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十三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要说变化,杨大年夫妇更能深切体会。

    杨子木下地劳作时,不再是单纯的下苦力,埋头做工。

    “爹,这栽秧打谷的时节是怎么掌握的?”

    “爹,这翻土深浅有什么讲究?”

    “爹,这初步施肥和追肥间隔多长时间,地里的庄稼长势上怎么辨别好坏?”

    一句一句的,都问在了点子上,深得杨大年的喜爱。这大儿子,脑袋不是个木的,做事爱动脑,用心做事,以后,就会是一个庄稼上的好把式。

    “这孩子,都多大的人了,还学着老三老四在地上写写画画的?”挖地半晌午时,停下休息时,杨大年看坐在锄把上的杨子木侧身在新翻的泥土上用树枝不停的写着什么,摇头感叹,心性还是一个孩子的脾气,也贪玩来着。

    话说,像东家的孩子,一样大,此时,还坐在学堂里跟着夫子念书呢。人比人,得气死人,自己没本事让他们上学堂,也是趁这休息的当口玩玩,就随了他们去吧。

    “爹”杨子木红着脸解释“我在学写字。”

    “写字?”杨大年大佬粗一个,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也就只画得下自家的名字,佃东家田的契约书,都是大哥的表叔念给他们兄弟二人听了,然后给鬼画桃符的写下自己的那个大名,按上自己的大拇指印。

    要说,契约书里的东西,真真假假,意思是什么,也就一知半解了。大约就知道佃了十年,每年交租多少,其它的什么自己也不太懂。

    “让爹看看”杨大年精神为之一振,连忙起身,转到儿子身边,看着新鲜的泥地里被树枝划出来的几个字。

    “你的名字?”简单的这几个字,杨大年却是认得的。“不错,写得比爹好,谁教你的?”

    自己也是糊涂了,没指望孩子们当秀才老爷,但自己的名字这些正当该教教他们写写画画的,是这些年只顾着温饱问题,全忘记了。

    “是子森教的,我和子林都在学”说起来,比最小的弟弟都笨,很是没面子的事。

    “啊!”杨大年更是惊讶了,这最小的儿子,什么时候会有这个造化了,断文识字,还教哥哥们了?自己一直伤心没钱供他上私塾,这孩子,又怎么会这些东西呢?

    “我听子森说,他每天都会跑去学堂门边听夫子授课,因此,就识了好些 字”杨子森不敢隐瞒,其实,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四妹杨子千,识的字好像也不比老三少,难不成,双胞胎心灵感应到这种程度了,一个会,另一个自然而然的就会了。

    “偷学”杨大年从小被爹娘老子教育,虽然家穷,但为人要当当正正,不偷不抢,才能睡得安稳,不做恶梦,更不怕半夜鬼敲门。

    自己,也一直这样教育着孩子们,可是,谁能告诉他,现在小三子去偷偷学堂偷学,这,算不算为人不老实呢?

    可是,他只是偷听偷看,夫子和那些李姓子弟并没有损失钱财物,好像,小三子也不属于为人不正当这一类的。

    “快让他别去了,要让夫子和东家他们知道了,爹也不好交待”杨大年左思右想,唯一觉得,当务之急,就是让儿子停止偷学这种行为。

    “爹,夫子知道了,还借书给子森带回来看”杨子木知道爹想比自己这几个小毛孩考虑的事多,但是,当事人都不反对,爹瞎操心个什么劲

    “啊”知道,还借书给孩子看,这样说来,夫子,也是一个仁心慈善的人。还有,小三子能看书了,是不是说,这孩子,果真是一个有造化的!要识多少字,才能看得懂一本书啊,这样看来,自己家,小三子,会不会真有秀才老爷的命!

    明年,对,明年,能填饱肚子了,是不是,可以偿试着也送他去学堂?想到此,杨大年是热血沸腾,干劲十足。

    一旁的杨子木没有理会爹的狂思妙想,依旧在地上写着昨天晚上三弟教给他的字。妹妹告诉过他,种地,不仅仅是凭一身的蛮力,更主要的,也要有知识,有头脑,凭经验和积累,才能一年比一年好。比如说每天记录天气气温变化,土壤情况,植物生长周期等,说得头头是道,这些,是爹也没教过他的。让他心里,对这种所谓的知识,充满了好奇和激动。

    与此同时,河边,放牛的杨子林,看牛在河里欢快的洗着澡,自己闲得无聊,捡了小石子,在沙地上,也郑重的,一遍遍的写着自己的名字。

    原来,“杨子林”这几个字是这样写的。如果不是三弟教了他,长大了,到老了,也不知道,自己一个活鲜鲜的人,写成字就是这三个字的样子。

    写了,又把沙地覆盖平,再写,正如妹妹所说,没钱买笔墨纸砚,这泥土沙地,树枝石块,就是最好的练笔工具。当真是省钱又省时。

    被人念叨的双胞胎,正在河里呼儿嗨哟的捉鱼大战。

    有着昨天的经验,兄妹二人收获相当的丰富。

    这条小小的河沟,就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天源粮仓啊,有了这些鱼,还愁吃不饱,穿不暖?

    “咦,妹妹,你怎么把那条鱼又丢进河里了?”杨子森不明白,好不容易逮着的鱼,妹妹抓在手上看了两眼,毫不留恋的又给送回了它的老家。

    “三哥,这鱼才二指宽,吃它也吃不到一点肉,看它身上没伤,还不如放进去,再养养。”杨子千一边清理着战利品,一边把她认为能养活没受伤的小鱼都给丢回了河里。只有学会保护,才不会断根,一味的索取,总有枯竭的时候。

    “噢,等它长大了,我们再吃?”杨子森想着,也是,这么小吃了也填不饱肚子。

    与昨天不同的是,今天,兄妹二人直接提了一个木桶来装鱼,里面,还灌了些水,鱼儿,离了河,在木桶里,一样游得很是欢乐,当然不知道,这是它们被宰的前兆。

    “昨天的鱼汤好吃,今晚我们又做鱼汤吧。”兄妹二人,找一根大木棒,抬着水桶往家里走。

    “唉,吃多了就不好吃了。”杨子千很纠结,山珍海味,一连吃个几顿,也有吃腻的时候。没有佐料,没有油,这鱼,就没得花样可出。

    “对了,妹妹,我们这么多鱼,我想给夫子送几条。”一直偷偷的学知识,还借书,这个家,都没有给夫子任何束修,想给个鸡蛋都没有。现在有鱼,送点给他,想必,他会很高兴吧。

    “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吃这个鱼,你送去,他做不来,还不是浪费,倒不如,做好了,你直接给他端去。”杨子千想的是,与其送去浪费,还不如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直接端成品过去。

    “也是。”杨子森高兴了,不得不说,妹妹就是比自己聪明,连这些小事都想到了。

    “唉,要是大家都知道怎么吃鱼了,这鱼,也要像杨槐花一样,三两天就没了吧。”心里想着,要是再科普一次鱼的做法,估计,这河里,就得挤满了李家寨子的佃农人家。杨子千可不是百莲圣母转世,做慈善还没上瘾。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能找到那些佐料,或许,这些鱼,就是改变这个家的关键。

    麻辣鱼、酸菜鱼、烧鱼、清蒸、豆瓣鱼,想得杨子千心里牵肠挂肚。

    上午下河捉鱼,下午,还得找野菜。

    每一天,都为填饱肚子而努力。

    田里的谷子,开始泛黄弯腰了。听爹说,还有十来天立秋,立秋后,就该打谷子了,天天喝玉米羹吃野菜的日子也快要结束了。

    不过,现在家无存粮,全靠山上的天然粮仓,这感觉,不太美妙,如果遇到点什么天灾人祸的,就得乖乖的接受老天的惩罚,挨饿受冻是肯定的。

    一回到家,月娘都不用女儿招呼,就敢紧的动手打整鱼。

    “娘,今天别杀完了,留十多条放水缸里养着。”看月娘麻利的动作,三下五除二的,越整越顺手,连忙招呼。

    月娘一脸的疑惑,这丫头,养水缸里,那水不就腥臭了。

    “娘,我们以后要留存一些吃食,至少,吃了今天的,要留着明天的,还得想着后天的。”杨子千无奈的摸摸自己的的额头,好像,晴带雨伞,饱带干粮,这种防患于未然的事,该是娘教育儿女,怎么一到她这儿,就变成女儿教娘了呢?

    “呃,是的,是的”听了女儿的解释,月娘也不再纠结水腥不腥的问题了,只是脸泛红,这种找一顿吃一顿的日子过得太久了,自己都没想过要留存这种事了。这男主外,女主内,搞了半天,这种小事还得女儿来提醒自己,真正是越活越回去了。

    “四丫头啊,你是个能干的!”连忙在木桶里找了十多条活蹦乱跳的鱼儿,丢进了家里的水缸里。月娘想着,自从生了五丫头,四丫头就像一夜之间长大了一样。什么事都操心上了,越来越有大姑娘的范了,只是,依旧不肯缠脚,想到这儿,就盯着杨子千的脚“丫头,我们明天把脚缠了吧。”

    又来了,杨子千在心里哀嚎不已。娘啊,你能不能别和我的脚过不去。

    真缠了脚,我怎么下河去捉鱼啊!

    其实,这不能怪月娘,她一直以为,这些鱼,都是她小三子下河捉的,才不知道,杨子千一个小姑娘,会亲自上阵。

    ------题外话------

    新坑求收中!

    《农门煮妇》有小故事,亲,可以去看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