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十五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全文免费阅读

    吃过早饭,兄妹二人最先来到沙田。

    “这块田,水来得快,去得也快。夏天一遭暴雨,就颗粒无收。不过,如果要说种小麦,这秋冬到初夏,直到收割,应该都不会有大问题!”杨子木介绍着沙田的情况。冬天,冷了也只是下雪,暴雨什么的,倒真的不曾见过。到初夏,都收割了,也就不怕沙来了。

    “关键是,妹妹,水来了,要怎么防水!”小麦积水,叶子泛黄,就只有等死的命!

    “大哥,这样,用锄头,捞壕沟,一行行的,就算有水,也只是在沟里,只要是排出去了,就不影响了。”锄把比手粗,艰难的做着示范。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就是在田里,一行行的,垒起坎,麦子种在坎上,做好排水缺口?”看妹妹生涩的挥动着大锄头,连忙接过手,边做,边问。

    到底是跟师学了一段时间的庄稼把式,一说,就理解透彻了,枉自自己还想着卖个关子。

    “哥,你说这样行不行?”方法是自己想出来的,但是,具体能不能行得通,还得问这些有经验的人。

    “按说,把坎垒高一些,就算有积水,一时半会儿的,小麦也不会遭灾!”深思熟虑,良久,杨子木肯定的点头赞同。

    “呵呵,我们家的几块田,是不是都可以这样种!”杨子千高兴了,就说吧,办法都是人想的。如果田都种了小麦,这一田两用,田里的小麦又不用交租子,一季的麦收,应该能撑一段时间了。

    “岂止是一段时间,真如四丫头说的这样,收的麦子,足足可以撑几个月了!”杨大年在中午饭桌上,听了儿子女儿的详细解说,心里怦怦跳个不停。

    几个月?这是他们重来没想到过的事!多年的野菜野草吃下来,人都吃傻了。看看,还不如一个黄毛丫头聪明。

    看着傻笑的杨子千,一家人眼里,全是满满的宠爱。

    说干就干!

    饭后,杨大年扛了锄头,把几块冬水田缺口挖得老大老宽,不到两个时辰,就把水放了个精光。

    父子几人,全都下田抱泥玩来着。因着浸泡的泥太软,用锄头根本没办法垒起一行行的坎,全是手工操作。

    “爹,我们先垒起,过两天,泥干些了,再下种!”杨子千建议道。

    这是必然的,老庄稼 ,早就想到了这一点。

    “这杨老二家,吃饱了撑了是吧,没事一家人都在田里玩泥呢?”冯家老太婆观察了一下午,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摇头骂道。

    “咦,杨老二,带着他那几个娃娃搞什么名堂?”

    “不知道呢,把冬水田的水全放干了,明年做秧田咋整,去河里挑水?”

    “就是,这是搞什么名堂,做秧田时,可不能让他偷了咱田里的水去了!”

    “嗯,他那几块田都放干了,还垒这么高的坎,一行行的,明年栽秧子可不像现在种小麦,没水咋行呢?”

    说归说,但,也没有人来劝。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看稀罕,看看别家的戏,也是一种消遣方式不是。人生一辈子,图个什么,不就是吃得饱,穿得暖,再有就是看看四邻家的乐子,笑一笑,十年少,娱乐娱乐。

    在各种研究的目光中,父子几人把几块田都整理出来了。

    最先整理出来的,泥土已经发硬了,可以下种了。

    大清早,一家人就下种,施肥。

    等有心人跑去看时,杨老二,居然在冬水田里种小麦,他是穷疯了吧!

    也是,几张嘴,年年收成不好,佃的地又只有那么一点点,想多种地多收粮食的愿望是美好的。可惜啊,现实却是残酷的,杨老二啊,有你哭的在后面呢。到时,一场雨,就得把你几天的劳动冲成灰;再有,明年,栽秧子时,看你上哪儿去引水。你周围的几家人,都打好了主意,到时不准你去他家引水的。这好好的田,被你折腾成土,土,你又怎么栽秧子。看着多精明的人,怎么就做下了丢了西瓜捡芝麻的事呢。

    摇头,叹息,唉,人啊,穷慌了,就没个主意和章法了。

    可惜,可惜,杨大富也是,就这么一个兄弟,都不知道帮衬帮衬。看看,这一家人,都做出些什么事来了。

    “爹,麦子种完了,我们随时注意着田里的排水情况。”杨子千为自己的小聪明狠狠的得意了一把。想不通的是,自己家都这样种了,为什么看的人多,却没有一家人来效仿呢。像那个穷得和自家一样的王三,这次也只是站在田坎上问了几句,然后默默的回家了。想必是自家还没成功,大家都处于观望状态中吧。其实,机会,就在眼前,能不能改变命运,关键在于你有没有把握住机会。

    不懂庄稼的杨子千不知道,自己这一次改革,无形中,为明年埋下了隐患,别人,都在等着看她家的好戏呢。

    杨大年也曾经考虑过引水的问题。现在的他,早已是走一步算一步的程度了。能收小麦就先种下吧,至于明年,大不了,自己去河里挑水来种。河里水,不至于就没了吧!

    不得不说,杨大年的决心,下得够大够狠!

    这,一切,都是饥饿惹的祸!

    一旦播种下了希望,就充满了期待。

    杨大年每天三次去田边转悠,惊喜的看着小麦芽冒头,一片,两片叶子长了出来,希望也就慢慢滋长。心里的忐忑慢慢的放下了三分之一。

    “老二,你这田当真种上小麦了”早就听说了兄弟一家人在折腾,杨大富父子俩要种几份地,一直没空过来劝。等在田边偶遇时, 麦芽都长出来了。有几分惊讶,也有几分担心。

    “嗯,实在没办法,就试一下”杨大年轻声点头。有着长出来的麦芽垫底,被询问时,心里也有了几分底气。

    “暂时先不说能不能收,就明年栽秧子时,你这冬水田变成了干田,泥块都硬得不行,到时,你要怎么栽,难不成,像种小麦一样打窝浇水?”就说这人,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找自己商量一下,为了未知的几颗麦子,打算把重中之重的谷子丢了,真正是胡闹。

    “嗯,没事,河里有水,到时,就去挑吧”杨大年心下抽了抽,死马当活马医。这几块田的麦子不交租,收成好的话,前景就比较可观了。累一点又怕什么?

    “挑?”杨大富被兄弟轻顠顠的一个字给气着了。

    “你以为是巴掌大的地儿?十挑八挑就能蓄满的?”好几个月的蓄意排水,太阳晒得早已是裂缝斑驳,上百挑水倒进去,也不够填缝隙,到时,连泥浆都搅不出来,怎么栽,栽下去,还等不到生根发芽,就得*。糊涂,真是糊涂!甩手,气恼的走了,管不了那么多,就不管了。

    相对于大哥担心的明年栽秧子的水源问题,杨大年更想解决眼下追肥的问题。

    待小麦出窝了,就得追一次肥。

    肥料,从何而来。

    家里那个烂棚子搭起来的茅房,自家人产的肥,连地里的都紧缺,更不要说多出来的这几块田所需的了。

    唉,事情,果然不是想得那么简单啊!

    “爹,这几天你怎么不开心?”小麦都绿油油的了,希望就在田野上了,怎么爹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杨子木一连几天跟着他身后转悠,就只听得唉声叹气,纳闷不已。饭桌上,当着家人的面,就问出了声。

    没有菜,杨子千习惯性的咬着筷头,听着哥哥的发问,也疑惑盯着老爹。

    “唉,我在担心,田地里没有肥料,小麦不好过冬啊”杨大年喝下最后一点羹,放下碗,叹气。

    “什么叫不好过冬?”请原谅小姑娘的*,只知道,到了冬天,年老体弱的人容易倒下,一倒下就起不来了。那就叫不好过冬。可小麦,又怎么会怕冻怕冷,不是说,厚厚的雪压了一层,待雪融化后,小麦的长势更喜人,古人不是说“瑞雪兆丰年”吗,怎么与爹说的不一样。

    “小麦出窝了,就要追一次肥,有肥,才能长得好。待冬天,霜打雪压的,虫害就少了,一开春,长势就起来了,后劲也跟得上。要不然,长得差,后劲跟不上,开春,死的也就多了。”既然是孩子都爱问爱学,也就讲讲这里面的道理,只是,语言逻辑上,表达能力不太好。

    大致懂了,营养问题。有营养,冬天长得好,开春就窜个儿;没营养,底子薄,就经不住霜打雪压!

    肥料,要怎么才会有?

    放眼望去,肥水不流外人田,可没见哪家哪屋的孩子随处拉屎撒尿来着。不是素质多高,是从小就教育得好,留着回自家解决,至少,能浇一窝菜,一窝粮食。

    难怪爹一筹莫展!

    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麦泛黄,这一家子的全部希望被掐死在摇篮中啊!

    小小杨子千,瞬间比大人还愁。

    这年月,可没有什么复合肥、过磷酸钙等乱七八糟的化肥。

    除了农家自产的肥料,就是烧的草木灰;再就是,野草沤的肥料。

    沤肥,要怎么沤?

    等肥沤出来,都是十天半个月了,花儿没谢,小麦却也泛黄了。

    杨子千被突然冒出来的这个问题考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