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十三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微盘

    “唉,够不着,快,去把凳子搬来”墙上站着杨大年,墙下杨子木,父子俩双双将手伸得老长,却依旧不能将石块递到对方的手上。

    杨子森小跑着进屋,搬来了凳子。

    “三哥,你去给大哥搬石头,我给他扶着凳子。”独凳摇摇晃晃的,杨子千生怕一不小心,把自家亲爱的大哥摔着了。未来的帅哥摔出个好歹,她的罪过就大了。

    “好!”小屁孩,一步一跳,费力的搬动着石头,杨子千就在凳子边扶着,又要看墙上老爹操作是否得当;还要注意杨子木千万别一不小心把石头搁在了她头上,还得时不时指挥杨子森拿哪一块石头更合适。

    、、、、、

    “哇,我就歇了十来天没回来,你们在家居然又修了一个房子起来了?”杨子林跟师从外村回来。看着眼前的变化大吃一惊。这次,居然没有用上自己这个小木匠,全是石头砌起来的。这,又是谁的主意!

    “二哥,怎么才十来天不见,你就长高了这么多?”杨子森在二哥面前跳了几跳,蹦哒不起来了。杨子林就比他大两岁,以前,兄弟俩差不多一样高,眼下,自己显然比他矮了。

    “唉,瞧瞧,你二哥长高了你还不高兴了?还有你,闭上你的大嘴巴,都可以塞个鸡蛋进去了!”杨子木走过来,一人头上拍了一下。

    “怎么样,杨木匠,我们这次的房子,修得好不好?”杨子千走到二哥身边,嬉笑道。

    “噗嗤”一声,月娘笑出了声。

    “这几个孩子,一聚在一起,就打打闹闹的,一个比一个牙尖嘴利,可不像我们。”杨大年站在高高的屋顶盖着谷草看着灶房里的孩子们笑道。

    这次的房梁檩子都用了大大的木头,就是没钱买瓦,要不然,这房子,用上个三五十年的都不成问题。

    “爹,我这次跟着师傅,学了好多东西呢?”提起木匠,杨子林当然要显摆一番。

    “好啊,能学得技术,就是你的造化了,可得听你师傅的话,自己要用脑子钻。”杨大年一边接过大儿子手上的谷草,一边教育着屋里的二儿子。

    “嗯,师傅都说了,我学得快!照这样下去,三五年的,就可以出师了!”杨子林很骄傲。

    “手艺是活到老,学到老,出师,只是代表你可以单独做活儿,可不是说你尽得师傅真传,一辈子都遇不上个什么难的?”没有学手艺,却也知道,师傅能毫无保留的交给徒弟的不多。听儿子这样说,未必张木匠待自家二小子如亲生,能这么快把重要的经验都交给他。

    “噢!”杨子林受教,沉默下来。

    “哥,你怎么长高的,教教我?”杨子森拉着二哥的手,不停的摇着,讫求道。

    怎么长高的。这十来天,天天顿顿吃白米干饭,抵在家时的生活好些倍呢。

    能请人做木工的人家,都是有些家底子的,不说生活开得多好,至少,不是稀饭和羹羹。当然,如果哪家请匠人的伙食开了羹羹,可想而知,那家人娶媳妇不说,嫁女估计都难。

    摸了摸弟弟的小手,痛惜不已。自己倒跟着师傅能吃饱了,可家里人,一个个的,还得挨饿。

    “爹,我们家的谷子舂米没?”劝着爹娘还是不要太节约,听师傅的意思,往后,也会有几个钱给自己的。自己能挣钱,也就能养家了。

    他完全忘记了,自己这小身板,扛不动抬不起的。张木匠能给多少钱啊,还大言不惭的说养家。

    “明天吧,今天这房子就完工,明天我和你大哥去舂点米回来。”盖完了最后一个谷草,灶房,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好啊,明天吃一顿白米干饭,庆祝一下我们家的又一间新房子落成!”杨子千跳跃不已,幸福满满的看着自己设计的又一个房子矗立起来。

    “好!”杨大年和月娘,异口同声,相视而笑。

    “好!”四个孩子,高声大叫。

    笑容,在一家人的脸上绽放。

    “哇、、、、”煞风景的五丫头,小木屋传出来哭声,杨子千丢下众人,快步的跑回去,抱起了她。

    “小丫头,哭什么哭,什么事都不会落下你的!”用手指点着她的额头,教训道。

    “五丫头怕是饿了!”月娘随后进了屋,“你这个姐姐,别总是欺负她,去,用鱼汤熬点白面羹来喂她。”

    这方法,还是自己教娘做的。娘是有了小不点就不疼她了。杨子千装着吃味嘟着嘴去了灶房。

    “好了,不哭了啊,娘知道,娘的五丫头饿了。娘看看,是不是又湿了。”用手一摸,可不,尿布湿湿的,还有一点温度。“娘知道了,娘的五丫头打湿了,这是不舒服是吧。好,娘给你换,换了就干干爽爽的,换了就不哭了啊!”边换尿布,边哄着奶娃娃。

    五丫头,长得越来越可爱,小手小脚,一节节的肉嘟嘟的,这身板,可是以前几个哥哥姐姐们都没有的。

    缺吃少穿的岁月里,这孩子长成了这样,可见,也是个有福的。

    月娘边哄着孩子,心里想着,很是乐呵。

    “小家伙,别哭了啊,再哭,姐就把这碗白面羹吃了”端了碗,一进小木屋就威胁着哭泣的小人儿。

    “看看你四姐,好话一到她嘴里,就得变味!”月娘嗔怪的看了四丫头一眼,接过她手上的面羹,一瓢一瓢的喂进了奶娃娃的嘴里。

    “谁让娘只疼她一个人来着。”装委屈谁不会。挨着月娘坐下,小脑袋靠在娘亲身上,还轻轻的蹭了蹭。

    “去去去,娘的孩子,谁不疼。不疼你能长得这么大?”月娘转身一巴掌轻轻的打在她背上,“这么大了,还撒娇,我在喂你妹妹呢,再蹭,等会儿得喂到她鼻子里去了。”

    “啊,娘,快看,五丫头!”母子娘正戏闹着。五丫头不干了,伸手抓了碗里的羹羹就往自己嘴里送。满脸满鼻子都是面糊糊。

    “得,现在好了,一个个的,都不省心!”月娘哭笑不得,把碗往四丫头手里一塞,起身去给她找帕子打水洗脸了。

    “小花猫、小馋猫,你比姐还嘴馋!”避开再一次的五爪功,赶紧的送一瓢进了她的嘴里。

    生活,就是一件件的小事,串成一串的音符,奏出欢快的乐章。

    杨大年,前所未有的感到开心。

    没请人,小木屋修起来了;没请人,灶房立起来了。同样的,不请人,他有信心再修几间房间。是的,三个房间,或者,更多的房间,他都修得出来。

    手艺上,不说,亲手做过的事,技术是越来越娴熟了。只是,要搬这么多石头回来还是一个难事。

    “不急,我们慢慢来。”一时半会儿的,也没有资本再找小孩子来帮忙搬石头。杨子千安慰着家人。

    “就是,爹,我们以后上山干活,回家就捡几个石头回来,日复一日的,总修得起一间屋。”不得不说,杨子木很实在。连这种愚公移山的精神都给他搬出来了。杨子千对这个大哥甚是刮目相看。

    “嗯,等到差不多时,我们就开工修。”杨子森很期待下一次伟大工程的来临。

    这以后,杨家的任何一个人,外出回屋时,绝对不会空手。多多少少,大大小小的,都会带一些石头回来,堆在房外的一个角落里。

    “杨二哥,你是这份!”从头到尾,目睹了杨家的修房过程,王三舂米遇到杨大年时,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呵呵,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噢,这还不是*的!”杨大年心里高兴,嘴里谦虚道。要说自己能干,就该修大哥那样的真正像样的房子;要说自己不能干,这会儿,还挤在大哥的堂屋灶房的一角打地铺。是能干还是不能干,他也纠结了,不过,自己家那几个孩子,一个个,倒不是笨的!

    “反正啊,李家寨子,要说我王三佩服的,除了你杨二哥外,没有别的人了。”偶像的诞生,其实就这么偶然!

    “唉,你可看错眼了,我们家,一年四季,能吃上饱饭的时间都不多呢。”舂着米,杨大年感慨道。

    这倒也是真的。杨大年家,没有家底子,孩子多,最近几年沙田无收,算起来,在佃户人家里,和自己家一样,是最穷的了。

    不过,看他们一家人出来,一个个的,脸色都不错。根本不像自己一家人面黄肌瘦的,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说实话,杨二哥,你们一家人走出来,没人相信你们没粮吃!”王三这话,是打心里的疑惑。

    “呵呵,你看看你,本不是那能善言辩的,这会儿说出来的话,句句都甜到人心窝子里去了。”杨大年哈哈大笑,难得这么自欺欺人一回。

    “呵呵,当真的噢!”王三收拾好自家的米,挑了准备回家“那我先走了,你慢慢舂,今晚,煮一顿稀饭来吃。”

    “好!”杨大年想着,儿女们今晚是盼一顿白米干饭来着。要不然,明天中午煮也行,到少,白天吃了白米干饭更经得住饿。

    杨老二家,悄无声息的,再次立起了一间屋子,在寨子里,多多少少,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王花儿对所有的言论是不屑一顾的。只要不是来自己家,管你住什么样的屋子,与我无关。

    冯家老太婆皱了皱眉,左青龙右白虎,屋梁好像没自己家的高,挡不住自己的风水就好,懒得给这一家穷光蛋说三道四。

    张木匠也来徒弟家看了一圈。对于那白土能让石头稳固的事,倒时前所未闻。如果能有什么东西让两块木头一粘就合拢的话,他就赚大发了。

    夫子时不时的,应邀过来喝鱼汤,也知道了杨家的石头房子,心下默默点头。

    不怕人穷,就怕志短。

    昏暗的灯光下,听着眼前小儿摇头晃脑的跟读;他讲文时,目不转睛的专注;写字时在沙地上一笔一画的执着,夫子更是暗自高兴。

    学堂里,七八个李氏子弟,还在课堂上打瞌睡;教过去,教过来,依旧是那些个文章,半点进步都没有,哪有眼前人这份聪慧和认真啊!

    如此的一家人,有计有谋,敢闯敢干,待这几个孩子长大成人,这杨家,或许,会是另一番景象。李家寨子,到时,怕是要改姓了!

    改不改姓的,杨子千倒没在意。

    她一直在纠结着,要怎么样,才能填饱肚子。还有那块沙田,年年这样,明年,是不是让爹干脆不种了。

    不种了,丢荒,好像,对佃户人家来说,这不太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