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十八章-穿越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当月娘煮好鱼汤端进小木屋时,以杨大年为首全都醒了。

    “娘!”看着在木门边微笑的女人,杨子千很是幸福,娘亲今天,笑得很开心。

    “月娘,这屋子,你可满意!”杨大年咧嘴问道。

    “嗯,很好,很满意!”月娘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

    “我现在是想明白了,四丫头说得对,没钱请人,就靠自己,等谷子收了,我们就抓紧时间,再造几间屋子!”杨大年受了鼓励舞,把未来的计划都说了。

    “爹,我也要回来帮忙,我不去当放牛娃了!”杨子林看着崭新的新家,里面,也有他的一份功劳,但是,他更想,从此,就要做木工,妹妹说过,做一个好的木匠,他的心思灵活,很有潜力!

    “好,爹明天就去帮你辞工,也回来帮忙!”放牛才得的几升粮,自家佃的沙田年年无收,还一心想着东家的好,结果,被卖了,还帮着东家数钱,真是可悲可叹!

    这一晚,一家人,因没有桌子,就坐在小木屋里,坐在地上,喝着鲜美的鱼汤,在杨子千的带动下,畅想着未来,连五丫头杨子禾,都睁着大眼睛,时不时的“呀呀”两声,欢快的笑声,弥漫在这个小小的木屋里,和着新鲜的木香味,一家人感受到暴雨后天晴了。

    夜,宁静美好,明天,太阳升起时,又开始新的征程。

    “爹,以前收谷子都这样吗?”杨子千本不想下田的,但,看着一家老小,连杨子森都没去学堂,她实在不好意思偷懒,可是,禾苗把她小小的手臂划出了一道道长长的血印子,再流点汗进去,她都要疼死了。

    最让她感到要命的是,老爹,居然是把谷子连谷草一起挑回家,在空坝子里晒了,然后用连盖打。

    噢,天啊,连现代高山最原始的收割方式都谈不上。全是手工,这谷子打下来,不死,也得脱一层皮了。

    “这丫头,去年我不也这么打的,你怎么又问起来了?”杨大年看着女儿,不缠脚也不错,这样下田帮忙,也还站得稳,不至于摔倒。富家女娇养,自家女他也心疼,但这么懂事的,想着就算帮不上忙,只要是她想下田来玩玩新鲜,这个当爹的要就迁就她了。

    “爹,下午,我们依旧去砍树吧!”杨子千盘算着,拌桶至少得有,没有柴油打谷机、没有手摇脚踩的机器,有了拌桶,至少可以手拌谷子,远远比挑回去用连盖打省时省力啊。

    “丫头,修房的事,等谷子打完再说”这孩子,修房修上瘾了,连打谷子这么重要的事都给她排到后面去了。

    “爹,你听我说嘛,今天下午砍树,晚上,你还借了张家的锯子,我们做一个工具,打谷子就容易得多。”杨子千尽量用语言去描述那个拌桶的模样,努力说服杨大年。

    “你怎么知道的?”言多必失,说的就是杨子千此时。

    不知道是被太阳晒红了,还是害怕了,杨子千的脸瞬间通红。面对老爹这副看不懂的眼光,能说会道的人,一下子哑火了。

    “爹,我听妹妹这样说,或许真的可以,要不,下午,我们就去砍树吧。您总说,磨刀不误砍柴功。我们用两个晚上,应该就能做成了。”杨子林此时,成了妹妹最忠实的粉丝。妹妹的脑袋里,装着太多的东西,都是他感兴趣的。

    架不住几个孩子的请求,杨大年更想知道四丫头口中说的那个什么桶的是怎么个样子。当真顺着他们的心意砍树做大木桶了。

    “啪、啪”一连用力拍打了两下,杨大年紧握的谷把子上,真的掉下无数的谷粒,美中不足的是,有些,还往这个拌桶外面飘去了。

    “唉呀,坏了,我忘记了,这个拌桶的这边,还得用点东西遮挡一下。”正美滋滋的看着父子几人一连赶了两个晚上做出来的拌桶时,被溅飞到外面的谷子打断了她的幻想,这才想起,以前用胶布遮挡,那这会儿,能用什么遮挡。

    胶布,这会儿,估计那发明人还没出现。

    “大哥,你快回家,把我们以前睡觉用的竹篾席子拿来遮挡一下。”想起最早咯得她生疼的竹篾席子,最是适用不过。

    杨子木最是勤快,小妹妹的旗帜指到哪儿,他就打到哪儿。

    飞快的回家,在小木屋旁边,堆放的那一堆杂物里,清理出一张席子,紧紧的裹了,拿到了田里。

    “呵呵,那家人,打谷子还准备席子,这是累了的时候在田边睡觉用的?”田边土角,有人看见杨子木手上的席子,打趣道。

    “不知道啊,今天早上看杨二哥费力的扛了一个大木桶样的东西去田里,也不知道干什么用的。”王三接话到,对杨大年一家老小,他从心里,是佩服的。“虽然说以前的茅草房子垮了,不过,起早贪黑的修了一个小木屋,还这么漂亮,也只有他才有这个头脑!”

    “快看,杨家老二在干什么”相邻的田里,有人大声惊呼。

    高高的举起一把谷子,用力的在木桶上拍打几下,然后,丢掉了光光的谷草。

    “咦,这家伙,板眼多噢”有人丢了手上的千担,朝杨大年的田里走去。

    有一就有二,一时之间,附近的佃农长年,全都涌向了那块干田。

    “杨二哥,你这方法好啊!”王三跑得最快,看杨大年快速的打完了两把谷子,很是兴奋。

    “我也来试试!”也不管主人同不同意,王三一脚就跳进了田里,接过杨子林递过来的禾把子,也学了杨大年,在木桶上用力的拌了几下,看着金黄的谷粒飞进了木桶,激动不已。

    “这法子好使,我也没想到,这样省事多了。”杨大年看王三一脸的不可置信,轻快的笑道。“我只需要挑谷子回去,这些谷草,等干了再收也不迟。”

    “是啊,是啊!”王三看着手痒,又一连拌了几把,还余犹未尽。

    “杨二哥,我也来几把!”

    “杨老二,让哥子来试一下!”

    “该我了,你们都用过了,我来看看!”

    一时之间,田坎上,拌桶边,围着的大男人,都当起了活**,全都要帮忙打谷子。

    就在杨子木*瞬间,兄妹们割下的禾把子都不多了。

    “快割!”杨子千向哥哥们递着眼色,既然这些人想试,就让他们试过够。

    “等会儿,桶里满了,我挑一挑回去多。”杨大年见始料未及蜂涌而至的人群,都争抢着要动手拌一下。他也乐得成全,连忙把拌桶腾空了,让他们去整吧。

    兄妹四人割得呼儿嗨哟的,都还供不应求,这块小小的干田里,人满为患。放眼整个李家寨子,丰收的季节,自家田里没人,却都跑到杨老二家的田里了,这些大老爷们,吃错药了不成!

    房前屋后,田边土角,姑娘媳妇老太婆,都好奇的打探,这是出了什么事?

    “听说杨老二家折腾了一个新板眼,打谷子很省力!”

    “噢,就是那个大的木桶啊”之前杨家来借锯子,知道这家人最近都在搞鼓着什么,张家媳妇想着,等晚间男人回来,让他也去看看,能得大家的青睐,要是能依样画葫芦,做几个来卖,那…。张家媳妇盘算着,心里,忍不住狂跳起来。

    “杨二哥,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帮你收谷子,等你家的打完了,我借这个工具用用可好!”不得不说,王三,是这一群人中脑袋转得最快的,第一个偿试,最后一个离开,却提出来这个请求。

    “都知道收谷子的期会就那么多,把我家的打完了,怕耽误你家的收割。”杨大年好心的提醒,谷子熟了,早点收回家,早放心。谁又知道,明天,会不会再来一场暴雨或冰雹,很可能,或如他的沙田一样颗粒无收。这风险,有点大。

    “没关系,多一个人打,速度也快,就你家这几块田,照这个速度,要不了三天就打完了”王三心下已决定,这个风险,他认了。

    既然别人上赶着来帮忙,怎么也不好意思拒绝的吧。

    杨子千却想,这王三,倒是一个灵活的。

    这李家寨子,家家各管各,三五亩地,都得折腾十天半个月。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互帮互助呢?人多力量大,一到这儿,就成了空口号了。

    原始的自耕农现状,原来就是这样的。

    有了王三的加入,两个成年男壮力,把禾把子拌得嘣嘣响,半天功夫,收完了一块田,看得近邻田里的人目瞪口呆。

    房前屋后的空坝子里,四邻都在挥动着连盖,翻打禾把子,连盖打起的“啪啪”声像鞭炮一样,响个不停;唯有杨大年,潇洒的挑着一挑挑金灿灿的谷子晒在上面,这火热的七月,出干谷子,也就只是一两天的事。

    正如王三所料,三天时间,杨大年佃的几亩田就打完了。他乐滋滋的扛着拌桶去了自己家地里,朝那些眼红的邻居乐呵一笑,坦然接受着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