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十七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下载

    “四丫头,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次就用木头来做房子?”一路往山上走,一路听女儿念叨,说房子除了原来的泥糊墙,除了大哥家的土墙,还可以就用这些木块来做墙。

    “嗯,爹,你看,木头可以做水盆水桶,都不漏水,我们用来做墙,一样不透风不进水。”杨子千怂恿着自家老爹,原生态环保小木屋,前景是多少的美妙啊。只是要防火而已。

    “爹,我们就这几天,先做一间屋,搬回自己家住。”出门看天色,近门看脸色,杨子千可不想再看王花儿和杨子美那张冷冰冰的脸,唉,连冯大婶的半分热情都没有。

    “爹,听妹妹这样说,我们就试试吧。”杨子木和杨子林一路上,就带了双耳朵前行,不过,妹妹说得也不无所道理。

    “好,我们试试!”所谓死马当活马医,没钱请人修,自己做吧。

    这天下午,杨家父子就一直砍树。没有锯子,用砍刀砍大树,可谓是一项浩大的工程,直到砍得杨大年手臂发麻,一棵大树才应声而倒。

    整整一下午,好不容易才砍了两颗大树下来,杨子千在大约两米五左右的地方作了记号,让分砍成两段。

    树倒是砍好了,可是,小小的杨子木兄弟俩根本抬不动。杨大年也只能扛一小段路就扛不动了。

    “要不,就只有去请你王三叔帮帮忙了?”皱眉,还真想象着四丫头说的,不靠人,不求人,自己一家老小动手修房,可叹,连一根树木都搬不回去,谈何容易啊。

    “爹,快,您把这树挪到河沟边!”杨子千看了看,这是上游位置,顺着山沟往下流的河水,会流到她们下河捉鱼的地方。

    一一被挪到河边。

    “爹,您往回走,就是走到大家洗衣服的地方,准备着捞树子起来!”杨子千招呼两个哥哥过来,兄妹三人试了试,可以把它推下河沟,很是高兴的,连忙告诉了杨大年。

    “你这是?”杨大年看了看,这丫头,准备把树干往河里推,然后,自己在下游的地方把树子捞起来,从河里到家那段距离,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解决了。

    这孩子,真生了七窍玲珑心了!

    杨大年对自己动手建房,更生出了一份自信,连忙往山下飞走而去。

    “来,哥,我们快点推下去,然后也跑回去帮忙!”三个孩子,使尽了全力,把一节节树干推下山沟,看它顺着水往下流时,相视一笑,飞奔下山。

    “爹,快看,来了,来了!”夜幕降临时分,远远的,看着黑漆漆的一根根树子就快到眼前了。杨子千也随着跳进了河里。

    爷四人,一起把四节树子搬上岸,杨大年再一根一根的扛回家里。

    “爹,你知道哪家有锯子吗?”总不能做圆木房,锯子总得有吧!“我们去借来用几天吧!”

    “村西头的张家是木匠,锯子倒是有,就怕他要用!”杨大年想了想,李家寨子,有工具的,也只有这一户人家,也是佃农出身,木匠听说都是祖传的手艺,偶尔帮乡邻做点木工活,因此,日子过得还算好,但和冯家家境比起来,却是有余。

    “爹,我们就只晚上借,早上一早就还,这样就不影响他用了。”如果有钱,修房这种事,应该是要请张木匠的,这样只借工具不请人,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我去试试!”杨大年决定厚着脸皮上门试一下。

    “爹,我饿了!”杨子千捂着自己呱呱叫的肚子,小声的说。

    “好,你们先回去吃饭,我借了就回来,然后,晚上借着月光,做点活!”杨大年看了一眼嘟着小嘴的女儿,这,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表情啊。

    晚饭,就是月娘用八成熟的谷子磨了米浆熬成的羹,相对于一天三顿的玉米羹,这碗里浓浓的米羹更清香,也更经饿。

    待自家吃完饭时,大娘一家人早就钻进了房间里。

    她居然,真的没有给这一家人安排房间。王花儿,这是连表面的功夫都不愿做了。

    再怎么说,杨子美的房间可以住月娘和杨子千;杨子强的房间可以睡得下子森子林吧。可是,主家都不开口,这一大家人,还真的只有挤在堂屋和灶房里过夜了。

    “月娘,委屈你了!”看着在堂屋一角铺了晒干了棉絮的月娘将五丫头放上去睡觉,杨大年眼角涩涩的,轻声对妻子说。

    “没事,这是夏天,也不怕冻!”月娘苦笑一下,今晚上,一家大小,都得睡地上,谁又不委屈呢?

    杨大年拿了借来的锯子,出了门。

    月光下的身后,是三个儿子一个丫头。

    把树子扛在两块大石头上,他就和大儿子拉着锯子,准备开工了。

    杨子千说了,这木板,锯两指厚,当墙的,太薄不成。

    以前都没有摸过这活,锯子很是不听使唤,父子俩拉拉扯扯的,累得不行,锯了还不到一米,越锯,那木板,越来越厚。

    “不行,不行,爹,你们这样锯不行”杨子千拿起旁边的刀子,在树杆上划着一条直直的长线“这样,你们要顺着这条线往下锯,还有,你们的手要平顺,要配合”

    “爹,让我和大哥来试试。”杨子林一直没开口,他在旁边倒时看得出来,爹用力太过,哥哥的力道太小,一到他那边,锯子就往下陷了,所以厚薄不均匀。

    “对了,爹,这样,你把这些杂物谷草烧了,等会儿,我们先打墙角石。”杨子千看杨大年讪讪放手,唯恐他泄气,连忙安排他做另外的事,人一旦忙碌起来,就不会分心。

    杨大年把打火石打燃,一点火苗,越燃越旺,把今天晒干了的谷草杂物,都给烧了起来。

    火光,映照着旁边配合默契的两个儿子拉大锯;三儿子则和女儿蹲在地上,用树枝写写画画的,说着什么,两人脸上,都是一脸兴奋。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这事交给我就行了!”杨子森从地上站起来时,脸上,写满了自信。

    不就是一些小树枝,削成木钉,等会儿,哥哥们锯的木板上打洞,然后,用木钉扣紧了,一块块的木板,连成一片,成为一道道墙。

    好,干得漂亮,一个时辰不到,两个哥哥锯了两块木板下来。

    “这样,一方钻一个洞,每隔一段距离钻一个;然后,把木钉塞进去,一挤压,就连成一片了!”趁大家消息时,杨子千示范着怎么把木板演变成墙。

    果然,无缝无隙,这么说,这办法能成。

    杨大年和三个儿子眼里,都是满满的亮光。

    “今晚,就这样吧,我们回去休息去!”想着昨晚上熬夜了,今晚,再熬就受不了,杨子千主动提议。

    “回去,还不一样没地方睡,再干一会儿,累了,就在这旁边眯一会眼就行了。”杨子林看得出,大伯娘冷血,大伯太软弱了,还是早把自己的屋修好才是正道。哪儿都是睡地上,回不回,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的话,换来的是大家的沉默和干劲十足。

    “丫头,我接下来做什么?”杨大年此时,完全把女儿当领导请示了。

    “爹,我们依旧修几间房,这样,你先挖四个角,还是砍大树回来当立柱。明天上山去砍。”照这样的干劲,要不了几天,自家的房子就能初具模型了。杨子千这个总设计师,毫不气的派工。

    当东方泛鱼肚白时,小小儿郎们,也困得不行了,几人就围坐在木堆边,倚着睡过去了。

    杨大年轻轻的捡起地上的锯子,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孩子们,连忙往张家走。说好了,夜里借,白天还,至少,不能误了他出工。

    一堆的木板,一地的木屑,几个熟睡的孩子,天亮时分,看杨大年都还没带孩子回来,就往自家寻来。也不知道,这几爷子,在搞什么,一夜未归。

    当看见面前的这场景时,月娘的眼睛红了又红,鼻子一酸,泪水就流了出来。

    “咦,月娘,这么早,你们这是?”来不及阻止,冯嫂给月娘打招呼的声音,惊醒了这群孩子。

    “娘,你怎么过来了!”杨子木一听到声音,睁眼,就看到了流泪的娘亲。

    “娘,你怎么啦?”杨子千醒来,看月娘流泪,吓了一跳,难不成,王花儿又玩什么新花样把娘给气着了。

    “没什么,没什么!”月娘抬起手,连忙擦拭着眼角的泪花。

    “娘,快看,这是我们昨晚做的,爹说,照这样下去,过几天,我们就能住上自己的小屋了!”杨子森醒来,很是兴奋,指着面前的战果邀功。

    “杨二哥真能干!”冯嫂大概也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感叹道“月娘,你也不用着急,看,这不就快住自己家了吗?”

    “不,我不是着急,我是心疼啊”握着冯嫂的手,月娘叹气“这几个孩子,和他爹,昨晚一夜没去大嫂家,都在这儿做事。累了就在这儿睡了!”

    “一夜没睡!”冯嫂想着,这家人,算下来,就是一天两夜没合眼了,照这样的干劲,这个家,过不起来,老天爷都不公平。

    白天砍树,晚上做工。一家五口,商商量量的,真的只用了短短的五个日日夜夜,把一间小木屋给立了起来。

    “爹,屋顶,还照以前那样,盖谷草!”看着带着清新木材味道的小木屋,杨子千心里那个激动啊。成了,自己成功了。不等不靠,凭着自己家人的几双手,真的做了一个木屋出来了。

    “好,好,爹今天就盖上,晚上,我们就可以搬回来了!”杨大年更是激动得语无伦次。没想到,没想到,听了孩子们的劝,走投无路之下,自己,也可以做一间屋子出来。晚上,月娘也就不用去看大嫂的脸色,睡她们家堂屋的地铺了。

    “啊,你们这就搬回去?”杨大富看了大抱小抱准备走出他家门的孩子们,很是不解。这几天,知道他们早出晚归的,也没怎么在意,谁曾想,现在,他们告诉自己,这几天修了个小木屋,可以住人了,这就搬离他的家了。

    “嗯,多谢大伯和大伯娘的照顾,打扰你们了!”杨子千微微一笑,如果,没有王花儿的薄凉,估计,自己一家人也不会这么早竣工。置之死地而后生,被人逼急了,反而成就了一番事,倒是不错的。

    “啧啧,杨二哥,你真能干!”王三经过木屋时,很是感叹,这几天,一直看他们扛木头回来,隔天早就,就会堆一堆 的木板,没想到,几天时候,活活给折腾出一间可以入住的小木屋。

    “唉,王三,说笑了。”杨大年随意应酬着,却一脚跨进木屋,连地面,都被四丫头吩咐垫了一层木板,一家人,走到门口,就得脱鞋进去。

    “月娘,我想睡一会儿了!”看月娘给五丫头搭的地铺,杨大年觉得很有吸引力,忍不住说道。

    “睡吧,睡吧,睡一觉起来吃晚饭!”月娘看杨大年明显消瘦的脸庞,几爷子,这几天累狠了。她还看见了三个儿子的小手上全是血泡。

    小木屋里,东倒西歪的,大大小小,倒了一地,都睡得很是香甜,特别是四丫头,脸上,还挂着笑容。

    这间小屋,是原来他们的房间位置。屋外的某一地方,是灶房,四面空空,只余下一个灶台和那个水缸,四丫头说了,只要不下雨,将就着用,就在外面煮来吃。

    月娘看了这一屋的人,心里,酸甜苦辣,五味俱全。

    出了门,在鱼缸里,捉了那十多条鱼杀了,今晚,好好的煮一锅鱼汤给大家吃,补偿一下这几天的劳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