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三十节-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这边,欢声笑语,隔壁的冯家,却是另一番境况。

    一心盼抱孙子的冯老太太,很不幸,又盼来了一个丫头。

    当下,脸色大变。

    “娘,我也没想到会是一个丫头,娘,明年,明年,我一定给生个小子!”小妾看都没看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这块肉,在床上求着冯家当家人。

    冯全一声叹息,走出了房门。

    冯嫂心里的石头落地,同时,又觉得自己过份了点。好歹,男人是自己的,这个家,也应该要有一个儿子。可是,不是她肚子里出来的,没有,比有似乎更好!

    “娘,我下次一定会生一个儿子,娘、、、”小妾趴在床头,看着满脸冰霜的冯老太太,伤心大哭。

    满以为,这次可以母凭子贵,咸鱼大翻身,结果,上天捉弄了她。

    床头那个满脸通红的小孩子,居然不是一个小子。是一个丫头,是一个害她跌入万丈深渊的赔钱货。

    冯老太婆盯了一眼哭得梨花带雨的人,再看了一眼床头的包袱,冷哼一声出了门。

    早先准备的鸡,蛋,全都捡了锁进柜子里。没给她生一个胖小子,还想吃蛋,别说门,连窗户缝隙都没有。

    不给吃就算了,却还是指挥冯大妞给伺候,完全把一个大孙女当佣人来用。

    正规人家,哪有大小姐伺候小妾的,这冯老太婆,离谱的事儿,做得一件比一件奇葩。半点大户人家的教养都没有,活该一辈子是佃农的命。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哪做过这些事。

    被小妾大呼小叫,一会儿说口渴,一会儿说饿,再一会儿,又吼小孩子尿布湿了。

    冯嫂忍无可忍,站在门口道

    “等你为冯家生了儿子再来折腾吧!”

    “你…。”小妾脸都气青了,瞧着身边的小人儿,恨不能掐死。

    “大妞,随娘进屋里,今天教你做针线活儿!”原来,硬气的拒绝,是这么痛快的事!

    “娘!”大妞咬着唇,跟着娘进了屋。“她会不会告状?”

    “傻孩子,告吧,至少,没生出儿子来之前,她和我们一样,都不得那人的心!”冯嫂朝里屋呶呶嘴,“你也长大了,等娘寻着合适的,就把你放出去,省得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家里受罪”

    “娘!”大妞眼泪双流,这个世界上,最爱她的,永远是自己的娘亲。要说受罪,这个家,最受罪的莫过于娘,却强忍着,一想操劳着,为了她和两个妹妹,默默承受着爹的冷漠,奶奶的辱骂。

    “傻孩子,哭什么呢。你看看杨家,看你杨二婶和杨四妹,穷虽穷了点,但日子过得开开心心的,往后,你也要这样过。娘会留意,给你找一个真正心疼你的人!”羡慕隔壁的月娘,是冯大嫂最常做的事。

    “嗯,大妞要是能做主了,就把你和妹妹接去过好日子。”大妞经常看杨大年宠溺的呼叫杨四妹“丫头,爹、、、、”而这些,是冯全从来没有做过的事。

    “呵呵,你过好了娘就开心了,哪有丈母娘带着姨妹一起住女婿家的。这恐怕打个灯笼火把都找不到这样的人家。”冯大嫂欣慰的笑了,眼里,却包着晶莹的泪花。女儿是多么的懂事啊!

    将女儿安顿在屋里做针线,自己出了房间,迎接老人婆的风风雨雨。只要自己在一天,就要罩着三个孩子一天,一个同样生了女儿的小妾,当真能爬上自己母女头上拉屎不成!不能反抗老太婆,难不成,还让小妾高人一等了。再怎么着,也得等她儿子生出来再说那一天的事吧!

    长长的叹口气,出了大门,准备去河边洗衣服。

    “冯大婶,洗衣服啊!”杨子千看人走到土边,甜甜的招呼道。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对于冯大婶,杨子千从心里敬重,但也可怜她。

    生活就这样,能帮得到你的永远是自己。既然有孝道的帽子扣在那儿,冯老太婆在一天,冯大婶就没有安宁的那一天,除非生个儿子,这,对年岁越来越大的她来说,是一件绝对意外的事!老的面前无法改变,冯全是个木头,但一个小妾都能爬到正妻头上,那简直不是软弱两个字能形容的。

    “是啊,你兄妹俩在干什么呢?”看着阳光笑脸女孩,冯大嫂心里一种恍惚,这种笑脸,在自己的三个孩子脸上,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她们,也是孩子啊。像一根针,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呵呵,我和大哥看看菜发芽没。”小女孩拿一根棍子,扒拉着泥土。

    “这孩子,发芽了自然就长出来了,这么心急!”冯大嫂哑然失笑,朝河沟边走去。

    “大哥,快看,有好几个小芽呢。”冒出了一点点白色的东西,杨子千赶紧停手,低声兴奋的说。

    “你说一个母子能长七八个芽。”数了数,果真有好几个,能种沙田里的这种菜,真希望越多越好!快快长起来。

    “嗯,发的好的,十来个都有可能。明年,再把这些分开种,沙田至少可以种大半块田了!”杨子千计划,不出三年,她的宝贝就能繁衍下去了。

    “沙田的秧子长得倒好,只希望,今年不要再涨大水被沙冲了!”杨子木每天小心的记录着天气变化,祈祷着。

    “但愿吧!”丢掉手上的棍子,杨子千站起身,就算被冲了,又能怎么样,这芋子,要成片的栽种,还得拖上两年呢。

    穿越这种奇幻的事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却没有异能的让这东西快快多长,上天就真正是故意捉弄她杨子千的!

    杨子木没理会妹妹的发呆,自己又回屋提了半桶粪,小心的浇上去。这,是妹妹心中的宝贝,也是沙田的希望,可不能怠慢了!

    回屋,舀来清澈的山泉水,将手上的泥灰一点点的洗净。

    “这么爱干净,却又老喜欢往地里跑,你一个女娃娃,不好好跟着娘学针线,难不成要跟你爹学种庄稼?”月娘见女儿又在那儿搓小手,上前帮忙舀水冲洗,却也一边唠叨着。

    这几爷子,将竹筒引了田里的水,栽上了秧子,又折腾着往后山搬,现在,竹筒引水到家里,都不用挑水了。四丫头叫这是自来水,即不用人工挑抬,自然而然来家里的水。还说这是纯天然的,她一个农村妇女,对这些倒不懂。总觉得,那山沟里的水,枯枝烂叶,山猫野耗子的,怎么也不能下口吧,所以,坚持吃水要在井里挑。结果,杨大年把水接通后,那水清澈见底,浅偿一口,还清凉甘甜,试着煮了一顿稀饭,居然比井水煮出来的还好吃。这以后,以杨大年为首的挑水人员也就捡懒罢工了。她小脚一个,挑抬不动,只得屈服。

    也幸好是自来水,看看,丫头洗个手,前前后后的,都用了小半桶了,生怕没洗干净。月娘都担心,她那双小手,搓得这么红,小心给搓裂皮!

    爱美是每一个女人的天性,哪怕现在缩身为九岁的小孩子。农家孩子小手上,早都被镰刀什么的将手心打了茧,更谈不上什么保养。不能十指纤纤,玉手一双,但也不能留下污泥灰垢。

    杨子千在乎这些,但,也有奋不顾手的时候。

    比如,农忙过了,一家人开始第四间房屋的修建,她又肩负着重任,在各种材料之中挑挑选选,指指划划。

    第四间房修起,也就是去年穿过来时的四间茅草屋,焕然一新的墙体,同样是谷草,却更坚固牢靠。

    “杨二哥,这房修了,还准备多修几间不呢?”王三空闲时,就会过来搭一把手,帮忙递递石块什么的。他在想,自己要不要学杨大年,也动手整两间屋。去年的暴雨是躲过去了,难保今年,或者明年也能躲过。

    “当初说了,是四间屋的地基,再修,得花钱买,眼下,拿不出钱来。”杨大年看着新房,兴奋和郁闷交替。如果可以,他倒想多盖几间房,三个儿子长大了,总得娶媳妇;就算两个闺女一个房间,一家人,再怎么,也得有四个房间,一个灶房,一个堂屋,还要一个像样的茅房才是正道啊。眼下,缺得不少啊!

    “慢慢来,你看你家的日子,最近不到一年时间,可谓是天翻地覆了,过上个三五年的,日子肯定不比谁家差了!”王三越来越坚信,跟着杨大年,他也能过上那样的日子。

    “呵呵,承你吉言了!”杨大年古铜色的脸上,泛起片片红晕。

    天刚黑下来,夫子就应邀来杨家吃鱼。饭后,照例授文。

    不想,夫子却沉着脸,严肃的问道。

    “孩子,夫子问你,你所学何为?”

    其实,这个问题,他一直没想通过,包括家里的小精灵妹妹,目前为止也没有给出他答案。

    摇摇头,疑惑不解!

    也是,一个农家小儿,哪知道科举,更不论入仕了。

    “你有没有想过,做一名秀才,或者,举人,再或者,状元?”夫子干脆直截了当的问。也没有避了这一家大小!

    可以吗?小三子真的能当秀才老爷?

    杨子千心中雀跃,以杨大年为首的一家子却目瞪口呆的望着夫子和杨子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