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十四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啃书阁

    地大物博,资源丰富,这些形容词,杨子千记得学各门功课时,几乎书上都见过的。

    可是,在李家寨子,山前山后,河边土角,转了又转,闭着眼睛,都能找得到回家的路了,自家的天然粮仓却依旧空空,根本就没什么资源可谈。

    树叶泛黄,一阵秋雨一阵凉,秋天来了,冬天,不会太遥远了。

    山上的野菜,能吃的,一到秋天,都会枯萎;到冬天,更没有吃的。

    家里那点米,塞牙缝都不够!还要熬到明年秋收,那简单就是神话。

    解决温饱问题,才是人生的头等大事!

    夕阳西下,晚霞的余光倒映在小河里,很是美丽漂亮什么的,所有的形容词,在杨子千的脑海里都抵不了事。瘦小的女孩子,坐在河边,一双天然小脚浸泡在水里,百无聊奈的拍打着漂流过来的树叶水草。

    杨子森兴致勃勃的在河里网鱼。

    现在,他就是一只沾不得鱼腥的野猫。幸好早在之前杨子千就打过招呼,小鱼不能捉。要不然,但凡是鱼,哪怕鱼鳞飘过,他都能捉住了拿到手上研究一番。并且,练就了空手捉鱼的好本事。

    一条巴掌大的鱼来了。

    杨子森屏住呼吸,眼睛盯着目标,瞄准,猛得出击。

    “哈哈,看你往哪儿跑!”双手,捉住这条大鱼,好家伙,劲道挺大的,挣扎得很厉害。“妹妹,快看,我又捉到一条大鱼!”

    兴奋挥动着手中的战利品,朝岸边的人儿喊道。

    抬眼,看了一下,又低下了头。

    “咦,”杨子森奇怪了,最近家里的小精灵没有往日的活力了,连捉了几条大鱼都引不起她的兴趣了。这是怎么啦?

    讪讪的将鱼放进木桶里,摇摇头,不去想他想不通的事,继续捉鱼吧。妹妹说过,多捉鱼,拿回家养起,一到冬天,天寒地冻的,不能下河,家里,可能就没有吃食了。

    一下又一下,杨子千边叹气边用脚捞起一片片树叶,看看,又丢进水里。

    为什么别人能快速脱贫致富,一到自己面前,就一筹莫展了呢。贫穷,难道是天生的?在现代,省吃俭用,买个房还得贷款;在这儿,拼死拼活的,一家人也才修了两间屋,却连一个铜板都挣不了。

    一堆树枝绿叶子顺水流来。被杨子千的小脚挡住了,不能前行。

    可怜的,你们和我一样,一遇见点小阻拦,就寸步难行了。嘲笑着脚下的树枝绿叶,也在心里鄙视着自己。

    那是什么叶子?这么大,枝干还呈赫红色?

    连叶,肯定不是;是芋子叶!

    杨子千一激动,整个身子往河里梭,“扑通”重心不稳,整个人掉进了河里。

    “妹妹!你没事吧”杨子森听得声音,回首看到了,连忙跑来扶起她。

    水虽然不深,毫无准备的掉进河里,也扎扎实实的喝上了两口,或许,还是自己刚才洗过脚的洗脚水。

    “我的芋子叶!”没理会杨子森的关切,在河里飞快的跑着,去追赶刚才的那一团树枝绿叶子。

    没有阻拦的物件,随水流动得相当快。

    一连跑了好几十米,这才挡下了心中的宝贝。

    抓起一根,果然,是芋子叶,还有一棵拳头大小的芋母子连在上面呢!

    “呵呵,我以为没有呢,上天啊,你可不可以多赐点给我呢。”杨子千喜极而泣。紧紧的拽着这棵珍宝,盯着河面的双眼放光。

    “妹妹,怎么啦?”不明所以的杨子森追赶过来,见妹妹脸上不知道是河水还是泪水,湿露露的不说,还盯着河面一副痴呆样。

    没有回应,满脑子想着,上天会不会再送这东西到自己手上来。

    一直站在那儿盯到天黑,身上的衣服都穿干了,盯得杨子森都准备上前拉她回家,奇迹未曾再次发生。

    “为什么就不能多一点呢,多一两个也行啊!”自己穿越过来就是一个误会,结果,却三番五次的玩她。

    不过,有,总比没有的强。

    有一个,就有种子,有芋头,就会有芋子。杨子千想着,明年,至少能发几个芋子仔仔,又做种,又生仔仔,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孙孙子子,芋子家族,也是可以繁荣发展的。

    可是,自己,眼下,还等着它解决温饱呢,等它繁荣发展,又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苦笑,无奈,辛酸!

    看到一点希望,然后,瞬间就是失望!

    没有比这更能折磨人了。

    依旧,宝贝的把它拿回家,也不顾天黑了,唤来大哥,兄妹俩在门前的菜地上挖了个坑,种上。

    “妹妹,你说,这物件是一种菜,而且很经饿,可以填饱肚子?”杨子木种好后,还不忘回家提了一个粪桶,小心的给浇上一些。

    “嗯,它应该能发好多小小的果子,慢慢的会越长越多。明年也不用挖出来,到时就直接在块土里长很多出来的。”解释不清楚,干脆就用童言来说。

    “你说这叫什么芋子的,当真长小果子?可是,果子不都是挂树上的吗?”杨子木的好奇,惹得杨子千词穷。

    “不是,它就长地上,大哥,你小心的伺候好了,可别让它死了!”不管不顾,直接下命令。

    “嗯,放心,我现在,跟着爹也学了很多伺候庄稼的经验,这点小东小西的,保管种活!”拍着胸口,胸有成竹的表态。

    芋子,本来就好种活。无论天干还是水涝,它都能正常生长。

    是啊,如果,能将芋子种出来,沙田,就不怕沙了。一场沙暴过来,压弯了,把芋子叶叶芋子杆杆砸了就砸了,泥地里的芋子照长不误。

    “哥,我想到了,如果这东西种好了,以后,沙田就种它!”兴奋将心中所想告诉了杨子木。

    “这真是个好消息!”杨子木准备回家告诉爹去。

    “哥,等明年再说吧!”希望越大,失望越多,饱经风霜的老爹,可经不住这一惊一乍的突然袭击。

    “好!”显然,杨子木也考虑到了这一点。自己好好将妹妹说的这宝贝芋子伺候好,明年,当真能多种一些的时候,再给爹说,给他一个惊喜!

    “哥,你记一下,今年暴雨大约在什么时候,哪些时节做什么,甚至于,具体到某一天,天气冷热程度。这样,以后有什么天灾人祸的,或许也能看出个大致!也能预防一下!”大哥,要打造成一代农业专家,这些最基础的,肯定是要教教他的。

    “嗯,放心,自从那晚你说后,我都记下了,写不起的字,我自己做了记号。”杨子木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其实,他真的是多心了,杨子千才不会笑话他写不写得起字,只要是肯上心,记的,随便你画的圈圈还是叉叉,你自己能看懂就行了。

    地里,种上了小麦!

    田里,就是一片荒芜!

    “爹,为什么田里不种小麦?”杨子千纳闷了。

    “傻孩子,小麦不是秧子,水一多就得死,长不成气候的!”女儿话多,聪明,但到底是在家里,不像儿子,一直在庄稼地里混。至少,不至于闹这些笑话出来。

    不对,田里,应该也是可以种小麦的。

    杨子千努力的回想着这种可能性。

    怕水,把水放干不就成了!

    水放干,万一下雨,好像也不行,一下雨,田里就得积水,一积水,小麦就得完蛋!到时候,不要说收麦子,连播下去的麦种都收不回来,的确亏大了!

    纠结万分,愁肠百结。

    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翻来覆去,冥想苦想!真可以用绞尽脑汁来形容,杨子千发誓,高考冲刺阶段,遇到难题,她都没这么认真思考过!

    “丫头,走路都不专心,小心摔到坎下面去!”杨大年一把将即将摔下去的女儿给拉住,黑着一张脸呵斥道。

    一米多高的坎,当真摔下去,说不定,又得昏迷几天。杨大年可怕这场景了。

    土坎!

    杨子千眼前一亮!

    “爹,地里的小麦种完了吗?”没有观察到老爹的黑脸,兴奋的问道。

    “就这块地,今天种完了就没了!”地不肥,还要遇到鸟雀、老鼠的糟蹋,种的小麦收成也不好。交了租子,和谷子一样,只余下一点点,所以,白面羹在家里,也算是奢侈品了。

    “爹,明天,我们把田里也种上小麦!”小家伙自顾自的安排道。当总指挥习惯了,也没想过他们反不反对的事。

    “胡闹,小麦在田里根本就活不了!”杨大年挑了粪桶回屋,准备把最后这一道工序完结了。对于女儿的*问题,他都有几分生气了。费时费力,还得倒帖上麦种。

    真有那麦种去种田里,都可以供一家人吃几个烙饼了。

    “爹,你听我说,真的行的!”委屈的在身后大喊,无奈,老爹脚长步子大,远远的丢下了她没管。

    “妹妹,告诉大哥,为什么可行?”一*坐在土边,不被人理解,最是伤人心的。却不想,杨子木凑上前来,微笑着问道。

    知音啊知音!杨子千精神一下就来了。

    “大哥,明天陪我去田里,我教你怎么种!”卖关子,是杨子千在这个一无电视,二无电脑的世界上最爱玩的游戏!

    “你个鬼精灵!”拍了拍妹妹的小脑袋,真不知道,她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都是同母同父的,却比自己,不,比自己几兄弟都转得快,主意也正。不过,无论成不成的,只要是妹妹说的,他都愿意去试上一试。

    杨子千没想到,她的忠实粉丝,在杨家,居然出了一个又一个,兄弟几人,都是铁杆类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