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三十八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微盘

    “去县城卖几只鸡?要不,端午节去吧,那时候应该好卖。”王三无意中听说,杨大年有去县城的打算,当下劝告道。

    “不知道要走多久,路好走不?”杨大年知道,王三曾经过去。

    所谓的路好不好走,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本身的路好不好走,二是,路上是否太平,人为和天意!

    “我上次去,走了两天,中间那一夜是在过了岈屿山庄后面的那个小关庙住了一宿,倒也不是很害怕!”王三想着,山谷中,偶尔有虎啸狼叫,一个人的话是有些胆怯,如果多几人同行,也能壮壮胆。“我也想去看看呢,要不,过几天约到一起去?”

    “那好啊!”有人同行,而且是熟悉路程的,那是再好不过了。

    杨大年的竹筐里,一头三只鸡,挤是挤了点,但再装也就装不下了。

    “爹,我也想去,我用背篼背两只吧!”杨子木想着,自己跟着去,也能帮忙出点力。至于妹妹,一个小女孩子,空手走百多公里路,都是一件困难的事,哪能背得动东西。

    大背篼背起不好走路,小背篼却又装不下。

    “娘,不如就留下一只**,自己杀来吃!”除了看年看月吃一次的猪肉,再就是鱼肉。现在天干,鱼肉也没了,来这儿三年了,鸡肉是个啥味都忘记了。拉着月娘的手,杨子千满眼期待。

    “行,吃一个!”月娘还没来得及开口,杨大年就拍板了。

    在吃这方面,杨大年一直很大方,说是心疼孩子,一个孩子也不是能吃得了这么多的,大家都沾沾光,打一个牙祭而已。

    “我要吃、我要吃、、、”小五丫的嘴馋程度丝毫不亚于杨子千,一听说吃,也不问问吃什么,立马接口大叫大嚷。

    “行、行、行,吃,大家都吃。等你爹他们从县城回来,我们杀鸡吃,权当补过端午节。”月娘抱起五丫,哄着她。看着整装待发的杨子千道“依我说,四丫头,这么远的路,你就莫去了,想要什么,让你爹给你买回来就行了!”

    “不,我要去。”开玩笑,去县城是她最先提议的,这会儿,都要起程了,却把出主意的军师丢下了,这肯定不行。山高路远怕什么,权当徒步越野了!

    “呵呵,杨四妹,就怕你走到半路走不动,要你爹背噢!”王三看杨子千信心满满的追着要去,小孩子不知道百公里的概念,估计爬坡上坎,半路就耍赖不走就麻烦了。

    “才不呢!”杨子千不服气,王三这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虽然说,这小身板才11岁,两辈子加起来心里年龄却是这个数字的好几倍了,怎么可能做出那么丢人的事。

    “那行,咱们走吧!”收拾妥当了,杨大年又拿了一把砍刀放进竹筐,招呼大家出发了。

    “唉,等一等!”月娘看桌上的包袱,连忙让杨子林提了出来“看看你,说收拾好了,这么重要的东西都给忘记了!”

    包袱里,是月娘烙的白面饼,里面,有杨子千的主意,还掺了些细细的盐菜,连王三那份都算上了,整整烙了三十个饼。

    “呵呵,人上了年纪,记性不好了!”杨大年自嘲的笑笑。

    王三不好意思的笑了,自己篼里,也只揣了四个饼,算起来,还不够自己一人吃。

    “按我说,带点水吧!”两天的时间,路上没水口渴了怎么办。

    既没有矿泉水瓶子,也没有行军壶,杨子林给提了一个瓦罐水壶出来,瓦灌口,倒扣了一个小碗,既当了盖子,又方便喝水用,一方二便,。

    都说好手难提二两,这么重而且易碎的东西提着上路,杨子千想想都难。

    “要在以前,山沟边到处都可以寻到水喝。现在天干,带上也好,反正我没有负担,我来提吧!”王三主动揽过这个易碎品和包袱,一行四人就出发了。

    杨子千发现,只有自己是空手走路,心里有几分惭愧。

    慢慢的,她不再是惭愧了,是自叹不如了。

    空手的,根本就走不赢他们负重的。

    时不时的,走在前面的杨大年都要放下竹筐和王三闲聊一会儿,等着后面的闺女追上来。要不是大哥心疼她,一路上边陪边拉扯着,她早被甩了几道梁了。可是,等她好不容易追上老爹,他们又往前走了,再怎么,再怎么也得体量她一下吧,她还没休息过呢。

    喘着气,走不动了,实在走不动了。

    可是,还没走到半天的路呢?

    这该死的西宋,上个县城都要这么长途跋涉,让她怎么活啊!

    “大哥,我要歇一会儿了,我饿,我口渴!”不能耍赖说不走了,歇歇总行吧。

    “爹,王三叔,你们等一下,我们吃点东西再走吧!”杨子木朝远处的两人大喊。

    等杨子千上气不接下气的走到杨大年身边时,她真的是羡慕他们了。看看,人家多悠闲,真正的是出门散步来着,脸不红心不跳的,还有闲心摆谈其他的。

    “这也是天干,要不然,这条路走的人少,还得带把砍刀,山草野树的,都把路给封了!”看着人迹都没有的山路,王三说道。

    “我来李家寨子这么几年,还真没走过那么远的地方,天天就在田边土角转。这次也是四丫头缠着要去,这才动身的。”杨大年想着前些年既使这样转,依旧填不饱肚子,幸好听了四丫头的建议, 这才能吃点饱饭了。

    “没事时,谁也没空闲到处走!我也是早几年,想着去县城寻点活计,到底是没下狠心搬去。”王三想着,那时候,狠狠心,搬走了,说不定,二丫三丫就不会出事,眼下和杨子千一样高大了。心里想着,暗自伤感了一回。一切都是命啊,生三个女儿,现在只有大丫一个了。唉!

    “来,吃饼,吃了歇一会儿又走!”看王三神色不太好,杨大年递过一个烙饼,又给儿女每人拿了一个。

    “你们吃,你们吃,我自己带了的!”王三推辞道。

    “吃吧,你偿偿这味道!”杨大年执着的递给他。

    说偿味道,肯定就和普通的不一样。接过一看,上面有还一些星星点点的东西,咬一口,有点盐味,又有点麻味,嗯,还有点那个什么葱味。

    这是杨子千教给月娘做的饼,比起白面饼,当然好吃得多了。

    “杨二嫂做的吃食,在李家寨子都是数一数二的了!”王三发现,自己的胃都给养刁了,自家婆娘做的饭菜什么的,远远没有杨家的好吃。

    “呵呵,好吃你就多吃点!”杨大年没有谦虚,老实人最不会说套话,直接就应承了。

    这话怎这么耳熟呢,正喝水的杨子千猛的想起,晕了,那不是一句广告台词吗?唉,离现代的东西越来越远,越来越想念。

    且看她怎么把这些东西一样样的慢慢找回来吧!

    思绪万千杨子千边想边啃着烙饼,还没歇够呢,又听王三打招呼了。“我们要快些走,翻过那道梁,山后就是岈屿山庄,要赶到天黑时进小关庙,都还有一道梁子,还得抓紧点!”

    杨子千含在嘴里的烙饼都吞不下去了,又要起程了!

    唉,小胳膊小腿的自己,今天可真是受累了!

    与上午不同的是,杨子千落下的距离是越来越长。

    “杨二哥,要不,我来挑一程。”王三提议道。

    “不用,不用,这么点重量,挑起不费力!”六只鸡都不肥。连带着竹筐总共也不到三十斤,对长期负重的人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我看杨四妹是越来越走不动了。我的意思是,我来挑,这水壶和包袱给子木提,你去背杨子千!”陪着个小丫头走长途,两天的路,非得走出个三天不可。

    “这!”虽说是自己的闺女,但年纪也不小了。背着走,不太好吧。

    “不要,我不要背,我自己走!”果然,一听说老爹背自己,杨子千老脸红得不行。羞死个先人了,大姑娘不比前几年小女孩子,还让老爹背,丢不起那个脸。

    “就怕你走不动,天黑前赶不到小关庙,路上就危险了,有老虎、豹子和狼呢!”面子永远没有性命重要,王三有经验,考虑得较长远。

    “嗯,我努力走,我赶得上!”暗自提了口气,给自己鼓劲,忽略腰酸背痛腿抽筋,杨子千第一次大踏步的走在了队伍的前面。

    “呵呵,是个好强的!”王三看着前面的背影,笑道。

    好强,就得一直保持领头地位,结果走了不到一公里路,又给落在了后面了。

    算了,今天一行人再怎么也是四个,不比当初自己一人,人多都敢上山打虎了。这天黑就天黑吧,晚些时候到小关庙落脚歇息就行了。

    因此,王三识趣的保持了沉默,也放慢了脚步,配合着杨子千这头犟驴。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远处,看到了房子的影子,那是小关庙?杨子千盼望着停下脚步休息了。看着山林中若隐若现的房子,脚下终于生了一点力气。

    结果,王三一句话,让她泄了气。

    “看到没,前面的房子,就是岈屿山庄!”转而,四下里看了看,确认没有人时,又小声说道:“山庄常年累月的有护卫站岗,前后几十公里,都是它的地盘,普通人,不能靠近的。”

    “嗯,我们不要多说了!”正经说起,杨大年也跟山庄的人打过一次交道了,当下阻止道。

    王三立即噤声。杨子千本想打听的,一听老爹打招呼,也闭了嘴。

    心里想着,这山庄,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绿林好汉!

    希望是一些识大体有义气的人,比如说,专抢豪门贪官之类的,不要连小老百姓都不放过才好。要不然,那几只鸡,就是送货上门了!

    想到此,心里也有几分肉疼了,早知道,半路上有这么一道坎,还不如全装进自己家人的肚子里实在。

    好吧,不走,都走到这儿了,各路土地公公地地婆婆保佑,希望他们都早早洗了*睡觉,咱们能顺利过关!

    “禀告少庄主,来者一行四人,两壮年,看身手,是庄户汉子;一年轻人,和少庄主年岁不相上下;一个黄毛丫头,长得倒清秀!”彪形大汉拱手上报。

    “可看清,是否有兵器!”刚变声的嗓音,装着生沉老练询问。

    “未曾有,一挑竹筐,里面是六只鸡,那毛头小子背篼里也是一只鸡!”带回来,一人还不够一块肉,唉,太少了。“少庄主的意思是、、、、”

    “没意思!”少年慢悠悠的起身,道。

    没意思是个什么意思。是不动手,还是说东西少没意思?

    “那属下去提了回来炖汤喝!”不能当肉吃,炖汤一人喝一口,沾点油荤倒也不错!

    “好你个大丁子,你当我岈屿山庄是土匪窝,强盗洞了啊!”少年厉声呵斥“说过多少次了,盗亦有义,不是见什么都可以据为已有的。白白坏了名声,你长点脑子吧!”上前,跳起来点着壮大汉的头,“都不知道爷爷怎么就看中了你,非要安排给我做护卫,看你这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是,属下知错!”大汉心里抽了几下。这不是土匪窝、强盗洞,但,来山庄前,自己的确是干那一行的。知道那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下场,听说庄主义气,这才来投靠,发誓终生效忠于岈屿山。不想,那老头见他功夫过硬,头领什么的没他的份,却安排给少庄主做护卫。这少庄主,就是老头的眼珠子,命根子。三个儿子不培养,偏偏培养一个小毛孩当*人,能耐的是,人人都服从,也没见争权夺利的。自己比少庄主也只是年长一岁,身高却高出他一个头,最怕的就是他跳起来咬人!

    “等等,你说那少年年岁和我不相上下,却又说那是个毛头小子,意思是说,我是毛头小子?”最后几个字,是咬牙切齿的问出来的。

    “属下告退!”见势不对,马上撤退,大丁子知道,少庄主反应快,连忙闪身,准备躲过惩罚。

    “唉哟!”一个松果,重重的打在了*上!

    “呵呵,看你身手快还是我的飞镖快!”少年听得哀嚎呼痛,朗声大笑。

    从三岁起,就尽得爷爷真传不说,来投奔的各路英雄好汉的拿手绝活都分别学了一招,放眼整个寨子,能打得过他的,恐怕还没有出生!

    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下巴,唉,要像爷爷一样,长有胡子,摸起来就顺手了。嗯,毛头小子,毛头小子长什么样?

    趁天黑,跟上那四人去看看,这山庄,除了家里姐妹们,都是些成年人,也怪不好玩的。要是和那小子有缘,结拜个把子什么的,貌似不错。少年天真的想着,准备,上前去看看。

    “王三叔,你说这山上有猛兽?”越走,天色越暗。这茂密的树林就这点不好,天还没黑尽,却看不见路了。亏得自己现在不是近视眼,要不然,高一脚矮一脚的都不知道要摔多少个狗啃屎了。

    “是啊,听说屿岈山庄的英雄就曾经空手打死过一条猛虎!”王三一边走,一边将道听途说的故事讲给大家听。在这寂静的山路上,倒添了几分勇气。

    古有武松空手打猛虎,没想到,这西宋,也出了个武松二号。也是,江山辈辈同,代代人才出。所谓天生我才必有用,这不,小小山庄的一个护卫,打死一只虎,也就是成了名人,十里八乡宣扬不断。

    “大丁子,你成了英雄了!”少年坐一棵大树上,对另一棵树上的大汉小声调笑道。

    切,那是才来山庄不久,庄上的人比赛打猎,自己运气不好,摔了一跤,跌下一个山崖,幸好平稳着地,人没摔伤,却坠入了虎窝。那母老虎气势汹汹的朝自己奔来。一无刀,二无剑,不得已,只好空手打它,累得半死,好歹捡回了一条命。也正因为如此,老爷子才另眼相看,任他为少庄主的护卫。现在看来,要知道自己这会儿的主子是个整死人不偿命的主,索性眼睛一闭,进了母老虎肚子日子还怕好过些,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了!

    英雄算什么,在你面前,就成了狗熊!

    大丁子别扭的盯着少庄主,也不知道,不偷人家的鸡,跟上前来,难不成还想偷人?

    “那还有多久到小关庙?”一听真有豺狼,杨子千心就虚了。那家伙,可不是吃素的。得赶紧的跑到庙子里躲起来,不说菩萨保佑,至少有个庙门遮挡。

    “快了,还有两里多路。”王三知道小姑娘这会儿害怕了,安慰道。

    “妹妹,别怕,有哥哥在呢?”杨子木的保护意识很强,立即开口。

    坐在树上的少年一听大丁子口中的毛头小子说话,就断了结交的心思。文文弱弱的,当真是庄户人家的儿子,没有江湖豪情。不过,还算是一个男子汉,知道安慰自己的妹妹。

    这女孩也是,好好的不呆在家里绣花,跟着跑出来干什么?

    女人就是麻烦!想起家里那一群莺莺燕燕的姑娘小姐姨娘丫头,少年的头一下就大了。对这个走山路的小姑娘嫌弃得紧。

    “我才不怕呢!”鸭子死了嘴壳硬,三个说得上壮男子的人同行,怎么也轮不上自己一个小姑娘怕。

    “哟嗬,不怕,还以为自己是巾帼英雄,女中豪杰,行侠仗义的江湖女!”本已准备打道回府的少年,胃口又吊了起来。快速的穿梭在树上,赶在一行四人的前面行走,他要看看,这姑娘是不是真的是个有种的。

    如果没意外的话,小关庙前面一点的豹岩上,就会有狼出没。

    躺在路旁的大树上,翘起二踉腿,坐等看好戏。

    “王三叔,前面就是小关庙吗?”远远的,杨子千在黑暗中,似乎看到了庙中的烟火,时亮时暗的,奇怪的是,不是红光,好像是绿光。

    “对,就在前面一点就到了!”王三提心吊胆的心,也快要放下来了。一进入庙子,就不怕野兽了。

    “这庙子僧人有几个?”或者说是尼姑。看小说看电视,知道有些人看破红尘,直接遁入空门,选了这种偏山小庙修行。

    “庙子里就只有关老爷的像,平常倒没人,只是过路人歇歇脚,有难的求关老爷保佑。香火不旺”王三记得,上次去庙里,门上蜘蛛网都多宽大了。

    “啊,我明明看到有烟火的!”难不成是鬼火?本是不信鬼神的杨子千,自从穿到本尊身上来了,也知道,有些东西,她不得不信!

    “哪儿有烟火!”对于四丫头的言论,最在意的肯定是杨大年。这荒山野岭的,一行四人,就单单这孩子看到了烟火,让他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男人阳气高,女人小孩阴气重,他这会儿,有点后悔带女儿出门了。

    “就前面,你们快看,还是绿色的光!”就在杨子千说话间,那道亮光又出现了。

    这一次,四人全都看见了。

    “不好,那是狼!”王三听得多,知道,狼眼,在夜里,要发光,而且,是绿光。

    噢,天啊,这才真的是狼来了。

    呵,狼真的来了,树上的少年坏心的想着,自己这是不是叫着心想事成?

    杨子千捶死自己的心都有了。小时候读过那么多童话,故事书都不都说发着绿光的狼吗?这会儿,居然天真的以为是庙里的灯火。真正是蠢到家了,误人误已啊!

    狼怕什么?

    动物一般都怕火,狼也不例外。

    “快,快,爹,快把火打燃,哥哥,快点,我们找点些干枝树叶燃一堆火起来!”杨子千高声大叫。

    “王三,快把包袱递给我,里面有打火石!”女儿的话,就是金口玉言。杨大年没有思考为什么人燃火,只是快速的行动。

    等火打燃,引起一堆明火时,那条狼,已经离他们只有五十米远的距离了。

    远远的,站着,低头嗅了嗅,又仰头,盯着这边的人,然后,长啸几声!

    “怎么办,这畜生在叫同伴呢。要是引来了狼群,我们还没有走到庙里,今晚就要交待在这儿了!”王心手上额上到处都是汗,着急的问道。

    “这样,我们多找干树枝,捏成一把,每人手上都点燃,快速往小关庙里跑!”杨子千慌乱的抓着树下的枯枝乱叶,好不容易凑成了一大把。

    杨子木透过火光,看旁边的一根树上好些干树枝,蹭蹭几下,爬上去,三下五除二的拽下一大把,一人分一几根,点燃,准备往前走。

    “狼在前面的路上,我们怎么过去?”王三捏着火把,害怕的问道。

    “王三叔别怕,我们往前走,它就会退!”边说,杨子千带头往前冲。

    一个女孩子都不怕,王三面上挂不住了,也跟着往前跑。

    杨大年和杨子木生怕杨子千有闪失,也连忙冲了上去,一左一右护着她。

    狼没等来同伴,却见几个火把快速的往自己而来,掉头往来路跑去。

    “真退了!”王三惊喜。

    没等他惊喜过,狼又停步,虎视眈眈的盯着来人。

    如此反复跑了几次,小关庙的大门,近在咫尺了。

    胜利在望,树枝火把却快熄灭了。

    狼见火越来越小,大胆的往前逼了几步。

    这,就是黎明前的黑暗,冲过去,冲进庙里,关了庙门,就好过了;冲不过,就死在这儿了。

    “爹,我们跟它拼了!”三个大男人,还能被一只狼吓住?别人空手打老虎,今天,他杨子木也要空手套白狼!

    说着,将背篼放在杨子千面前,准备找树干石头动手。

    “好!老子今天就不信这个邪!”有危险威胁着儿女,为父则强,杨大年胆从心起,放下竹筐,抽出扁担,拿在手上。

    既然杨家父子要动手,自己岂能袖手旁观。现在,自己和他们可是一条路上的肉,可不能被狼叼了去。王三也放下水壶和包袱,伸手在路上摸着石头。

    “四丫头,等会儿,我们动手时,你就快快的跑进庙里,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都把门关紧了,千万别出来。”杨大年回头,叮嘱着女儿。

    啧啧啧,这群庄稼汉子,三人打一只狼,还要交待后事!摇头,少年感叹,还是有一技傍身好啊!

    大丁子早就想动手把狼解决了,这可是一盘肉啊,比那几只鸡还抵事。可是,少庄主要看戏,自己也只好装聋作哑了。

    要是这只狼引来了一群的话,或许,庄上的人都可以饱餐一顿了。大丁子做着自己的美梦。

    “爹,小心!”狼果然不是吃素的,看火把快燃烬,一瞬间就跳了过来,直起身子,扑向了杨大年。

    说时迟,那时快,杨子千扯起面前的鸡,一把就丢了过去。

    虽然一只鸡不能解决问题,至少,能抵挡一下。

    “啪”的一声,应声倒下的,是鸡。

    不对,杨大年暗叹不妙时,那狼居然往后仰,倒下,蹬了几下腿,一动不动了。

    转瞬间发生的事,让大家惊呆了。

    杨大年是劫后余生的感觉;杨子千是后怕!杨子木是发傻;王三则什么反应都没了,整个人软软的,一*坐在了地上。

    杨子千扒拉着着路边的树叶,将火重新引燃。熊熊的火焰照耀下,看到那只狼没有半点反应,身下的血,却是越流越远。

    “爹,你拿什么打的?”杨子木确认,他真的没看见爹出手,扁担都还捏在他手上啊。

    “我没打啊。”杨大年回过神:“对了,丫头,你刚才丢鸡时,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在狼身上?”要不然,那畜生可不会死。

    杨子千摇头。

    “是有人帮我们!”坐在地上的王三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太丢脸了,胆子小得连杨家丫头都不如。但,经验告诉他,可能遇到好汉了。

    废话,不帮你们,不帮你们,这会儿,那丫头早该哭爹喊娘了,大丁子看少庄主还屏气敛神看戏,主角不出场,他这个跑龙套的,也只得把身子再往里隐了隐,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惹了少庄主不高兴,自己也就不用高兴了,哪怕吃着狼肉,一样是黄莲味。

    杨子千听完王三的话,上前翻看了一下狼出血口,上面赫然钉着一支飞刀,一剑封喉!好家伙,果真是江湖人士作派,幸好不是杀人,要不然,自己这几口人,连知觉都没有就得去阎王殿报道。

    “请问是哪路英雄,帮了杨子千,小女子在此谢过!”起身,拱手,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大声道谢。电视上的人都这样的,想必,江湖人士不拘小节,这礼仪应该通用吧。杨子千知道,老爹他们几人都是跟黄泥土打交道的,这种事,还得见过世面的她来应付才行。

    “哈哈哈,好说好说,杨姑娘,你可是江湖人士?”树上的少年,笑得那叫一个爽。好久都没见过这么有趣的场面了,一个农家少女,居然还学着抱拳答谢,真正是让他开了眼界。

    杨大年和杨子木、王三听得笑声,借着火光看去,一个身影忽得从树下跃下,站在树下,大声笑问。

    “小女子不懂江湖规矩,再次谢过英雄!”杨子千被人笑窘了,声音明显没有刚才那么豪放了。抱拳改为鞠躬!这礼,总是对的吧,古代见长辈、见上级都是以此为尊重的。“敢问英雄高姓大名,容小女子日后报答。”杨子千想着,眼下,能拿得出手的,就只有那些鸡,要不,把刚才丢给狼的那只鸡送给他,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吃素!

    “问得这么清楚作甚,你要怎么报答,以身相许?”大丁子见有人打探少庄主身世秘密,作为护卫,可不能失职,他一下就闪到了面前,故意调笑。

    “英雄配美人,小女子无颜,自是不敢高攀,”杨子千心里暗骂,一看这家伙就是奴仆,都说阎王易斗,小鬼难缠。看看,说得就是这号人物,正主都没开腔,你一个下人打什么岔。

    “大丁子,多事!”少年看了小姑娘几眼,火光映照下,只是长得清秀,还真的说不上美,至少,比家里那一堆的颜色来说,差了半截。

    转身,走了。

    咦,就这样走了?大丁子捉摸着,是不是要把那条狼拖回去?

    可是,少庄主没发话,他不敢动手,只能亦步亦趋跟着回了山庄。

    “走了!”直到看不到人影了,杨子千紧张的心,才松了下来。

    切,有什么了不起,不说名字就算了,还想着以后报答你,反正,我是许过诺要报答你,至于你领不领情就不关我的事了。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咦,那人走了?”杨子木这才敢上前,刚才,他生怕自己上前惹了英雄不高兴。不过,现在想想,一个陌生男子面前,让妹妹一人上前去道谢,作为家中长子的他,是羞愧。

    “这人是干什么的?”杨大年看着远去的救命恩人,问道。

    杨子千摇头。江湖卖艺的,不像!过路侠,谁见过有*的侠,他们,可喜欢独来独往,除非,小说上这样写都是骗读者的。

    “我猜,可能是岈屿山庄的人!”王三凑上前道“那个高高大大的人,一看就不是善类,比少年还恶,却是听少年派遣的下人!”

    “管他是什么人,走,我们快快进庙子才是正理。”拾了鸡重新装进背篼里,杨子千招呼道。

    “对了,这狼怎么办?”杨子木盯着地上的死狼问道。

    三年前,妹妹连一条死蛇都不放过,这会儿,肯定没有放弃一条狼的理由。

    “爹,你和王三叔拖回庙子里!”要怎么解决,她也没主意,但,放在这儿,万一惹来儿狼群,可再没有一个英雄来救美了。

    “拖着血腥味重的东西进庙子,怕是对关老爷的不敬吧!”杨大年疑迟不决。

    “爹,关老爷是武财神,掌管平安,进财,辟邪。没事,爹,他不介意这事的。”事情紧急,连关老爷的主,杨子千都做了。

    果然,听得女儿头头是道,杨大年也没再啰嗦,和王三一人提了一条狼腿,将狼拖进了庙里。

    将庙门关了,点燃一堆火,照亮了这个小庙,几人全都坐下喘息!

    害得大家心有余悸的东西就在眼前,幸好啊,幸好有那个路见不平拔打相处的英雄,要不然,这会儿,也不知道,自己几人还能不能完好无损的坐在这儿呼吸。

    “饿了没,吃点东西,喝点水吧!”杨大年担心女儿害怕,翻出包袱里的干粮,递给杨子千。

    杨子千双手在身上拍了几下,接过烙饼,咬下一口,太干了,吞都吞不下。

    “唉呀,这儿有肉,还吃什么干粮!”杨子千猛的把烙饼放进了包袱里,指着死狼大声说道。

    杨家的闺女,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这会儿,王三脑海里就余下这句话了。

    果然,妹妹是不会放过这条狼的!杨子木暗暗点头,她的妹妹,还有什么肉不敢吃?对了,那蛇肉,她好像还真的没有偿过,会不会,这狼肉,她也下不了口?

    “妹妹,要怎么整?”杨子木永远是她最强有力的支持者和助手。

    “剥皮,烧火烤来吃!”杨子千仿佛已经闻到了烧烤香味了“对了,大哥,皮子不要剥烂了,拿回家,晒干了,说不定还可以给小五丫做一件衣服!”纯天然的皮草,小五丫,你有福了。

    杨子木拿出砍刀,遵照妹妹的吩咐,小心的给狼*服。

    瞧瞧,你要喝我们的血,没办法,我们只能吃你的肉了,虽然说,手段不太高明,但,好歹,你是败在我们手下了。杨子千盯着那条被倒挂在墙角的狼,心里暗念道。

    王三见杨子木在那儿折腾,他连忙上前打下手。通过这件事,他更是认定,跟着杨家操,吃得上饭不说,还能吃上肉,喝上汤。

    “唉,可惜了,现在天气大,要不然,可以给娘她们留些肉回去!”杨子千看着肥肥的一头狼,大声叹气。天气热,再等两三天拿回家,肉早就发臭了。

    “爹,你在门外砍几根树棍回来串起烤!”关于野味的吃法,杨子千自己没动手做过,但,去羌寨旅游,那烤全羊,好像就是这样整的。

    杨大年应声要去开门。

    “爹,等一下。”杨子千轻轻的走到门边,贴着耳朵听,确定没有狼叫声,然后,虚开门,透过门缝,往外瞧了瞧,也没见着绿光,这才放心的开门,让杨大年出门。

    庙门外,就是大树小树,山林里,最不缺的,永远是树木。很快,杨大年就砍了几根小碗粗的返回庙里,将庙门紧紧的关闭了。

    “烤熟了能管一两天,要不然,带到县城里去卖?”王三边帮忙剥着皮,边出着主意。

    “先解决我们的肚子多!”杨子千接过哥哥递过来的串好的一条前腿,伸进了火苗里。

    “滋滋!”燃油声响,等几人一人拿一大串狼肉伸进火堆里烤里,杨子千已经闻着烤的肉香了。

    “嗯,真香!”缩回手,送到鼻子边闻了闻,也不知道熟没熟,杨子千准备撕点肉偿偿。

    “丫头,多烤一会儿!”杨大年就知道自家闺女是个嘴馋的,连忙阻止道。

    杨子千讪讪的,又把肉伸进火堆里。

    唉,要是有点盐、味精、花椒、海椒、孜然就巴适了,这野味烧烤,岂不是爽歪歪吗?

    四人这次有惊无险,还把敌人送进肚子中,那感觉很不错。

    “要不,当真把这两腿后腿肉烤了拿县城里卖!”如果,明天走得快些,能赶在天黑前进县城,送进那些小店应该能卖掉。王三边吃边建议。

    “行!”烧肉,杨子木乐意效劳,更何况,说有钱钱挣,他最缺的就是钱,最不缺的就是精神。

    “不行了,大哥,我要睡了,我好累噢!”杨子千打着呵欠,也不怕肚子撑了不消化,缩在一个角落里,准备睡觉了。

    “丫头,过来,靠着爹睡!”杨大年也在帮忙烤肉,招呼女儿道。

    靠墙哪有靠着人肉枕头舒坦,反正那是自己的老爹,这样想着,杨子千就心安理得靠上老爹的身上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听得轻声说话声,睁眼,“唉哟!”惊叫。

    “怎么啦,丫头!”杨大年忙侧身,问着女儿。

    “唉哟,唉哟,我的腰,我的腿,我的胳膊!”左手,不停的敲打着这些部分。

    “到底怎么啦?”杨子木被妹妹这表情,这动作吓了一跳,忙走了过来,蹲在她身边,焦心的问道。

    “疼,疼,疼得不行了!”杨子千咧着嘴,艰难的说道。

    “这是走路走多了!”王三看杨家天不怕地不怕的四丫头,还是有常人的一面,心下好笑。不过,那胳膊又没走路,怎么会疼。

    “你胳膊是怎么回事?”杨子木不解的问道。

    “睡久了,睡麻木了,动不了了!”杨子千痛苦的说道。

    “我给你揉揉,等一下就好了!”唉,妹妹说到底还是一个女孩子,哪能吃得下这些苦。以后,等自己有本事了,要去县城,就雇人抬滑竿,抬轿子去,才不要让她再受这些苦难了。

    “行,你给四丫头揉揉,等缓过来了,我们就走,早点动身,才能赶着去卖狼肉!”杨大年起身,抓了些包袱里月娘准备的谷子喂鸡,然后,再收拾烤好的狼肉。

    找了一根大的树干,把两腿肉串起,一边一头,也可以挑着走了。当然,这活计,肯定只能让王三承担了。

    杨子千咬牙切齿,忍着浑身的疼痛,紧赶慢赶的跟着他们往县城出发。

    一路上,走走停停,停停歇歇,到申时,王三说快到了时,杨子千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终于到县城了!这长途徒步越野,真不是人干的事!

    河包县,据说下辖十二个镇,人丁多少户,王三和杨大年这类土农民是没消息来源,反正,二人的聊天记录是:很大,很热闹,人很多。

    县里,级别高一些,果然和广源镇大相径庭。

    单看街头林立的商铺,档次就高得多了,古色古香的吊角楼,茶、酒、栈招牌随风飘扬,人来人往,招呼应酬,声声入耳。

    “好热闹啊!”请原谅杨子木这个小年青吧,这么大了,印象中是没上过街,现在,一上街,就上了这么高大上的县城来,这会儿,眼睛都转不过来了。

    “唉,我们要怎么才能把这肉和鸡卖掉!”杨大年想着,和镇上一样守株待兔,也得找个地方蹲守才行啊。

    “我头几年来时,比现在还热闹,看来,这天干,对这些地方都还是有些影响。”王三四下里打望后回答:“听说卖东西都是在码头去卖,但是是清晨去,这会儿,人都散了!”

    “这肉可不能等明天了,要不然就臭了!”清晨,一日无二晨,只有等明天才有那个机会,可是,狼肉等不得了啊。

    “我去看看!”杨子千看老爹和王三在那儿商讨半天都没有主意,摇头,这事,还得自己出马解决。

    街对面,有一家酒家!

    姐的目标就是你。

    选定了,杨子千深呼吸一口气,大踏步走了进去。

    七八张桌子,只有紧邻柜台的一桌有一个汉子在喝酒,桌上有一盘牛肉。这,就是传说中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吗?杨子千心里想着,准备开口做生意。

    “唉姑娘,你是吃饭还是住店!”还没来得及开腔,柜台里一个人头探出来,问道。

    “老板,请问,你这儿买不买狼肉!”时间不等人,犯不上去虚与委蛇,搭讪套。杨子千直接开口道。也不管对方是老板还是掌柜或者是打工的小二,反正,人都喜欢往高里称呼。称呼死了,又不要自己埋。就像现代,人人都是总,一根电杆倒下来,砸伤十个人,九个都是总,还有一个是经理。

    “噢,姑娘,本店不经营这些野味!”上下打量,一看就是穷人家孩子,也是,哪有穷人住店下馆子吃饭的,于是,开口拒绝。

    杨子千犹豫着,是继续推销,还是换家店换个方式重新来过。

    “唉,姑娘,你那狼肉是个啥味!”就在杨子千准备跨出店门时,汉子抬头问道。

    “官,您老这是要吃狼肉?”柜台里的人,献媚的走出来,低头询问。

    “才刚听这姑娘在问,就突然想来上一盘。”汉子点头,也没有看店家,更没有看杨子千,自顾自的又端酒喝了。

    “好嘞,您老等着,我这就去给您瞧瞧,要是份好菜,自给您添上一盘!”使劲给杨子千眨眼,示意出去谈生意。

    既然有门,就没有必要再去寻路了。

    杨子千决定,就把这两腿狼肉卖给这家人算了,省得臭了可惜。随即,跟着老板出了店门。“老板,我那儿有两腿上好的狼肉,您要是买来,加工好了,肯定大赚。”

    “怎么个卖法?”顺着杨子千指的方向看去,确实见那人肩上挑着两腿黑漆漆的东西,乍一看,根本分不清是什么,哪知道是不是狼肉。

    “这是我们昨晚在山上打的,都烤好了。两腿肉,就卖你五两银子如何?”杨子千根本拿不准,这东西值多少钱。只知道,卖家喊的是价,买家还的才是钱。

    “哟,姑娘,你小小年轻,学会抢人啦!”店家差点笑翻天了。五两银子,这孩子,是没见过钱长什么样吧,以为五银子是五文钱这么简单。

    “那你给多少!”果真是喊多了,杨子千在心里抽着冷气。

    “五十文钱!”店家眯着眼睛盯了又盯那两腿肉,估摸着,一盘菜,卖十文,一腿肉,切下十盘,如果耍点手脚,十二盘也能装上桌,两腿,倒也赚得到点钱。

    “呵呵,敢问老板,你这一盘肉多少钱?”指着店内的桌上,杨子千微笑着问。

    “十文一盘!”这也用不着隐瞒。

    “您看,普通的牛肉十文一盘,我那是稀有的狼肉,而且,只要你有佐料,我为您加工一下,一盘卖个二十文是轻轻松松的事。这一腿肉,至少得装十盘,就是二两银子,两腿肉,四两银子的收入,老板,您那五十文,能出手吗?”杨子千边算计,边透露,自己有绝招。

    “二十文一盘,就是城中最好的锦记酒楼的肉,也就这个价了,卖不了,我这儿的菜,卖不出那个价!”涨他人之威风,灭自己的志气!杨子千听了,心里就摇头,这老板,太不自信了。

    “不如这样,老板,反正那位官要吃,我去你厨房里帮你操作一份出来,你让他偿偿,要是二十文他愿意要的话,这两腿肉的收入,我们五五平分如何?”杨子千知道,这老板,非得装出个三十盘肉不可,六两银子,分三两走,他肯定不同意。

    “姑娘,我看你也是个实诚的,就按你说的方法,只是,如果那官愿意出钱的话,这两腿肉,给你二两银子如何?”老板算计了一下,觉得,这样买断了比细水长流来得痛快。

    “行!”反正,捡来的娃娃当脚踢,二两就二两,这可是捡到的!

    杨子千朝王三打手势,他们见杨子千招手,连忙挑了肉过来。

    “丫头,卖掉了?”杨大年很意外,一走过就问。

    杨子千摇摇头,朝店家开口道:“老板,这是我的家人,长途跋涉累了,借用你的小院休息一下,容我这面操作,合适的话,我们谈好生意就走!”总要先把这几人安顿下来再说吧。酒店旁边一条小巷,应该是通往他的后院。

    “贵子,贵子。”店家朝酒店里大喊。

    “老板,什么事?”年轻的小二小跑了过来。果真是老板,杨子千心里暗笑,自己还真有眼光,没称呼错。

    “带这几位哥佬倌去小院休息一会儿!”看了看竹筐背篼,这是准备卖鸡呢。却半路上遇到了狼,还发起了狼财,眼前这小姑娘,倒比这几人还精明。

    伸手,接过了王三肩上的两腿肉,带着杨子千,就准备进酒店厨房。

    “丫头?”杨大年害怕闺女吃亏,喊道。

    “爹,没事,你们跟着那小哥去休息一会儿,我这边好了后就来找你们!”说完,随着老板进了酒店。

    “老板,我看看你的佐料!”一进屋,杨子千就喊道。

    操作间,一般外人是不得入内的,既然这个精明的姑娘说保证能卖出去,而且是二十文一盘的肉,进来一次又何妨,更何况,他是全程监控的。

    “呶,就在这一排!”指了指面前的一排。

    酒店就是酒店,她看到了山椒、花椒,还有香葱。这东西,还真的只有穷人家没见着。

    有就好办,就怕没有!

    “你把肉先切成片,切一份出来”

    要做一个什么味道的出来呢。

    铁板烧!

    早有人把火燃烧,锅辣了。

    下油。

    在家里,可没这么多油给她用。

    油熟了,倒下老板早切好的一盘狼肉,反复的油炸,起锅,滤干,装盘。

    再将山椒,花椒细细的切碎,均匀的撒在上面,再来一点葱花,色香味俱全。闻一闻,还有烧烤后余下的香味。

    老板从杨子千手中接过狼肉时,心里就知道,成了!

    “官,这肉,是狼肉,又经过我们细细的加工,您呢,是第一个户,就优惠您,收您三十文,可好!”故意将菜放在他面前晃了两晃,话说完,菜都还没上桌。

    “行了,行了,只要你的值,还怕我赖帐不成!”本来五分饱了,结果一闻这狼肉味道,觉得,肚子才只垫了一层底!

    老板心情大好,高声大叫:“好嘞,精制狼肉一盘,您老慢用!”

    黑心的老板,擅自涨价。乖乖,自己好像亏大了!

    心里气鼓鼓的,面上却不显。

    “姑娘,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再麻烦你做一盘,等一下,如果好销,我多给你一两银子!”老板没想到,自己多了一个心眼,涨了十文,人还是要买 。

    一不小心,自己的菜,超过锦记酒楼了!老板的心,狂跳了几下。也知道,能卖高价,得益于小姑娘的独特制菜方法。于是,主动提高价格,外带,要求学学技术。

    这边,杨子千想着,反正这也简单,能主动多涨一两银子,也算他有良心了。当下,点头,再次开工做菜。

    “好吃,再来一盘!”汉子高声大喊。

    “就来,就来”杨子千的第二盘菜才起锅,又被老板端走了。

    “什么好吃,我们也要来一盘!”进门,两个年轻的读书人打扮的官,没等老板招呼,就提出加一盘。

    跟风,典型的跟风。见别人说好,自己见都没见着,也跟着说好。杨子千摇头,还读书人,点自己的主见都没得,是书读得太多了,读蠢了!

    “官,是我们店密制新菜,狼肉,三十文一盘,您们要吗?”老板满脸堆笑,上前招呼。

    “来一盘,偿一下你这菜是不是比锦记的好吃!值不值三十文!”年轻人丝毫没有犹豫。

    这是啃老族吧,只买贵的,不买对的,越贵,越显示他们的身份吧。唉,这县城,生意当真好做。要不,自己也来这儿开个酒店算了!杨子千在操作间,暗自打量着两人。

    经过她两次演示,厨房里的厨子已经能独立操作了。

    那叫贵子的跑堂小二高唱着端上狼肉,两个小年轻动筷,送进嘴里后,也大声说:“嗯,好吃,吃好!”

    “怎么样,老板?”杨子千有些自得的朝老板笑道。

    “姑娘高明!”老板伸出大拇指,并从钱袋里掏出三两银子:“姑娘,请收好!敝人姓徐,以后,如果有什么好吃好喝的要卖,请姑娘第一时间考虑送到老徐这儿来!”

    送杨子千出门,徐老板真挚的邀请。

    “对了,我差点忘记了,我爹那儿有七只鸡,你要不要买下!”杨子千顺杆子往上爬,问道。

    才刚说了第一时间送来,可不包括这最普通不过的鸡啊。但是,如果,有意外的话,他倒不妨收下。

    “姑娘又有什么保证卖得出去的方法?”徐老板心里打着小算盘,朝杨子千笑问。

    狡猾的狐狸!

    “徐老板这是打算超越锦记?”杨子千歪着头问。可别欺负小孩子,欺负小孩子,是要挨雷打的。

    “嘿嘿,如果有那本事,将是老夫平生之最大喜事了!”做生意,最不怕名声大。如果,能超越锦记,哪怕那家人的后台够硬,自己也是不怕的。

    要想做第一,没两把刷子是不成的;无缘无故的做第一,不付出点代价也是不成的。

    杨子千就这样微笑着看着徐老板。

    也不说话,就看着,对,看着就好。

    终于,徐老板被她看得心里发虚了。

    “如果姑娘愿意,徐某倒舍得下本钱!”言外之意,就看你有没有那本事。

    废话,没有金钢钻,怎么敢揽瓷器活!

    “这鸡吗?”杨子千想起农家乐最常见的是一鸡几吃。但,在西宋,她还没下过正宗的馆子,也不知道,这时候的人,都最常见的吃法是什么。

    徐老板的心都提到嗓子上了。

    杨子千话题一转问道:“请问徐老板,贵店厨师会做几样吃食?”

    哟,这小姑娘,真不是简单的。

    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瞧瞧,无意中的一句话,就引得自己要把店里的秘密卖了。

    罢了,反正也不是什么祖传的密方,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舍得宝来宝调宝。

    “炖、烧、拌、”徐老板一一说道。

    呵呵,自己会的,好像也只有这么几样。

    不过,味道嘛,肯定会比他们的好。

    说起鸡,倒有两样,西宋的人,肯定没吃过。

    但是,全盘交出去?

    那自己岂不是一个小白花了。

    “不瞒徐老板,小女子会的,也不外乎就是这几样,不过,说实话,味道,肯定和你的不一样,只是,看你舍不舍得下料!”杨子千一语双关,轻声笑道。

    “只要老夫有,肯定是舍得下的!”徐老板,生意场上的老贼,岂有听不懂话的道理。

    “不知姑娘打算去往何处?怎么称呼?”看看,人都帮你赚钱了,还忘记问人家的姓名了。这人啊,一激动,就容易忘事。

    “呵呵,小女子姓杨,名子千,在你小院的是我爹和大哥,另一位是王家叔叔。这次进城,只是卖鸡,顺便看有没有什么活路可寻!”明人不说暗话,反正,自己的家底就那样,只有坦诚相待的人,才值得长期打交道。

    “那落脚在何处?”徐老板问道。

    “才刚进城,打算去王叔叔的亲戚家借住一宿。”杨子千先还想着,给王三的老表家留一份狼肉,刚才一激动,全给卖了。算了,等回家时,拿点钱给王三,所谓上山打鸟,见者有份。再说,王三还帮了这么多忙,给点钱给他,也不吃亏。

    “姑娘家人如不嫌弃,就在小店后院将就一晚,铺不算好,但与普通人家也不相上下。”徐老板决定了,这小姑娘,或许,是他的一棵摇钱树,可得使劲的巴结。

    “如此,就多谢徐老板了!”杨子千这人,最讲究实在。能占便宜,且名正言顺的占便宜,不占是傻子!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月票、花花!

    为了爬上更新榜,竹枝拼了三天。

    今晚要开例会,明天的文文就少了。

    不过,只要亲们支持竹枝,一旦休假,就万更!

    亲们,走起!

    推荐公子妖的新文《女帝塑成计》:。。574676。竹枝看过,很好看,喜欢的亲请多收藏多支持,在首推中,感谢!

    如果有错字,亲们将就看,等竹枝空了再回头改。脖子,手腕,都快不是竹枝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