码头,想着桌上的那盘菜,还怕没人冲着这名头到徐记来?

    “这样说来,你这棚子花了多少钱买下的呢?”征收一点钱,算是租吧。那像徐老板这样买下呢,这河边,地段倒不错。交通方便,人流量大,是一个做生意的好口岸。

    “这地方,也就是过一趟路,这些人,都只是当赶集一样就早上那段时间热闹一下。吃穿住行都是有固定场所的街道,花钱买的人家少啊”徐老板笑道。赔本的生意,没人会做。天干时起,好多人家就在笑徐老板的钱打水漂了!

    “这贵吗?”杨子千相信自己的眼光,打水漂的事绝对不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关键一点是,金钱为几何?经济决定一切!

    “贵倒说不上,我这棚子,当初是花了二十两银子买下来的!”前期来看,的确不划算,不过,明天以后,这棚子,就会引来大拔大拔的商,可能会比锦记还热闹,还怕二十两银子挣不回来?

    百十来个平方,二十两银子,杨子千在心里抽了口气。自己要买,可不是百十个平方就能解决的,最起码得买上几百个,如果条件允许,越多越好!走在时代前端的人,凭的是胆子大,但,挣得更多。

    “徐老板,那水煮椒麻鸡,其实,不仅仅是鸡,很多肉都可以这样做的,比如水煮肉片、水煮牛肉、水煮兔、还有,水煮鱼!”毫无片兆的,杨子千前一秒还在说棚子的事,这一刻,说起了吃的,而且,说了这么多。

    不只是自己一家人思维严重跟不上,徐老板也是愣了一下,突然回过神,大喜!

    “杨姑娘,多谢多谢!不知道,徐某能帮上点什么忙?”徐老板脸上的笑容,掩都掩饰不了。也是,做生意,哪有这么死板的,举一反三,鸡能做,那些肉食也是可以的。独独那个鱼,这么腥臭,暂时还是不去偿试的好。有得必有失,天上不会平白无故的掉陷饼,眼前的这个看似普通的农村小姑娘,也不会没头没脑的说上这么一句。这姑娘,真不是凡人!

    “实不相瞒,我二哥做了些家俱,就是上午你看到的那些木板,还比较行销。这不,一下午就卖光了。这看这码头,商来往多,地也还便宜,运送方便,想要在这儿买上一些地,准备开一个家俱加工厂!”先是想租,可是,等自己做大做强想要买地时,那些精明的生意人早就该闻着鱼腥味跑来抢上一杯羹了,自己可不能再给人做了嫁衣,反误了自己的发家大计。买地,肉个字在脑海里蹦哒出来,嘴上也就说了。

    “买地!”杨大年张大嘴,半天没合拢。杨子木和子林兄弟俩相互看一眼,看到了震惊和意外。王三他们,简直就被雷焦了,知道杨家手上有三十两银子,但,也不至于就能在这寸土寸金的河包县买地啊!

    “杨姑娘打算买多少,徐某可以帮你打听一番!”看看,自己说她不是凡人吧,长了几十年,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也有二十来年了,什么时候见过十来岁的小姑娘说买地的?这姑娘,一不买二不买胭脂,偏偏是买地,这,得有多大的头脑啊!就不知道,买多少,这家人,看着穿着打扮都不像有钱人,难不成,还是土佬肥,螺丝有肉在肚子里?

    “呵呵,我倒想多买,只是,手上这点钱,只够买比你家棚子大点的地方。”杨子千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这交了钱买下的地,有办地契吗?”这才是关键,别是那曹知县私人买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等他一走,这地也不是自己的,可就悲剧了。

    “办,办官府的红契。我这儿,也是有的,修房造屋,随你的便!”徐老板环顾四周,当下决定,如果生意好了,这棚子,改造一下,修一间像样的房子出来。

    “我想买多一些,哎,难了!”西宋又不像现代,能向银行借款,除了典当行,就是高利贷。不想活了才会去借高利贷。哎,没钱,没钱的人,好可怜!杨子千心里哀嚎不已。

    “准备买多少,先问问要多少钱,然后,再看差多少钱吧!”徐老板这会儿,神差鬼使的想着,实在不行,自己先借给她一点。

    一个只见过两面的人,自己却有着主动借钱出去的冲动,这不是梦魇了,喝了迷魂汤,就是眼前的人,一看就让人信服,有一种放心的感觉!回过神来的徐老板,在心里给安慰着自己。

    “那好,就麻烦徐老板了,今晚,我们这一家人也就在这棚子里借住一宿,我准备买上两亩地,希望明天能早点听到你的好消息!”杨子千怀着忐忑的心,送走了徐老板。

    “丫头,咱家哪来钱买这么多地。”杨大年待徐老板一走,一把抓住自己的女儿,这孩子,胆子真够大,没商没量的,张口就是两亩地,这河边的沙地,买来干嘛,又不能种庄稼。要买地,回李家寨子去买啊。

    “妹妹,这,太快了吧!”杨子林上前,知道妹妹有计划要帮他做大做强,可是,才一下午的功夫,她就做下这么个决定,这,让他欣喜若狂,却又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在梦中。

    “嗯,不知道,等消息出来再决定吧!”看天色渐渐暗下来,杨子千想吹吹河边的晚风,给家人打招呼,她要出去转转。

    “那我们陪你去!”兄弟俩上前,怕妹妹走丢了,更怕妹妹遇上坏人,主动要求一起。

    “不用,我就想一个人走走,清静清静!”独行,是她一惯的爱好。要不是因为独行上了那条未开发的路,自己也不会来到西宋,更不会受这些穷苦。眼看,这个家,就要脱贫致富了。这会儿,自己脑子里有一些东西呼之欲出,却又抓不住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