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三十二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百度网盘

    农闲的杨老二家,不再修房,却干起了好人好事——全家总动员,连月娘都背着五小丫,上阵!

    干什么?

    杨大年和大儿子,一人一锄头,铲草皮!连带着一些草根都给铲出来了。

    双胞胎在田边土角转悠,初了找能吃的野菜外,连一些杂草都给割回了家!

    月娘就背着五小丫,隔一段时间,把草皮翻晒一下;再就是,把小的两孩子背回来的草往房角的粪坑里倒!

    “月娘,你们家这是有什么新主意?”冯大嫂看这一家人这几天齐齐出动,轻声笑问道!

    “他爹在说,下半年种小麦,估计肥料紧张,这不,能沤肥就先沤一些!”在冯大嫂面前,月娘从来没想过要隐瞒什么。

    “这草嫩,现在就开始沤,到点小春时到也可以用了!只是,那草皮铲得这么干净、、、、?”冯大嫂想,总不至于当真是大路不平人人铲吧,草封了路,这杨大年还真心好!

    “呵呵,太阳好,把草皮铲了,晒干烧了,当草木灰用!”月娘笑道,自己也是第一次听四丫头说起。这孩子,比他爹都还像个庄稼人了。

    饭桌上,那丫头说可以烧草积灰后,杨大年夜里就在月娘耳朵边念叨了几句,说这丫头,要是生个男儿身,这杨家,指不定会发达了!

    就算是一个女儿,夫妻两早就当宝,这会儿,更是当眼珠了。

    “呵呵,月娘,看看你家,大人孩子都齐心,你呀,好日子在后头呢!”冯大嫂听完,赞不绝口。

    是啊, 人家一家都齐心过好日子,自己一家,却天天唱大戏。

    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

    自己家,那掌家的老太婆,理不正,言不通,却一手遮天。

    折腾吧,折腾,看最后要把一个家折腾成什么样才罢手!

    一连几天,李家寨子大小道路上的草,被铲窃一空!

    晒干了,杨大年集中在几个空旷的地方点燃烧了起来。

    一时之间,七八个火源浓烟滚滚,在青山绿水之间冉冉上升,场面很是壮观,大有峰火戏诸侯之势!

    不过,也有点环境污染的嫌疑,当然,这只是杨子千小朋友心里在内疚。

    至于李家寨子的人,在看到烟火,看到野草烧成灰,再被杨大年挑来粪,一堆堆的垒在空地上时,大家都摇头感叹:这杨老二,脑袋空得很,这种积灰的方式都想出来了!

    人家想出来,你想跟风都跟不上。四面八方光秃秃、一片泥色的道路,就是他们一家人的杰作,你还能怎么去积灰,除非再去铲一层泥起来!

    想想后山,大树下的那些肥泥,到时,只有先下手为强!

    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却也不能现在就动。

    一家家的,在吃够了鱼腥草,抢摘了白槐花,再有翻遍了嫩蕨草,喝了腥臭的鱼汤后,终于盼来了谷子弯腰,泛黄。

    盼望着,盼望着,立秋就快到了!

    今年,打谷子,还可以借用杨大年家的拌桶用一用,想必,轻松快捷,只希望,能有一个好收成!

    杨大年比谁都盼望着有好收成,特别是沙田。

    算着,离去年的暴雨,还有几天时间,他每天,睡前看天,早起看天,就指望着,今年,千万千万挺到秋收!

    “哥,你看,今年的雨水比去年是不是要多些?”杨子千低声问着大哥,他在石墙上写写画画的,记录不少!

    “嗯,这上半年,比去年多很多。不过,最近却明显减少了。照这样下去,或许,沙田今年有望收获!”杨子木如同一个半仙,在墙上指指点点,掐指算道。

    接下来的几天,每一次打雷,杨大年都特别紧张。

    “雷公先唱歌,有雨都不多!”杨子千看老爹这高度紧张,甚是心疼,于是,出言安慰道。

    “这孩子,像一个老庄稼,还说这话劝我了!”这些,都是千百年来,一代代传下来的农家经验。自己也是急糊涂了,既然先打雷,还怕什么。

    果真如此,直到立秋,直到最先把拌桶搬到沙田,杨大年都还有一种如梦的感觉。

    “这沙田,终于不长沙,终于正经的长了一回谷子了!”第一把开工,杨大年就激动的感叹了一句。

    八挑毛谷子挑回坝子里,就算是晒干了,除了空的,半空的,也能出六挑干谷子。按照往年的经验,交租子余两箩,现在,就可能是余十四箩了。自己家,终于不再担心粮不够吃了!

    温饱问题能提前解决,杨子千意外惊喜!

    是不是,有些东西了,也能提前实行,比如说,买家禽,送三哥上学堂!

    让杨子千意外的,还有打谷子帮忙的人,如当初来家里栽秧子一样多。

    杨家的几份地,十来个壮劳力,三天时间,就解决完了。照例,杨家管饭,一个个的,吃得肚儿圆,同时感叹,自家婆娘真没有杨二嫂能干。单是一个鱼,她做出来的就是肉,自己家的,是腥臭,下咽都难!

    当然,吃了杨家的饭,用了杨家的拌桶,秋收的速度,比往年,又快又省力,这感觉,太好了。

    “什么?你去借都借不到?”王花儿看大家干得热火朝天的,拌桶今天罗家,明天王家,一天一家的轮流着扛去了,她家却没有这福利!

    “人家有规矩,早就定好了,你中间去插一杠子,是让停一家呢,还是家家都停下来等你用完了再用呢?”杨大富被王花儿逼着去借拌桶时,就只是走过场的往小木屋方向走了几步,见王花儿转身进了屋后,他就往后山磨蹭了一会儿,算计着时间上差不多了,就回了自己的家。

    兄弟这一年,人缘好,运气也好,看来,他家是要过起来了,这倒不错。

    借什么拌桶,人家有规矩,自己家没去帮忙就算了,还去拖后腿,让兄弟为难,算怎么回事。所以,他从头到尾,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去借!

    “规矩?什么是规矩?你问问他,他姓什名谁?他和谁更亲?是那个破落户王家,还是那穷光蛋罗家?”王花儿的怒火,可以一冒三丈高了。这骂人,连带着邻居都一起骂了。

    “行了,你这是打算把这李家寨子的人都得罪完吧!”四下瞧了瞧,好在,大家都在自家田里干得热火朝天,没人听到她的话,要不然、、、、杨大富摇头叹息!

    “你那个兄弟,就是个白眼儿郎,喂不家的黄眼狗!”王花儿越骂,新鲜词越多,数落着历史“当初,是谁搭手把他拉到李家寨子来的?又是谁找表叔给牵头立约?生孩子时怎么就记得来找我了?咋不去找张三李四王麻子?房子垮了,有本事就不要进我的屋啊?、、、、”一桩桩,一件件,王花儿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杨大富听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娘,你骂谁呢?”杨子强听不下去了,问道。

    “谁,还不是你那六亲不认的二叔!”王花儿转身,恨声对儿子说。

    “你都说他是我二叔了,这些事,你们不帮他,谁帮他?”杨子强不明白,当初,是娘不让自己去搬石头的,现在,怎么就无缘无故的骂起二叔,数落起二叔的不是了?

    “你这个傻蛋,和你爹一个样,都是木脑壳!”王花儿听了儿子的话,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我们帮他就该帮,那借他拌桶用一用,怎么就不行了。他们家,你以后,少去沾惹点,既然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最好,万事不求人,遇着事可千万不要再来找我!”

    “找你也没用,人家一家人还是照样吃羹羹睡地铺!”杨子强小声嘀咕,埋头割谷把子。

    “行了,行了,这打谷子,是我们两爷子在做,又不让你们俩娘母下田,多一天晚一天的,有什么要紧,赶紧的,回去晒坝子去吧!”杨大富难得硬气一回,安排王花儿的活儿道。

    “要不是怕谷子立在田里生秧秧,我才懒得管你干十天半月,哪怕你干个二、三十天,都不关我的事!”骂完,转身回家。

    果然,自己在她心目中,远不如一挑谷子重要!

    杨大富苦笑,娶妻娶贤,看看,自己娶了个什么样的回来!

    嘴硬,心更硬。对自己都这副样子,还能指望着对别人好?

    当初,房子垮了,她做得太过了!

    这会儿,兄弟没有借拌桶,一是自己没去开口,二,也确实是弟弟家有言再先,难不成,让人家去做一个言而不信的人?

    弟兄希望弟兄穷,妯娌希望妯娌耸!

    但是,看弟弟一家人慢慢的,要过起来了。他心里,却是很高兴的!

    至于王花儿,人才脾气、为人处事,样样倒真的不如老二家的月娘!看搬来李家寨子这么久,除了东家那几兄弟家的女人;再就是她表叔娘蒋大嘴;走得最近的,还就是冯家的老太婆了。难不成,她还想学冯家老太婆,处处、事事都要当家作主?

    算了算了,都在瞎想些什么,还是抓紧时间收割吧!

    收了谷子,也学学老二,垒起坎种小麦。这一田收两季,估计东家都眼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