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四十四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

    “禀告庄主,少庄主申时带了五十多个人出去了!”来人汇报。

    申时就出去了,还带了五十多个人,这小子,是去哪儿了?阵仗这么大,是干什么去了?

    “大丁子何在!”老庄主越想越不对劲,忙问道。

    “大丁子一同前往了!”有人回答。

    也对,大丁子是小子的护卫,二十四小时不离身的。

    也正因为大丁子是他的护卫,让老庄主对小子的这次出行不放心了。他是什么背景出身,自己一清二楚,年少功夫好,却,心性难改,别怂恿那小子出去惹下什么祸事才好!

    想想岈屿山庄,历来以山货打猎为生。山庄产业都在山上,生活本就不如其他村寨的大户富裕,近些年,因自己的爱好,人丁兴旺,本是好事,却遇上了天灾,这一关,怎么过?

    “少庄主回来,无论什么时辰,速速禀告!”老庄主长叹一口气,这么毛毛躁躁的,让他怎么放心把几百号人交到他手上!

    “是!”属下声音洪亮如钟。这练家子,就是底气足。

    李家寨子寂静的后山,此时,悄无声息的聚集了五十多个人。

    “兄弟们听着,眼下,天干无收,家家户户都过得艰难。这李家寨子的大户李老爷,是个不仁义的。端午时节就催租了。他家的粮食都堆积如山了,而我岈屿山,却快要断粮了。既然他不仁,也别怪我林正不义。索性,我们就把这粮食带回山庄,以解这燃眉之急!”少庄主,就是叫林正的,此时,把去抢东西,说得义正严辞,好似替天行道。

    大丁子听得这话,忍不住心里抽了几抽,抢就是抢嘛,这五十多个兄弟,都是他亲自找出来的,以前都是干过这一行的。这少庄主说得这么文绉绉的,半天不见动静,真是急死个人。

    “大丁子,你安排一下!”干这一行,自己还没经手过,不如这个大个子有经验,索性当起甩手掌柜。

    “兄弟们,多的不用说,把那堆粮带回去就行了!李家人多,郑小刀带五十个人去,控制着点。还有,都蒙了面,别让人记住长相了!”大丁子安排起这事,头头是道:“余下几人,跟着我和少庄主去冯家!”

    “少庄主,还有什么?”大丁子安排完,回首问道。

    “注意了,一,不能露相;二,不要伤人;我们求财,背上人命官司就不好了。第三,最好不要惊动旁人!”林正再次严厉声明。

    “好,亥时动手,速战速决!”大丁子看看天色,朝众人挥了挥手。

    一干人,拱手抱拳,无声应答!

    山庄要断粮,作为少庄主的他自然最先知道。也不想将这等小事报爷爷,可是,没有产业来源的他,要怎么解决也头大了。

    “照我说,没有就去抢呗!”大丁子最见不得婆婆妈妈的事,这么点小事,平日里聪明的少庄主会被难住。

    林正将眼光盯向大丁子,那小子讪讪后退几步,以防不测。

    不幸没有如期而至,却听少庄主道:“抢谁?”

    “多了去了,县城里的商户,四里八乡的大户!”但凡比自己有的,都有不放过的理由。这是大丁子一惯的作风。

    回答完,又把身子缩了缩,好像,自己这话,将岈屿山真当贼窝了。

    隔天,山庄负责打探消息的人员都接到了命令,速速将县里的商户、四里八乡的大户近三年的收入、品行、家里人丁、千丝万缕的人亲关系一一打探清楚。

    本不想动四里八乡,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偏偏,离山庄最近的李家,却最合了山庄的味口。

    一,李老爷不仁,端午催租,还带下人入户强抢,啧啧啧,本事倒不小。二,成堆的粮食,这么多,也不怕烂掉了可惜,不如,就给我应应急吧。

    这样也好,反正也没动乡亲百姓,名声是你自己的,你坏了名头;我来动你家,只拿粮食走,你抢人,我抢你,这好像比较公平!你吃我吃,不都是一样的吗。当下就交待大丁子准备,定下了今日的行动。

    至于冯家,是打探的兄弟无意中提起,说李家寨子佃户人家,居然纳了妾。能纳妾的佃户,没有粮,那也是有钱的。有钱的,大丁子就没打算放过。因此,他留下几个人,和少庄主准备去冯家走一趟!

    热,热,除了热,还是热。

    还没到伏天,吃过晚饭的冯全就感觉浑身不自在,肚子里空空的。

    娘说把自己的棺材本都拿出来垫着交了租子,眼下,家里快揭不开锅了,要打发一个丫头出去。这事,反正也不是自己做主,再说,那两个女人,都哭得心烦。天蹋下来,有娘顶着呢。进屋睡觉吧。

    翻过去覆过来,就觉得毛焦*的。猛的翻身,看着穿着一件肚兜的宋青青进了屋,一把抱住按在了床上,办完事,两个人搂着沉沉睡了过去。

    感觉到身上被勒得生疼,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起黑心的勒他了。这是打算谋杀亲夫?

    睁开眼,床前豁然站着两个蒙面大汉,自己双手至腰下部位,都被床单反绑着,难怪被勒醒了。

    “你-们-是-谁,怎-么-会-来-我-家,你-们-要-干-什-么?”冯全吓得,语无伦次,结结巴巴的说完。

    “话多!”抓起床上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布塞进了他的嘴里。

    “这儿还有一个母的!”看着一丝不着的宋青青,大丁子感觉气血上涌,抓了床上的枕巾将重要部分遮了,并将人绑紧了。

    “啊!”以为是冯全的宋青青,睁眼看着蒙面人,尖声大叫。

    床上还有一条小内内,大丁子直接用它塞进了宋青青的嘴里,果然就安静下来了。只看着那个女人惊恐的睁着双眼看着他。

    “再看,再看就挖了你的眼珠!”身体某一部分的反应,被这女人那副狰狞样一下就吓得偃旗息鼓了。奶奶的,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大丁子狠狠的威胁这个臭女人。这么年轻,肯定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小妾。

    “你们两个好没有!”林正的声音自堂屋里传出,“就来!”大丁子和同伴一人一手拎一个,扔出了房间。

    堂屋里,冯大嫂和老太太,已经被反绑着,嘴里塞了破布条,丢在了地上。三个,不,连四妞一起,四个女孩子紧紧的拥着她们,几人吓得像筛子一样,颤抖不已!

    再看着丢出来的两人,看着宋青青白花花的身子映照在火把下,冯大婶看着就恶心。当然,这会儿,她已经不想看他俩了,要紧的是,眼前这几个蒙面人要干什么。

    林正从小到大,没干过这事。此时,正坐在堂屋椅子上静静等待。这家人,从他们一进门,他就发现,根本不是什么大户,杀鸡焉用牛刀,自己还亲自坐镇了。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回头,非把打探消息的小子揍一顿不可。

    “听着,大爷今晚来,只求财,把你家的好东西都给我拿出来。”故意变声,大丁子重操旧业熟练的说道。

    几人拼命的摇头。

    估计也是没有,林正看着大丁子,你小子,让小爷我亲自来这儿,看你怎么收场。

    “说,好东西在哪儿?不说我就先卸掉你一只手臂!”一把扯掉冯全嘴里的布头,丢在地上看时,却也是一条*,这两人,一人吃一条,绝配!大丁子心里都笑翻了天,却黑着脸问道。

    “大爷饶命,大爷手下留情,我不知道,我家一直以来是娘当家!”冯全吓得身子一紧,感觉到下身一松,哗哗声响起。

    吓尿了!林正拼命忍着笑,都快憋出内伤了。这哪是一个男人啊,家是老娘当,才说下一只手臂就直接吓尿了!

    依旧将*塞进了他嘴里,大丁子忍着笑,将老太婆嘴里的布条扯掉:“老太太,依你看,我是割你的耳朵好,还是剁你的手好!又或者,你主动把东西拿出来!”一把小刀,在手上旋转着,晃花了众人的眼。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这个家一直是我当不假,可是,头几天李老爷催租,粮食差不多搬光都不够,我手上的棺材本都拿出去了,再没有了!”关键时刻,这儿子却把老娘给卖了。要知道这个家这么难当,打死她也不当啊。这样想着,就拼命磕头求饶。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没钱,没钱还敢纳妾!”大丁子耐性快没了。堂屋里坐着那位,估计早就要发火了,这场戏得早点结束。“拿不拿出来?再不拿出来,男的打残,女的就拉回我山寨给我暖床!”

    看吧,都说不能显摆,这山匪,就是打听到自家人纳了妾才找上门来的。看你怎么收场。冯大婶心里,气愤多于害怕。

    “好汉饶命,真没有钱了,真的没有钱了。你要人,要不,就把我大孙女给你当个使唤丫头吧!”冯老太太这一句话说完,冯大婶嘴不能言,眼光都能将老太太杀死。男人,男人靠不住;老娘,老娘只管保自己的命,连亲亲的孙女都要往匪窝里送。那是匪啊,那里都是光棍,饿狼似的男人,她的大妞,怎么这么命苦!冯大婶的眼泪,流个不停,拼命的摇头吱唔。

    “奶奶!”一直没敢吭声的大妞,不可置信的盯着那个她喊了十五年的老女人,那,还是她的奶奶吗?

    林正都被老太婆这句话惊了一下。

    这能纳妾的人家,说没钱,天灾年头还能理解,却把正经的大孙女拱手让给山匪,这可是闻所未闻了。

    大丁子面上也罩不住了!特别是看着流泪的女人,想必是那个瑟瑟发抖的少女的亲娘吧,让他这个孤儿都感觉到了一个母亲的深深的爱女之心。

    哪有这样的当家人!

    “人老子要了,钱,你照样得拿出来!”大丁子已经感觉到少庄主的火气了,再不找点东西出来,这场戏真的莫法收场了。

    “大爷,这个家真没有了。连吃的都快没有了。对了,你们是求财是吧,李家,李老爷家,很多很多粮食;张木匠家,很有钱;就是隔壁的杨老二家,也有钱,有粮,还买地、请人修房子包伙食,这些人家,都有。请大爷高抬贵手,多走一两家!”冯老太太,一句话,祸水东引!

    听得她口无遮挡的一句句话,冯大婶恨不能上前也给她塞一条*。哪有这么不厚道的人!自己家遭殃了,没机会去通风报信就算了,还指名点姓,告诉山匪某家有钱某家有粮,这纯粹是自绝后路啊。知道是你家点的水,冯家,还怎么在李家寨子立足?

    “够了,撤!”林正看不下去了,自己第一次出山,就跑了个空。

    大丁子上前,一把抓住大妞,就不信,真正欲将人带走,老东西还不松口。

    “不,我不去!”大妞拼命挣扎,冯大婶也拼命摇头,两个小的一人一个脚,死死的抱着大姐。

    “去,快去,去伺候好大爷!”唯恐让她拿钱,或割掉她耳朵,下掉她的手。冯老太太命令大妞:“你不去,明天我就把你带到县城去卖给红香院!”

    冯大婶一听,眼睛一翻,直直的向后倒去!

    “娘!”三个孩子,眼看情势不妙,全部上前将冯大婶扶住。趁势将她口里的破布条抠了出来。

    “娘!”大妞哭着,说不出话来了。

    冯大婶看着痛哭的大妞,笑了:“去吧,大妞,这个家,比匪窝也好不到哪儿去了!”

    “娘”三个女儿,一起痛哭。

    “大爷,你既然执意要带大妞走,求求你,求求你,就让她伺候你一个人就好,不要让人给糟蹋了!”冯大婶匍匐上前,给大丁子拼命磕头。

    “放心,我的女人,别人一根毫毛也动她不得!”大丁子不忍,上前扶起冯大婶,看着泪流满面的大妞,一字一句说道。

    你的女人!林正嘴角抽了抽,这小子,真上戏了?该不会,真带走那个少女吧!这是*了?

    “撤!”一把拉过大妞,大丁子硬着头皮吩咐。

    “娘!”大妞哭叫。

    “快去,快去!”冯老太太依旧挥手。

    “大妞!”冯大婶哭着,却喊不出声!

    冯全和宋青青,瞪着眼,看着面前的几个蒙面汉子带走了大妞,走出大门,两人双双跌坐在地上。

    “还不快给我们松开!”冯老太太这会儿的威风,是朝着二妞三妞耍的。

    两个孩子,先给自己的亲娘把手上绑的东西解了,这才去给冯老太太,冯全解开。宋青青的,她们才懒得解。经过刚才的那一幕,这个家,母女几人,全都寒了心。

    “你小子搞什么鬼!”一出门,林正就跳起来重重的敲打了大丁子的头。大妞被人拉着往前走去。

    “贼不走空!”大丁子不敢闪让,却振振有词。

    “你小子,是看上人家了。真要带走,也得人家心甘情愿,你这样,当真不知道姓什么了是吧!”林正虽然还是个毛头小子,但,好歹也知道了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

    “嘿嘿!”大丁子傻笑。

    上前几步,一把拉住大妞的手说:“姑娘,你别怕,我给你娘保证过了,你跟了我,我自会真心待你!”

    这是什么情况,不是抢吗,怎么,像是告白了。大妞一下止住了哭声,惊愕不已。

    “以后,条件允许,我也会让你回来看你娘!”大丁子,完全没想到自己这会儿,是见不得天日的贼,深情发誓表白。

    会好好待她,还能再看到娘,总比被奶奶卖到红香院强。大妞心里,已经不再那么害怕了。

    “老东西说的杨老二家,就是这家吧!”站在杨大年家门口,大丁子将功补过,向林正说道。

    皱眉,杨家,不在本次目标之中。

    “来都来了,不如进去看看?”后面,有人建议。

    沉默,就代表同意,大丁子大手一挥,就有人上前轻轻的动作,这是要进杨二叔家了。大妞虽然才被人告白,但知道,杨二婶一直在帮娘,就在大门大开的同时,大妞使出全身力气“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大丁子一把将大妞的嘴给捂住。皱眉,这女人,怎么这么麻烦!

    “再出声,别怪我不留情面!”假意威胁道。大妞果然不敢再开口了。希望,那一声大叫能让杨二叔家有所警惕。

    “什么声音!”杨子千猛的从睡梦中惊醒,直直的坐了起来。

    听到叫声的,还有杨大年,他也起了身,并且,快速的下了床。眼下,家里好歹还有点积粮,这荒年荒月的,就怕不安宁。

    趁着月色,出了房间门。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杨大年大声质问,将屋里的人全都惊醒了!

    “不许动,不许叫嚷!”大丁子一个眼色递过去,身边一个好手一闪身,大刀架在了杨大年的脖子上。

    “爹!”几个孩子分别走出房门,看到了惊险的这一幕,纷纷叫道。

    这是什么情况?杨子千定睛看时,蒙面,持刀,还打着火把,电视上才会出现的情节---抢劫!居然出现在这个破败的穷家了。这些土匪真正是饥不择食了。怎么办?

    “他爹!”月娘出得门来,差点吓晕过去。杨子千连忙上前,将老娘扶住。

    “你们要干什么?朗朗乾坤,岂容尔等胡作非为!”夫子一声吼,说得林正面红耳赤。幸好,他蒙了面,要不然,这窘样,让手下的人看到了,让他以后怎么混。

    “都不许说话,我们只求财!”当下,又有几个人拿着刀剑将夫子连着阿河和杨家人一起团团围住。

    “这天干灾难年头,又才交了租子,几位好汉,怕是要白走一趟了!”杨大年稳了稳心神,不能怕,自己是当家人,自己都怕了,孩子们和月娘就更没靠山了。

    “钱、粮不论,说,在哪儿,拿出来,要不然,我这刀可不是吃素的!”架着杨大年的汉子,恶狠狠的说道。

    好吧,千金难买平安。这会儿,他们只要钱,粮,钱不多,粮,也就只有屋角那几箩,要就拿去吧。杨子千想着,就准备上前搭话。

    杨子木兄弟三人,见妹妹往前挤,连忙把她拉住,和娘一齐住自己兄弟几人的身后拉。土匪,除了抢钱抢粮,还抢人。

    看看,门边,站着的那个人身边,不就是隔壁的大妞吗?妹妹可不能被抢了去!

    “几位好汉,端午节前,我家的确卖了几只鸡,不过,花了三两银子买下了个亲戚;再花了一两银子买了那个屋基,钱,已经用完了。粮,也就屋里的那几箩,只要你们看得上,就拿去吧。”杨大年,显然比杨子千想象中聪明,不打自招,一一说道。

    端午节卖鸡?

    大丁子定睛看时,我去,这不就是那个险些被狼扑了的庄家汉子吗。

    这冯家老东西,都指点的什么明路啊!

    对了。还有一个丫头,少庄主感兴的那位,在哪儿呢,大丁子上前,扒拉开三个高矮不一小伙子。好似看到了小丫头,却不想,面前又出现一个少年。

    原来,阿河看土匪找姑娘,心急,一下就把杨子千给拉到自已的身后。

    “去,去,去!”大丁子想再确认一下,一把将阿河扯开。

    果然是个胆肥的货。没有哭泣,没有害怕,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大丁子。

    这个臭丫头,上次,就是她,害得自己被打。这次、、、

    大丁子回头,看向少庄主。

    是她!

    林正在心里笑了。

    原来,她住在这儿,胆子真的不一样。

    刚才冯家一家老小的怂样还记忆犹新,而这一家人的反应,林正想着,幸好自己不是真的山贼,搞不好,就得踢在铁板上。

    半天没有回应,被刀架着的杨大年,看大丁子把杨子千从人群堆里给扒拉出来。脖子硬了硬,反正都是一死,你们要敢把四丫头给我拉走了,我就给你们拼命!

    杨子木三兄弟,手上已经捏起了拳头,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抢走了妹妹。

    阿河红着眼,时刻注意着大丁子的动作,实在不行,咬,他也要上前咬两口。

    “你们是求财,也犯不着伤人命吧,放下我爹,屋角的粮食你们带走就是!”虽然脸蒙着,杨子千怎么有着这土匪眼熟的感觉。

    你像我一个熟人,这是男人惯用的伎俩。可是,自己真的没有想勾搭面前的土匪,但是,他,真的有点眼熟。特别是旁边站着,一直没说话的那人,自己,好像在哪儿见过一样!

    我去,来西宋统共不到三年,还能跟土匪熟了?

    看看,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这样的丫头,真有趣!林正想着,把人家那屋角的粮食拉走了,明天让这一群人喝西北风?算了,撤吧。

    “还有什么,一并拿出来!”大丁子知道,这是熟人,少庄主肯定不会下手了。可是,贼不走空,可不能破了这个例。换一样轻巧的拿走也行。“比如,你那什么鸡!”

    “有,有一只,你快放了我们当家的,我就去给你捉!”不要说要鸡,就是要她的命,去换回丈夫,她也是愿意的。连忙跑去茅房的竹栏里,将鸡逮了,双手奉上。

    “撤!”林正命令道。

    “慢着!”一声娇喝,足足让屋里的人惊呆了。连着几个壮汉都愣住了。这,倒底是听少庄主的,还是听这姑娘的。

    土匪都喊撤了,我的个妹妹(丫头)唉,你这是要啷门?送瘟神,动作越快越好,哪有留他们的理!

    “将那姑娘留下!”不是杨子千胆儿肥,老虎的*摸不得都要去摸。她总算是想起了,这两人,正是小关庙狼嘴里救了老爹的那两人,想不到,居然是土匪。

    既然能有心救人,那么,也不是那不讲理的人。自己努一把力,或许,可以将大妞救下来。

    臭丫头,要坏本大爷的好事!大丁子心里就恨恨的骂开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少庄主。

    呵呵,有趣,真有趣,这姑娘,真当自己是江湖女侠了,还敢给山匪要人。

    “你见过土匪抢人又留下了的吗?”林正慢悠悠的开口。

    少庄主,你果然是我的老大,就冲你这句话,我大丁子要守护你一辈子。

    废话,你都歃血为盟,誓死效忠了,不跟着一辈子,难不成还能为了一个女人冲冠一怒为红颜,背叛他吗?

    “怎么?把这姑娘留下了,是换你去山寨,或者,我们那儿,还差一个山寨夫人,你要有兴趣的话,一个换一个,我倒愿意!”大丁子心里想着,少庄主,估计,你也是愿意的,别怪我自作主张,将你给卖了!

    “好汉今天到李家寨子,可能也是迫不得已,如果强带走了这位姑娘,岂不坐实了你们是土匪的名头!”杨子千打赌到。其实,她这话,也是危险的。都知道,蒙面,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一语出,对方肯定也会猜疑身份是否泄露了。如果泄了身份,少不得,就得杀人灭口。

    想着那头狼的死法,杨子千忍不住打了一个颤,下一刻,还能不能呼吸都不知道。

    “那如果这位姑娘是自愿的呢?”林正开口,但愿,大丁子,你小子魅力大。如果,这姑娘不同意,我也会阻止你带人回山庄的。

    “大妞,你?”杨子千听得回话,就惊讶了。

    “杨四妹,谢谢你,我是自己愿意跟着他的!”说完,含羞的红着脸看了大丁子一眼。

    大丁子心里乐开了花!

    林正也笑了:“如何,姑娘!”

    “是我冒昧了,你请便!”杨子千气得心口发疼,看不出,这大妞,居然是个不识好歹的。

    有人捉了那只鸡,也有人去屋角挑粮,准备撤退。

    “只带鸡走!”林正看了杨子千一眼,说道,转身,大踏步走出了杨家大门。

    要让人知道,堂堂岈屿山少庄主,亲自出马坐镇,挑了两家大门,帮属下抢了一个女人,另一家抢了一只鸡,他不用活了!

    “今天这事,谁也不许透出风声!”朝身后的几人命令道。

    “是!”云里雾里的几人,完全没搞清楚情况。今天,发疯的,不止是大丁子一人,连着少庄主也疯得不轻。不当贼好多年,今天重操旧业,当贼当到这份上,他们实在无颜说出去。

    “少庄主!”后山,五十人,人手一挑粮食,几十个火把,终于照亮了自己当贼的自信。

    “没意外吧!”意外,即伤人,或被人伤。

    “没,都是些软蛋,那些长年下手,也没那种护主的心,一个个都吓得屁滚尿流,不用动手都软了。很顺利!”带头的人回答。

    “回庄!”一挥手,胜利搬师回庄。

    大丁子,一手打着火把,一手搀扶着小脚的大妞,高一脚,矮一脚,走得太艰难了。

    “拿着”把火把递给手边的人。一把,将大妞抱起,有女人,当真麻烦。不过,这个麻烦,他愿意一辈子带在身上。

    大妞羞红了脸,将头死死的埋在了大丁子胸前,不一会儿,居然沉沉的睡了过去。

    有个人,胸前软软的,心里,*辣的,就这样,一路艰难的走回了岈屿山庄。

    另一边,李家,这会儿,鬼哭狼嚎,传遍整个李家寨子。

    天还没亮,家家户户都知道,李家,遭土匪抢了。所有的粮食,抢了个精光。

    活该!

    有些女人,就在家里幸灾乐祸,拍手大骂。叫你狠,让你恶,提前收租,强抢收租,结果如何,还不就是帮人做了嫁衣。

    有地怎么了,有地,你就去啃泥吃土啊。

    你现在,也是颗粮都没有了,比我们这些佃户人家还穷。看你那一大家子,拿什么养活。

    “果真遭抢了!”冯老太太心有余悸,千万别让东家知道,是自己点了水,才去抢的他。幸好,自己聪明,把大妞送出去了,要不然,这个家,还不知道要出些什么事。

    “看来,真正要下手的是李家,我们只是捎带上了!”杨大年吃着早饭,分析道。“也赊得不多,那些贼也讲义气,这事,就不要说出去了!”一边,叮嘱家人。

    “是的,四姑娘,倒是一个巾帼!”夫子对杨家的丫头,那是一个赞啊。

    “夫子谬赞了,倒底也没抵事!”大妞自己愿意,杨子千也就不内疚了。

    “什么?是老太婆送出去的?不去就卖红香院!”月娘听着红肿着双眼的冯嫂谈起昨晚的事时,吃惊不已。

    真是一个狼外婆,噢,不对,是狼奶奶!杨子千这才知道,自己是错怪了大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