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四十九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奇书网

    “我也想着,如果这天再下点雨,河水上涨了,外地船只能靠岸了,码头生意是不是要好做一些了!”杨子千看着众人道。

    杨四妹,是要做什么生意?要做生意,单独留下自己两人,那意味着什么?

    王三和罗虎,两人相视对望,眼里,都看到了对方的希望。

    “王三叔,上次,我们去看过迎祥街的那些家俱,我二哥,你们知道,也跟着张师傅学了一段时间,自己也折腾了几件家俱出来,你们来看看,这东西,搬到码头去,看能不能卖掉!”杨子千也不打算打哑谜了。自己,的确是要下海经商了。

    专靠地里刨食,看天吃饭,这样可不保险。

    带着一行人,参观了自己房间里的新式家俱。

    杨子森,作为本次技术负责人,一一向众人解释道。

    “这衣柜,分了层,高矮组合,这些部分,可以将衣服挂起来,好的衣料才不至于皱折,省时省力;这最上面一层,可以堆放棉衣棉絮这些厚重的东西,是三伏天的储藏室;这最下面一层,就放置一常穿常用的东西,这抽屉,可以放置小型的衣带,围巾什么的、、、、”每一层的用途,说得头头是道。

    看得几人面面相觑,谁家有这么多衣物来放,那什么衣带围巾的,听都没听说过。这东西,就是为大户人家量身定制的。乡下人用着不合适,去河包县卖,倒是一个主意。

    “这东西精妙,老夫这些年一路走来,倒还没见过!”夫子也在人群中,看着杨子林在那儿滔滔不绝的说,心里想着,张木匠这徒弟果然是个能耐的,扬名指日可待。自己那徒弟,这会儿,还没走出李家寨子呢,唉,不急,不急,读书人,不能急功求利,要一步一步来,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边这样想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

    “这东西,别说河包县,估计,外地很多大户人家都没见过吧!”王三感叹道,就说跟着杨家不会挨饿吧,看看,又折腾出新花样了。

    “你这叫什么衣柜的,好倒是好,就是,离河包县太远了,百多里路,爬坡上坎的,运送上,难啊!”罗虎比较清醒,看问题看到了不同常人的一面。

    杨子千投以他赞赏的目光!

    “你们要认定能卖,而且好卖,那我就有办法让它出现在河包县!”杨子千胸有成竹,这东西,可是用现代工艺做的,运送上,不成问题的。

    “卖,肯定好卖,只是,运送上是个问题,买家买走要长途运送更是一个问题,占地太宽了。有些船只都没这么大!”王三回过神,想着那些商船,来来往往的,大的可没几艘。

    “过几天,我们先把这东西搬到河包县码头打探一下行情,然后,再做决定吧!”杨子千已经决定了,如果好卖,最好的办法就是前店后厂。不过,木材来源,估计不像这儿那么方便,后山是免费砍的原始森林,县城那地方,一根草一朵花,可都是有主的人。

    “好,好,到时候,多喊几个长得壮实的小伙子,就不信,还把它搬不到河包县去!”王三和罗虎,信心十足,自己什么都缺,就不缺力气。跟着杨家,不说吃香喝辣,至少,不怕饿死,算起来,比佃田土种划算多了。

    人就是这样,运气不好时,喝口冷水都渗牙齿;运气好时,想睡觉就有人递枕头。才说多下几场雨,结果就真来了。

    杨家在以王三罗虎郑和尚带头的帮工下,没出五天,就把田都打上坎,也种上了小麦。刚种完,就开始下雨了。

    这雨,隔三岔五的下,连干涸的小河沟,都又有了一米宽的流水了。

    “爹,我们依旧把自来水接上吧!”没有自来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这些日子以来,阿河的重要工作就是从古井里挑水,这么多人的吃喝用,满满一缸,用不了多久就没了。他每天早中晚都得挑。

    “那些竹筒早就脆裂了,只有重新整!”杨大年带着两个儿子和阿河,又开始砍竹子,接自来水。杨家有活,就没少过罗虎和王三,两人又跑来帮忙了。

    “要不,明天去县里?”杨子千决定,将经商这事,提上日程了。

    “可以啊,你看,还要找哪几个来抬家俱!”杨大年看着女儿,这孩子,精明的不像凡人。

    “我们俩嘛,郑和尚嘛,还有哪些呢,这抬东西,找人,可得找高矮差不多的,要不然,没法走!”罗虎扳着手指数道。

    “不用,罗大伯,这样,你等一下就出去告诉他们,杨家要搬重物去县城,这次的工,包一日三餐,来二十个人就好。”想了想,叮嘱道:“先别告诉他们搬什么,只说是重物!”

    “二十个!包一日三餐,哎呀,我得赶紧的烙饼去!”正和小五丫比着手掌大小的月娘直接把小肥掌打掉,转身就进了灶房。

    罗氏也喊了二妞,母子俩紧跟着过去了。

    小五丫正要哭,“来,三姐陪你玩,好不好,小子禾!”三妞连忙上前,将小丫头哄住。

    看看,自家养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吃闲饭的!

    杨家包一日三餐,不是免费的用工,上县城,来来回回,就是四五天的时间,这活儿,干得!

    重物,重物怕什么,重物又不是只压自己一个人,是几个人抬一样,怕什么!

    当下,有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就挤破了脑袋来报名。

    这又能抵工,又能解决吃饭的问题,不来的是傻子!

    不一会儿,人就找齐了!

    “丫头,这东西,要怎么绑着抬啊,要多少人抬啊!”杨大年此时,手上捏了几根绳子,绕着杨子千房间里的衣柜转了几个圈,都没找着地方下手。

    “唉,爹,你可千万别动我的宝贝,那衣柜,是三哥给我专门订制的,是香樟木的,可不容易得来!”杨子千急了,上前将老爹推出了自己的房间。

    “啊,不是搬它,那搬什么出去卖?是夫子那书柜?”杨大年问道。

    夫子正在堂屋里看小三子写字,一听要动他那个书柜,也不看小三子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杨子千。

    “不是,夫子,不动你那个书柜!”杨子千连忙赔笑,这老爹,是在给她四面树敌吧。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找这么多人来搬什么?”杨大年纳闷了,这些个孩子做事,点章法都没有。

    “搬大哥他们房间里堆放的那一堆木板!”杨子千连忙将人带到杨子木杨子林的房间。

    “这一堆木板?”这些时日,老二有空就在折腾,连大门都不咋出,出门就为了找大树。老大和阿河经常给他打下手,也没见做什么家俱出来,就看到了这一堆木板。

    “对,就这些,这里,有两个衣柜,两个书柜!”杨子千骄傲的向老爹宣布二哥最近的战利品。

    “爹,不如,你再去划些篾条出来,这些木板,也是要绑了才好带走。”东一块西一块的,怎么搬得动。

    “这些,是衣柜和书柜!”杨大年显然还没回过神。一堆木板,说是柜柜。这孩子,又在胡说。

    “嗯,放心吧,我说它是就是了!”杨子千得意的笑道,回首,发现杨子林正看着她微笑。

    自从她房间里的衣柜、夫子房间里的书柜成功后,杨子林对妹妹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他发现,木匠,还可以这样当!手里握着几张组装图,杨子林相信,不久的将来,杨木匠可以代替张木匠、王木匠、李木匠不说,可以紧跟祖师爷的步伐被人们牢牢记挂!

    夜幕时分,杨大富敲开了杨大年的大门。

    “听说你们要招工,抬重物去县里,你看,算上我一个行不?”这契约倒是签了,可一个工都还没上。单不说乡邻怎么看,自己就觉得过意不去。好歹包三餐,那恶婆娘也没反对,当下就过来看看。

    “大哥,这人都满了!”杨大年从没想过要哥哥帮他做什么。连四丫头都能想着周全的事,他怎么又会去计较呢。

    “爹,让大伯去吧,我正想着,还有点事没人可做呢!”杨子千看着主动上门的大伯,心里挺同情的。要是王花儿不那么过火,自己好转时,拉他家一把也是可以的,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杨字,更何况,他和老爹,也只有这一世的兄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亲的兄弟,哎!

    “那好吧,丫头说还差人,我们明天寅时就出发,你要走得开就过来吧!”杨大年想着,可千万别把母老虎给招来了。晨起出门做事,最是忌讳,要说错了话、打翻了碗筷,倒点汤汤水水都是不行的,得想法子解忌,要不然,宁肯换期出行。母老虎要大清早跳出来一闹,丫头张罗的这事,就得泡汤。

    “好,我走得开,走得开!”看吧,这就是亲兄弟,这才不嫌弃自己。哎,这日子,越过越转回去了,有了那个婆娘的掺和,寨子里的人背后都笑他是第二个冯全了。冯全是怕娘,他是怕婆娘,算起来,也的确是半斤八两,真正差不多了。摇头,回家睡觉,明天还早起呢。

    寅时,杨家门家热闹异常。

    “呀,不是抬重物吗?怎么是扛这些木板?”

    “哟,一人扛一些木板。我力气小,那堆小点的我来扛!”

    “我个头不高,这矮点的我才扛得动!”

    “这两块大的,怕是要找人来和我一起抬才行噢!”

    坝子里,早有罗虎王三帮忙分出来,一堆堆放好了。

    杨四妹昨天口里的衣柜书柜变成了今天的木板。让大小长短分开捆扎了。这会儿,三三两两的人来了,都在挑瘦嫌肥,和吃肉可是两码事,这么重的东西上了肩,还得走上百里路,偷奸耍滑的本性就暴露无遗。

    这都是些什么货色啊!罗虎和王三相视冷笑,两人各走到一堆宽木板前,抱起,试了试,能扛得动,等会儿,就扛这堆走。

    “大家都选好了吧!”杨子千站在门口,身边是两个哥哥,身后是阿河,火把照映下,人们恍惚看到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当家人,平静的脸上威严不怒而显,一时之间,无人敢说话。

    “选好了,我就扛这个!”王三再次将面前的木板抱起来试了试,回答道。

    傻蛋王三,就有人在心里发笑,这会儿,你倒是抱得动,走不上两里路,就算是扛,也费力气的。

    “让我看看”杨子千和大哥二哥一一检查过,阿河打着火把走在身后,所到这处,旁边的人屏气静气,这小姑娘,被杨老二宠得不像样了,这样的大事,她以为是过家家呀,还跑来掺和什么?

    “选好了是吧?”杨子千四下里扫了一眼:“那我就宣布这次出行的注意事项了。一,每人手上的东西,不能丢掉了,不能磕了碰了;二,这次去县里,我们计划的是来回四天路程,按五天的干粮分发;第三,到了县城,东西安置好后,你们就可以回家了,也算是抵了契约五天的工了!”见众人眼里都是兴奋,杨子千却泼了一飘冷水:“这次参加的人,我们会一一记下名字,如若做得不好的,下次再不会安排这种工给他做!”

    再不安排,意味着,有便宜占的工,就没有自己的份。那可不行,这次,要表现好了!

    接下来,干粮分发也是有规定的“这干粮,是根据每人的出力程度不同分发的。之前,我们将木板分成了三个等级堆放,东西是你们选的,这干粮,就按这个等级发放的。左边最短最矮小的,每人每顿一个烙饼;中间的,每人每顿两个;右边,最高最长的也最重,每人每顿三个。”杨子千很想看到选短小的那群人这会儿的表情。

    果然,一听王三、罗虎、郑和尚和杨大富都是站在三个一顿的木板边时,他们张大了嘴肠子都悔青了。三个,谁这么大肚吃得下三个,几天下来,家里人都又够吃了。

    “这饼,可以在路上吃,也可以由家里人代领一部分!”杨子千故意加上这么一句话,你以为,姐长着双眼皮的乌溜溜的大眼睛只是长得好看?毕竟自己又不是大宅子出来的人,得饶人处且饶人,差不多的时候都睁一只闭一只算了,可你也不能得寸进尺啊。

    “那我路上只吃一半,留一下,麻烦杨二嫂让孩子他娘来取!”这意外的烙饼,着实砸晕了郑和尚,好半天,才忙拜托月娘帮忙通知。

    “好,你们放心吧,留家里的,都会让她们来取的。”月娘和罗氏,明天是累了深夜,烙了一背篼饼出来。这会儿,人们要动工了,就连忙搬了出来。

    “大伯,你不用去扛那一堆,你来帮我背饼和水!”实在不忍心把杨大富当苦力用。这份工,他又想参加,就给他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吧,这干粮,让别人背,她还不放心呢。

    “那这堆谁扛?”杨大富想着,三个饼一顿,丢了怪可惜的。

    “我来嘛,我年轻!”

    “我扛”

    一时之间,就有好几个人跳出来喊道。

    杨子千随手指了一个高大健壮的人去扛。最后,留下一堆小一些的没人扛了。杨子木上前准备扛起走,阿河朝他摆摆手,自己就抱上了肩。

    别看阿河不会说话,但眼里还是很看事的,轻重缓急也分得清楚,至少,到目前为止,杨子千还没有为那三两银子后悔过。想起银子,杨子千连忙回屋,将自己卖狼肉的三两私房钱给揣在了身上。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有点钱傍身,才不会心虚。

    一行人往县城出发了。因有着早上那一出下马威,一路上,谁也没有叫苦喊累。倒是杨子千自己,空手还走不赢那些扛木板的人。一路上,别人歇脚她赶路,别人赶路时她依旧在赶路,心里那个苦啊!

    歇歇停停的,中午时,大家分吃了自己的那一份干粮又上了路了。

    “王三叔,我们是不要走快一些,以免再在路上遇着狼!”上次路遇大灰狼,杨子千还是心有余悸的,想想,要不是那少年拔刀相助,老爹是个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怕什么狼啊,杨四妹,要有狼,我们大家伙打了当肉吃!”有人就笑道。

    “也是,不怕,二十多个壮劳力,这么多木板子,一条狼不够吃,两条狼才将就呢!”王三看了眼前前后后的人群,胆子也大了。上次吃的狼肉还真不错!“今天出门早,走得也快,你看,前面就是岈屿山庄了,估计不到天黑就能到小关庙了!”

    “当真,这一路上,人多,说说笑笑的,不知不觉的就走了这么远了!”杨子木远远望去,可不,岈屿山庄的房子都看得见了。

    “禀告少庄主,兄弟们说,来了一批李家寨子的人,扛了许多木板,似乎是进县城,要不要拦下!”自从抢粮后,林正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经常被关在书房,老爷子让多学点知识,多看书,还请了一个秀才,给他重新上忠孝礼仪课。这,都叫什么事啊。

    有情况,有情况,上课就得暂停。

    给夫子打声招呼,自己一溜烟儿跑出了山庄。

    “怎么回事?是李家的吗?”事隔好几个月了,李家这才有反应?谋之而后动,那动可就是大动静了!

    “不是李家,听打探消息的人说,是杨家请的人!”来人忙汇报。

    “杨家,李家寨子有几家姓杨?”林正想着那丢脸的抢劫,也是姓杨,莫不是她家?、

    “就两家姓杨,是亲兄弟!”少庄主改行当户簿了,查得这么清楚。

    是她家吗?这么大的排场,搞什么名堂?挥退来人,一跃而上,坐在高高的树干上,看着弯曲的山路,人来的方向,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赫然在例。

    这丫头,没被狼吓坏,这会儿,招这么多人上山,是打狼来了?扛这么多木板,干什么,这山上,最不缺的就是木材,劳神费力的,真是吃饱了撑着了。

    “哟嗬,是李家寨子姓杨的小丫头,少庄主的开心果!”大丁子坐在另一棵树上看着热闹。突然想到,大妞总说想娘,想李家寨子了。这当了土匪的女人,就是见不得光。这会儿,不能回去,让她远远的看上一眼她认识的人,也好解了她的乡愁。

    再看少庄主,正盯着来路目不转睛呢。反正,这儿也没什么危险。大丁子一跃而下,悄悄的跑到寨子厨房里,拉了大妞就走。

    “你干什么,快放开,我还要做晚饭呢。”梳着妇人头的大妞,被大丁子拉着走得飞快,好几次,都差点摔了,那家伙,又一把将人提起。“你快放手,嫂子们都在笑话我们呢。”一路上,被那些女人看到了,都在笑,这新婚的小两口,好得蜜里调油,不分白天黑夜了。

    “带你看一个人!”大丁子解释着自己鲁莽的原因。

    “谁!”大妞生气了,一把甩掉他的手:“你不说我不去了!”

    “你们家隔壁的杨四妹,上山来了!”大丁子笑道。

    “谁?杨四妹,你们把她怎么啦?是谁抢她来的?”还说这山庄不是土匪窝,杨四妹才多大一点,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真是丧尽天良!不行,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大丁哥,求求你,求求你去给他们说说好话,把杨四妹放回去吧,她还小,她什么都做不了!”大妞一把抱住大丁子,急得双眼泪流。男人,不就是怕女人的眼泪吗?

    “嗨,你说什么呢?”大丁子被女人的眼泪吓了一跳,后知知觉的反应过来:“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儿真不是山匪窝,那个杨四妹,我们没人去抢她,是她自己上山来的。噢,不对,是她从这山上路过,好似要去县城的。我是想让你远远的看一看,你不是说想她们了吗,看到了她们,你就当回了一趟李家寨子了。”大丁子总算是一口气把话说清楚了。

    “你!”大妞听完,破泣而笑,这大个子的傻男人,能一样吗?想李家寨子是想娘,想妹妹,哪有看一眼隔壁的杨四妹就能不想的。

    “走吧,再不去,人家就走过了!”大丁子拉着她的手催促道。

    “好!”没见着娘,见一眼熟悉的人也好!

    被大丁子抱着跃在树上,指着不远处的山路道:“你可千万别叫出声了!等一会儿,他们就过来了,可不能让她们发现你在这儿,要不然,我们的身份就暴露了!”

    “嗯,我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一个扫把扛起走。眼下,自己嫁了这个男人,虽然说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申明说他们不是土匪,不是土匪自己能上山?这上了土匪的贼船,就是一条绳上的蚱蜢,从此,自己也就是见不得天日的土匪婆娘了。这辈子,怕是再无缘见李家寨子的亲人了。

    杨四妹、杨二叔、王三叔、罗大伯、、、、好多好多熟悉的面孔,他们这是去哪儿呢,这么多人?可惜,这么多熟悉的面孔里,却找不到自己的爹娘,大妞越看越激动,用手紧紧的捂了自己的嘴巴,生怕一不小心就叫出声来。

    那一行人走近了,那一行人,又走远了。就好像在梦里一样,见到了熟悉的人,却没有熟悉的场景,更没有自己最想见的亲人。大妞想着想着,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你怎么啦?要知道你会伤心,我就不该去带你出来。算了,我还是赶紧的送你回去,等会儿,少庄主找不到我,又得挨揍了!”大丁子看着泪流满面的女人,心疼不已,却又无可奈何,他都不知道,什么地方又惹小女人不高兴了。

    不高兴的,还有少庄主林正,人多,他盼望的大灰狼也未曾出现。直到把小丫头一行人目送进了小关庙,这才了无情趣的回书房听夫子念经,有时候,都想找一个木鱼出来,夫子念,他免费敲!

    “这天还没完全黑,我们就到了小关庙,这样看来,明天中午时分就该到县城了!”杨子木感叹,当真是人多好种田,人少好过年。看看,这人多,干起活儿,走起路来,都那么快!

    “当真,丫头,我们这么多人,这次去县里时住哪儿?”杨大年突然想到这个严重的问题,转身问着杨子千。

    上次说去投奔王三的老表,结果住在了徐家的后院,这次,这二十多个人,住哪儿?杨子千还真没想到这个问题,总不至于把这个大部队一起给拉进徐家后院吧,就是打地铺,也住不下了。更不可能住前堂的栈,那是栈,是挣钱用的,可不是收容所。

    去黄顺子家打地铺?

    显然不可靠,统共才两间屋,还乱七八糟的。

    “大家听我说,明天预计中午时就到了县城,到时候,东西放下后,你们看是在县城逛一圈还是立即回寨子?”杨子千暂时充当领队,询问着大家的安排。

    “好多年都没去过河包县了,我要逛一逛!”

    “逛什么呀,身上分文都没有,看得起也买不起,算了,回吧!”

    “我要回去,我这儿还存有几个烙饼呢,早点拿回去给孩子们吃!”

    “我也要回,这县里,到处都要花钱,住要住钱,吃要吃钱,听说,上个茅房,还有人守在门口让给钱!”

    “啊,这么不厚道啊?这也是隔家远了,要不然,谁稀罕去上他的茅房噢。”

    “就是,县里的东西,什么都比镇上贵,又还买不起,各回各屋稳当些!”

    七嘴八舌商讨下来,愿意留下来的只有两个人,加上杨子千主动要求留下的王三等人,一共是十来个。十来个人,住宿,也是问题!

    不管了,走到哪儿黑,就在哪儿歇,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东家有喜,今日暂停营业!”徐家酒店大堂外,高高挂起了歇业牌。

    杨子千远远的看去,往里走的人络绎不绝,门口徐老板满脸笑容,向来宾们拱手道谢。

    娶媳妇还是嫁女儿?杨子千摸了摸身上的三两银子,也不知道,这儿的红色炸弹份量如何,这三两银子,应该算是重量级的,拿得出手了吧。又或者,干脆装着不知道,去黄顺子那边避一下?

    转身,看着身后的庞大队伍,唉,徐老板说得上是自己认识的唯一一个有点实力的权贵人士,此时不攀交情,更待何时。要知道,自己要想在县城做生意、立足,少不了的,得找人携带一程。送走了三两银子,还会有千千万万个三两银子回来。

    “爹,徐老板家好像有喜事,我们来得要正巧,让他们在这边暂时等一下,我们上去庆贺一下!”杨子千知道,这种事,还得老爹打头阵,自己和两个哥哥押尾。

    “丫头,这城里人办喜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赶礼法啊?再说,你看看我们这样,进去合适吗?”杨大年扯了扯自己的补丁衣服,再看了看儿女们也是一身的补丁,难为情的说道。

    这世道,可是笑贫不笑娼的,像这样的大户人家请做酒,要去了几个穷亲戚,不仅主家不高兴,还会被人们笑话。杨大年想到此,更是打起了退堂鼓。

    “不怕,爹,我们去送个礼,不去吃饭,等会儿,这些东西,还是带到黄顺子那儿去吧”杨子千从来是不以贫穷为耻辱,这次上赶着去送礼,如果徐老板是势利眼,看不上,那以后,也就不用打交道了。当然,她有信心,与其是相信自己的眼光,还不如说是相信自己手艺,来自现代的烹饪技术,每一道菜,都是徐老板眼热的。相信,他不会拒自己于门外。

    “那送多少合适?我手上只有临行前你娘给的二两银子,用来应急的!”家里本就没多少钱,能不花钱的都不花,每一次出门,月娘却都要拿出来让带在身上。

    “够了,够了”管它多多少少,礼轻人义重,如果以银钱多少掂量情份,自己这点,早被天枰称甩下了称盘,严重的打不上靶。与徐老板,算不上人情,算探路,算拍马屁,算买一条通道,通向富裕的阳光大道。唉,杨子千啊杨子千,什么时候,你也学会的巴结奉迎,连别人家什么喜事都没搞清楚,就上赶着讨好。

    是了,先打听打听吧。迎面走来一书生,让老爹出面问问。

    “噢,你说徐家啊,是他儿子秋上考了秀才,还是全县的案首呢,这不,大宴宾呢。”书生看向人来人往的徐家门庭若市,羡慕不已。

    “这位兄弟也是前去庆贺的?”杨大年继续问道。

    “你高看我了,我这样的穷书生,哪有幸和这样的有钱又有前途的公子相熟!”自嘲的笑笑,独自走了。

    “丫头,你看?”杨大年红着一张脸,自己一不是读书人,二不是富裕人家,若真过去恭贺,也有牵强攀富的嫌疑。

    “走吧,爹,去看看,不打紧的!”杨子千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若此路不通,二两银子当丢水里了。钱嘛,当用者不稀罕,在通往成功的巅峰,总会有一些小小的挫折。

    “恭喜徐老板!”

    “徐老板,恭喜,恭喜!”

    “徐老板,你家少爷这次是案首,未来必定是状元!”

    “多谢多谢,承你吉言”

    满面春风的徐老板,岂有不知道这是别人奉承话的道理。但是,人,有时候,该高调时就得高调。按说,考一个秀才案首,算不得什么。但,秀才,好歹也是有一个功名。徐家能出一个秀才,也就有出状元的机会。像能指使许四他们时不时要做点小动作的人,再打徐记的主意时,就会掂量掂量了。

    今天,不仅仅是要大宴宾,庆祝儿子中了案首,更是一个机会,明天,徐记酒店的菜品上,将会出现河包县的最高价,三十文一盘的菜。锦记,咱们慢慢走着瞧。

    “徐老板,恭喜大少爷高中!”杨大年硬着头皮,带了儿子女儿跟在了送贺礼的人群中。轮到他时,也学着旁人拱手道贺。

    都快记不得谁是谁的徐老板被面前的几人一声招呼,愣了一下,声音陡然提高:“哟,是杨老弟,杨姑娘,稀,稀,是什么风把你们几位吹来了,快请入坐!”

    是谁呀,能被徐老板这么异常热情招呼的人,一定是非富即贵吧!大家倍感兴趣。

    待看清来人一行时,掩嘴哑然失笑。

    这生意人就是会说话,可不是稀,能进来的人,不说穿绫罗绸缎,粗布衣裳至少也有五成新。可眼前的人,大概是父子吧,衣衫是补丁摞补丁,一看就乡下来的穷鬼。什么风吹来的,当然是秋风,这是*裸的打秋风呢!想想,送几十文钱,来四个人,早吃回去了。

    “恭喜徐老板、大少爷了。我们这次来县里,带了些人,是有事,时间安排不过来,今天就不进去了!”见杨大年上前送了贺礼,杨子千微笑着和这对父子说道。今天的徐家全,脸上有笑容,但不是得意,也没有骄傲,很平和,不沾沾自喜,善藏锋者成大器,觉得这人吧,这份涵养还不错。

    “是卖什么东西吗?徐某能帮上忙不?”徐老板想着,这有新的能吃的东西,可别旁落了。

    “不是吃的,是一些家俱!”杨子千不用猜,都能想到他的算盘打得是什么。

    “卖家俱,在迎祥街那边,先进屋喝杯薄酒,晚些时候我让贵子带你们过去!”来者是,不能以貌取人,这是多年经商总结下的经验,更何况,眼前的人,并不如他的外表那般不堪,内里,可有实在货呢。

    “我们听说码头来往商多,这次想去码头上卖。”杨子千摇摇头,推辞着徐老板的邀请:“我带了人来,就不方便打扰了!”

    “方便,方便,哪有什么打扰的。人在哪儿,都叫过来吃了午饭再走吧!”徐老板询问道。

    “呶,就在街对面等着呢”杨子千好笑的想,真要把人叫过来,至少得三桌多人,怕是吃得你心痛噢。

    徐老板循着杨子千的手指看过去,恨不能把自己的舌头咬断,这么多人穿着补丁的人,真要进了前堂,奉为上宾,明天,这新闻怕是要在河包县传遍了。

    “呵呵,午饭就不在你这儿吃了。我们还是先把东西扛到码头,找地方落了脚再说吧!”杨子千看他的脸都有些微红,主动替他解围。

    “这样也好,这么多东西,是得找个地儿放!”杨老板不再留人,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

    杨大年带着儿女们一起告辞离开。看看,就说上赶着的不是买卖,这巴结,也不是我等穷人干的事!

    对,先搬去码头,找一个落脚点,指望不上进徐家门,杨子千转身时就决定了下一步的去向。

    “杨老弟,杨姑娘等等!”百忙之中的徐老板,气吁吁的跑到了街对面。“我在码头有一个大棚子,是专供来往商临时落脚的接待处,要不,我让贵子带你们过去,先安顿在那儿?”

    送了二两银子,没有喝一口水,能换来一个落脚处,那也是不错的。

    杨大年连忙道谢,贵子在前面带路,想着身后的这家人,还真够折腾,太老远的,来卖什么家俱,这请人的人工钱,都够买几件了。何况,这,明明就是一些木板,怎么卖?

    “呶,就是这个棚子了。早些时候,生意好时,我们就会安排人在这儿接待人,然后再送去酒店吃饭住宿,这天干船只不能靠岸,来往商少了,也就有一两年没打理了。那边还有事,就麻烦你们自己处理了!”贵子将码头棚子的门打开,钥匙交给杨子千,交待一番,自个儿溜回了热闹的店里。

    ------题外话------

    万更奉上,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