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十七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忙碌的时光过得最快。等一间像样的房间修好时,已是年关了。

    年关,年关,是对穷人来说的。

    幸好,杨家穷是穷了点,却没有欠外债。当然,要别人愿意借才能借得到。比如上次杨子千摔倒昏迷两天两夜,如果有人肯伸出借几个钱,杨大年肯定早就请了郎中了。没有根基,不沾亲带故的,谁家都不愿意拿钱来打水漂,哪怕是亲亲的大嫂王花儿,避这家人,如避瘟神。

    没有外债,过年,也就只是一个词语而已。

    该吃羹羹,肯定不会吃稀饭;所谓的过年腊肉、新衣服统统被杨家人选择性的遗忘了。

    听别家的鞭炮响,一样把自家的年过了,这也算得上是除旧迎新。

    最奢侈的是,年三十,月娘又做了一顿白米干饭。

    白米饭,泡菜鱼,已经是这个家近几年最好的团年饭了。

    “翻了年,又长了一岁了。孩子们大了,我们也该老了!”端起碗,月娘感慨!

    “可不是,只希望,我们一年比一年好!”杨大年笑笑。看着桌上,都能有饭有菜了,这不就是一年比一年好的征兆吗?

    “爹,娘,我们肯定会一年比一年好的!”杨子千坚定的点头,向家人保证。开什么玩笑,现代人类灵魂的杨子千,穿越过来,年复一年都挨饿受冻,她都不用混了!

    “就是,肯定会好!”杨子林,在家是老二,在几个孩子中,个子却长得最高。经常跟着张木匠出门,伙食开得好,个儿窜得也快。才几个月功夫,都比大哥冒出一点了。“爹,娘,这是师傅给的二十个钱!”小布口袋,轻轻的放在桌上,脸上,带着微笑,那是一种自信,那是一种骄傲!

    “钱?”杨子千动作最快,她一把抓过去,原谅她吧,穿过来这么久了,还没见过孔方兄是什么样子。

    掏出来一看,和传说中的小钱一个样。真正就是孔方兄的亲族。

    “爹,二哥这些钱,能买点什么?”钱不在多少,要在于管用。也不知道,这世道,物价为几何。

    “这二十个钱,却也能买些东西了!”一年四季,起早贪黑的,不卖谷子的话,他连一个钱都挣不了,这二儿子,才几个月,张木匠就给了二十个钱,确实是他看顾着这家人呢。

    “可以买油不?或者,割点肉?”杨子千,嘴馋永远摆在第一位。问的,都是跟吃食有关的。

    “嗯,可以割五斤肉了呢!”这丫头,想吃肉了吧。罢了,明天就正月初一了,既然有点钱,就买点回来,给他们解解馋吧!

    多年来,杨大年第一次买了肥肥的两斤多肉,花掉十个钱。月娘把肉切成片,熬了一小碗猪油,也不能熬狠了,孩子们想吃肉,再熬就成了油渣了。

    只是随口问一下,居然会在正月初一的桌面上看到肉。杨子千在心里感叹,这老爹,要把她宠上天了。

    “吃吧,难为你们了,这些年,可都没买过一次来吃!”一个孩子碗里挟了一块。

    “爹,您吃;娘,您也吃!”四双筷子,四块肉,同时送进了爹娘的碗里。

    “好,我们吃,大家都吃!”夫妻二人,相视而笑,眼里,泪光闪烁!

    怀里的五丫头,又在用手抓了。“少不了你的”赶紧将碗移开,轻轻的撕一点点,丢进了她的嘴里,看小嘴嚼动,月娘心里,是满满的幸福!

    花了十个钱买的肉,一家人,一顿就解决了。

    新年第一天,一家人,终于见上了油荤,吃上了肉。这,算不算是一个好的开头呢。杨子千在心里暗暗鼓劲,今年,一定要脱贫。

    正月立春。

    一场场大雪后,立春了,雪融化了,麦苗长得绿油油时,杨大年的脸上,才真正有了一点笑容。

    自从追肥的难题,真的有效的解决了。杨子千乐呵呵的,杨子木更是把妹妹的话当金口玉言了。言必行,行必果,相当的雷雳风行。

    不知不觉中,杨子千小朋友才感叹,好像自己是长了一岁了。听娘说,自己和老三,是二月十六生的。九岁了,这会的自己,是九岁了!

    九岁,在现代,还是撒娇的年龄,在西宋,可容不得自己娇纵。月娘偶尔还会念叨着缠脚,但不敢再付诸行动,她也是怕了这个闺女多昏几次就醒不来。再有,就是不停的教着家里的一些人情事故。

    立了春,也该做秧田了。

    一提起这事,杨大年心下后悔了,自己做事,怎么越来越急功近利呢。几块冬水田,将水全放干了种小麦了,现在,又上哪家去借点田撒点秧呢。

    唉,人啊,有时候,就是顾头不顾尾,做事欠考虑!

    “要不,还是找大伯家?”杨子木试探着问。

    大哥倒无话可说,但大嫂?想着因拌桶迟借了几天给她,在李家寨子里,风言风语都有好多话从他和月娘的耳边过了,而且,孩子们折腾的搬石块换拌桶用的事,王花儿已经放出了“门牌高挂万事不求人”这话了,自己再巴巴的上赶着去求她,好像,就是自讨没趣吧。

    “找王三叔吧,他应该会同意的!”杨子千想着,不伤筋动骨,不影响栽种,更不影响收入,这些人,为什么就看得这么重呢。

    “也只有试试了!”杨大年,每一次,都说试,但他试的每次结果都比较成功。

    这不,一听说这家人的请求,王三爽快答应了。

    “杨二哥,我看你那田里的麦子长势很喜人,这样看来,你们那主意正,今年种小春时,我也跟着你们种!”事实摆在眼前,没有看到收获,现下,已经有几分后悔了!

    “呵呵,可以啊,只是,千万别学我,连秧田都忘记了留!”自嘲的笑笑,对王三伸出手拉了一把很是感激。

    “哈哈,那是肯定的,要不,我就把沱田留来做秧田,你明年也不用留,那么大一块田,够我们两家做了!”王三的脑子转得快,这讨好做人情的事,做起来毫不做作。

    “呵呵,那敢情好!”

    杨大年感叹,王三,看起来,比亲大嫂还亲。

    那肯定的呀,人脑子转得快,跟着你杨二哥操,不会挨飞刀。

    杨子千对饭桌上自家老爹的感叹不以为然,这人啊,一旦跟利益挂上钩,坏的也会变好。当然,前提是对方知道感恩,将别人的付出和给予当成理所当然的就是例外了。

    用王三的沱田做了秧田,秧子发芽,分叉,一天天长起来了。

    小麦越长越喜人,看着抽穗,泛黄,接下来,就是收获。

    这一次,拌桶也派不上用场了。

    老规矩,连麦杆一起割了打成捆,一挑挑的挑回坝子里。后山土里的,连着田里的,在房前的空地上,堆成了小山。

    这,才叫丰收!

    每挑一挑回来,杨大年心里就乐滋滋的。

    搬到李家寨子以来,何曾有过如此盛况啊!

    “啧啧啧,杨老二折腾一回,倒真让人眼红了!”毫不掩饰自己的心理,路上,遇着邻里,大家都在谈论着。

    “就是,没想到,当真丰收了!今年点小春,我也要这样干!”整一季,当两季;这田,收了谷子收麦子,东家看了都会后悔少收了租子!

    “整倒是好整,就怕他栽不下秧子,你看看,这秧水可不是一点半点能解决得了的。”

    “管他的,看一看吧,至少,不能因小失大!”眼红归眼红,却还保留了几分理智,多看,就能学到经验。如果说,这秧水能解决,学的人中,肯定也有自己一份。

    “你看看你养的都是些什么赔钱货?一样是丫头,杨家的就能下地帮忙,你的就当千金小姐。这是享谁的福呢?享我老太婆的福?享她爹的福?一个个的,吃了饭都是白瞎!”冯老太婆,指着门外,对冯大嫂母女骂了又骂。

    这是眼红隔壁的收得多,找不到地方发泄了吧。有本事,有本事让你儿子也去整,抬一个狐狸精回来,坐等抱儿子,连麦收都不积极,没人做地里的活,就骂自己母女三人。

    冯大嫂心下愤怒,脸上却不敢有半分的不满,木头一样,立在她面前,任骂任罚。左耳进,右耳出,全当没听见。

    她的心,早飞到了屋外。月娘将孩子搭在背上,一块长长的布条捆帮背着,正翻晒着麦子。

    月娘家虽然穷是穷了点,上无公婆;更无小妾;累却快乐着,有儿有女,不等不靠不要,一家大小修了三间房起来了,这日子是越过越红火。

    反观自己,却越来越难,如果那女人当真给生个儿子,自己是不是连这个正妻的位置都得挪出来?这样的折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明天把沙田的收回来就收完了,子木你带着小的去割,我就开始挑水把田口绞了,锁了田边,蓄水准备栽秧子!”一家人,这几天都累得不行,却依旧兴致勃勃的讨论着这次的丰收,杨大年安排着明天的活计。

    “嗯,放心吧,爹,老二老三老四割,我就挑,明天一天应该能收完。”

    沙田,是这几年,杨家播下去后,唯一一次获得了收割。

    堆成小山的小麦杆杆,用连盖打下小麦那是老爹的事。丰收的喜悦,让杨子千有了几分成就感。

    她没有意识到,自己,给老爹留下了多么大一个烂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