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四十五章(二更)-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禀告庄主,少庄主回来了,带回了五十挑粮食,还带回来、、、、、”天还未亮,大管家轻轻的敲了敲老庄主的房门,确定里面的人醒来后,低声禀告,将带回一个女人这话放在了喉咙里。

    少庄主要找女人,名媒正娶就是了,何必去抢啊!这山庄,不是山匪窝啊,何况,这个女人,还让大丁子给抱着回来。这,都叫什么事?当真是年轻人,做事鲁莽,毫无章法,老庄主也该好好的管教管教了,要不然,等这灾荒年头一过,官家腾得出手来,这山庄,首当旗冲,就得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山匪窝。

    “胡闹!”老庄主打开房门,大管家就只看到衣角,听得吩咐:“议事厅见我,把大丁子也带上”好身手丝毫不亚于当年。

    大管家擦擦额头的汗珠,来到粮仓门前,将话传给了正在指挥入库的少庄主。

    “走吧,大丁子,你闯下的祸,你自己去给爷爷说!”林正知道,这事,爷爷会发火。搞不好,还得动用家法,于是,故意吓唬他道。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这就去领罪!”少庄主,你又把我卖了。唉,反正,自从跟着你,我没少背黑锅,也不在乎这么一次了。只求庄主手下留情,别打得自己半年都下不了床就好,要不然,还怎么洞房。想着屋里床上睡着的少女,大丁子勇气提高了好几倍!

    “跪下”议事厅,早有父亲和两个伯伯站在旁边,刚进门,就听得一声怒吼。连一向不管世事的父亲都呵斥自己了,这次,玩大了!一声不吭,跪在堂前。大丁子见势不妙,也跟着跪下。

    “儿子教子无方,请父亲责罚!”一撩衣服,温润如玉的父亲,恭谨的跪在爷爷面前,严肃的领罪。

    养子不教父之过,话说回来,自己,可很少给这位父亲打交道,从小,就跟在爷爷身边混的。你自己上前领罪,其实,也是有点冤了。

    “罢了,他是我一手教大的,此事,与你无关,三郎起来吧!”老庄主看了看跪在下方的三人,所谓罚不责众,这事,还真不关三儿子的事。

    “谢父亲!”三郎起身,朝林正狠狠的瞪了两眼。一直以来,他都有此聪明能干的儿子为荣。家里兄长都只育了女儿,这棵独苗倍加爱护,从小就当*人培养,都说隔辈亲隔辈亲,此话当真不假,老爷子对他,那是要星星不给月亮。没想到,这次,居然长了本事,带人抢粮不说,还抢女人。才十六岁,就见不得女人,让他的脸都无处可放!

    “说吧,粮食从何而来!”老庄主盯着林正,这孩子,当真是嫩了点,经不得事,遇着事就没了主张,容易被人煽动。

    “是孙儿带人从李家寨子李老爷家借来的!”说借,比抢好听吧。实在不行,过些年,有余粮了,挑回去还他不就结了。

    “怎么借,刀架在脖子上借的?”老庄主气笑了,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做当,这孩子,还给我耍嘴皮子。

    “孙儿没去,估计,大概,差不多吧!”林正毫无底气的说道。

    “那个女人怎么回事,也是借来的!”唉,也怪自己大意了。这孩子,十六了,气血方刚的少年,是该给他找一个女人了。都以为个个像自己,痴迷武功,不恋女色。看看,堂堂未来的一庄之主,做下了这等丑事,怎能服众啊!

    “爷爷明鉴,那女人与孙儿无关!”林正心里的石头落地,看吧,最关键的问题是女人,大丁子,你小子给小爷我惹祸了。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大丁子。

    “庄主饶命,那女人,是小的看上了,然后,经她们家人同意,她自己也是愿意的,小的这才带回来了!”大丁子硬着头皮,上前领罪,反正,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早领罪早好,这过了明路,庄主都知道了,他也好早点入洞房。

    “自愿,我倒不知道了,什么时候,还有女人自愿当土匪的女人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瞬间,桌面立即陷下去一大块。看得旁边的三个儿子都是一惊,老爹这武功,日益精深!

    “爷爷,那个女人,真的是自愿的!”只要她说不愿意,在杨家时他就阻止了。林正继续道:“那家人,穷得揭不开锅了,听说,她奶奶要把她卖到红香院去,所以,才会看上大丁子,跟了上山!”避重就轻,颠倒是非,林正总算知道,自己也学了大丁子那点小九九了。

    “将那女人带来!”老庄主知道,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当下决定。

    “爷爷!”

    “爹!”

    “庄主!”

    几声惊呼,这山庄,什么时候门风都改了。少庄主打起了劫,下人抢起了女人,连老庄主,都要亲见一个女人了!江湖人士,拜见庄主,都得过三三得九道关卡,仔细盘查询问考验,今天,庄主破例管起了这等小事。

    “让小的去带她吧,她会害怕!”大丁子头皮发麻,连老庄主都亲自过问 了,自己这次,不死都得脱层皮。

    自身都难保了,大丁子还想着,大妞要是被两个壮汉带到庄主面前来,非吓死不可,于是,主动开口请求。

    挥挥手,大丁子如释重负,退出议事厅。

    “别怕,见了庄主,你就说自愿跟了我,什么事都没有。”被告知要见土匪头子,是不是,一个不顺眼,就得结果了她。大妞吓得脚打抖,路都走不动了。大丁子上前,扶着她,低声说道。女人没事,估计,有事的都是自己。不过,为了得到这个女人,不伤命的事,他还是不怕的。

    “他会杀了我吗?”或者,抢了去做他的女人!大妞心里,已经认定这辈子就跟着大丁子了,这人,昨晚抱着她回来,自己不害怕不说,居然还睡过去了。跟着他,就像能给人安神一样。

    “不会,你真当我们岈屿山是土匪窝吗?”大丁子看着怯怯的女人,猛的笑出了声:“在此之前,我们都是洁身自好的。只是眼下人多,实在难了,而李家又不仁义,这才想到了抢。至于你,实在是个意外!”意外的是,你奶奶对你的无情无意;意外的是,自己好死不死的看到了那个臭女人的重要部位,心里就一直有了要个女人冲动;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她,他就有了强烈的保护*。

    岈屿山,原来这儿是岈屿山,不是真正的土匪窝!大妞听人说起过,这些人,都会武,表面上没听说过抢人,但,在乡邻心里,已经跟土匪窝挂了钩。

    “你会一辈子对我好吗?”大妞看了一眼大丁子,迅速的低头,红着脸轻声问道。

    “会,肯定会,放心,做我的女人,别人一根毫毛都动不得你的!”大丁子又来了一翻深情告白。

    “当真自愿留下!”老庄主看着面前的少女,有点不相信世道变得这么快。

    “小女子家穷,早几天奶奶就说要打发去给人当丫头,在哪儿都是丫头的命,奴婢愿意侍候这位大爷!”不用教,称呼都改了。

    什么时候,大丁子成了大爷了!

    林正心里抽了抽。小子,你死罪这一关是过了,接下来,咱主仆俩,就得活罪难逃了。

    “来人,少庄主无视山庄规矩,私自行动,败坏山庄名声,拖下去,重打五十大板;大丁子作为护卫,不用心伺候,还怂恿行事,重打八十大板!”问清楚了前因后果,庄主一声令下。

    “庄主请三思,少庄主年少无知,虽然犯下过错,但好歹也是为了山庄几百号人着想,这五十大板下去,体弱的少庄主怕是承受不住!”大管家,第一时间下跪求饶!

    “爹,您老手下留情”三个儿子,齐唰唰的下跪求情。

    “爹,是儿子教子无方,不如打他三十大板,儿子代他领二十板吧!”三郎知道,五十板下去,几乎就是残了。儿子是他的心头肉,一个残疾的儿子,让他怎么拿得出手。

    “庄主饶命,此事都是小的一人的主意,与少庄主无关,要罚就罚小的一人吧!”少庄主啊,就冲你在庄主面前给咱说的话,这几十大板,我给你背了。只是,洞房,还真的得拖后三五个月了!

    “你们!”心里也是不舍的。这孩子,心是好的。可是,就是办了坏事。一旦坏了规矩,这几百号人,本就鱼龙混杂,到时,要怎么管束。

    “请爹(庄主)三思!”异口同声,再次大声恳求。

    “罢了,少庄主三十大板,大丁子五十大板,谁也别求,再求同罪论处!”挥挥手,让人给带了下去。

    “别怕,回屋里去,我等一会儿就回来了!”大丁子走过大妞面前时,没忘记安慰她。

    果真,没过一会儿,大丁子是回来了,却是被人架着丢在床上。

    “嫂子,好好的照顾我大哥!”临走,一个年轻人油头滑舌朝大妞喊道。

    大妞又急又羞又怕,看人走了,上前将房门关上,上前道:“你怎么样了!”

    “没事,五十板而已,五百板我也受得住!”忍着痛,嘴角扯出一丝微笑。“房门后那里有一个小洞,洞里有一罐药,你找出来,给我敷上,过几天,我就没事了!”

    大妞找到药,忍着羞,一手捂住了自己眼睛,一手将大丁子的衣服掀起。

    “背上没多少伤,伤重要部分在*上,估计,开花了!”大丁子痛得,咧嘴,却不忘自我调笑。

    *,男人的*,大妞犹豫着要怎么办,是不是,让他喊一个人过来帮忙。

    “你帮我敷药吧,我是你男人,你还害什么羞,乖,你敷的药,我好得更快!”大丁子此时痛得冷汗直流,却色心不改。

    大妞红着脸,咬咬牙,是啊,他就要是自己的男人了,怕什么。猛的将裤子拉开,没有看到什么,只看到皮开肉绽,红红的一遍。

    这!大妞觉得,心都是疼的,这么重的伤,男人还说没事,还有闲情调笑。那该是受过多少苦的人才会这么忍得啊。

    半晌,没有上药的感觉,大丁子扭头,却看见大妞捂着嘴在流泪。

    这是心疼自己!

    长这么大,还没有人为自己心疼过。这五十大板,换了一个疼自己的女人,他妈的,千值万值啊!

    “别哭,别怕,我没事,小时候,爹娘死了,我饿得慌了,就去偷,去抢,每次都被人打个半死,也没人照顾,三五几天,十天半个月的,也就好了。每一次都不比这次轻,你放心吧,我死不了,我还要娶你呢,让你当我的女人,我们在这山庄,生好多儿女,好好的过一辈子!”大丁子一把抓住大妞的手,边说,边亲吻着。老庄主也真是的,该让他先洞房再秋后算帐多好,这会儿,他真想将这女人拥进自己身体里,好好的疼好好的爱,妈的,这感觉,太难受,又太幸福了!

    “大爷,你受苦了!” 大妞的泪,止都止不住!

    “傻妞,我不是什么大爷,我是少庄主的护卫,我叫大丁子,你以后,也可以叫我相公;唉,这文皱皱的,怎么听起来不习惯,要不,叫我大丁哥!”大丁子伸出粗糙的大手,笨拙的擦着大妞脸上的泪水。

    “嗯,大丁哥,我先给你上药!”就是他了,这辈子,就做他的女人。害什么羞,他还伤得这么重呢。

    一点一点的,大妞轻轻的给他敷上药,还用嘴轻轻的吹着,以减轻他的痛。

    有女人就是不一样,上药都比那帮小子温柔,大丁子心里,花开得比*上的还灿烂!

    “找几个人去善后,随时注意李家的动静,怕他们报官,我们要做好应对之策!”议事厅里,老庄主叹气安排。事,不做都做了,在外人眼里,就是他这个庄主授意的,还是想好怎么善后吧。

    “禀告庄主,少庄主回来时,属下就打探了情况,亲自带人跑了一趟,少庄主他们做得很干净,李家寨子旁的人家都没惊动;没伤人;回来的路也都被落叶遮掩了。也派了人在李家寨子附近蹲守,有个风吹草动的,会立马回庄禀告!”为首的一个汉子,拱手应答。

    “陈刚,你作为山庄的护卫首领,老夫相信你的本事!”满意的点点头,看看,还是要有经验,这善后的事,都不用自己安排,他就做好了。不过,那小子,这一点倒做得不错。也是,有大丁子那个贼窝里出来的人,哪有考虑不到这些问题的理。

    “爹,山庄前的这条路是去县城的必经之路,李家要报官,也是要经过这儿的,我们注意着点就行!”大郎上前说道。这侄儿,人小胆大,连抢人的事都敢做,自己比他都不如。难怪爹要交少庄主之位直接传给他。

    “嗯,你说得也对,这事,都交待下去吧!”累了,人老了,精力也不足了“我回去再休息一下”起身,离开了议事厅。

    庄主刚走,“噗”的一声,兄弟几人,都笑得不行。

    “老三,你那个儿子,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三郎苦笑摇头!这,都是老爷子惯出来的!

    李家,此时,是另一番景象。

    “老爷,你缓缓气,你可千万别吓唬我们!”李老爷,此时,被人抬上了床。张着嘴,半天都没合拢。这气,要怎么缓?自己千方百计,将寨子里的佃户租子收了回来,地儿都还没放热乎,就眼睁睁的看着蒙面土匪给挑走了。一粒都不剩!

    “大哥,你可千万别再气了,你想想啊,粮没了,我们镇上还有两个杂货铺子呢,还有这么多的地,你要气出个好歹来,兄弟们谁能撑得住这个家!”长期以来,都是大哥当家,兄弟几家就只需要玩玩女人逗逗孩子,虽然日子没有那些富家公子哥好,但,在这李家寨子,甚至广源镇上,可都是人上人了。

    铺子,有几个余钱,从去年开始,挣的钱刚够掌柜伙计的工钱;地,地倒是有,李家寨子,除了本家祠堂里另外的几房人外,百分之八十的地都是自己家佃出去的。可是,今年的租都收了,不可能再去收明年的,更何况,也要他们拿得出啊。现在,家里几十号人要吃饭,拿什么开锅,不可能吃土里的泥啊!

    “老爷,咱们怎么活啊!”

    “老爷,妾身的首饰也被他们抢了”

    “老爷,妾身的那两套好料子衣服也没了!”

    虚报,谁不会。家里进了土匪,哪有不丢东西的。这两三个姨太太,哭得那叫一个惨,一个比一个泪水更真。

    “够了!我还没死呢!”李老爷大吼一声,心里的那口气也顺了不少,咦,嘴也合拢了。

    果然,哭声嗄然而止。

    “镇上的铺子,估计秋后只有用来抵捐税了!”连本带利,都给人一锅端了。粮没了,只有钱去抵,想想都肉痛。

    “只是,眼下,看看还有什么值钱的,找些出去到县城当铺当了抵挡一阵时间!”闭眼,安排道。

    “大哥,我们要不要报官!”抢了土匪,得找官家来破案啊!

    “进了官府,就得塞钱,眼下,我们没那本事去敲县太爷的鼓了!”持刀抢劫,天灾年头,官府哪管得过来。要是太平盛世,个个都想要争名钓益,往里塞些银子,可能还有人出面做个样子。眼下,就没那必要了!

    “镇上李家的干杂铺子上,寄卖着夫人姨娘小姐的半新旧衣服,听说,是李老爷让卖了买粮的!”

    “李家在准备金银首饰,要去县城当铺里当了买粮!”

    “少庄主,你看,他们要从山庄过,这、、、、”

    一条条消息汇报上来,林正面不改色。

    看吧,骆驼死了比马大,厨子饿死都有三百斤。要放在平常百姓家,没粮了就只有等死,他家还有东西可卖可典当。听手下的人说,意思是再次打劫一下。

    摸了摸*,这伤,还没好到一半呢。再说,总得给人一条活路吧,自己又真不是山匪。

    “少庄主说了,等我伤好了,就给我俩把事办了!”大丁子摸着*上的伤,高兴的对大妞说。

    土匪抢了女人,哪还要看黄历办事,直接就往床上丢。

    但,少庄主说了,这正儿八经的办事,是想告诉庄上的人,自己这不是抢的,是两情相悦的。听听,两人情相悦,多好听啊。

    “嗯”大妞红着脸应答。

    “以后,你就在山庄厨房里帮忙做事,我们就在这山庄安家,安安心心的过这一辈子!”将人拉进怀里,大丁子有一股冲动,觉得,自己可能等不到伤好,等不到办事就要先将人办了。

    “李家,败落就从这儿起!”最近听得四下里人们议论纷纷,夫子在饭桌上断言。

    成家容易守业难,这李家,几辈人积累起来的家底,表面看,是被土匪只抢了粮食,实则,是动了筋骨了。

    粮食没了,连着捐税都一起没了。那是雷都打不动要上交的,等秋后来收,就得卖铺子。铺子一卖,相当于没有其他产业进帐了。眼下,还得养活一大家人,卖东西,典珍宝,都是有去无回。寨子里好些人家的地今年秋就到期了,天干,谁家还继续佃;除了自己几家后来的外,他明年再无其他租子可收。这一泄千里,连锁反应,李家,不败都难。

    瞧瞧,都说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果然错不了。这李家,全部家当就是土地,听说还有两个不经事的铺子。这,也算得上是大户?还妻妾成群,啧啧,这李老爷,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姐既然来了西宋,就创造一个奇迹给你们看看,什么叫大户!

    眼下,又修了一间房间,让阿河伺侯他,两人同住。

    自己只是杨家请的一个夫子,而且,是没有束修没有契约的夫子,算不得主人,因此,夫子对阿河相当的气。关键一点是,这个哑巴仆人,本分老实得紧。让做什么做什么,没事时,就会对自己书架上的那一排书感兴趣,征得自己同意时,就会拿出来翻。以为他识字,结果,有一次,看着他看得专注极了,自己上前一看,书都拿反了。自己教小三子时,他在一旁也听得津津有味。哑巴,听这些也没用,又说不出来。唉,可惜啊,越有的越不珍惜,像这样的穷人家,都希望多学点东西。

    大妞被山匪带走了,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又或者,生不如死!

    冯大婶看着二妞三妞日复一日的被老太太吆喝,心里是恨得不行。不过,她也没有再去月娘家混吃了。

    她总算看出来了,这老太太,一日不死,她们母女一日没得安宁。还没盼来老的生病倒床这事,却又爆出一件大事:宋青青,又怀上了。

    经历了土匪事件,老太太对儿子心凉了半截,架不住,还是想抱一个孙子。有孙子,冯家才有后!当下,又把宋青青高高的供在神龛上,全家人都可以不吃,一定要先满足她。

    三顿缩减成两顿,两顿,又变成了一顿,就要饿死了。

    二妞三妞看娘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脸色发黄肿得透亮,心里害怕极了。

    “娘,你怎么样了!娘,你要好好的,我们都要好好的,大姐,我们要大姐!”三妞急得哭了起来。

    奶奶为什么每次都给那个女人盛满满一碗,给娘只盛半碗?大姐被人抢走了,娘要饿死了,自己也要饿死了。

    是的,冯家,快要饿死人了。吃食,都硬性分派,煮好端上桌,老太太亲自把关,谁多少由她心里定数。

    “娘如果不行了,你们有事,就去找隔壁的杨二婶吧,她是好人,她会帮你们的!”冯大婶有气无力交待道。

    既然杨二婶是好人,能帮到我们,现在为什么不去,非要等娘死了才去?二妞三妞相互看一看。两人小跑着出了门。

    “什么,救救你娘!”看着眼前跪着的两个孩子,月娘吓了一跳。当真,自从大妞被带走后,与冯婶见过面,这几十天来,好像都没见过她了。

    “起来,你娘怎么了,快告诉婶婶!”一一扶起两孩子,问道。

    二妞大一些,说话有条理。等月娘知道,那家人,一天只给半碗羹给冯嫂吃时,月娘心子把把都紧了。这冯家,当真是要逼死人吧。

    “我们每天也只吃半碗,不过,我们没娘那么严重!”二妞不懂,至少,自己还有精神跑过来。

    “你们是孩子,吃得本就少。而你们娘,一是气,气你大姐被人带走;气那个女人怀起了;气你奶奶不把你们当人看;二,她是大人,那半碗,怎么抵挡得住。”月娘说完,进了灶房,将中午吃得剩下的几个饼包了,递给二妞:“悄悄的拿回去,和你娘一起吃!以后,每天想办法来我家一趟,你娘要起得了床了,让她过来找我!”

    “谢谢婶婶!”姐妹俩懂事,跪下重重的磕头道谢。

    “这孩子,快起来,给你娘带回去,别让人看见了!”月娘又连忙扶起两个女孩子,心酸不已。

    看着她们出去的背影,月娘都有做梦的感觉,那时候,是冯嫂偷鸡蛋送给她。这会儿,是自己接济冯嫂,这日子,怎么过反了?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哟,真疼,不是做梦。

    不是做梦就好,自己家,天灾年头都不缺吃食,菩萨保佑!

    ------题外话------

    周末万更,不能食言!

    本文上架以来,得到了亲们的支持和厚爱。

    感谢亲亲的花花、月票、评价票!

    看盗版的亲,请移动您高贵的手,到潇湘来,支持正版,支持竹枝,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