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十八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完结篇

    “看吧,老二,现在,你麦子倒是收了,这秧子怎么栽下去?”兄弟家麦杆成堆,倒是喜事一件。

    专程过来看看,结果,杨大年一连挑了十多挑水倒进田里,就锁了几步路距离的田口。可想而知,要想把干硬的泥搅成泥浆,要蓄点水,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嗯,是有点恼火了!”口里没有服输,只承认难,心里,也是毫无底气了。

    他不知道,照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种得下一块田。几块冬水田要整理出来,又该是怎么时候的事了。

    种庄稼最忌讳误了时节。多一天和少一天下种栽下的东西,长势上,收割时,都会大不一样。

    “你看,别家田里都下了肥了,要想去均一些水到你田里,也是不可能的事了,这可怎么是好啊!”都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看看,当初不听劝,现在可怎么办?杨大富也是万分担心了。

    “没事,慢慢挑吧”不管承不承认,这次,要抓紧时间把田整理出来,再能顺利的把秧子栽下去,这的确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了。说完,也没时间再理会大哥,自顾自的挑了粪桶又去河里挑水去了。

    看着那个倔强的背影,杨大富想要再说点什么,嘴角动了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娘,今天中午你做了白米干饭?”香喷喷的泡菜鱼,再加一个小白菜清汤,白米干饭,看起来,就很让人眼馋。

    “嗯,这几天都累了,眼下,你爹一整天都得挑水,吃点稀饭羹羹怕是不经饿!”月娘心疼的看着孩子们,又看了看当家男人,怜惜不已。

    “也好,晚上,还得打连盖!”杨大年点头,肚子空的,哪来力气干活。“这麦子全部打完,交了租子,也能抵几个月了!”

    家中有粮,心中不慌,改善伙食是必要的。

    “爹白天挑水,晚上打连盖?”这都是重体力活,他以为自己是机器人啊。杨子千内疚了,一直割麦子,还真没注意爹的劳动量这么大。可别把他累垮了!

    “是啊,得赶紧的把田整出来,你看别家都开始栽秧了”大口大口的吃着饭,为了家人能天天吃上这碗里的白米干饭,再累他也愿意!

    杨子千却不淡定了。

    脱贫致富奔小康,劳动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可不能因着劳动毁了生活,老爹要累趴下了,这家人,也就半瘫了。

    这,绝对是一笔最不划算的买卖。

    家中眼看有粮了,田里却没水。听爹说,紧邻的人家,下了肥,都不愿意匀水出来的。肥,金贵着呢。

    河沟里有水,却不能经人家田里过,就是不能引水灌溉,几块田,全靠挑,绝对是一场灾难。

    亲眼目睹了杨大年挑水灌田,满满一挑水倒下去,瞬间渗透得无影无踪,几大块冬水田,都得栽秧,必须蓄水!

    杨子千头大了!

    不能借用别家田从河里引水过来,更没有抽水机;也没有长长的水管。要怎么解决自己没经验给留下的后患啊!

    老爹有那拼命的决心,自己也不敢真让他去拼啊!

    怎么解决啊,脑袋抓破了,也无济于事。铁管子是不可能有的,塑料管子更没有。

    在房前屋后打着转转,抬眼望去,都是满山遍野的人忙碌的影子。自家老爹一遍遍的挑着水跑着趟子;大哥并不高大的小身板在田里搅着泥浆,锁着田口。

    “急死个人,怎么就成猪了,这纯粹是钻头不顾尾啊!现在咋办呢?”随意捡起一根干树枝,一遍遍的打着身边的竹叶子。边打边骂自己笨。

    干枝枝打在竹子上,弹断了,又重重的踢了两脚竹子,踢痛了脚,就坐在地上抱着脚丫后悔。人倒霉,喝口冷水都渗牙,现在,什么东西都能欺负到她头上来了。连这踢两脚破竹子还被它狠狠的咬了一口。

    竹子,是了,这家伙,能帮上大忙!

    顾不上脚疼,边走边跳,吊着脚跑到坝子边扯开嗓子大喊

    “爹,大哥,快回来,有急事!快回来!”

    杨大年和杨子木听得着急的大吼有急事,双双丢下工具就往回跑。

    “杨老二家这是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看这家人也是恼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就是啊,按说,他不怕苦不怕累的,就是上天不看顾”

    “嗯,看他这秧子要栽下去怕是有点难了”

    “也不知道,杨二哥家出了什么事,需不需要我们搭把手”王三一直想着种小春时也这样干的。但,这会儿,看杨大年挑水起早贪黑的干,也是杯水车薪,他已经动摇了。

    “王三,你是该去帮一把,你看他对你多好”旁边,就有人笑道。

    自己不帮忙就算了,还闲话别人,真是太不厚道了。

    罗虎听得两人的闲谈,却真心的想要上前帮一把。

    “来看吧,如果真需要搭把手的事,能帮得上,也是可以的”想着自己儿子罗大牛还给挣回拌桶两天的使用权,罗虎觉得,自己有必要和杨大年把关系搞好一点。

    “丫头,出啥事了?”远远的,看着女儿微笑着站在门前,杨大年想,这孩子被事吓傻了吧,还笑得出来。连忙大声的问道。

    “妹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几步跑到杨子千身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个遍,没见缺胳膊少腿,这才稍微放点心,又疑惑的问道。

    “四丫头,这急爪爪的喊有急事了,是啥事?”月娘此时也抱了杨子禾出了门,担心的问女儿。

    “呵呵,没事!”一声“狼来了”招回了田里的爹,引来了家里的娘,却乐呵呵的说没事。

    这不是胡闹是什么。

    “你这孩子,没事瞎吼个什么,你没看我们正忙着吗?”杨大年被孩子逗得又好气,又好笑。

    “妹妹!”杨子木也生气了,哪有这样找乐子的。

    “你这孩子,把五丫头抱回去玩,我把麦子晒了”将小女儿往她怀里塞,趁她爹没生气骂起来时,就给转移了目标。

    接过有点沉沉的小妹,拐着脚进了小木屋。

    “妹妹,你的脚怎么啦?”杨子木看妹妹走路的姿势,这还真有事了。

    “噢,爹,大哥,快回屋里喝口水,我真有事告诉你们”看看,记性好,忘性大,差点被一家子忽悠得忘记了头等大事!

    当真也有点渴了。况且,孩子都说真有事了。

    一家人又回了屋。

    “爹,我们屋后的竹子是谁家的?”脚痛着呢,对那竹子又恨又爱。要是自家的就美妙了。

    “本是李姓东家的,那年搭房子时,算了一点钱,砍得差不多,然后东家就说送给我们了。”想想那会儿,自己对东家那个感激啊!“这几年又长了些起来,倒成了一拢好竹子了。”

    “噢,我们家的”不幸中的万幸,有竹子,问题也就能解决了。只要不是花钱去买,也就不算是问题了。“爹,你快和大哥去把竹子砍了,专砍长得很大的那些。”

    这孩子,是想起一出是一出。打谷子时让砍树,这栽秧子又让砍竹子。

    砍树是做拌桶,这砍竹子是?

    难不成,这孩子想出了什么办法。

    “妹妹,砍竹子干什么?”杨子木的小心脏跳得飞快,妹妹有什么好主意?

    “引水,爹就不用这么累了!”杨子千的笑脸特别的张扬,深深的震撼了一家人。

    “要怎么做?”一把抓住妹妹的小手,着急的问道。

    “把竹子砍了,划开,一节节的打通,一根根连在一起,从河里引水到田里。”

    不用挑,也不用经人家的田里过,水能自己流到田里。

    父子俩相互看看,眼里,都看到了对方的惊喜。

    “这样行吗?”月娘听了,盯着女儿,半信半疑。

    她根本不知道,住的木屋,灶房和房间的石头屋,种小麦都是眼前的女儿出的主意。

    “行!”杨大年父子俩对这个主意深信不疑。

    心动不如行动,杨家,开始了大规模的砍竹子行动。

    一根根的竹子放倒了,杨子木就剔枝枝丫丫。待竹子剖成两块后,双胞胎兄妹俩拿镰刀把一节节关节掏空。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有小朋友好奇的围在坝子边问。

    “引水”杨子森骄傲的回答。

    “引水,怎么引?”小家伙回家谈起杨家的大张其鼓砍竹子引水这事,各家大人一致惊讶。

    夜幕时分,引水竹子堆了一小堆,预计有这么长了。一家几口人,费力的搬了,从河边到田缺口,依次摆开。

    一小股清澈见底的涓涓緢流,顺着一根根的竹筒,流向了田边。

    “妹妹,你真聪明!”稀泥将竹筒固定在田坎上,用流水洗净了手上的污泥,杨子木由衷感叹。

    杨子千羞涩的笑笑,这算什么聪明,只不过用了拿来主义而已。

    大山上的人家,很多就用竹筒引水到家,纯天然矿泉水。

    一说起这事,杨子千发现,当真,待田里的水引够用了,还可以把竹子撤回来,从山上的河沟里引水到家。吃那水,也不比井水差多少。

    又一个新发现,她心里窃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