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四十七章-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李老爷,你真的考虑清楚了,要换地?”杨大年将人请进堂屋里,坐下,两人闲扯了几句,言归正传,不过,当真正听到李老爷将来意说了后,他就直接蒙了,半天没反应。杨子千实在看不过眼,上前插嘴问道。

    “是啊,李老爷,这换工,做了十天半个月的,力气还是自己的。你这地、、、”总不至于说种了十天半月又拿回去了吧,那我不是亏大了。女儿一席话,将他惊醒,忙接口说道。

    “要说什么金贵,肯定是地。我也是不愿意的。可是,眼下,家里大大小小的几十号人等着吃饭,向你借吧,也知道你家的规矩是一律不外借。”连杨大富都没借到,王花儿气得在家坐着朝着杨大年的房子这个方向骂了三天三夜,李家寨子谁人不知,无人不晓。

    “嗯,那个,李老爷,眼下你是知道的,这个口子,我们不敢开啊!再说,都是些羹羹盐菜,怎么好意思外借!”总不至于,借出去的羹羹,收回来面和米吧,那和抢人有什么区别!

    “这事,我们知道,所以,我来用地换羹羹!”说起,他就肉痛得慌。“你们看,是怎么个换法?”李老爷问着杨大年。

    真要用地来换?杨大年就朝女儿看去,这丫头,折腾的这档子事,让他怎么说?

    “李老爷,你打算用哪块地换,换多少碗!”现在,杨家就成了食堂了,一到中午,就有签了契约的人家端着碗来门口排队。月娘和罗氏,一煮就是一大锅,有时候,分给他们了,自己家还不够吃,还得煮二锅。

    “沙地吧!至于多少,咱们好说好商量!”李老爷的算计,不比别人差。

    一听是沙地,往日颗粒无收的悲剧历历在目,李大年心里,对李老爷,一下子就没的半分同情。这地,可是坑了他好些年!直觉告诉他,不能换这块地。

    “要说沙地,李老爷最清楚,这地的收成如何?你看,你要换多少碗?”杨大年还没来得及出声阻止,杨子千就问上了。

    正因为收成不好,才拿出来换的。要不然,老爷我有这么傻吗?

    “六百碗!”也不知道,这天要干到什么时候,反正,越多越好,听人说,杨家的羹羹很稠,拿回家,掺些水,一碗能当五碗吃。有这六百碗,一大家人,也能撑上个三五个月了。

    “李老爷,这沙子,值不了这么多吧!”要以杨大年,肯定不行,至少,得换一块冬水田才同意。但,杨子千想着不怕干不怕沙的芋子,她倒无所谓,只要把价压下来就好。

    “这哪是沙,是地,是能种谷子的地啊!”李老爷辩解道,等他反应过来,杨家四丫头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时,脸就越来越红了。

    “那,你说,多少合适!”这家人,当真不好糊弄,自己还真小瞧了去。知道算计不赢了,李老爷语气软了下来。

    “两百碗!”杨子千考都不用考虑,买东西,直接砍价三分之二,老板都还要赚。这是同样的道理,一口价,行就行,不行拉倒!

    “我那是地啊,换给你们,是要写文书的,是一辈子给你们了,这也太便宜了吧!”李老爷气得吹胡子瞪眼,真正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落坡凤凰不如鸡,什么时候,一个佃户人家都敢给他讨价还价了。

    “那是地不错,但,基本是沙地。李老爷,你知道的,人这一辈子吧,眼一睁一闭,一天就过去了;眼一闭不睁,这一辈子就过去了。眼下,依你看,是地重要,还是命重要!”扯淡,命都保不住了,还给姐说地。地有什么用,你留那么多地,到最后,一个棺材还不只占那么宽一点点!

    “你、、、”李老爷气得,一手指着杨子千,这牙尖嘴利的丫头,要是自己家的,早叫人拖出去打死了。

    “李老爷,你消消火,别跟这孩子一般见识。这孩子,从小没出过门,没规矩,不懂事,更不知道什么更重要。”杨大年就是119出生,哪儿有火哪儿就有他。这不,自家丫头又惹上事了,赶紧的,灭火要紧。一边,朝杨子千拼命摇头,示意别再说话了。却不想,他自己的那句话,更是火上浇油!

    李老爷听得前半句,心里好过些。后半句一听,这,不是变相骂自己吗。罢了,罢了,真正是,求人志气矮三分。仔细想想,说得又不无道理,眼下,命都保不住了,还拿地干什么?再说,这地,天不下雨,就是白搭,还是吃进肚子里的才是实在货。

    “好,你让人写文书吧!”李老爷抚着自己的心口,忍痛说道。

    “那,爹,麻烦你去请里正爷爷过来给做个见证!”文书是夫子写的,倒时候,你翻脸不认了,我拿你凉拌还是清蒸。

    “我说,你当真要拿地换那个什么羹羹!”确定这次请自己来,是因侄儿的这种败家事时,里正老脸都气红了。

    “叔,家里揭不开锅了!”自己在李家寨子是大户,以往,祠堂里有什么大小事务,开支都是他家扛大头,这次,自己遭了难。却没见本家人有什么实际的行动!“要不,我先借点祠堂里的产业,等明年收租了就还!”

    “祠堂里都没什么产业,而且我也做不了主!”里正后悔多问了一句话,称砣砸在了自己的脚背上,连忙跳起来推辞。

    “呵呵,就知道是这样的,所以,求人不如求已,换吧,换了沙地,好歹能抵得住一阵子!”李老爷朝里正嘲讽的笑笑,这祠堂里,有钱有粮时,就是本家,求上门时,就做不了主,人心,都一样!

    “文书写好了,你们都看看,没问题的话,双方签字画押,中间人也要签字的!”夫子拿起纸张,吹了吹上面的墨迹,最近这文书契约的,写得比文章还流利了。

    杨大年不识字,再说,夫子都是自己一个战壕的,杨子千也就不用上前卖萌了。李老爷和里正认真的看了又看,分别写了自己的名字,按下了拇指印。

    “李老爷,你家每天来拿多少碗走,我娘好安排多煮一些!”食堂生意是越来越好了,幸好有罗氏母女帮忙,要不然,娘一个人还真忙不过来。

    这,其实就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无意中收留罗氏,现在就搭上手不说,还能保守秘密。每天见月娘拿出一块块黑黑的东西清洗浸泡煮熬,精明的罗氏未曾打听半分。这样聪明的女人,冯家都给扔了,把一个半罐水的小妾当宝,真正是丢了西瓜捡脸芝麻。收留下罗氏也不错,这以后,家里有什么,都能帮娘搭一把手,患难见真情,打死她,也不会将杨家卖了。不签卖身契,却能生死相交,这就足够了。

    “暂时每天十碗吧!”兄弟几人都打发了一些人,现在,家里五桌人开饭,有点吃的,先把命吊着再说。只要能赶在种小春前,天下了大雨,能种得下了,事情就好解决了。

    “丫头,当真换地了?”月娘听说换了地,打死都不相信,这地,是别人家祖祖辈辈留下的产业,这么轻巧,就换给你了?

    “真换了,娘,你看,这是文书,你把她拿去放到你的聚宝袋里吧!”杨子千笑嘻嘻的说道:“少不得,每天中午得多煮十碗了。”

    “你称的那个聚宝袋倒是有,就是没有宝来聚,那点钱,还不够你三哥上学堂呢。”月娘满足的将文书拿在手上看了又看,可惜,自己不识字,也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多煮算什么,只是一块沙地,要能多一块地,每天多煮一百碗我也是愿意的!”

    “娘,放心吧,这些,都会有的,到时候,你的聚宝袋会装得满满的!”杨子千将月娘手上的契约轻轻的抽下来,重新,换一个方向,递给月娘看:“这上面写着李家自愿将沙地换给我们。从此,沙地就只需交官方的捐税,不用再交租了。也就是说,这沙地,从此姓杨了!”

    自己刚才是把文书拿倒了,月娘脸红,听了女儿的解释,又高兴起来了。面前姓杨的,都是自己的儿女,这地也姓杨,岂不是又多一个孩子。多子多福,月娘激动得眼泪都出来了。

    “娘,羞羞,娘哭了,娘好羞”不合时适的,小五丫窜到了月娘面前,看着她流泪,不但不伤心,还落井下石。一只小手,又去扯月娘手上的文书。

    “你个小东西,什么都是你能玩的?这东西,把你卖了都抵挡不住!”月娘被小丫头调笑,哭笑不得,慌忙把手上的文书折叠收好,与银钱放到了一起。

    杨子千看着家里的这个活宝,也是笑死了。

    “娘不爱我了,四姐也不乖,我不要和你们玩了,我去找三哥,我要跟夫子学识字,我要当大文豪。”转身,气鼓鼓的走出了房门。自从吃墨事件后,大家时不时的会把这事当笑料拿出来摆谈,连大文豪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杨子禾小朋友也就引以为荣了,经常把这些挂在嘴上。

    “快去,把她抱过来,等会儿会打扰你三哥学习!”月娘看着小不点果真往老三房里去,连忙招呼杨子千。

    “娘,没事,小丫头经常去,阿河会抱着她做噤声的动作,两人就在旁边不说话,阿河好似也听得津津有味,小五丫听着听着就会在阿河怀里睡觉!”轻轻的在房门外偷看,这场景她都看到过好几次了。

    “阿河那孩子,心眼实,又勤快懂事,可惜了,就是不会说话。”月娘感叹:“这孩子,之前都不知道受过多少打,你大哥看过,身上就没有一处是好的,全是疤痕,奇怪的是,又没敷药,三五天的,就开始好转,慢慢就好了。”

    “是啊,脾气又倔,再疼连哼都不哼一声!”杨子千对这个哑巴仆人,总觉得猜不透,那骨子倔劲,比起她来,过犹不及,这,不是先天带来的,就是后天培养的。可是,谁家会培养一个哑巴,要真这么培养,也不会任人打骂 买卖。培养出这样的人做杀手!想想西宋还真有传说中的武功,江湖人士,杨子千心里打了一个激灵,别是真的吧。

    切,小说看多了,什么都往这上面扯,都好几个月了,也没见什么人找上门,哪来什么杀手组织。杨子千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又把这事放开了。

    “不说了,我得做饭去了。丫头,你看,这面墙都敲了一半了,现在又加了李老爷的,吃起也快,你可得省着点,要不然,再到后面,咱自家都没有吃的了!”月娘找了张凳上,准备站上去取吃食。

    “娘,我来,”边大块大块的敲下,边说:“放心吧,娘,这三面墙,够我们家吃两三年了。这天干,只要能下雨,地里能种粮,就不慌了。来换工的人也就少了。”

    “娘这心里,觉得不踏实。这换工换地,就怕人家记恨!”月娘接过女儿递下来的干芋子说道。

    “娘,你别这样想。你想啊,要不是咱们家有吃的,这些人会怎么样?”唉,娘亲啊,你怎么这么善良,可是,你要知道,人心都是险恶的,哪怕你把整个家底子都给别人了,分纹不取,也会有人记恨你,眼红你的。

    “这颗粒无收,寸草不生,野菜野草都没得吃。能怎么样,年轻的,跑得动的,就跑出去逃难了;留下老弱病残,就只有等死!”逃难的经历,她有过,再不想看着第二次。

    “就是了,你看,远的不说,就看李家寨子,哪有饿死了的?也没有搬家逃难的?家家户户整整齐齐的,靠什么?”杨子千又敲下一块,自己跳下凳子,问道。

    “哟,你慢点,哪像个丫头,毛手毛脚的,比你那几个哥哥还淘!”月娘一把扶住闺女,忍不住责怪道。叹一口气,回答道:“靠什么,一是前两年田里收了两季,二,还是靠这个”月娘指了指手上拿着的厚厚的一叠东西。

    “是啊,我们给他们吃食,吊着他们的一条命,换以后的一点工,这不为过吧!天作孽尤可为人作孽不可活。李家,纯粹就是上天都看不过眼。你看看,当初,要不是他们抢强催租,就不会有堆那么多粮;不堆粮,也就引不来山匪,引不来山匪,他们就还是李家,不愁吃穿的李家。这会儿,自己做多了过宜事,老天都要惩罚他,我们给他吃的,是在帮他,他们拿出一点地,这是该拿的。”杨子千一翻弯弯绕绕,快把自己都绕晕了,倒让月娘心里放心不少,是啊,这都是天意。

    放心的拿了吃食出去煮了。

    杨子千吐了吐舌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别怪自己心狠,此时不发家,更待何时。李家是吧,咱们慢慢来。

    眼看种小春的季节都来了,天老爷还是没有开恩下雨的征兆,错过时节,就是错过一季。人们心里急,却毫无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端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算计家里的,不行的话,就去杨家换工。

    换工的,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有金鸡崖、油房沟的好几户人家,走上个十几二十几里路,都来了。

    “怎么?家里没了?”罗虎排着队,远远的,看着王三也过来了,苦笑着问道。

    “没办法,撑不走了!”王三叹气,走向了队伍的末尾。

    按说,与杨二哥家的交情,去借点,应该是可以的。可是,就看这条队伍,你也没办法开口啊。

    这不,队伍中,还有杨二哥亲亲的大哥,杨大富也在排队呢,自己这伍人外姓的,怎么好破了这个口子。

    夫子坐在门边写契约,手都写疼了。

    “爹,将大伯、罗大伯和王三叔的契约给我吧!”夜里,就着油灯杨大年在堂屋里一张张看,可是,除了最近几个月学的百家姓外,其他的都不认识,不过,能认得姓名,倒也简单了,反正内容都大同小异。

    找出亲哥哥的,王三罗虎的契约递给女儿,杨子千凑近油灯,点燃,烧了。

    “丫头!”杨大年月娘看了,双双惊呼。

    “爹,娘,这几人,我们哪好真的动用契约。不过就是做个由头!”杨子千笑道。

    “还是丫头考虑周到!”月娘感叹,就说自己心软,自己生的女儿又怎么会心狠呢。

    “老天爷,求求你,快下雨吧,快下雨吧!”从来,没这么虔诚的求过上天。这次,李老爷每天起来,都要跪地叩拜。

    “眼看这种小春的季节就要过了,天不下雨,又错过一季了!”杨大年和夫子闲时,都会聊聊天谈谈地,这是他俩唯一的能沟通的共同语言。

    “是啊,这上门的人越来越多,我有点担心、、、”夫子最近被契约缠身,连教小三子学习的正事都给打断了,有时候,夜里做梦都是在写契约,而不是文章!他担心,杨家写下这么多契约,就算地里活儿出来了,也用不了那么多工啊。更重要的是,哪来这么多吃食给换啊,别把自己一家人给饿死了。

    “这点小春赶不上的话,栽秧子再赶不上,我家也怕是撑不住了!”杨大年也在担心这事,白天,门口的人是有增无减,用什么工啊,哪来这么多活儿给别人做。

    听这话,杨家还能抵挡一阵子,怕是那个宽叶子菜起的作用,夫子暗叹,杨家这次,也算是积下无数活命的功德了。

    仿佛是听到了召唤,就在李家两百碗羹羹要换完了时,天发慈悲,降下了三年来的第一场大雨。这雨,一直下,下了整整一天一夜,等雨停了,都是第二天中午时分了。

    “终于下雨了!”

    “还好,还好,赶上了种小春!”

    “是啊,等会儿,端回家吃了,就赶紧的去地里翻土下种,还来得及!”

    “唉,你们倒是有地种,我们地到期了,都还没去给李老爷续呢,也不知道,他那个租子收取情况!”

    “就是,我和你们差不多是一批来的,等会儿,吃过饭,去找找李老爷,看怎么个说法。”

    长长的队伍,边等着换羹羹边说着各自的打算。

    “那个,杨二嫂,你家今天下午开始下地不?要下的话,我把羹羹送回去给孩子他娘吃了就过来!”郑和尚,端着满满一碗,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急急忙忙的回去,而是站在一边,问着月娘。

    “不知道呢,这样吧,要人帮忙时就喊你,你先端回去吧,她母子俩还等着吃呢。”昨天下雨,家家户户都没来,这是两天当一顿吃,早饿得背贴背了吧。难得的是人有心!

    这郑和尚,才是真正的知恩图报的人!杨子千看在眼里,记下了这个憨厚的汉子。

    长长的队伍里,都是计划自家的活的,哪还有记得自己按下了拇指印这事。杨子千苦笑,人性,都是自私的,果然不假!

    “大年,我和王三都不打算佃李家的田了!眼下也无事可做,你家什么时候下种,招呼一声,我们来上工!”罗虎和王三,气鼓鼓的从李家回来,却告诉杨大年,他们要来杨家履行契约。

    “怎么回事,咋不佃了?”杨大年想着,佃农佃农,不佃地,拿什么务农。

    “李家心黑,田里要收一季谷子租;还要收一季土里租。”果然涨租子了!

    想想,李家才遭了大难,这会儿,正是抓本钱的时候,肯定要咬着不松手啊。

    “本来租子就重,这会儿,田里又收两季,我们累死累活的一年才余一点粮,还不够塞牙缝,不如不种!”王三想着,不种,下步出路在哪儿,他就头大了。或许,下雨了,河水不干了,老表那拉纤的生意就好,自己也可以去做了。

    “唉!”一声叹息!自家,明年还有一年就到期了,这租子,一涨,还真没种的念想了。

    “我家那点地,哪用得了这么多工,你们是知道的,门口那条长长的队,谁不是有十天半个月的免费工在等着啊!”他们契约都烧了,又怎么会用得上他们上工呢。

    “行了,大年,明天就下地,你不用说了,他们是他们,再说了,他们现在都忙着自家地呢,谁还记得契约的事噢?”罗虎明白,这些人,真心换工的可没几个,都是正儿八经混饭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