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十九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有声小说

    “你看你家老二,就是一个白眼狼,房子垮了,没地方住了,一家老小就朝家里来了。现在有新的东西,看他就没想着你这个大哥,哪怕借给别人用,也不借给你。这胳膊肘往外拐,亏你还想着要怎么怎么看顾他。”王花儿吃晚饭时,就在杨大富耳边念叨。

    看顾,你是怎么看顾的,要吃没吃,要住没住,让别人一家人住堂屋,还看顾?杨大富冷冷的看了王花儿一眼,都说长嫂如母,但凡你有一丝顾忌,也不会逼得老二一家几天时间就搬家。

    王花儿依旧边吃边说,上好的白米干饭,都捂不住她的嘴。

    杨子美对娘口中的二叔一家没有好感;杨子强则觉得很奇怪,按说,二叔一家和自家相隔又不是很远,而且应该是最亲的,却连逢年过节都没有走动,更别提一起吃顿饭联络联络感情这些事了。

    各怀心事地过着各自的生活。

    杨大年的小木屋,却迎来了第一个人----张木匠。

    “只知道你们要借锯子,却不想,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你硬是给搞出了这么个漂亮的小房子,真是能耐啊”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张木匠仔细看过了这个小木屋的结构,虽然说做工粗糙,但架不住能立起来遮风挡雨,正常使用。

    “听说你家做了一个大木桶,收谷子很是方便,不介意的话,我想看看”张木匠在外村做了三天工,一回到家,自家媳妇就怂恿着快来看看,指不定能挖点什么出来。

    “张大哥,那东西被王三借去了”杨大年搓着手,脸上红扑扑的,这是激动和害羞,被一个行家称赞,这在他三十六年的岁月里,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冯伯伯,让我二哥和你一起过去吧,做那东西,很多时候,都是我二哥想的主意”杨子千向身边的二哥使劲眨眼。

    “噢”张木匠惊讶的目光停留在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身上,难不成,还有一个鲁班转世的神童不成。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造化,如果加以培养,传承自己的衣钵,岂不是、、、、、、

    杨大年却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的,带了杨子林和张木匠径直往王三家走去。

    圆木桶样的东西,在行家眼里,其实也就是小事一桩,关键是,能发明发现,用于实际,这才是最重要的。

    “大年啊,这几年,我们两家虽说没什么过深的交情,但你也知道,我张木匠的为人,不是那种贪蝇头小利占便宜的人,你这个工具,我看照着样子也能做出个七八分像,你看,可否容我做几个来卖”既然自家女人说大家都羡慕有这个东西用,那就能卖得脱。

    “呵呵,说哪儿呢,你能做出来卖是你的财气,我也没什么可说的。”老实木讷的杨大年,就这样把杨子千的专利给拱手让人了。

    “这样,大年,我呢,这些年,手艺不说好,但在这方圆几十公里,也没见返过工,你家二小子,我看是个精明的,不如,就跟我串串门子,你可愿意?”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既然杨家没有提出分红的要求,况且,这孩子,一看,也是个聪明的,顺水人情,收他做了徒弟,想必,杨家也是乐意的。

    庄户人家,历来是地里刨食,能学个手艺傍身,那就是一种福气。而且,很多人家,手艺都是祖传的,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事是大家都防范的。

    这张木匠,上赶着收自家二儿子当徒弟,无疑就是天上掉下个大陷饼,砸得杨大年瞬间呆滞。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果真聪明,自家老爹还在发呆的瞬间,杨大林已经深深的拜了下去,“噗通”跪下,认真磕头。

    “唉,这孩子,是个不懂事的,哪有这样拜师的,改天,找个时间,请您师傅上家里来,摆个酒,喝个拜师茶才行”杨大年看儿子磕头不止,回过神,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也恭喜杨二哥,你家子林跟了张大哥,以后,一定是一个有出息的!”王三转身,真诚的恭贺着杨大年。

    “呵呵,同喜同喜”张木匠和杨大年,相视一笑,套回答。

    听说二哥被张木匠上赶着收了徒,这是杨子千意料之中的事。其实,在这个原始的小村落,聪明人还是挺多的,诸如王三、张木匠之类的。

    “二哥,学技术不比放牛娃,这东西,要看在眼里,想在心里,动在脑里。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以后,能不能有所成就,就靠你自己了。”小小的杨子千,充当了圣母的教导角色。

    “咱家四丫头,根本就是一个姐姐!”月娘在一旁听了小女孩教育哥哥,说得头头是道,很是有理。轻声和身边的杨大年笑言。

    杨子林双脸微红,被比自己小的妹妹说教很是尴尬,不过,连妹妹都这样说了,那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学呢。

    拥有一技之长,才是立足之本。大哥跟了爹学种地,自己,学了木匠,那么,小三子呢。看他偷学都这么用功,如果有条件,送他上学堂,说不定,自己家,也会出一个举人老爷。

    这样想着,就偷偷的看了看三弟,没想,那家伙,早在一木屋的一角睡着了,这才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监呢。

    “知道不,张木匠做了那个叫什么拌桶的来卖,东家都买了两个!”

    “唉,我早就知道,这杨老二家的新鲜玩意儿,倒是便宜了张木匠!”

    “别说,杨老二家的二小子在跟着张木匠当学徒呢,这张木匠也是一个厚道的!”

    手艺,自古是祖传,更有甚者,传儿不传婿,这还传给一个外人,说不好,也就只是找一个打杂的而已,过经过脉的地方,还是会保守的。

    各种好奇,各种打探,各种猜测,所谓以小人之心,揣君子之腹,大抵也就是说的如此。

    “不错,不错,这样的工具,很适合耕作之用,构思巧妙,贵在合用!”李姓东家的田里,长年和月活们正在奋力的抢收谷子,夫子抽得空闲,也围着田边转了一圈,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就是啊,这杨老二家,还出了个心思巧的!”有长年挑了满满一挑谷子上了田坎,路过围观人群,小声感叹。

    夫子想那起了那个门缝里的小小黑脑袋,那,才是一个心思巧的。可惜啊,投错了胎,生不逢时,生在了穷得揭不开锅的佃农家,可惜!

    如果得遇机缘,学堂里坐着的七八个李姓子弟,加起来,也抵不过他一人的修为。

    其实,蛟龙受困的,不止是那个小孩子,自己,一样运道不济。屡次考试不中,秀才身份注定一生。如今,在李家寨子教着私塾,眼看着一个可塑之材,却无能为力,虽然饱读圣贤书,知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要他看着一个天才走向凡人,心下却也恼火。

    “听说是杨老二家的二小子想出来的,所以张木匠才上赶着收了他当徒弟!”

    夫子从不参言是非,架不住,是非在他耳朵边过。

    “难怪,张木匠才是个最聪明的!”

    “就是,这样的东西二小子都能想出来,以后,学业精了,肯定能做出其他的好东西,张木匠是师傅,这面子有了,里子也少不了他的好!”

    “呵呵,就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张木匠领进了门,以后说起杨家二小子的本事,肯定都会带一句,是张木匠的徒弟,这人啊,一辈子,图个什么,不就是图个好名声吗?”

    “就是,就是。”七嘴八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是啊,人,这一辈子图个什么。

    要说衣食住行,在李家寨子当了私塾夫子,这些都不愁,当然,一辈子,也就只能窝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寨了。

    如果,如果说,他有幸,也收个得意门生,那么,未来、、、、

    夫子越想,心下越是亮堂,不知不觉中,他,踱步往村东而行。

    “夫子,您怎么在这儿?”下河里网了鱼回来的杨子森,刚走到门口,迎面就遇见了背着双手,沉思踱步的夫子。

    “噢,随便走走!”夫子窘了,真是心有所思,脚有所动。这双脚,出卖了他的心思。

    “对了,夫子,您看,我捉了好些鱼,您今晚就在我家喝鱼汤吧。”杨子森想起,暴雨前,自己就准备给他送鱼的,后来遇到那些糟心事,自己都忘记了。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夫子都走到门口了,立马就邀请了。

    “鱼汤?”夫子走南闯北好些年,也喝过一两次,味道,记忆犹新,腥味,实在太重了。

    “嗯,我娘熬的,很好喝!”不由分说,拉着夫子就进了屋。

    夫子她是认得的,既然儿子和他有交情,要留人喝鱼汤,少不得,这当娘的,就得大显身手才行。

    月娘把鱼端到了屋外,边杀着鱼,边想,最近小木屋的人气还挺旺的,如佃户人家王三;以张木匠为首的手艺人;连以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王花儿那天都过来说,要借拌桶用两天;今天,又迎进了夫子,这人气,是在李家寨子落脚几年来最旺的。

    走旺家门,小时候,就经常听奶奶这样念叨,看来,自己这个家,指不定就要旺起来了。

    这心思,要是被杨子千小朋友知道了,一定会拍着大腿惊呼“我的个老娘啊,你就是那料事如神的诸葛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