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十五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

    “子美、子强,赶紧的,起床,吃早饭。”王花儿不睡觉了,还没烧火就开始呼儿喊女起来吃饭。

    分别进了儿女的房间,把13岁的女儿和11岁的儿子给叫了起来。

    得赶紧做早饭吃,那家人来了,爱咋整就咋整,反正,自家不可能包吃包住。

    对了,这段时间那只鸡生的蛋,还有好几个,全拿来煮了,不能留了,留下难不成还给他们吃。

    灶房里,香喷喷的煎蛋汤,再调了白面,烙了几个白面饼。

    “这就吃了?”杨大富被王花儿叫上桌吃早饭,看着桌上的吃食,心里狠狠的抽痛。

    媳妇这是防狼来着,家里的存货,打算一顿吃完。还有,兄弟一家人,不是说等会儿要搬来,这么早吃了,让他们一家人吃什么?

    “不吃干嘛,留着喂狗?”王花儿一看杨大富的样子,就知道这个傻子想当老好人来着。开什么玩笑,自己能持家修房造屋,还不就是会精打细算,可不是为了勒紧自己的裤腰带去救济他人,当什么烂好人,做什么救苦救难的观世音。

    既然没机会存下来,就提前送进自己家人的肚子里最安全。

    杨子美、子强显然不懂什么情况,反正有好吃的,敞开肚子整就是了。

    天亮了,冯家老太婆还没起床,一家人告别双眼熬得通红的冯大嫂,出了房门。

    杨大年围着自家的房子转了一圈,四面墙倾斜了三面,估计稍微用点力,就得倒下来。

    “这样,子木,你和我进去,把常用的、能用的东西翻找出来,子林和老三,你们看着点,如果要倒了,就赶紧的喊,我们就跑出来!”看着这个家,再一次垮塌,杨大年心如刀割,但作为当家男人,他不能表现出来,要不然,这指望着他的一家大小,岂不更伤心难过。

    “那你们小心点。”月娘抱着杨子禾,双眼红肿,轻声说。

    “嗯,放心!”杨大年伸手,拍了拍月娘的肩膀,真是难为她了,眼下,又要去看大嫂的脸色过日子了。

    一家人,心惊胆颤的,在破败的屋子里找出来了铺笼罩盖,几件换洗衣服、半罐子玉米粉,“算了,那些桌椅板凳,也快用不了了,搬进大哥家还放不下,就放这里面吧。”最后扛了一口锅出来,这也算是他们家最值钱的家当了,然后,放弃了里面的所有。

    “对了,四丫头昨天还养了十多条鱼在水缸里,这会儿?”月娘想着要不要去捞出来。

    “娘,灶房都要垮了,那鱼也吃不了,就等他们养着吧。要吃了,我们就去河里捉。”爹和大哥每进一次那个屋,她的小心脏就跳得老快,这种惊悚的事,还是少做一次的好。万一把这个家的顶梁柱给砸进去了,那这个家就彻底完蛋了。

    “子木,带着你娘和弟弟妹妹把东西搬到你大伯家去吧,我去看看沙田的谷子。”杨大年打了个招呼,其实,昨夜,从下大雨开始,他心里就有着很不好的预感,这沙田,估计又成了一片沙地了。安顿好妻儿老小,这才有时间去看看。迈着沉重的步子,背影显得格外落寂。

    “子林子森,你们带娘和妹妹过去,东西多跑两趟就搬完了,我跟爹一起去看看。”杨子木这几个月的磨练,也和庄稼生出了感情。

    爹担心的事,他也知道,连忙跟着杨大年往沙田走去。

    “完了!”远远的,看着那一片泛黄的沙地,杨大年一*坐在了路上,根本没在意这泥地有多脏有多湿。

    “爹!”跟上来的杨子木赶紧上前扶起自己的亲爹“爹,您别着急,只是这一块田受损,其他的,都还好好的!”杨子木放眼望去,一片片东倒西歪的谷子,再过几天,就可以收了,只有这片沙田,真成了沙了。

    “子木,你不知道,这块沙田,年年无收,租子都是靠另外的田来填补,本来交了租子余粮就不多,你看,眼下,又要卖了修房,我们家,这几口人,今年,就算不吃一顿白米饭,怕是都撑不过去了!”堂堂五尺男儿,瞬间感觉衰老下去了,心里,想死的念头都有了“孩子,爹是个没本事的,让你们跟着受苦了!”

    “爹,别怕,我们长大了,日子总会越过越好了的,你别再伤心了,家里,可全都指望着你,你要倒下了,我们这个家才真的完了!”杨子木用自己稚嫩的肩膀,努力支撑着浑身无力的杨大年,流着泪劝说道。

    “爹,妹妹说了,我们单靠一个人,是容易被困难吓住的,但是,只要我们一家人努力,抱成团,团结一心,就会战胜困难,以后,我们家就不再会挨饿受冻!”杨子木看着这片沙田,既然年年无收,东家却依旧一样的租子租给了自己家,这么说来,自己家是不是被他们坑了!

    等你们长大,等你们长大就得挣钱娶媳妇,这个家,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起来得了的。转念一想,是啊,这个家,全靠自己呢,自己,可不能先倒下了!

    儿子一语惊醒梦中人,杨大年悲伤的心里,想着,再怎么着,为了这几个孩子,为了月娘,自己也得强撑着到最后。

    父子俩在佃来的田里忙活起来,把那些被泥块树枝压倒的谷子全都扶了起来。

    “大嫂,不好意思,我们一家来麻烦你了!”远远的,月娘抱着五丫头,看到门口站着的王花儿,就招呼道。

    “嗯,麻烦算不上,只是,就这么几间屋,哪儿住得下!”王花儿依旧站在门口,没有让路,也没有招呼他们进屋。

    月娘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进,还是不进。

    她明显是不欢迎,是了,换了谁家,也不高兴挤进来这么多人吧。

    “大娘,没关系的,我们也就暂住几天,就在你家堂屋、灶房的角落里歇歇脚就成。”杨子千看王花儿和月娘对话,就知道,事情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可是,不进这家门,放眼这整个李家寨子,更指望不了进别家屋了,难不成,让他们一家人风餐露宿,又不是前世的野营,好歹还有一个帐篷。狠狠心,先厚着脸皮往里钻。于是,抱了湿露露的衣服,直接挤开王花儿,第一次跨进了这个屋子。

    “咦,二娘,四丫头,你们这是干什么?”杨子美被突然闯进来大包小包的二叔家人给吓了一跳,这感觉,像是逃难来了?

    “大姐,我家房子垮了,不好意思,来你们家挤几天。”丢下那堆衣服,杨子千轻松的朝杨子美笑笑。

    “垮了?”杨子美吃惊的看了看自家老娘,又把目光投向了这逃难的一家大小。这都逃难了,还能笑得出来,看来就是一个不知好歹的蠢丫头。

    一想到她们来了,是不是,要睡自己的床,要住自己的房间,不好,这感觉不太好。想到此,杨子美脸色不太好看了。

    她变化无穷的脸,让杨子千看了,心下很是拔凉。这杨子美,居然随了她老娘的薄凉性子,罢了,罢了,这大伯家,还是少住几天为妙。

    “娘,你一夜没睡,找个地方眯一会儿眼,我去煮点早饭吃了,等会儿,我们把这些湿的衣物都清洗了,等太阳出来了就晾干好存放。”看月娘一直站在那儿受大娘母子娘的气,连忙给她找一个台阶下。

    “哟,四丫头,你们还吃早饭啊,你看,大娘家,这些年,一天都只吃两顿。”煮点早饭,家都没了,还吃,吃谁,还不是吃她的。幸好,灶房里的白面粉已经收拾好了,只留下一两碗玉米面,这丫头,还真来这儿当家作主了。王花儿心里讥笑,面上,装着一副吃惊的样子。

    “噢,是吗,怪不得大娘家能修这么好的房子。”杨子千心里那个气啊,只吃两顿,骗鬼呢,使劲的嗅了嗅,空气中,明明还有久违的煎蛋味,王花儿啊,你真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你就觉得,我杨子千翻不了身了是吧。

    “没关系,刚才爹还在房子里找了半罐玉米面出来,估计找点野菜混着能吃几天。”杨子千决定,不理会这王花儿,自家人,不管是水还是羹羹,总得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接着战斗,这可是最艰难的时候啊!

    “大娘,先借用你家灶房里的东西用用,柴火烧了的,到时让我三个哥哥去给你打来还你。”没等王花儿同意,杨子千就钻进了灶房。自己家什么都不多,就人多,三个哥哥,一人背一捆柴火回来,都够你家烧几天了。

    “爹,大哥,你们回来了,快,洗手吃早饭了。”刚熬好玉米羹,就看到一身泥一身水的两爷子进了屋。

    “大娘,子美姐,你们要不要吃点?”人家都说从来不吃早饭,既然是在别人家,面子还是要做的,就顺口招呼一下吧。

    “不吃,我们没吃早饭的福气!”王花儿讥笑道。

    杨子美对这个四丫头的牙尖嘴厉很是奇怪,二娘和二叔都不是多话的人,这才多大点,能说会道,就好像,她才是这个家的当家人一样。吃什么呢,吃,一碗稀清的玉米羹,还早饭。想着自己早上吃得好东西,这会儿,肚子还撑着呢。

    杨大年也没心思说话,端了碗,几口就把玉米羹喝下肚去。

    接下来,该怎么办?

    “老二,你沙田又毁了!”大门口,杨大富扛了一把锄头进屋,他也是去田里察看了情况,顺便,也去兄弟的田里也看了看。他身后,跟着的是11岁的杨子强。

    “是啊!”杨大年重重的叹气应答。

    兄弟俩,相互看一眼,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