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四十二章(加更)-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爹,我饿了,我们吃过中午饭再走吧!”好像,今天早上连早饭都没吃,一路走来,又惊又吓的,杨子千看着黄顺子这一家人,心里更难受。

    要吃中午饭?黄顺子脸一下就*辣的了?要有地缝,让他钻进去多好。

    王三也讪讪的,这老表家,哪有能力招待这一行人的伙食。

    这丫头,惯会看眼色行事。哪有不知道这家人的破败。是想让他家的人也跟着吃顿饱饭吧。

    罢了,连花三两银子买人的好事都做了,也不用在意再花点钱置办一顿午饭。

    “你要吃什么,爹去买来?”杨大年宠女儿,不是一二般的宠,要是有本事,四丫头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会去摘下来给她。

    看吧,也不只是她杨子千心善,老爹心里也同情这家人的。

    “嗯,随便吧,反正能填饱肚子就成!”不能要求太高,这么多人,填饱肚子,也要花费不少。

    “好,爹出去买!”杨大年转身,就往街上去。一路走来时,好像看到过有一两家卖杂粮的店铺。

    自己花钱置办午饭,黄顺子心里别扭,倒底是好受了些。想想,又苦笑一番,他黄顺子为人处事都地道,没想到,有一天,人上门,却要自己掏钱填肚子,这都叫什么事啊!

    杨二哥真是个厚道的,王三这会儿明白过来,怕是要接济老表一顿。

    唉,老表这日子?

    他几年没来,添了三个孩子,五娘眼睛也瞎了,河床下落,没工可做,相当于坐等饿死。估计,自己这些人前脚走,后脚就又得去卖梅子。

    “老表,我有点事,想问问你!”见王三的眼睛盯着梅子,黄顺子一下想起了重要的一件事,连忙招呼王三,两人出了房门。

    什么事这么神秘,还不让自己这几人知道。

    算了,管他什么事,自己是外人,知道得多了,还得保守秘密,替人守口如瓶,是一种心理负担。杨子千什么都不怕,最怕麻烦,偏偏,自己今天又惹上了麻烦,看着门边和哥哥站在一起的少年,她就觉得自己病得不轻!

    “你说让杨家买下梅子?”听得黄顺子的请求,王三一时没摸着头脑,这都是哪儿跟哪儿的事啊,杨二哥这次是进城卖鸡,哪有买人的打算。“杨二哥家不是大户,他哪会买人?”

    “老表,我看杨家人心善,这不买都买了一个,也不再乎多一个。我不要他多少钱,哪怕,只给一两都行,我就想给梅子找一条活路,在这个家里,饿死也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黄顺子一说起这事,眼眶就红了。堂堂七尺男儿,有力气,却养不活妻儿,他活着,都不知道有什么用!

    “他们眼下肯定不会再买人了。”王三替杨大年拒绝了这事。想着也是,梅子在家里,明天怕就要被卖掉了。这个家,小的送给别人都不要,也只有卖懂事能搭把手的梅子了。不如、、、

    “这样吧,老表,去年,我家也收了点粮食,要不因着今年天干,我都能救济得到你。可是,今年天干,等秋下交了租子,估计也难过了。这梅子,我暂时带走,到我家去养一段时间,你什么时候好转了,什么时候来接她!”家里只有大丫一个孩子,添一个,也吃不了多少,再说,能拖得到多久就是多久。

    “老表,麻烦你了!”黄顺子的眼泪,挡都挡不住。“如果,杨家要买丫头,你就做主把梅子卖给他们吧,钱多钱少不在乎,我看得出来,那姑娘是个好心的,梅子跟着她,比跟着我都强!”这些年,在码头做事,啥样的人没见过,但,像杨家姑娘这样心善,还能做主的小姑娘,他还真正没见过。

    说买人,杨家二哥就掏钱;说要吃饭,杨家二哥立马出去置办,说起来,感觉那个家都是杨姑娘在当了。

    “好的,放心,梅子跟着我过去了,不会虐待了她的!”王三想着,如果这辈子再没了儿子缘,将梅子当闺女养,养两个丫也,招一个女婿上门也不错。

    “嗯,嗯,我信你”还是亲戚好啊,关键时刻能拉自己一把!

    “梅子,你的灶房在哪儿,我们去烧点火,等会儿,我爹买东西回来了,就做饭吃,我好饿了!”杨子千估摸着,老爹也该回来了,一个眼瞎的主妇,也指望不上了,于是,问着梅子。

    “姐姐,灶房在屋后,我带你过去!”梅子正给最小的弟弟擦鼻涕,连忙应答。

    这钱好用不好挣,杨大年提着五斤面粉十斤玉米粉,两斤猪肉回来时,心里就只想着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天干影响,还是县城的东西本就比广源镇贵。瞧瞧,这面粉三文、玉米粉两文、猪肉七文,一下子,几十文就没了。

    本不想买肉,但四丫头说过,没有油,她就会把烙饼烧成烧饼,而且,是只闻得到焦糊味的那种炭烧。这黄顺子家,锅都揭不开了,哪来油。买了这些东西,顺便,把自己几人回程路上要吃的都准备一下吧。也省得去买了,买成品,更花钱。

    “姐姐,这是灶房。”梅子将杨子千带到屋后,指着靠墙边上的那个灶台说道。

    这和自家前两年的露天灶台一样,简单不说,连锅边缘,都生了厚厚的一层锈了。

    锅底,有盆子那么大点还能看出使用过。

    灶台上,到处都是灰。

    “你们家谁做饭?”杨子千想着,这黄顺子要出门寻工,那叫五娘的女人倒床了,不会是小孩吧。

    “我”梅子小声的说道。

    好吧,自己也是八岁下厨,好歹那是占着活了两世的便宜,眼下的小不丁,居然做饭操持家务,真正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

    忽视眼前的脏乱差,还是动手做饭吧。

    估计老爹会买面粉,人这么多,只能做羹羹充饥了。

    用力的洗了几次锅,总算洗掉半锅的铁锈。

    掺上半锅水,只等老爹回家面粉下锅就成。

    “嘎嘎,嘎嘎”看着杨大年提回家的肉,黄顺子家最小的两个孩子立马跑上前去,围着肉转,连口水都流了出来。

    唉!

    黄顺子羞愧得无以复加。

    买这么多东西,是准备带回去?

    “来,顺子,你帮忙做一顿出来吃!”递过手上的东西,杨大年招呼道。都说随主便,这会儿,自己是,关键是,也不会下厨做吃的。

    “中午吃的?哪吃得了这么多”黄顺子手都不敢伸了。

    “拿着吧,没吃完的,给孩子们熬羹羹!”真诚的,将东西递过去。

    这是有心照顾自己!

    黄顺子突然间觉得,生活好像看到点阳光了。

    梅子跟着老表走了,家里暂时有这点东西支持几天,自己明天再出去找工,动作快点,争取抢着去挣两文钱、、、

    边盘算着,边把东西搬进灶房。

    买了肉!杨子千觉得老爹想得倒挺周到。

    将肉切洗出来,熬了油,油渣留下一半给他们慢慢吃。另一半切緢掺到了白面粉和玉米粉里,烙了很多饼。吃一半留一半当路上的干粮。

    又舀了点粉,熬了羹,

    中午就这样将就吃吧。

    这样的午餐,带油荤的,黄顺子吃着就想流泪。

    两年以来的日子,每一天都是一种折磨。没想到,还能再吃上肉的一天。临到王三他们出门走时,黄顺子再次悄声叮嘱,杨家如果要买人,请他做主将梅子卖去做丫头。

    “再说吧”王三想着,杨家买人,如果天不干,倒可能有那么一天。眼下,究竟会成什么样子,谁心里也没底。

    “走吧,我们快些走,就能赶到在小关庙歇夜!”王三招呼着大家。

    这一路,来时,是四人,回去,却是六人。卖鸡的,买了一个人;找活路的人,带回一个人,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

    “姐姐,你小心点,我爹说了,这爬坡走路,要斜着走,不要直走,这样就不会太累!”梅子临行前,爹千交待万交待,去表叔家,要听话,要学能干点,还有,眼前的姐姐,要对她好,掏心掏肝的对她好,这个姐姐,会是她吃饱饭,穿暖衣的恩人!因此,一路上,不停的招呼杨子千要注意这样,注意那样。

    “呵呵,在梅子面前,四丫头倒像是个妹妹了!”杨大年听了小孩的话,笑道。

    “这孩子,也是个聪明的,唉,可惜了”王三想着老表交待的事,心里有了几分打算,如果杨家要买人,梅子跟了杨四妹,倒是个好出路。

    “你几岁了,叫什么名字”一路上,杨子木时不时的搀扶着少年,看起来不像主仆,倒更像是兄弟。可惜,人家不卖帐,一声不吭。

    “你家住哪里,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再问,回答他的,依旧是沉默。

    这?

    杨子木有些气恼了,不说是主仆,就是路人三四,这么问询也是可以应答的。怎么一到他面前,人家根本就不把自己当回事,还耍起了脾气。

    这是买的奴仆,还是请的少爷!

    故意放慢了两步,等着自己的妹妹。

    “妹妹,那人,像个哑巴一样,问什么都不开口”这样的奴仆,还真可能养不家!

    “啊?”不会吧,花钱买个又聋又哑的人,这家伙,还真是个烫手山芋子?安排做事也听不懂,那买回家有什么用,自己这次亏大了!

    “前面就是小关庙了,天也快黑了,我们还是就在那儿住一宿吧”王三道。

    “哥,到庙里休息时再问问他!”就不信,姐运气这么好,发个善心买个人,是个残联会员!不是她搞歧视,实在是她都无奈的慌。

    “小伙子,你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祖籍在哪儿,家里都还有些什么人?”这买人,就得买个清清白白,用起来也放心。一行人坐定,休息了一会儿,杨大年后知后觉,这才想起,自己这会儿,都是主人了,对眼前的小伙子的情况还两眼一抹黑!

    摇头,不说话!

    杨子木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你要搞清楚,我们家是买了你,你现在是仆人,仆人就该有个仆人的样子。”李家的仆人,都是走在主人的身后的,哪像这位,考虑到他身上有伤,自己还搀扶着走。现在,自己老爹这个当老爷的问他话,也不开腔,沉默,就代表抵抗。

    摇头,还是摇头!

    好脾气的杨子木都要气疯了!

    “你,不会说话?”杨子千一直观察着少年的动作。这摇头点头的,把她也搞迷胡了。慢着,难不成,还真是个哑巴?

    点头!

    噢,天啊!杨子千抚额无语。

    “能听清、听懂我们说的话吗?”杨子千抱着一丝侥幸,问道。

    点头!

    还好,还好,只是哑,不聋而且不是个傻的,这,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唉,果真买了个哑巴,给一个哑巴较什么劲,再说,自己家还没到呼奴唤仆的时候,杨子木讪讪开口“对不起了,刚才我火气大了点,我不知道你的情况。”

    摇头,又摇头,噢,这是表示不计较自己对他的发火。我去,我是主,他是仆,他哪来资本计较。杨子木心里就这样反反复复,想了又想。

    ------题外话------

    竹枝将文文都发布了,才发现蓝色亲的催更票,加班加点码了这一章出来。希望这后补的文文能满足亲的需求。

    感谢亲们的花花、月票、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