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三十九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啃书阁

    杨子千跟着徐老板来到后院,当听说今晚几人就借住此地时,杨大年嘴巴张大得合不拢了。四丫头只是去卖个狼肉,确定没把她自己卖了吧。

    从来没打过尖住过店,但,自己一行四人,至少占两个房间,这老板开起门做生意不收钱,脑袋要是没进水,就是四丫头把自己卖掉了,要不然,哪来钱付房钱。

    “那个,老板,你说我们是借住这儿?”王三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庄户人家,经常上东家借锄头西家借粪桶,用过后还过去就是了。今天我借你的,明天,你说不定也要来借我的,大家肯定是不能谈钱的,谈钱伤感情。但,今晚住他家,难不成,什么时候,他还会去李家寨子住一宿?

    “呵呵,是的,今晚你们就住这儿,不收钱的!”徐老板看着眼前憨厚的汉子,微笑着点头解释。“现在是淡季,我这店人也住不满,空着也是空着,你们将就住一晚,何况,又是后院,并不影响生意。”

    “那就谢谢老板了,我们就多有打扰了!”杨大年连忙道谢。这次出门没看黄历,却处处遇贵人。山中遇狼,危机一刻,有英雄好汉相帮,不但吃了狼肉,还拿来卖了钱;当然,不知道四丫头卖了多少钱,却借了这店住一宿。

    “呵呵,兄弟不必气”也不知道,这两位中年人中,谁是杨家姑娘的爹,瞧瞧,老实巴交的人,居然这么好福气,养了一个聪明的女儿,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噢。

    “家全,家全!”徐老板大声朝里屋喊道。

    “爹,什么事?”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应声而出。

    杨子千偷偷的打量一下,和那个山林中的少年相差不大,不过,这人应该是学文的,很斯文秀气。

    “这是杨家叔叔,他们今晚暂住在这后院,你娘带着弟弟妹妹去了外祖家,就由你带去安排一下!”徐老板转身,对一行四人道:“这是我的老大,有什么事,唤一声即可!”

    “好的,谢谢徐老板!”杨子千脆声声的答道。自在得,好似进了农家乐。

    “老板,不好了!”几人正说着话,贵子小跑着进来了。

    “什么事?”皱皱眉,这生意当真不好做,自己才走开不到一个时辰,店里就乱套了,不知道是缺盐还是少酒,真是的,一个个,只知道拿工钱,不晓得分忧。

    “狼肉卖完了!”被老板不乐的呵斥,贵子连忙解释。

    卖完了,这么快,好家伙,这徐记酒家生意还不错!

    卖完了,不是好事吗?

    几人包括老板都疑惑了。

    “是这样的,狼肉卖完了,刚才却进来四个人,非要吃这三十文一盘的菜,叫嚷着说锦记名头大,收二十文都算高贵了,这三十文的菜,他们没吃过,一定要吃上,要不然,就是我们这店欺,要砸店呢!”贵子总算一口气把话说完的,心急的盯着老板。

    砸场子?

    只知道,江湖卖艺的人在街头有收入,当地就有地头蛇上前去敲诈勒索。这徐记,看不出有多少年头,但至少,应该也是开了些时间了,未必还没有拜码头?要不然,怎么会惹上人来*。

    “来得倒真快,我去看看!”徐老板显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丢下杨家一行人,转身就出了小巷,往酒店里跑。

    “丫头,怎么回事?我们住在这儿,怕是不方便吧!”杨大年听说老板都遇上了麻烦,想着,自己几人再住在这儿是不是不太好,万一一言不和,打起来了,血别溅在自家身上才好。

    “没事儿!”杨子千和那个叫家全的人异口同声,两人说完,相视而笑。

    “杨叔叔,没关系的,我们在这做生意十来年了,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麻烦找上门,不过,放心,我爹都会处理好的。”徐家全朝杨子千点头,然后,安排道:“你们看这样安排行不行,这位姑娘住一间屋,两位叔叔住一间,这位小哥和我住行不?”爹没安排在前面楼上的栈住,就是没把他们当人看。只当是朋友亲戚间的这种交往似的入住。后院倒有好几间屋,但是,爹娘的屋子不可能安排人去住,还一间屋子堆放了杂物,好些时候未动过,灰尘都多厚了。

    “小哥安排了就是!”杨子木连忙回应:“只是,等会儿得麻烦小哥了,我们一路风尘,得清洗一下,省得将您家弄脏了!”这一路走来,累得不行,洗洗漱漱的,是必要的。

    “这好办,等会儿,去前面澡堂就好!”

    随即,徐家全将杨大年和王三带进了弟弟的房间;又把旁边妹妹的房间打开,让杨子千进去;再带着杨子木进了自己的屋。

    一一交待,等会儿,洗漱完吃完晚饭,就可入住。

    “呵,徐老板,都说你家的狼肉好吃,兄弟几人饿着肚子就过来了,结果,却说没了,这摆明了是不给我们面子!”一个脸上堆满横肉的男子,一只脚踩在凳子上,一巴掌拍向桌面,桌上刚摆的碗筷瞬间乱跳发响。

    埋头吃饭的十来个人,尽量小声的嚼着自己的那份狼肉,要不是心疼那三十文钱,估计,这些人都走光了。

    摆明了,徐老板这次是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那是谁啊,在河包码头上混的人,谁不知道,什么人都可以惹,独独不能惹了许四爷。

    这许四爷,一无功名,二无权势,最能耐的就是耍赖。

    有理的可以说成没理,没理的,也可以编出千万个理。他的嘴两块皮,边说边移,黑白瞬间就可以互换。

    “许四爷,您看,徐某也是有事,刚才出去了趟,回来,就听说狼肉没了,都怪小子们不懂事。这样,您老和兄弟们今晚吃点什么,徐某请赔罪!”徐老板肉疼的想,今晚的狼肉是赚了点钱,可惜啊,转眼就又喂狼了!

    话又说回来,这锦记,也太不要脸了。看来,同行是冤家果然不错,占着自己后台硬,在河包县数一数二,称王称霸就算了,却时不时来欺行霸市,连这种小店都不放过。

    自己也是太心大了点,一不小心,就给人找着借口发难了!

    “老子啥没吃过,今晚,就只吃三十文一盘的肉;狼肉没了,鱼肉、兔肉、猪肉、鸡肉,多的是,你上一盘看看,看值不值三十文,要不值,嘿嘿!”许四爷,笑得那个奸啊,怎么样,爷今天就是给你发难来了。谁让你碍了别人的眼!

    “小二,结账!”陆陆续续的,吃饭的人都在朝店门外走了。

    有些稀奇是看不得的,有些热闹也是要回避的。

    “怎么这么多人都走了?”杨子千一行四人随着徐家全进店,准备借用栈的澡堂,杨子千还想着好好的泡个热水脚,这双脚底,泡都起了好几个了。

    “不知道,估计,爹今天遇到的麻烦大了点!”徐家全低声说。唉,自己还是快些考个功名出来吧,这有钱,还不如有权实在!等自己有功名了,那些*的人,也会掂量一下轻重了。

    “四爷,您老能不能高抬贵手,这鱼肉、兔肉、猪肉、鸡肉、、、、”徐老板刚想说,这些肉,再怎么折腾,也不值三十文的,一眼瞧见了进店的杨子千。

    对了,这杨家姑娘说,她做出来的鸡肉味道不一样。

    吃,什么值钱,就是味道;东西贵在什么地方,贵就在不一样。既然,她有本事做出味道不一样的鸡肉,那么,许四的无理要求,是不是,可以满足呢?

    “四爷,你老等等,我家亲戚今天下午才捉了几只鸡过来,那是独特的方法养成了,味道,倒真不一样,不敢收您三十文一盘,但,肯定比锦记的二十文一盘值!”徐老板胆从心生,死马当活马医,能不能逃过这场打砸,全靠杨家姑娘了。

    “好啊,爷就等着!”许四奸笑,不就是等吧,爷最不缺的是时间。越等,你越拿不出来,火气越大,打砸起来,也越顺手,那边,也更好交待!

    “多谢,多谢!”徐老板硬着头皮,退下,快步走到杨家一行人面前。

    “爹,怎么样?”

    “徐老板,事情解决了?”

    又是异口同声,杨子千和徐家全都问着徐老板。

    摇头,徐老板朝杨子千道:“姑娘,请借一步说话!”一边,就朝操作间而去。

    一进屋,徐老板拱手道:“姑娘,徐某今天能不能平顺解决事情,全靠姑娘了!”

    杨子千一愣!

    自己什么时候有那么大的本事了!

    打架斗殴的,自己帮不上忙!昨晚看那小子的飞刀,这西宋是存在江湖奇士,可惜,自己不擅长啊!

    “是这样的,那几人,想要吃一盘价值三十文的肉,无论什么肉!”徐老板期待的眼睛,盯着杨子千,他知道,这姑娘,一定有那本事,就不知道,肯不肯答应。“姑娘此次若能帮徐某解了围,徐某必当重谢!”

    生意人,无利不起早,自己,也不平白无故的让人白帮忙。

    原来,是那狼肉引来的麻烦。

    唉,看吧,贪心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当初要是喊个二十文钱,至少,二十文的菜,在河包县不算离谱,也就没有这次灾难了。

    说起来,这麻烦,也是自己惹出来的。

    真正是,卖狼引来狼。

    罢了,自己惹来的麻烦,还是自己给他解决吧。

    做人要厚道,不是吗?

    “好,我帮你!”杨子千深呼吸一口气,应承下来。

    “多谢姑娘!”徐老板心里悬着的心,这时,就落了下来。

    他相信,杨家姑娘一出手,麻烦就算不能化解,损失也必定会降到最小。

    “就不知道,徐老板准备做一盘什么肉出去?”杨子千问道。

    “姑娘,你爹不是挑有鸡来吗,就鸡肉吧!”一个时辰前,还在为那几只鸡讨价还价,结果还没出来,这事倒先来了。择日不如撞日,顺便,也让他看看,这姑娘,水到底有多深!

    “那您就安排杀**!”也不用说卖价了,这鸡,便宜不到哪儿去!

    等杨大年三人洗完澡回后院时,看到小背篼里的鸡已经变成了一地鸡毛了。

    “是老板让来杀的!”贵子抓起打理干净的鸡就往前店跑,边跑边解释。那里,还有几个凶神恶煞的人等着吃呢。

    就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吧,看看,趁自己不在,把鸡都杀了。

    几人住一宿,舍掉一只鸡,说起是不贵,可是,早知道他要一只鸡,自己肯定也不愿意住这儿的。王三都说过了,他老表那儿,也是可以挤一挤的,唉,可惜了。

    杨大年这后院心疼了半天,叹气!

    “算了,爹,不就是一只鸡吗?”杨子木忙上前安慰。“倒是妹妹,怎么还没回来!”

    “呀,当真,四丫头呢,怎么还在前店?”只顾着鸡了,把女儿都给忘在前店了,自己这爹当得,太不像话了。

    “杨叔叔,杨姑娘说了,她在前店有点事,等会和忙完了,就回来,请你们不用担心!”正巧,徐家全从小巷进来,连忙转告。

    “对了,你们还没吃饭吧,等前店的事忙完了,我就去为你们端点饭菜回来!”爹有交待,要好好的招待几人,只是,眼下,前店有麻烦,等会儿,事情解决了再去拿菜饭给他们吃吧。

    “不用,不用,小哥只需要帮我们倒点开水就行,我们都有烙饼的!”杨大年连忙拒绝。住一宿就杀一只鸡,再吃一顿饭,他岂不是又一只鸡飞了?

    有干粮也行,暂时让他们填填肚子吧。徐家全默不作声,进屋,给倒了开水放在了院子的小桌上。

    “要不,我们先吃,给四丫头留点就行了!”杨大年招呼王三。唉,都说儿大不由人,这闺女,才出来这么一趟,心就野了,有什么事也不告诉他一声,让他平白无故的担心。

    肚子本就有些饿了的王三接过烙饼,大口大口的咬了起来。都不知道,杨四妹这孩子有什么本事,让那姓徐的老板对她都气气的。

    操作间,徐老板和大厨,打杂的贵子,都是一眨不眨的盯着杨子千。

    要做一个什么样的鸡出来,杨子千在杀鸡那一段时间就思前想后的考虑了一遍了。

    操作间的柜头上,还有一盘豆芽,花椒海椒葱都齐全、角落里,还有芡粉、姜蒜。家穷真可怕,这么些小小佐料,还让她心心念念的惦记了两三年。

    就做一个水煮椒麻**!

    取了后腿肉,切成薄薄的块片。放点盐,芡粉码起。

    豆芽入开水焯一下,滤起,晾干,入碗。

    将鸡片倒进锅里,再用沸水过一下,有*分熟了,滤起,装在碗中。

    舀了灶台备用的高汤入内。

    面上,撒上一层的姜米,花椒面、海椒面,少许盐。

    这就成了?徐老板在厨师的眼中看到了疑惑。

    肯定不行,徐老板想着,油都还没放呢。怎么煮菜都不用放油的吗?

    果然,杨子千将锅洗净,待锅底烧辣时,倒了很多菜油进去,看得徐老板都心疼。不过,这油多的痛,想着等会儿可能会被砸的家什,算起来,孰轻孰重,他倒分得清楚,当下,心里也好受些。

    不得不说,这纯天然的菜籽油,远比现代的转基因油农香啊。杨子千感叹,这西宋,除了穷点,吃的穿的,都是环保原生态的,其实,这样过下去,说不定自己还能长命百岁呢。话说,活得那么长久干什么?

    油煎熟了。

    杨子千收回自己散发的思维,将油用勺子舀起,一点点的,浇淋在碗里。

    麻辣鲜香!

    徐老板和厨师们鼻子里都闻到了这股浓烈的香味。

    别说三十文,要我说,非卖他个五十文不可。徐老板*病又犯了,心里给这盘鸡肉定了价。

    “成了!”徐老板感叹道。

    杨子千抓起细细的葱花,天女散花般潇洒的撒在菜面。“成了,端出去吧!”

    杨子千自认,自己不是吃货,但,在吃上面,做出来的东西,比大厨,相差的级别也不太远。

    “许四爷,不好意思,让几位等久了,来,您老偿偿这菜味道如何!”不敢说值不值。都知道对方是个什么货色的,别再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值不值的,都是他那张嘴说了算。

    “嗯!”鼻孔里发出声音,自己等的时候够久了,这火,得找地方发出来才行。

    菜,放在桌面。手下那几个货色,全都看向他。

    “看我做什么,吃啊!这么贵的菜,兄弟们不吃可就亏大了!”边说,边挑眉,筷子,毫无兴趣的伸进了菜碗里。

    “嗯,好吃!”

    “这味道不错!”

    “四爷,我还真没吃过这种味道!”

    三副颜色,肉一进嘴里,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边吃,边嘟咙。

    “真是没见过世面!”我许四爷,在河包县,还有什么菜没吃过。

    说完,丢了一块进嘴里。

    味道,麻麻辣辣的,鲜香肉嫩!

    好家伙,这东西,不值三十文才怪!

    那三人的筷子都在打架了。

    动作再不快些,吃亏的是自己。

    许四爷加快了挟菜的动作。

    徐老板在一旁伺候,看着这场景,这肉,卖五十文绝对错不了。也不知道,眼前这一关,能不能过了!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花花、钻石、月票和评价!

    竹枝看见有些亲是早上六点就在看文,码出来了的章节,竹枝发文时间就提前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