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十一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小说

    “妹妹,来,跟哥去休息一会儿!”杨子木也被妹妹这半颠半痴的样子吓住了,连忙上前,把人抱起,带进树荫里,放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石头!这是石头!对,就是它!”杨子千坐在地上,手摸到了石头,豁然开朗,大叫出声!

    “怎么啦!”妹妹跟石头有仇?

    这孩子,当真有事了。索性,不砍树了,早点带回去,请仙婆来做一次法事,早治早好!杨大年上前“丫头,跟爹回去,改天再来砍树了!”

    “爹,大哥,我们这次,不砍这么多树了,我们用石头修房子!”语无伦次,努力想要表达出来,无奈面对家里两个木楞的人,她的急功近利的言行显然白搭了。

    依旧是一脸的茫然。

    杨子千深深的呼一口气,平静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重新开讲。

    “爹,大哥,我们家,这次,就用石头修房子。这墙,用石头来砌。那个白灰,可以混着沙,把石头稳固下来。”想起以前的砖房,是加了水泥的。这会儿,这地方,也找不出水泥,不过,石灰和沙子,混合起来,也能粘起来。不用大石头,就一块块的小的,砌几面墙,还是可以的。

    “石头呢,我们就自已找,慢慢的积累,还和以前一样,白天找材料,晚上开工。先砌灶房。”

    石头砌灶房,倒不怕火烧火烤,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彻起来。

    父子三人,比比划划,说的说得累了,好像也说清楚了,听的,却只听了个*分明白。

    “这树,还砍不?”杨大年显然被女儿的一个计划打乱了章法,完全没了自己的主意。

    进了宝山哪有空手归的道理。

    “砍,爹,这几棵香樟树,我们早点砍回家去放好,以后,让我二哥给我做床,做衣柜。”杨子千小朋友,连换洗衣服都没几件,还想着大衣柜来着。这女人,爱美,是天性!

    呼儿嗨哟的干了一个下午,放倒了两棵树。

    “这么大,太重了,只有明天找你王三叔来帮我抬一下了。”离山沟远,也搬不进河沟里用水运走,那就只有求助于人。王三因着自家借用过拌桶,关系上也算是亲厚一些。

    “嗯,大哥,我们明天就搬石头回家。就捡这样大小的,形状什么的都不论。”杨子千踢了踢脚下一块长约二十厘米,重几斤的石头说道。

    “这样的石头,河沟边老多了。”杨子木看了一眼,说道。

    是啊,河沟边,水冲过来的大小石块,不要说修一间屋,修几间屋都有了。

    “哟,杨三,你娃今天不下河搞水,却耍起石头来了?”河边,有洗衣服的大婶大娘一早就看到杨子森在捡石头,笑道。

    “嗨,王花儿,你们杨老二家,这是又要折腾什么新花样了吧?”王花儿远房表叔娘,人称蒋大嘴的中年妇女问道。“你看,不光是杨三小子,连那个杨子木和他家的四丫头,这来来回回背石头,都跑了好几趟了。这石头,还能生出金子来不成?”

    “不知道呢,表叔娘,你是晓得呢,我们老二屋头那个人,一张嘴和锯子割的一样,整天整天不开腔不出气,有什么好的,有什么新鲜的,可就没想到我们这个老大家。”王花儿一直气恼,借个拌桶,都得等王三家用完了,才轮着自己用。差点又遭一场大雨,谷子到现在都还没晒干完。“他是有事了要求人了,才想得他的大哥。”

    “呵呵,你们两妯娌,差得太远了!”蒋大嘴乐呵大笑,闲着的时候,看别人家的吵架斗嘴最是有趣“你看看,你是能说会道,很来事;你那个兄弟媳妇,一天到晚都是不声不响的,整个李家寨子,和她说过话的,都没几个人,像养在深闺里的大户人家的小姐一样,也不爱串门拉扯闲话!”

    “她要像深闺小姐,我都成富家太太了!”王花儿不服气,这表叔娘就会说话,明明说人是一个闷葫芦,说出来的话却是好听得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夸她呢。

    “哈哈,可不,王花儿,这李家寨子,除了东家那一个家庭,佃农人家里,你可不是富家太太,和那冯家,张家,都不差上下了呢。”一旁,有洗衣服的婆子哄抬道。

    这话,很受用。

    “哪能啊,还不是靠我表叔和表叔娘帮衬着,凭我们家那口子,估计,肚子都填不饱!”王花儿得意的同时,不忘记拍了拍蒋大嘴的马屁。

    女人,就喜欢听这些好听的话。将大嘴也乐呵呵的跟着一起笑。

    对杨家老二一家大小捡石头,倒没了兴趣去深究。

    “杨二哥,这是要修房子了?”王三擦了擦汗,这一连跑了几趟,帮忙抬回了几根大树,坐在小木屋里休息,接过杨大年递过来的大碗,猛猛的灌了几口水下肚,这才有时间打听。

    “嗯,再修几间起来。你看,家里人多,这小木屋,挤都挤不下了。趁现在有空,抓紧时间整。”杨大年也喝了两口水,点头道。“原本打算卖了谷子请人的,结果,沙田再次颗粒无收,交了租子,就余下那两箩了,孩子们都说不卖,依旧自己动手整。”

    “唉,你那沙田,可是被坑苦了!”王三小声说道。被谁坑了,大家都心知肚明。

    “可不,一连好几年呢?”杨大年苦笑。这人啊,就是笨,谁让自己当初没多长个心眼,沙田,沙田,顾名思义,不就是长沙不长粮吗,枉自自己每年还白白的去种得这么辛苦。

    “这佃了好几年了,快到期了,到时换契约书时,换一块吧!”王三出着主意。

    “我倒想这样,就怕,不佃那块田,就全部都不让佃,到时,又能怎么样?”全部都不佃给自己,连角落里最后的两箩都余不下,更没法活。

    “唉!”王三无言,同是佃农人家,也帮衬不上什么。

    “杨二哥,修房子差人手什么的,招呼一声就是了!”抬脚,起身走人,临行,依旧耿直的说道。

    “好,谢了,兄弟。”想要留人饭的,自已家,却还是拿不出什么来招待,只得将人的人情记在心里。

    “你我之间,不用这么气!”要不是那个拌桶,他这会儿,还在晒干谷子,哪有空闲帮忙啊!

    “王三走了,不留他喝一口汤?”月娘进了小木屋,手上,端着一盆鱼汤。这个家,最近的主食,都是鱼汤鱼肉。

    “不好留人,饭都没一口,过几天,有空舂点米出来,请他帮忙时再留饭吧。”杨大年小声的说道。混得如此地步,作为当家男人,很是没面子。

    “你们说的修那个石头房子,可行?”月娘将汤放在桌上“这三个孩子,今天一上午都在背石头,外面都推了老多了,真要修房子,还得堆成山,够他们几个搬的了。”

    四丫头的手都打起血泡了。月娘还看到杨子森的肩膀被背篼绳子勒出来深深的红印子。

    “行不行的,先试吧。明天我也去搬一天,就准备开工了。”对四丫头描绘的前景,倒是有几分期待了。

    “爹,你明天不用搬石头,你去把山上那种白土挑些回来,还有,沙田里的沙子,也挑一两挑回来,明晚,我们就可以动工了。”饭桌上,吃着快发吐的鱼汤,杨子千安排着自家老爹。

    “要修这么多房子,我不去搬,单靠你们兄妹三人,可得费些时候了。”二小子跟着张木匠去外村好几天,这家里,就这三孩子做事,这才第一天,多背两天,人哪受得了啊!

    “是啊,娘又是一个小脚,还得照顾五丫头,也帮不上忙。唉!”月娘叹气。

    娘啊,你终于知道小脚有多么的不方便了吧。杨子千本想上前凑一句的,可想着一家人都这么惆怅百结的,她也就犯不上再去添堵了。

    *辣的太阳当空照,人们都在午休。杨子千小朋友也架不住周公的招呼,窝在小木屋里,挨着五丫头,美美的睡着午觉。

    杨大年却挑了箩篼出门,不用等明天,今天,就要挑白土回来,还有沙子,他要抓紧时间干,让这个家有个家的样子。

    杨子木和杨子森,依旧背了背篼去捡石头。

    河边,七八个十来岁的孩子正游泳。正午时分,大人都睡午觉,小子们就溜出来到河边玩水。

    “杨子森,我娘说你们今天一上午都在捡石头,这石头能捡出来金子?”一个声音嬉笑道。

    这能出金子,是自家老娘饭桌上的笑谈,却被他原话问了出来,可见,一家一屋的言传身教是多么的重要。

    “就是,杨大哥,你们捡石头干什么?”旁边,一个瘦小个子问道。“反正我也没事,我帮你捡吧”说完,当真搬了那些石头往杨子木的背篼里放。

    “谢谢你,罗大牛,我们捡这石头是准备砌房子的。”杨子木对小朋友伸出来的援手很感动。

    “修房子啊?我爹说,你家的人都吃得苦,以后肯定能过好日子”罗大牛边搬石头,边说。

    兄弟二人背着石头回家时,罗大牛担心杨子森背不动,跟着他身后,一路帮扶着回来。

    “哥,他是谁?你们怎么跟着一个小跟班?”杨子千醒来,见哥哥们都又背一趟回来了,很不好意思。却见着一个陌生的小男孩子跟着回自家小木屋喝水,想着哥哥们是从哪儿拐骗回来的孩子呢。

    “杨四妹,你不认识我了?我是罗大牛啊?找折耳根时,我还跟你们一起去过的。”小男孩不好意思了,看看,这人,都不认识自己了,好歹还是一个寨子的呢。

    “噢,”很抱歉,杨子千真的不知道你谁。不过,找折耳根时,身后跟着七八个孩子倒是真的。

    “你家的小木屋真漂亮,这次,是准备修石头房子?你家这个拌桶,我爹可羡慕了。只可惜,我们买不起!”像一个小老头,絮絮叨叨盯着屋里反放着暂时当床用的拌桶念叨着。

    “走了,老三,我们又去捡。”喊了弟弟,杨子木又背起了背篼。

    “杨大哥,我也去。”罗大牛连忙拔腿跟着往门外走。

    “有了!”杨子千看着匆匆出门的罗大牛,顿生一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