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四十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许四爷,您看兄弟几人,要不要来点酒!”几双筷子,将豆芽都找来吃干净了,却还没有松手的意思,徐老板看着他们吃,自己感觉都辣出汗了,其实,更可能是心里紧张出来的。不敢问其他的,找点借口插上一句话。

    “酒就不必了,兄弟几个都饿了,再上一盘这样的菜!”许四爷咂了咂嘴,狗东西的几个,抢吃比老子还凶,统共都没吃上几片肉,连豆芽脚子都没捞上两筷子。

    “好嘞,水煮椒麻鸡一盘,马上就来!”徐老板高声喝唱。

    操作间,厨师听得又点了一盘,心里大喜。

    前堂里坐了惹不起的人,自己没本事动手,少不了,又得劳这姑娘动手。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摸到做。

    再看姑娘操作一遍,他还做不出来那个样子,就该卷铺盖卷走人了。

    宰鸡片、切佐料这些墩子活儿难不到他。都不等杨子千吩咐,一听说再来一份,手脚麻利,分分钟就搞定了。

    徐老板进来时,材料都准备齐全了。

    “杨姑娘,再麻烦你一次!”徐老板朝杨子千开口请求。

    已经动过一次手了,还在乎第二次?

    杨子千洗手上前,再次操作了一次。

    “现在,问题应该不大了,我也有些饿了,就回后院了!”菜做好,等徐老板端出去时,她就说道。

    “好,好,多谢姑娘!”徐老板知道,前堂里,还坐着几个瘟神,先打发了要紧,赶紧的将菜上桌。

    “咦,那菜肯定真的好吃,要不,我们也来上一份?”前堂,为数不多的两三桌人悄声的询问着同伴。

    摇头,禁声。

    吃,肯定要吃,但绝不是现在。

    现在老板都还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呢,等他摆平了再说吧。反正,知道徐记有好菜,经常来店里吃就行了。

    眼看一盘菜又见底了。

    徐老板心眼又提到了嗓子上。

    许四丢了筷子,掏出帕子擦着额头的汗,这菜吃得,浑身都通透!

    “好吃”

    “不错!”

    “值!”

    许四还没开口,手下的三人一人一句,让徐老板心里大悦。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既然你们都说值,那就结帐吧!”他娘的,这帮小子,当真是吃着吃着就把自己卖了,完全忘记了哥几个是来干什么的了。

    自己人都说值,让他怎么说不值?

    纵然有那本事,也不是用来撤自己台的。

    “四爷您老开什么玩笑,之前就说好是徐某请赔礼道歉,怎么会收您的钱。”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徐老板满脸堆笑。这笑,还有几分是发自内心的,不收钱,更不用损失钱,今天也算是赚了,少损失就是赢!

    “好,兄弟们,走!”许四站起身,招呼同伴。

    只要不是“兄弟们,上”就好!

    徐老板连忙弯腰恭送瘟神!

    “您老慢走!”站在门口,大声欢送。

    将“下次再来”这句惯常说的话死死的压在了喉咙里。

    “老板,咱们总算是有惊无险了!”贵子、小二和厨师,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的挪动到门边,站在徐老板的身后。

    摇头,做生意,就像是走夜路,走多了,就要遇到鬼!

    真正的鬼还不怕,就怕心里有鬼的人。

    许四倒是走了,但,心里有鬼的人怕是惦记上了这徐记了!

    “老板,里面那桌人说要来一份水煮椒麻鸡!”厨师小声的说,那姑娘回后院了,老板要同意了,自己就可以学着操刀了。

    看了看厨师,没有发话,却径直走到人面前:“几位官,今天多有怠慢,你们想要的菜材料已经不够一份了,这样,今天的费用,徐某为你打八折,他日,等店堂里准备妥当时,请各位多多捧场!”

    这是不卖了!厨师刚才的窃喜转眼落了空。

    “好说,好说!”人不是刁钻的,走南闯北的人,也知道,有些时候,有些事,不是表面看的那么简单,这次没吃到,下次也一样。

    “将鸡做了菜,贵子给我送到后院去!”徐老板进了操作间,指示道。

    眼下,已是掌灯时分,经过许四的这番闹腾,自己早饿得前背贴后背了。后院那几位,想必也饿了吧。

    不是贵,却是贵人!

    不能怠慢了去!

    “老板,这材料都有,刚才、、、?”厨师还心有余虑。

    “王师,你和我也不是一两天的交情了。这徐记一开店,你就来了。相信,你也不是那种背后捅刀的人,不瞒你说,这一关眼看是过了,但那边,要怎么出下招还不知道。自今天起,但凡有人问那菜,就说是我家亲戚来店做的。现在人走了,我们自己也做不出来了!”徐老板肉痛的想着,损失不小啊!

    “啊,我们不卖这菜了?”贵子和王师都惊呼!

    “卖,怎么不卖,只是时候未到!”不做则已,要做,就要做得最好。事情有个轻重缓急,图谋一番,才能做到最漂亮,不仅仅能防对门的阴招,还能将对方漂亮的*。只是,眼下,他都还没有想到要怎么办,也不知道,那一天,是什么时候,何时到来!

    “丫头,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你一个小姑娘,能帮上什么忙?”杨子千一进后院,杨大年不放心的将闺女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确定这孩子没受欺负,他才开口询问。要是有个什么损失,他豁出这条命也要去讨一个公道去。

    这老实人也麻烦,真是受了欺负还不都成事实了,你还能怎么着。要不放心,就该全程守着啊。

    “爹,我没事!”杨子千神情轻松,徐老板的麻烦解决了,也让她更确信了一件事,这县城里的钱,比广源镇来得更快,也更好挣!

    “妹妹,你饿了吧,来,给你留了烙饼,将就吃,明天,回去时再买几点吃食带着路上吃就好了!”杨子木连忙上前,递饼和开水,后勤工作做得很到位!

    唉,可怜的,刚才还在给别人做大餐,转眼就得吃干粮。这都是什么命啊!

    杨子千耐着性子,叹气,万分同情自己。

    咬一口,实在不好吃。

    “哟,姑娘,在吃什么呢?饿了吧,马上就开饭。”徐老板走进后院,身后,是端着菜盘的贵子。

    将两碗鸡肉、一碗回锅肉,一碗青菜汤端进堂屋的桌上摆着,贵子悄无声息的回了前堂。

    “来,几位,请上桌吃饭,今天对不住了,遇着了事,现在时间也晚了,准备不周,各位别见怪!”一边招呼儿子摆碗筷,一边道歉。

    杨大年由先前的诧异,当看到桌上的鸡肉时,转为暗恼。

    招呼都没打就杀了自己的鸡,这会儿,端出来一点,却拿来全了他的面子,还好意思说是招待自己一行人。

    当然,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今晚,几人还要住这儿,所以,也只是心里不高兴,不敢表露出来。

    “徐老板气了,事情解决了就好!”杨子木这些时日好歹跟着小三子在夫子面前混过些,反应倒快,连忙应付。

    “是啊,今天徐某遇到各位,我们也有是有缘。这事能顺利解决,全靠姑娘!”徐老板心里想的是,其实,事也是你们几人惹来的。不过,好像,功大于功,所以,也就不存在秋后算帐之说了。

    “可不可以吃饭了!”从贵子端进菜的那一刻起,杨子千就高兴了。

    可是,这些人,好像都不饿,全都自顾着套,自己都要饿晕了。于是,开口问道。

    唉哟,我的那个亲妹妹也,夫子说了,女子出门要温柔低顺,说话声音要小,瞧瞧,这是在外面啊,是在县城啊,咋把在家里嘴馋的那副吃相给显露出来了。杨子木心里暗暗着急。

    这姑娘,倒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徐家全见惯了姑娘家小家碧玉,说话遮遮掩掩的,你还得费力去猜她说的话是个什么意思,陡然听得这么直白的一句话,差点没忍住笑出了声。好在,他还是个读书人,知道非礼勿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只嘴角扯了两下,控制住了。

    “吃,吃,大家请入坐,莫讲礼,吃!”徐老板反应过来,连忙又招呼着众人。

    “我们吃过了,你们随便请!”杨大年是吞不下那口气,吃的是他,面子却是你的,真是没意思!

    “啊?”徐老板看向儿子,未必,这个书呆子还懂招呼人,但,也没见他进前堂操作间喊菜啊。

    “叔叔他们吃了干粮!”徐家全解释着。

    “唉,那怎么算吃过了,来,再吃点!”是了,庄户人家远行,都是烙饼开路。徐老板想着,这几人,真老实!

    “爹,王三叔,大哥,再吃点吧!”杨子千知道,他们是讲礼。有东西不吃却讲礼,饿的是自己,不划算。“快入坐吧,我真的饿死了!”

    “就是,来,快入座,”徐老板再次热情的招呼。

    杨大年看看王三,见他意动,只是不好意思入座,鸡是自己的,干嘛不吃,吃!他带头扯开凳子,坐定!

    王三和杨子木、徐老板、徐家全也入了坐,再一次在招呼声中,大家动筷子开饭。

    那个厨师的级别真的不咋样,估计,这样的味道,月娘都做得出来。

    杨子千第一筷子下肚,心里就有了计较。对自己刚才的水煮椒麻鸡,倒想念得紧。唉,早知道徐老板这么大方,自己辛苦点算什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鸡肉,有多少年没吃过了?杨大年和王三,都是这样想的,当下,也就不再气。

    杨子木边吃着香喷喷的鸡肉,边想着,也不知道,妹妹这次给徐老板出了什么主意,让他这么看重自己几人。反正,自己这妹子,就是人精一个,听他的,永远不会错!

    “杨家兄弟,你那七只鸡,我买下了。”饭后,徐老板拿出七两银子,轻轻的放在桌上。

    七只鸡,七两银子!

    杨大年和王三,眼里的错愕无法形容!

    怎么可能,自己眼花,还是这钱就当真的不值钱了?

    这是白银,绝对错不了,可是,自己的鸡并不是金鸡啊,哪能值这么多。去年卖两只鸡二十个蛋,统共八十文钱,都说卖得值了。谁能告诉他,就隔了这么点时间,鸡就这么金贵了?

    “徐老板,你有没有算错帐?”杨子木看老爹那表情,心里疑惑,爹不会不认识钱吧,怎么不去收啊,这到底是贵了,还是便宜了?

    “呵呵,放心,徐某是做生意的人,最会算账不过!”徐老板哈哈大笑,这小子,说话真有趣!

    你当然是生意人,今晚的那道菜,也够你卖上个成百上千个七两了。这七只鸡,七两银子,不贵!

    “爹,你可要把钱放好了,回家交给我娘!”杨子千朝杨大年喊道,示意他放心的收下。

    “呵呵,就是,你们这进城卖鸡,也不容易,钱这些贵重的东西,更要收放好!”徐老板点头。自己果然没看错,这几人,头脑最清醒的,永远是这个小姑娘。自己这七两银子也花得值!

    “这七只鸡哪能值这么多,再说,今晚还借住在这儿!”杨大年想着,先杀鸡,没经过他同意,本以为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却不想,连带着余下的,都给了钱,而且,给得不少。老实巴交的人,就害怕徐老板吃亏了,连连推辞。

    “呵呵,别家的鸡肯定是值不了这么多的,但,你家的,这个价,我也没吃亏!”徐老板呵呵笑道,就冲着坐在那儿一言不发的小姑娘的面,他也愿意给这个价。

    “这?”卖家总怕自己的卖便宜了;买家唯恐自己的买贵了。今天这场面,倒让他开了眼界了,都替对方着想着了。杨大年想,倒底是自己见识少,生意,原来还可以这样做?也好,反正小三子得上学堂,有这些钱,也不愁学费了。于是,收了桌上的钱,小心的放进口袋里,还用手捏了捏,这感觉,有点不踏实,像在做梦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一只鸡一两银子,转眼间,杨二哥家就收入了七两银子了。这钱,在李家寨子的,除了东家,也怕只有张木匠才能挣这么多了。心里,转了九十九道弯,原想着来城里拉纤,这会儿,又决定原路返回,这辈子,就跟在杨家背后,想不发财都难!

    几人又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几句,纵然徐老板是生意人,口惹悬河,但,面对木讷的庄户人家,他一人也难撑住场面。所以,没过多久,就冷场了。

    想着要怎么和杨子千套近乎,再套两个菜出来的徐老板,当下,也找不到借口。

    看杨子千呵欠连连,他笑道:“想必几位累了,那就早点休息吧,徐某去前店照应着了!”依旧吩咐儿子,安排照顾人,就出了后院。

    “什么,没成?”河包县最大的酒楼-锦记的包间里,一个声音惊讶传出。“呵,我倒想知道,在这河包县,还有什么是你许四爷不敢做的?”

    “秦老板,许某没做,肯定有没做的原因!”许四心里也别扭得慌。虽然你是一个强龙,但算起来,自己还是地头蛇呢。你没来之前,我许四就在河包县呼风唤雨了,你来了,我那本领反而有了点顾虑。不是你多有本事,只是想着你背后的靠山而已。

    “噢!”被唤作秦老板的人将声音拉得老长“我倒想听听这原因为何?”一个无赖,居然说起了理,这倒是天下奇闻!该不会,是对方出的钱比自己多吧?

    “徐记的菜,值那个价!”许四对秦老板,心生了嫌疑,有本事,有本事就单挑,别拿自己的妹夫出来压人!“这是你给的十两银子,兄弟们事没办好,无功不收禄,请收回,告辞!”没等对方回答,许四转身出了包间门,走出了锦记。

    老子许四天不怕地不怕,还怕了你一个秦舅子!不做你的生意,哥几个照样吃饭!

    “菜,值那个价!”秦老板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桌上。然后,又捧着手“唉哟唉哟”的鬼叫。

    自从三年前妹夫来河包县做了知县,自己以低价盘下这个酒楼,本地的无论是大户还是土豪,又或者官家,请吃饭,谁都知道该去哪家。

    一枝独秀惯了,这会儿,突然冒出一份菜三十文的徐记,有些人,不给他点教训,他是不长脑子。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想到,那个爱钱的鬼,却也有做不成事的时候,还给他说,那菜值那价。

    啧啧啧,徐记,难不成,秦某还小看了你?哪天,得会一会了!

    被人惦记的徐老板,待小二和贵子打点收拾好整个酒店后,也准备回后院休息了。

    后院的堂屋里,人早已空了,大家都睡觉了。

    终于可以美美的睡一觉了!

    杨子千洗濑后,将自己重重的丢在了这张大床上。

    爹悄悄的说过,这徐家,不知道在县城算什么阶层的人,但,这场面这布置,倒也算个大户了。

    管它大户还是小户,现下,睡觉才是大事!累了两天的人,一夜无梦,直到杨大年拍门将她喊醒。

    “爹!”杨子千真的不想睁开眼睛:“我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起来了,丫头,你王三叔等会儿去码头上找找他老表,然后,我们就准备回家了!”杨大年依旧拍着房门,喊着赖床的女儿。四丫头,要说什么地方像一个孩子,就睡觉,赖床得很。

    “啊,这么快!”杨子千猛得从床上坐起。她连县城的东西南北都还没分清,走了两天的路过来,住一晚,就又喊回去了。就像跟团旅游,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到了景点花钱买张票,看看人头就又打道回府了。那不行,肯定不行!她的宏图大业,还没萌芽呢。

    收拾一下自己,打开门:“爹,我们好不容易来一趟县城,我要转一转,看看有什么稀罕的买点回去。”

    “想买点什么?”捏了捏口袋里的银子,还在,既然闺女想买东西,就买点吧。“转一圈,我们就回,早点回去,也省得你娘他们在家担心!”

    “噢!”杨子千嘟着嘴,应答。

    “你们这么早准备去哪儿?”徐家全起床,就看到这一行四人背着篼,提着包袱,挑着竹筐,这是要走了。

    “小哥,我们昨晚多有打扰,今天准备去转转,看一看,然后就回家了!”杨子木上前道谢。

    “啊!”徐家全想着,也是,既然进城是卖鸡,爹当好人,一两银子一只给买下了。这事办完了,也是该回去了。不过,看那小姑娘,倒像不乐意。

    “这就走了?”正说着,徐老板出了房间门,问道。

    “是啊,多谢徐老板了!”杨大年对徐老板那是一个感谢啊。“你什么时候有空,走到广源镇李家寨子,请一定到家里来做坐坐!”盛情的邀请着。

    “不气,不气,下次进城,直接到徐记来就可。家里要有什么家禽要卖,直接挑到我这儿!”徐老板转头,想要给杨子千再说说话,看有没有什么意外收获。不过,小姑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算了,算了,来日方长,广源镇李家镇子是吧,自己记住了。

    “那你们几位就慢走,记得常来噢!”招手,送,还是欢送。

    “爹,他们是我们家什么亲戚?”长到十五岁了,好像,一次都没见过。也不知道是爹这边的还是娘那边的,又或者,是爷爷奶奶的老亲。

    “不是亲戚,是贵人!”徐老板给儿子交待:“下次若遇到了这几人,一定要请到家中来,千万不要怠慢了。”这话,徐老板又对店中的贵子和跑堂小二、王姓厨师一一交待了。

    “王三叔,这码头,你上次来时,也是这样吗?”码头,作为一个交通枢纽中转站,居然完全没有现代车站、港口、机场那样的人来人往,繁华景象。眼前的大运河,河床也是下落了很多,河里,倒有几只乌篷船。

    “上次来热闹多了,这天干,到处都有影响。你看,这船只都不能靠岸了!”王三左看右看,在穿着破烂的搬运工中,寻找着自己的老表。

    “是啊,水浅了,船不能靠岸,我们这些苦力更苦了!”旁边,一个坐在石头上休息的中年男子叹气道。

    “你们就全靠搬货生活?”这就是西宋的棒棒军了!杨子千上前,和他拉扯着闲话:“这些船只都是外地来的吗?”

    “大部分都是过,以前没天干时,河床就在这个位置,船只靠岸的多,我们就拉纤;要有货物搬运,就帮忙上下货,一天也能挣个三五文的,现在,船只不靠岸了,三五天都挣不到一文了!”男子指着地面的痕迹,对面前这个好奇的小姑娘说道。唉,其实,她哪儿懂这些苦噢。

    “这天干,影响大噢!”王三看了半天,也没见自己老表的影子,也不知道,他还在干这一行没。

    “咋不大,你是外地来的吧,你没看无家巷子那边,卖儿卖女的,比哪年都多!”男子无奈叹息。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都要动那个念头了,几个孩子与其在这个家活活饿死,还不如卖到别家去,好歹混一口饭吃。

    无家巷子,就是人贩子集中营,杨子千想着,那场景,肯定很悲剧,算了,自己还是别去那地方转了。

    “大叔,给你打听个事。这河包县,一般卖床这些家俱是在哪条街?”杨子千想着,再怎么着,也得找着家俱卖场在哪儿,家里,二哥做了好几套的床和书桌,衣柜了,唉,爬坡上坎的,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搬到这儿来卖。算了,先看看行情吧,如果此路不通,就改别的吧,比如,开饭馆。

    “顺着这条巷子往前走,过了无家巷,就是迎祥街,那里,卖各种家俱的都有”男子说完,还特意打量了这姑娘一眼,眼下,吃饭都吃不起了,有余钱买家俱人可不多,这姑娘,不像有钱人,却还想着买什么家俱。该不会是卖家俱吧。

    才刚想着不去那条街,结果,上天就故意捉弄她,非得让她去看看妻离子散的凄惨场面才行。

    “大哥,再给你打听个人?”这些等活拉纤搬运的人中,都没见着老表,这么远一趟路过来,总得知道点他的消息吧。“我有一个老表叫着黄顺子的,往年也在这码头拉纤搬运,不知道你认识不?”

    “顺子啊?”男子上下打量着王三,唉,以为是个富亲戚,结果,也是补丁摞不补丁,这样看来,也救不了他的急“你现在去无家巷,可能还见得着他!”

    无家巷,不就是贩卖人口的吗?杨子千想着,王三这个老表,是去卖儿卖女,还是买奴买仆呢,又或者,干脆就做了人贩子,专干那万恶的勾当!

    “好,多谢大哥了!”王三显然没有杨子千那么多弯弯绕绕的想法,只想着快点找到人,见上一面。于是,带头往无家巷而去。

    ------题外话------

    万分感谢看文的亲,您的订阅、花花、评价、月票,都是竹枝码字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