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三十一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我可以吗?”一向以聪明自诩的杨子森,这会儿,特别不自信。

    “嗯,按说,年龄小了点。但是,要考秀才也得去正规的学堂里坐上几天才行。如果条件允许,正该去了!”夫子这话,是面对杨大年说的。

    条件,即是物质的,也就是大家俗称的钱。

    又是钱!杨大年心里苦涩不已。下午,和王三说起多修几间屋,是差钱;眼下,小三子要上学堂,急需钱!可是,自己除了会挖泥,根本就没办法掏金啊!

    一个钱都挣不来,更别说送孩子上正学堂的那一大笔束修了!

    钱!

    杨子千被这个字狠狠的撞了一下腰。这个家,第一次见钱,还是二哥过年时拿回家的二十个钱,十个进了嘴里,十个进了月娘的聚宝袋里。

    这些日子,忙碌充实,空了就找找野菜,抓抓小鱼,一心只想到节流,却没想着开源。

    看来,是有必要去考察一翻了,若有那一本万利的买卖,也该去做一做了。

    杨子千小朋友,把做生意当做山代王一样了。她也不想想,一无本钱,二无技术,三无权势,一本万利的买卖,岂是天上的陷饼,说掉就能掉的,也不怕砸死!

    萧条破败的小镇上,街上稀稀落落的人行走着;路边的小摊小贩百无聊奈的抱着臂膀打瞌睡;偶尔有吆喝声,都是因为看有人在摊前驻足才打起精神应付,但,看得多,下手买的少。

    “爹,这街上怎么不热闹!”杨子千来到西宋,第一次逛街,却失望至极,人气都没有,怎么做生意,消费群体都不固定,又能卖什么?

    “这广源镇,方圆有李家寨子、油房沟、岈屿山和金鸡崖四个村落,地势偏山,人丁本就不旺,大户人家都没几家,佃农居多。这青黄不济的日子里,都在家里伺侯庄稼,找野菜糊口。家里要没个大盘小事,谁会上街花钱啊!”杨大年苦笑,自己一年四季,也懒得上一次街,今天要不是四丫头缠着,他早下地扯田里的杂草去了。

    “岈屿山?”没顾得上杨大年说的人气不旺的原因,只听得这个熟悉的山名,杨子千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这山在哪儿?”激动的问老爹!

    那里,是不是有回现代的时光隧道?其实,她更想这样问苍天。

    “就在我们后山翻山过去的那一道山梁,山更高,几乎没办法种谷子,就靠卖山货和种小麦为生。”杨大年看女儿一副着急的样子,甚是不解。他搬到李家寨子的这几年,还听人私下说过,岈屿山的人,长相野蛮凶残,更像土匪。所以,遇到那边的人,大家都尽量绕道而行。

    杨子千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抽时间怂恿老三和自己一起去看看。更高更穷的地方,如果能像当初那样摔一跌就能回到现代,她也不介意去一趟。可是,难道要舍下这一家大小走了?好像,她又舍不得了。再者,现代,值得她牵挂的人,寥寥无几。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还是想想怎么发家致富吧,半路逃兵,不算英雄。

    “这几个村落,都不富裕吗?”按说,有大户人家,就该商业发达。

    “种地的,能富到哪里去。家里最多的就是地,听说,这几个地方的大户,都没有人当官,小打小闹的在这镇上买了点铺子,经营粮油这些东西,穷人占多,所以生意也不景气。像李家那样的家产都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了。”杨大年轻声的给自家的好奇宝宝解释道。

    “噢,难怪这么萧条,一点儿都不热闹!”杨子千瘪了瘪小嘴,心有不甘叹气。

    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能做什么买卖?亏得自己还想着一本万利,比如和那些穿越女一样折腾点什么菜呀小吃食等东东来卖,结果,这主意,胎死腹中!

    上天够厚待她,连个场镇都这么原始落后!

    “丫头,你叫嚷着要来镇上,想买什么?”杨大年心虚的捏了捏自己口袋里的十个钱,那是月娘塞给他的。想着女儿好不容易上一次街,如果有正当理由,当花钱的地方,也不能吝啬了。嘴上这样问,心里还是有点慌,万一女儿想买个什么,十个钱,根本就够不了!

    摇摇头,没了半点兴趣。

    “爹,我们回吧!”惆怅的再次看了一眼这条街道,那些打瞌睡的小贩们,激不起她半点兴趣!

    这孩子,一大早非要上街,走了近二十里路,在街上逛了一个遍,却一个钱的东西都不买。来时,兴冲冲的,这会儿,恹兮兮的。都不知道,她一个小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

    自己也好像没有什么一定要买的东西。算了,回家。

    杨子森眼巴巴的指望着,妹妹上街,能买点什么好吃的回来,或者,肉!

    吞了吞口水,望着两手空空回家的父子俩,失望的摇头。

    “吃、吃、吃,你还是想着,怎么进正规学堂吧!”不用他说,杨子千都能知道那家伙心里想着什么。

    “怎么进,我们家又没钱,连李家的私塾都没办法进,还能进什么学堂?”杨子森一方面,也想考个什么秀才举人的,一方面,却也知道自己家的家底,索性,都没去考虑这些事了。

    “你?”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监,杨子千气恼极了。

    转念一想,自己又没指望他当官,这么急巴巴的干什么。过一两年,条件好些了,再上学堂考个秀才举人什么的,有本事买下一些地,只要有免家里的税租这些福利就够了。

    不急,不急,杨子千在心里给自己顺着气,没有再看杨子森一眼!

    看两个孩子斗嘴,杨大年夫妇相视看一眼,心酸转身,各忙各的。

    端午节,也就是一个名词而已。

    杨大年在河边扯了两把艾草、苍蒲给挂在大门口。月娘说,大户人家像李家这类的也是要包粽子的。这时节,家里揭不开锅的大有人在,所以,普通人,也就闻闻粽香了事!

    月娘心里,有点想包,但,一想到三小子要上学堂、大儿子快娶媳妇,处处都要钱,算了,算了,节约归己,还是省着点吃吧。

    杨子千历来不喜欢吃甜食,像这个家,就算有本事包粽子,也是没钱买糖的,更不要说什么腊肉之类的了。与其去折腾,还不如煮一顿干饭吃了事。

    “今年的雨水好,到处都是野草,路边土角的草都快封路了。秧子也发得好,特别是沙田,长势这么好,也不知道,今年能不能挺到秋收!”饭桌上,杨大年照旧给家人说叨说叨庄稼。

    大户人家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一些小肚鸡肠的人家会在饭桌上东家长西家短的摆谈。而杨大年,却喜欢念叨地里的庄稼,再就是自家的家务事,或直接安排当下的活计。

    野草好,放牛放羊养猪,都是好条件!

    可惜啊,这个家,十个钱的家底子,这些冢畜家禽,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出现。

    一说到钱,杨子千就把筷子当仇人咬!

    钱找钱好找;人找钱,找死个人都找不到钱!

    凭劳力卖苦力?

    自己家仅有的一个壮劳力是老爹,就那几份地都够他整了,还能上哪儿去卖苦力!

    大哥,没记错的话,今年是十三岁,还在长个的年纪,别挑抬太重,给压成矮子不长个儿,那她就罪过了!

    小三子,除了会捉鱼,其他的靠不住!

    能挣几十个钱的,也就只有二哥了。

    隔三岔五的张木匠就来喊出门,想必,他的手艺过硬,生意不错,收入也应该多吧!

    希望今年年底,张木匠能多给二哥一点,对,到时候,就买点小家禽来喂吧。

    马不吃夜草不肥,人不来外水不富。

    目前来看,这个家,是莫法有外水来了。只能按步就搬的种地,先把温饱解决了!

    秋收后,小麦继续种田里。

    明年,芋子出来可以种沙田了。

    所有的家当算下来,到明年秋收后,几乎可以不饿肚子了。

    算不上是什么好消息,至少,在进步!

    进步的,也不仅仅只有自己一家人。

    就目前杨大年和月娘在李家寨子佃农人家的人缘来看,估计,下半年,田里种两季的不在少数!

    听人在说,东家私下都在说,杨大年田里种两季,土整得不肥了,等契约期满,如果这些田不再续约,他的地都不好佃出去了。言外之意,还想涨租子。

    白纸黑字写的东西,还盖了红印子的,李家还有脸涨租子,听得许多佃农女人吐口水骂娘!

    她们一方面气愤东家的不义;另一方面,也在为秋后自己种小麦能否成功捏了一把汗!

    这一点,杨子千倒不在意。

    随便他想怎么样,还有四年契约才满期,涨租子,让他做四年梦再说!

    她比较担心,当真大家都种两季,那么,肥料,后山的天然肥料肯定会紧缺!

    至于水源,因着都是同一时节收割后再整秧田,也没人会提前下肥,这样算下来,砍竹子引水这一环节就可以省略了。

    对了,听爹说野草长得好!

    这,也是一宝啊!

    ------题外话------

    最近两三章过渡,竹枝脑袋抓破了,都没写出感觉!不过,文中,也在为以后埋下伏笔,所以,亲们,还是可以看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