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十一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三哥,快,你左边!”

    杨子千站在河边,一双兴奋的小眼盯着河里的游鱼指挥着杨子森。

    “哎呀,它在你身后”

    “对,往前走几步,对,就在那边”

    “快,快捉住它。”

    “唉!”长叹一声,一*坐在了地上。

    杨子森浑身湿淋淋的,脸上、头发上都沾满了水珠珠,站在河里,红着小脸看着坐在那儿的妹妹。

    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当哥哥。

    妹妹要下河捉鱼,开什么玩笑,这哪是女孩子做的事。

    千方百计的阻挡了她的计划,自己颇有男子汉气慨的挽了裤脚下了水。以为,那小小的鱼儿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哪曾想,这看似简单的事情,结果,在妹妹充满希望的眼光中一次次的败下阵来。

    不要说捉住一条小鱼,就连鱼鳞也未曾触摸。

    丢脸,实在是丢脸。

    杨子森有点吃不消这种失败的味道了。

    杨子千懊恼的捡起身边的小石块,有意无意的往河里丢,有那么一两次,小石块就在杨子森的身边坠下,溅起一阵阵漂亮的水花,也溅得他全身上下更无一处是干的了。

    “嗨,老三,妹妹,你们在干什么呢?”远处,杨子林背着背篼,牵着一条膘肥体壮的牛走了过来。

    “二哥,你在这儿放牛?”杨子森很少看到二哥干活。每天除了吃饭和夜里,最少见的,就是这个二哥了。

    “嗯,天气热,就要把牛牵到河边,让它先滚个澡,等会儿在山上吃饱了,再来滚个澡就牵回去。”杨子林做放牛娃也有几个月了,什么时候放牛,割草,打整牛圈,做得轻车熟路了,也很是顺心。

    “老三,你摔河里了?”杨子林皱皱眉,一个站在河里,一个坐在河边还不停得往他扔石头。这两个冤家,好的时候好得可以穿同一条裤子,斗的时候连爹娘都劝不住。两个人,一个性子,倔得不行,这次不会是给斗进河里了吧。幸好这是热天了,要是冬天,岂不是又要害人害已,要知道,自己那个家,经不起半点风浪了。“赶紧的起来,回去换一身,万一着凉了,可没钱请郎中。”

    “二哥,二哥,我要吃鱼,你给我捉鱼吧,”杨子千嘟着小嘴,猛的从地上窜了起来,三两步跑到杨子林面前,扯着他的背篼不让走。

    杨子林没有防备,一个踉跄,差点往后倒了下去。背篼顺势从肩膀上滑落下去,打了几个滚,直接掉进了河里。

    “四丫头,你是不是欠揍了。”好不容易稳往自己的脚步,才没有摔个四脚朝天,顺了口气,面露凶相,吓唬杨子千道。

    “快,快,背篼要被水冲走了。”杨子千指了指河里的背篼,转移着二哥的怒气。

    咦,她看到了什么,哇,有鱼,有鱼往背篼里游去了。

    什么也不管了。

    她又不是淑女,再说当淑女又不能当饭吃,姐现在就是农家野丫头。

    在二哥三哥傻傻的*的瞬间,杨子千小姑娘几步跑过去,一脚跳进了河里,把背篼给抬了起来。背篼里面,赫然是两条三指宽的鱼儿。

    “哇,鱼,鱼,我捉住鱼儿了。”杨子千站在河里,双手扶着背篼,看着鱼儿兴奋的哇哇大叫。

    杨子森“扑通扑通”三两下跑了过来,果然,比自己能干的妹妹捉住了两条鱼,咧嘴呵呵傻笑。

    “你们!”杨子林被这兄妹俩的表情弄傻了,难道,这不是在打架。

    “快,三哥,把你的背篼也拿下来,我们就这样,用背篼去网”杨子千异常高兴,穿越过来,自己也变笨了。鱼,不是都用网的吗。没有鱼网,这竹篾的东西一样可以凑合。

    趁杨子森忙乎的时候,杨子千把背篼里的鱼往河边移,然后,选择了一个地势稍微高些的地方,搬来石块,砌了一个小小的池子,把首战告捷的两条鱼养在了里面。

    “唉,你俩就在这儿玩吧,要是晚上没野菜,就只有饿肚子了。”杨子林看着这俩孩子又在玩过家家了。自己好歹都是上工的人了,就不可能再去凑热闹了。不过,身为哥哥,该警告的,还得警告;该提醒的,自应提醒。

    “妹妹,把背篼给我,我要去割牛草了。”杨子林指了指被四丫头死死拽在手里的自己的背篼。

    “等一会儿,二哥,我借用一下。”杨子千没有理会他恼怒的眼光,她太忙,眼睛盯着那些游来游去的鱼,准备着这一注是网大还是网小来着。

    “妹妹,妹妹,我捉住了,我捉住了一条。”不远处,杨子森兴奋的邀功。至少,输给妹妹的不能太多。

    “好的,三哥,干得漂亮,把鱼放进刚才我砌的小池子里,咱们继续。”杨子千嘴角微翘,孺子可教也,这老三,也不是那迂腐的傻木头。

    杨子森连忙双手捉住篼底的鱼,准备给它换一个小天地,兴奋的小脸上,满是水珠。

    一连走了几步,就快到小池边时,一个不小心,摔了一跤。

    “哎哟!”这次是摔了狗啃泥,喝了好几口河水。

    “呀,我的鱼,我的鱼跑了。”还来不及多喊几声痛,这才发现,手上的鱼也给摔回自由天地了。

    “唉,三哥,你怎么这么经不起表扬啊!”杨子千侧身看到摔倒在河里的人,与其说是心疼她的哥哥,不如说是心疼快到嘴的鱼又飞了。不停叹气摇头。

    “噗嗤”一声,在岸边看着自家的一对活宝的杨大林,忍不住气笑了。

    “行了,你们两个,别再这儿胡闹了,赶紧的,回家换衣服去。”走到河边,伸手扯过杨子千手上自己的背篼“四丫头,娘要看到你这样,非骂死你不可。”

    自古以来,女人,就该有女人样。当个姑娘家,就该有姑娘的娇小端庄。还有,看看她那双脚,这么大了还没缠,娘难不成真打算让她当老姑娘不成,再这样下去,只怕成野姑娘了。

    “二哥,我们在做正事,你不帮忙就算了,”杨子千对失去手上的工具很是不满,上战场的兵没有枪和子弹怎么打仗,下河捉鱼,空手还不就只有刚才老三那样窘迫的命。“行了,你去忙你的吧,我们自会回去。”不高兴的挥挥手,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让杨家二哥觉得,自家这个妹妹,越来越不是个省油的灯。

    “完了,牛儿都跑到那边去了,我走了,老三,快带妹妹回去了,别惹出个什么好歹来。”杨大林背上背篼赶紧往牛远去的方向追去,还不忘提醒弟弟。

    这话,就是警告,想起妹妹在后山摔跤的事,杨子森又是一阵后怕。

    “要不,妹妹,我们回家吧。”犹豫着,说出口,其实,他心里,也在惦记着这河里的鱼,他就不信,今天还捉不住一两条鱼。

    “不,我要捉鱼,今晚,我们家开荤。”杨子千拼命摇头,自己的馋虫,早就爬到喉咙上去了。仅有的两条鱼,只够打一碗汤,可不够塞牙缝。

    “好,我们捉。”杨子森豁出去了。这河又不深,反正淹不死自己兄妹俩。

    在路过的人看来,就是两个小顽童在河里嬉戏。

    等杨子千感觉累得不行的时候,发现,小池里,满满当当的,挤都挤不动的,是自己兄妹俩的战利品。

    “ 一条鱼水里游,孤孤单单在发愁。二条鱼水里游,摇摇尾巴点点头。三条鱼水里游,快快乐乐做朋友。许多鱼水里游,转个圆圈做朋友。”杨子千小朋友,此时,沉浸在满满的喜悦之中,情不自禁的哼着幼儿园小朋友的儿歌。

    “妹妹,你唱的什么,真好听。”杨子森眼睛里泛着崇拜的目光。

    最近教妹妹越来越吃力,连夫子的仅有的几本书都借了个遍了,让他惊讶的是,自己教过的妹妹过目不忘,有时候觉得,妹妹,根本就是不用教就会了。就像这首歌,他从没听过,只是妹妹的随口之作,就这么压押,就好像知道这些鱼的想法一样,妹妹,真是太聪明,太聪明了!

    “三哥,一共有二十六条鱼,”杨子千把鱼全逮进了背篼里“快点,我们快回家去,一会儿它们死了,晚上就不好吃了。”催促着杨子森,也逃避了他的询问,开玩笑,难不成告诉他,那是幼儿园小朋友的必会之歌,估计,他连幼儿园几个字都理解不了。少开口,少惹事才是王道。

    “咦,这两孩子怎么掉河里了?”月娘看两个浑身湿潞路的孩子飞快的跑进了屋里。

    杨子千钻进灶房里,用木盆装了满满一盆水,“娘,娘,我端不动,你快来帮帮我。”急功近利,结果一事无成,一心只想装鱼,多舀了水,结果就无可奈何,只好救助了。

    “你这孩子,这是干什么呢?”月娘应声走了进去,“要洗澡得烧热水,这冷水洗了,可就着凉了。”都*岁的孩子了,一个个,都不省心。

    “娘,快,帮我端出去,我不是洗澡,我养鱼。”杨子千赶紧的拉了拉月娘的手“娘,我和三哥捉了好多鱼,我们今晚做全鱼宴。”

    月娘疑惑的端了水,跟着女儿来到堂屋里。

    果然,小三子的背篼里,倒出来好多鱼,有些,一沾水就快乐的游动了,有些,肚皮朝上,翻白了,这是要被折腾死了。

    “这孩子,怎么会捣鼓这玩意儿了。”月娘闻着鱼儿散发出来的腥味,皱着眉头,四丫头还说全鱼什么宴来着,难不成,她又有新花样了。

    “行了,你俩,别凑在那儿看了,赶紧的,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去。可别着凉了。”这两孩子,是下河捉鱼了,弄得这满身满脸的水不说,还腥臭。月娘招呼儿女的同时,就去灶房里洗干净了锅,给两个不省心的儿女烧洗澡水了。

    都说生儿子是调皮捣蛋的主,看看自己这个女儿,比之三个哥哥,更是过犹不及。连缠个脚都一波三折的。只希望,五丫头长大了不要像她才好,要不然,自己得早死几十年。

    ------题外话------

    可能要首推了,亲们,帮忙收藏收藏,感谢!

    竹枝另一新坑《农门煮妇》首推中,今天万更,看得过瘾,亲,去瞧一瞧,收一收,再谢!

    要是两个坑都能首推通过,亲,竹枝码字更有劲,亲,收藏吧,别犹豫了!千恩万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