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十九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丫头,这主意真好!”杨大年看着流向田里的水,虽然这会儿早已渗进了裂缝里。这样日夜不停的流,能蓄上水也就容易了。

    “嗯,只要不被人破坏,这块田,明天早上就能蓄满了。”信心满满,这件事总算是解决了,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了地。

    夜里,杨大年将最后一堆麦子用连盖打下来了。 麦收总算结束了,收获的麦子,让一家大小兴奋了。

    “地里的麦子,交了租子只余得下两箩,但田里收的这些,就是净赚的了。这些,够我们家吃上大半年了!”丰收的喜悦,原来是这种心情:激动、惊讶、满足!

    “是啊,子木又经常跟师出门,家里少一个吃饭,又收了这些麦子,今年,我们家,也可以少吃野菜了。”月娘算了算帐,这可是几年来从来没有的好事!

    “基本不用吃野菜,娘,我多捉鱼,然后自己家再种点小菜,就够吃了!”杨子森的主业是捉鱼,要不是在跟夫子学习,杨子千怀疑,他会当一个渔民的。

    “有野菜时,还是找点来垫一下,我们家,也要学着存点粮,眼看,你大哥快成家了,越往后你们兄弟几个的事都跟着要办,家有余粮,心中不慌!”到底是当家人,看得长远,杨大年一语道出其中要害,一家人频频点头称是。

    想起去年吃的鱼腥草、蕨菜、白槐花还有那什么蘑菇,这些东西,只要不是天天顿顿吃,就如换个口味吃个菜而已,倒也能接受。

    杨子千也点头,一是同意吃野菜;二是对老爹英明的决定举双手赞同。

    谁有都不如自己有,家中有余粮,比有存钱更可靠安全!

    “等栽完秧子种了玉米,空下来,再修房子,今年,得把两个房间给修起来。”屋外的空地上,一家人带回来的石块又堆起很高了,预计修一间屋的用料都差不多了。

    “好!”这日子越过越有盼头,一家人,幸福的睡过去了。

    一夜时间,改变不了什么。

    天刚蒙蒙亮,杨大年父子扛了锄头去田里时,是狠狠的惊喜了一回。

    这块田里,水已经蓄了一巴掌厚了。

    这就足够了!

    连忙将竹筒又移向另一块田,父子俩甩开膀子大干起来。争取,明天就能把它栽了。

    “咦,杨老二,你脑壳硬是够用也!”慢慢的,田边的人越来越多。庄户人家就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更何况这是农忙时节。惊讶于一夜之间的变化,大家忍不住就感叹道。

    “嘿嘿!”边抱了稀泥朝田坎上丢,边干笑两声。家有财不外露;家有聪明的女儿,也不能让人窥窃了去。“嘿嘿”两声,算是回答,不狡辨,也不解释。

    “杨二哥,照这样,你这几块田栽下去完全不成问题了。”王三路过时,看到了一夜之间的变化,惊喜不少于当事人杨大年。下半年,点小春时,他家的方法可取。他仿佛都看到了如杨大年家的那一堆堆的麦子在朝他招手了。

    “嗯,没问题了,只是可能比大家的要晚几天。”杨大年估算了一下,晚三五就能做完,早已超过预料,简直就是惊喜之中的惊喜了。

    “不关事的,等我的栽完了,就来帮你!”王三决定了,以后,就傍在杨大年这棵树上,肯定是饿不死的。

    “那就先谢喽!”人来不来是一回事,嘴上说说,也是好意了。

    到大家都栽完了时,杨大年还有两块田在整理之中。

    “看,王三在帮杨老二家干活!”

    “他爹,我看,你也去帮一把,别忘记了,打谷子时,我们家还可以借他的拌桶用一天!”罗大牛的娘忍不住说道。

    “好,我去”罗虎看得更远,不仅仅是打谷子,这点小春那方法,也可以学来做做,能多收好多粮食呢。

    看罗虎、王三都去杨大年田里帮忙了,当初帮忙搬了石头,拥有拌桶使用权的人家,陆陆续续都来了。

    “这怎么好啊!”杨大年看自家田里干得热火朝天的十几个人,语无伦次,喃喃自语。

    栽秧打谷,各顾各,可少有这么热情的人啊。

    “呵呵,杨二哥,你不用在意,帮你也就是帮我们自己。等你的谷子打完了,我们才能借拌桶用呢,早点栽完了,我们大家才能早点轻松!”王三大笑,带头解释。

    “就是,不仅仅打谷子,以后种小春,我家也想象你这样整,到时,你还得多帮帮我们!”不知是谁嚷了这么一句。

    “是啊”敢情,惦记这事的人不少,罗虎心下明白,嘴上也附和道。

    “四丫头,你出来一下呢。娘眼睛没花吧,咱家田里怎么这么多人在忙?”月娘站在房门口,看了一看,还揉了揉眼睛,再看一眼,确定没看错,大声喊屋里逗着小五丫的杨子千。

    抱了妹妹,出了房门,随着娘亲所说的田里看去,可不,十来个人在干得热火朝天的呢。

    “娘,都有些谁啊?”小孩子都认不全,更不要说大人了。

    “有你王三叔;罗大牛的爹;狗子的爹;、、、、、”不得不说,月娘眼睛够好,一一给女儿介绍道。

    听得这些名字,也知道是拌桶使用权的人家。这种意外,是当初订那个规矩时未曾想到过的。

    “那娘,既然他们来咱家帮忙了,又不开工钱的,我们就管饭吧”承了人家的情,自己家也不能不感恩。

    早就麦收前,管饭是大事,现在,倒也能管得起。

    月娘一直是个能干的。

    抓了水缸里的鱼,杀了二十多条,泡菜坛子里的泡菜掏出来一大碗,几大碗泡菜鱼就出炉了;然后,地里的青菜扯了两把回来,煮了一大盆的青菜汤,还将猪油轻轻的削了一层皮放进去,青菜汤上面,瞬间就有晶莹的油珠珠了。

    壮劳力,吃稀饭羹羹那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月娘做了今年的第二顿白米干饭,大半锅。

    “丫头,这样行吗?”桌上,星星廖廖的几个碗里装的一菜一汤都是相同的,月娘觉得挺难为情。

    “娘,这样的吃食,在我们这种佃户人家,是经常出现吗?”要放在现代,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也就不存在谁嫌弃谁的问题了。

    “这倒没有,也是这段时间才收了小麦,光景好一些,再过一两个月,青黄不接的,找野菜的也就多了。”月娘没说的是,光是桌上的鱼,这李家寨子,也就只有自己一家独食。今天吃过后,估计,河里的鱼十有*是要遭秧了。反正,那也不是自己家的,这些日子以来,靠鱼也维持了这么久,已经很是不错的了。何况,她本就是心善的人,想着大家都不饿肚子,也算是功得一件。

    “那就行了,娘,我去叫他们吃饭了。”杨子千丝毫没有淑女形象的大步跑向了田边。

    “爹,各位叔叔,回家吃饭了!”早上还是一片荒芜硬泥的田,这会儿,已成泥浆,一层薄薄的水污淖不已。十来个壮劳力,挥动着锄头,高声说笑,干得热火朝天。

    “这田下午就可以栽了,中午饭,我就不去吃了”王三觉得,吃食紧张,本是自愿帮忙,却让人管伙食,也让杨大年家破费不少,这不太好,于是主动推辞。

    “就是,饭我们还是回自己家吃,下午来帮着栽,明天整那一块田,两天时间就做好了”不约而同的,罗虎和王三想到了一起。

    这当中,也有想去吃一顿的,但,又不好意思开口,于是,一片推辞声响。

    “各位兄弟,你们有心来帮忙,这饭不说管饱,但好歹还是该在我家吃的。要不然,我杨大年都没脸在李家寨子过了。”其实一上午都在忐忑中,本想抽空回家叮嘱月娘做饭的,想着家里没油没菜的,怪难为她了。但不管饭,他心里又过意不去。这会儿,见女儿跑来喊吃饭,想必家里是有准备了,不管多多少少,吃什么,只要不是各回各家吃就好。

    “不去,不去了”又是一阵推辞,杨子千仔细看了,说话声音最大的那几人是真心的,也有假意的。不管真心还是假意,自家准备好了倒是不假。

    “各位叔叔,我娘都准备好了,粗茶淡饭的,既然大家都有心帮忙,就请到我家吃个便饭吧!”小丫头一句话,说得文绉绉的,惹得大家刮目相看。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知是谁,也学着应和了一句斯文话,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当下,各人上田坎,在旁边的田边浇水洗了手上、脚上的污泥,一群人向杨家而来。

    还没见门,就闻得一股酸香肉味,使劲嗅了嗅,确定是杨家屋里传出来的。

    这杨家,还买肉?

    相互看看,再互相摇头,虽然知道他家麦子丰收了,但也不至于就能大肆挥霍,打酒买肉,好像过头了。

    “杨二哥,我这还是头一次进你的小木屋,修得这么漂亮啊!”

    “大年啊,你家这石头房子,我看着舒坦,想必夏天家里也不会热吧!”

    “杨老二啊,也只有你才有这个头脑,看看,这灶房,这个房间,还有你那小木屋,没请人,居然自己一家人给修起来了,啧啧,哥子不得不佩服啊!”

    入了杨家门,少不得四处转转,挨个儿的看了各间屋子,虽说屋里没有什么摆设,单看房子的造型,都让人竖大拇指了。

    “呵呵,各位哥佬官说笑了,这还不就是没得办法的办法。”杨大年脸都被说红了,搓着手,难为情的解释。

    杨子森、子千搬出碗筷,杨子木将菜和汤一碗碗的端上了桌。

    “来,坐起,坐起,吃个便饭,大家不要讲礼”当家男人,招呼人上桌。

    早有人伸长脖子看了杨子木端上桌的菜。

    青菜汤是知道的。但那闻起来酸肉香的是什么?

    坐上桌,无数双筷子带着疑惑不约而同的开战。

    “这泡菜鱼,算不上好,但比较下饭。只是吃的时候小些心,别被卡住了就行了”看大家的眼睛都盯着手上挟起来的肉瞧,杨大年解释道。

    这是鱼,就是河里的鱼?

    不是腥臭的吗?杨家什么时候吃上了?这还拿出来待了?

    是了,去年就听说杨家小三子天天泡在河里玩水,难不成,是那时候就开始吃上这东西了?

    闻起来也没什么怪味,而且,还有一股让人垂涎三尺的香味。

    大胆入口,我的妈呀,太好吃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胃口谁都不比谁差,动作更不会落下多少,一时之间,桌上哑雀无声,都和菜碗里的鱼较着劲呢,唯恐少吃了一块!

    “大家慢慢吃”王三抹了抹嘴角,确认自己实在塞不下了,这才气的下桌。

    随后,众人也纷纷放下碗筷!

    杨子千帮娘收拾桌面,听得一旁的人七嘴八舌讨论道。

    “今天中午吃巴适了!”

    “这鱼整得好吃噢,枉自我们生在宝山不知宝啊”

    “就是,明天也让狗子去捉来吃”

    “嗯,不错,比野菜好吃多了”

    帮个忙,饱餐一顿,还知道了一样吃食,今天,真是赚大了。

    杨家,收获了人情,两天时间里快速的完工了两块田,这种速度,在李家寨子,是从来没有过的。

    而帮忙的佃农人家,显然受益更多。

    河里,十来个男孩子,嬉笑着窜上窜下的。撵鱼撵得兴高采烈,收获的三三两两个鱼儿,将是他们晚上的主食。

    “月娘,我昨天煮来吃了,孩子他爹说有腥味,不若你做的好吃呢?”

    “呀,我家还没泡菜,这鱼还能怎么吃呢?”

    “你们去年就一直吃这些啊,这是不缺肉食,难怪,看看,你家的人出得门来,可都没有面黃肌瘦的。”

    “就是,鱼能吃,螺丝也算肉了”

    太对了,螺丝当然算肉!

    杨子千在小木屋里听得各家媳妇在娘这儿讨经验的谈话,忍不住想插话。到底是小孩子,不方便,强忍下这句话,不过,心里对香香辣辣的炒田螺是想念得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