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十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时间,就在不知不觉,饱一顿饿一顿中慢慢走过。

    六月间,田里的谷子出齐了,有些长得好的,还开始长饱满了。

    冯家这会儿,还真给抬了一个小妾回来了。

    就说愿意给佃农当小妾的女人,肯定脑袋生锈了。

    结果,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杨子千和三哥去地里找野菜,就看到隔壁的小脚新小妾穿着大红的新衣,站在门口娇笑。

    哪有小妾穿大红衣服的规矩,这冯家老太婆,真正是个没见识的主,还当什么家呀。

    就那么匆匆的瞄了一眼这个蠢女人,杨子千发现,这女人,脑门上写满了不敢为妾的字。

    “大妞,你快去把衣服洗了。要不然,晚上,可就没你的饭吃。”自己站在门边当门神,却指挥着冯大婶的大女儿干活。

    十三岁的大妞,个子已经有小妾那么高了,却秉承她娘的逆来顺受,默不作声的端了满满一大盆衣服去河边清洗。

    “三哥,我们也去河边找野菜吧。”远远的,看着大妞孤寂的背影,杨子千就想跟着去看看,她还想和大妞摆谈摆谈,不过,估计,年龄的代沟,大妞是不会理她的。

    河边,清澈的流水让杨子千特别开心。

    这里,有新鲜的空气,清澈无污染的水,最原生态的食物,就是填不饱肚子,唉,万事都具备两面性。

    “三哥,你去找野菜吧,我在这儿玩一会儿。”

    不理会杨子森的警告,三两下脱掉脚上的布凉鞋,杨子千在冯大妞洗衣服的旁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一双小脚就伸进了河水里。

    “咦,杨四妹,你还没缠脚。”一直在旁边用洗衣棒敲打着衣服的冯大妞无意中看到了那双自由呼吸的脚,很是惊讶。

    “嗯,我怕疼,一缠就要痛死过去。”杨子千骄傲的看着自己百战百胜保留下来的原始玉足,很是欣慰。

    这装昏装死的招术屡试不爽。只能说,月娘,也是怕了这个女儿了。再这样拖下去,不缠脚,可就要嫁不出去了。心焦不已!

    “你今年都八岁了吧,再不缠,以后缠就更有苦头吃了。”冯大妞好心的劝说,一边,还用手捋了一下额前的头发。

    瓜子脸,又黑又瘦,高鼻梁,双眼皮,十足十的冯大婶的缩小版。

    “冯大姐,不缠脚会怎么样?”杨子千装着不懂,意在开导她,这么软弱的小罗力,等不到她出嫁,就得被那个小妾啃得骨头渣都不剩。

    “呵呵,杨四妹,难道你娘没告诉你吗?”冯大妞的脸微微发红。缠脚是传统的习俗了,谁会去反对。她这会儿,想起娘说的嫁人,缠了小脚的女儿,夫家更看重。只有那些没有教养的山里穷人家的孩子才不缠脚呢。

    “我偷听娘和爹说,我要不缠,以后就嫁不好人家,不过,我也不怕,我三个哥哥会养活我。”杨子千天真无邪,事实上,她还真的是私下里偷偷挨个儿的问过三个哥哥。

    杨子木已经到了懂事的年龄,看她眼里泛着的泪花,只当是安慰“没关系,你不缠脚成了老姑娘,大哥养你。”

    杨子林似懂非懂,对缠脚与嫁人的关系,并不懂,只是,妹妹怎么可以饿死呢“放心,有二哥的一口汤,肯定会给你留半口。”

    杨子森和同胞妹妹感情最深,看她都昏过去好几次了,当月娘第四次抱着昏过去的杨子千忏悔时,他就在一边哭泣,打死也不同意娘再给妹妹缠“我以后一定养妹妹,我娶的媳妇也一定要疼妹妹,要不然,我就休了她。”

    那一瞬间,杨子千差点破功笑出声来。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这小不点倒好,可以为了一个准备当老姑娘的妹妹休媳妇,孺子可教也!

    “你命真好,有三个哥哥。”冯大妞不敢放松手上的活,边捶边叹气。要是自己有一个哥哥或者弟弟,奶奶也就不会整天打骂娘了,自己三姐妹也就不用这么受气了。

    现在,家不像家,爹新娶的媳妇,奶奶让叫二娘,每天除了吃饭就是吃饭,肩不能挑,背不能磨,在家的待遇,却比娘还要好。

    遇着什么事,都是使唤姐妹三人做,就差点,连娘都给使唤上了。

    娘让忍忍,忍一两年,她嫁人出了这个家门了就好了,可是,她嫁了,那娘和妹妹们,又要忍到什么时候呢?

    再说,谁又知道,自己嫁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被奶奶打骂后,娘就会在房里偷偷抹泪,说娘家没有硬气的哥哥兄弟来给自己撑腰,这日子,过得永远见不了天日。

    自己嫁了,如果嫁不好,更没有哥兄老弟撑腰,娘也做不了主,自己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不太平。

    呸呸呸,还没嫁呢,就想着嫁不好。这不是自己咒自己吗。

    冯大妞一连朝河里吐了三口口水,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这刚才还寻思着嫁人的人,一会儿,就在心里把自己变成小童了。

    “怎么啦,冯大姐。”杨子千看她朝河里吐着口水,皱眉,随地乱吐痰,习惯不好,多不卫生啊,还污染了这一汪清水。

    “没什么。”生怕被人看破自己的心思,冯大妞的脸,瞬间通红。

    “哈哈,我知道了,我知道,冯大姐肯定是想着那事了。”杨子千成年人的心思,未成年人的表达方式。

    “你个小妮子,想啥呢?”冯大妞嗔怪的目光,看得杨子千心里一动。

    多可爱的女孩子啊,要这样被封建社会生吞活剥了,实在可惜。

    “冯大姐,你娘有没有给你找婆家?”一步跳到冯大妞面前,杨子千小人精的八卦。

    “哎呀,你个小妮子,都不害臊啊。”冯大妞羞红的脸,连忙用双手把脸蒙了。

    “这有什么,我娘说,女人两次投胎,一次是上辈子修来的福,看出生在什么人家;一次,就是嫁人。”杨子千不以为然,现在的女孩子,嫁得晚却懂得早;这西宋的女孩子,嫁得早懂得早。这十四五岁嫁人,就是摧残的节奏。

    “我告诉你,我娘说,嫁人,要嫁那些会疼人的,千万不要嫁你爹那种没有主见的,你看,他连你娘都护不住,嫁这种人,苦头就有得吃了。”杨子千的猛药,下得重。

    冯大妞顾不得蒙脸了,双手放了下来,瞪着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似乎想要把杨子千盯一个洞出来。

    “唉,冯大姐,我可不是骂你爹啊,我是在说事实。”杨子千后悔自己这辈子,不,是上辈子,都学了崔老师,实话实说,肚子里没那些弯弯绕绕,往往得罪了人都不知道。

    “我知道,我爹,他、、、、”每当看娘挨打挨骂,爹站在一边像木头人一样,冯大妞就会在心里问着,那是自己的亲爹吗?

    对于嫁人嫁什么样的人,这话,娘都没对自己说过。

    这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子,却说得头头是道的,杨二婶,可真是疼她啊。这么小,连这些事都在教她了。长大了,她一定也会是个好福气的。

    “可是,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像我们这样的,能有什么办法。”咬着苍白的嘴唇,冯大妞把一件件捶好的衣服放进河里漂洗。

    青蓝二色的衣服,在流淌的河水里肆意张扬,杨子千看冯大妞紧紧抓住的衣服,就好像,抓住了自己生命中的稻草。要她改变什么,还真的难。

    “啊,鱼,我看到了鱼。”杨子千突然看到了两条小鱼在河里潇洒的游过。

    “是有鱼啊,怎么,你第一次看见?”冯大妞好笑的看着这个小姑娘,一会儿,说话小大人似的,转眼间,就又无忧无虑了,看着两条小鱼都这么兴奋。

    “嗯,嗯,我第一次见,我以为,这儿没有鱼这种东西呢。”杨子千小鸡啄米,拼命点头承认。天知道,小姑娘上次没敢吃蛇肉汤,至到今天,还没沾油荤,这日子,她都快熬不下去了。

    “有呢,还很多,你慢慢看吧,我先回家了。”冯大妞笑笑,端了满满一盆的衣服,踮着小脚,一步步的往家里走了。

    “三哥,三哥,你快过来。”杨子千兴奋的朝远处小河岸边的人喊道。

    杨子森此时,手里只扯了一把折耳根,都开花了,老得都不能吃了。估计扯回家,只有熬汤喝。

    “唉,野草野菜都没了。还有一个多月才打谷子,怎么办啊。”面对笑得异常灿烂的小脸,杨子森少年老成,担忧不已。还说养妹妹,照这样下去,估计等不到自己养的那一天,这妹妹,就得饿死了。

    “三哥,你看,那里有鱼。”杨子千指着水里偶尔游过,逗得她馋虫上涌的鱼,开心的说。

    “我看见了,”侧头,看着妹妹,蛇都是肉,难不成,鱼,妹妹还要吃。

    “三哥,我们下河去捉几条,回家熬汤。”杨子千跃跃欲试,这水这么清亮,初步估计,这水深度不到一米,还淹不死自己。

    “不行,我们从来不吃鱼。”杨子森急了,妹妹,还真有这打算。

    “为什么?”宁愿饿着肚子,都不去吃鱼,这是哪门子的规矩。

    藏族不食鱼是受佛教不杀生观念的影响所致,难不成,自己穿到这儿,也有藏族血缘。

    “不为什么,但是,就是从来不吃。”杨子森解释不清楚。

    没有从小被人灌输:这是圣物,这是神鱼。那就不是不能吃,只是没有遇到自己这类好吃罢了。

    杨子千脆弱的小心脏,可受不了鱼在河里游,要因为违神违祖不能吃的清规戒律所约束,那,还不等同于直接要了她的小命。

    ------题外话------

    亲,竹枝新坑《农门煮妇》首推中,请移动您高贵的玉手,光临一下并收藏一个,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