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九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宝书网

    成功的躲过了初一的杨子千,这以后的几天,月娘都没功夫理她。

    五丫头,这段时间闹腾得厉害。

    杨子千每看妹妹哭一次,心里就内疚一次:“小不点,原谅我,这次让你受惊吓了。不过,以后姐会补偿你的。”

    “我让你偷,让你偷。”正在家里摆弄着那张快散架的小凳子的杨子千,被隔壁一阵阵惨叫声吓了一跳。

    大清早的,偷什么呢?这是?

    抬头望着抱着五丫头的月娘,用眼神询问。

    “又是冯家那老太婆,也不知道,这次又是哪个丫头招惹她了。”娘叹口气,没打算去做和事佬。别人的家务事,关起门来,怎么也轮不到外人来管。

    “你个败家的娘们,占着茅坑不拉屎,肯定是你教唆这些赔钱货偷我的东西的。”矛头,直指冯大婶了。杨子千听着这难听的叫骂声,心里,很是替她着急。

    偷什么呢,该不会是那四个鸡蛋吧,按说,都过了一个多月了,也不至于现在才发现。

    杨子千在月娘脸色变了几变后,悄悄的溜到了冯家的门边,借着门口的谷草堆往里偷望。

    堂屋里,一个五十开外的女人,手上拿着长长的水烟杆,指着这个骂了骂那个。

    她面前,杨子千看见冯大婶正跪在地上,身边,是三个同样跪着的小女孩。

    “不是,不是我娘教的,是我自己想吃,就去拿了。”最矮的女孩倔强的昂着头,朝老女人吼道。

    “娘,不是我教三丫偷的,我都不知道这事。”冯大婶泪流满面,小声辩解。

    “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你明明知道,那是我准备明天拿去找张媒婆上那姑娘家送的聘礼,你以为,你让这赔钱货把这包糖偷吃了,你男人就不用娶小了,我告诉你,这个家,还轮不到你来做主。你少给我打那些算盘!”一言一语,飘进杨子千耳朵里,都觉得难受。更何况,当事人冯大婶呢。

    杨子千眼尖的发现,冯大婶浑身都在打颤。

    看不下去了,杨子千连忙缩回了自己家,把刚才看到的听到的,都学给月娘听了。

    “可怜的冯嫂,嫁到这冯家,可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老人婆不是省油的灯;男人耳根子软,自己性子又好,又没有娘家人撑腰,这日子,她怕是难熬了!”月娘听完,也没管女儿听不听得懂,独自在那儿念叨心疼着冯嫂。

    “娘,冯家很有钱吗?”这人比人,气死人,自己这些佃农还在找野菜充饥,人家却有钱张罗着纳小妾。

    “有什么钱啊,不就是刚揭得开锅。”月娘感叹,有些人,打肿脸充胖子,好了名声坏了肚。真要说有钱,李家寨子,除了东家那个家族的人,这些外姓佃农,谁也排不上号。

    冯家,也就比自己家早来两三年,修了几间像样的房子。有点点余粮,这就开始折腾上了。

    还纳小妾了,是不是,改天就该买丫头伺候了,不过,丫头倒不必买了,看看冯嫂和她生的三个女儿,在冯家,不就是免费使唤的丫头吗。使唤得不顺心,不打就骂,这老女人,真是心黑。

    “娘,以后,我们家有钱也别让哥哥们纳小妾!”杨子千想起刚才那一幕,心酸不已,女人,在西宋,过得还是封建社会的苦日子,三从四德,可怜啊!

    “呵呵,纳什么小妾,就我们家这样子,有人肯进门就是烧高香了!”月娘被女儿一句题外话逗笑了。

    “能进我家门的,才是烧了高香的呢。”杨子千小声嘀咕。

    是了,来这儿差不多两个月了,除了找到几样不为常人所知的野菜野花充饥,目前,脱贫致富的门道还没摸到。

    纠结万分的杨子千,一筹莫展。

    “那老太婆,不折腾就过不得。”午饭时,月娘小声的把隔壁的事情给杨在大年说了。他把人性都看透了。这人,真要像东家一样有钱有地,估计,尾巴就该翘上天了。

    “娘,我给你们说,今天,我和爹在地里挖出一条蛇,好大。”杨子木对别人家的事不感兴趣,倒对今天上午地里的那翻险情有了深深的后怕。

    “啊!你们没事吧!”不只是月娘,大家听了这句话,惊吓之后,也都想知道下文。

    “幸好爹动作快,要不然,那东西可就缠上我的脚上了。”杨子木把爹快速处决了那畜生的过程说了,一家人这才放下心来。

    “那现在在哪儿?”处决了就完了,结果,杨子千还关心着这事。

    “挖了个坑,埋了。”杨大年轻松的回答。在山上干活,时不时,都会遇到点这种意外。

    “妹妹,你该不会、、、?”杨子林想起上次吃饭喷了一桌的事,真不会应验吧。

    杨子森更是目光瞪得如牛一般大,说不定,妹妹真敢。

    “怎么不会,这东西,好歹也是肉啊。”杨子千不淡定了。“大哥,快,快,我们去把它挖出来,剥皮,炖来吃。”杨子千丢下碗,就扯杨子木的手。

    “四丫头,那东西,怪吓人的。”想起那长长的样子,月娘就浑身不得劲。

    “娘,别怕,死都死了的。”我不杀伯仁,伯仁也不因我而死。既然死了,就得死得其所,让小女子饱餐一顿,也不枉你走这一遭了。

    杨大年看了看女儿,这孩子,难不成,这世上,就没有她不敢做的事了。不过,听她说那好歹也是肉,就心酸不已了,自从在李家寨子落脚以来,家里,好像连指甲壳那么大点的肉都没买过,这孩子,是馋了!

    他保持了沉默,杨子木经不住妹妹的念叨,还真随了她一起去地里挖了出来。

    又在妹妹的指示下,剥皮,洗净,砍成一节一节的,给丢进了锅里煮,这才又下地干活去了。

    这些事,月娘不敢动手,杨子千就只有嘴上的功夫,要亲手拿那个滑溜溜的东西,感觉,手还是有点发软。

    月娘忍着心里的惧怕,往灶孔里填着柴。

    “娘,要是有鸡一起炖,这汤就该叫龙凤汤了。肯定好吃。”杨子千见水开了,那一节节的东西在锅里翻滚,皱着鼻子闻了闻,她真的闻到了久违的肉香了。于是,努力说服着月娘接受这玩意儿。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是发怵的,在此这前,也只听人说这汤贵,在餐厅里吃饭,她从没敢下得了口。

    就不知道,这次,两个月没沾油荤了,自己,会不会有饥不择食的感觉呢。

    果然,这天晚上,在杨大年家门口路过的人,都闻到了香香的肉味道。

    悄悄的吞了吞口水,“这家人,不是天天找野菜找得欢吗,怎么这会儿有钱买肉了,不会是偷了哪家的**。”

    “香,真好吃!”最先动手的,是杨子林。

    “想不到,这东西,还是美味一道。”从头到尾,亲手动的,杨子木很感慨,甚至于想,下次在地里再遇上了,自己动作也要像爹一样快,至少,不能让它给逃了。

    “难为你们了,还吃这个。”杨大年看三个儿子吃得欢,自己叹口气,也喝了一口汤,轻轻的咬一口肉,差点,连舌头一起给吞下去了。

    不是他不想吃肉,是他控制得太好了。没想到,一沾油荤,就原形毕露了。

    “我就说好吃吧!”举着筷子,得意的朝家人卖弄。

    “嗯,好吃。”杨子森啃得满嘴是油“咦,娘,你怎么不吃”抬头看月娘盯着几爷子发呆,他纳闷的问。

    “娘,你吃吧,真的好吃。”杨子千连忙挟了一节到她碗里,眼睁睁的盯着月娘,直到,看到她送进嘴里,吞进肚子里。

    “是好吃吧,娘,来,再喝一碗汤。”又给舀了一瓢汤给月娘。

    月娘在女儿关注的目光下,肉都吃了,还怕喝汤不成,大胆的端起,一饮而进。

    “子千,你怎么不吃?”大朵快颐的杨大年突然发现,连月娘都大胆的挟第二节时,杨子千的筷子依旧举得高高的,至始至终,都没有落下。

    “嗯,你们吃,你们吃”杨子千连忙放下筷子,低头喝碗里的玉米羹,能告诉你们,我怕吃这玩意儿吗?真是唱得欢,却不敢动手,可惜了这一美味,无福消受啊。

    收拾碗筷,看着杨子森抚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时,杨子千特别无辜:真是白担了一个胆大的名,这么折腾,究竟为谁辛苦为谁甜来着。

    不过,只要你们过得好,我也就满足了。唉,洗洗睡吧,胆小的杨子千这样安慰自己。

    “四丫头,来,今天我们缠脚。”睡醒了,还没起床,娘又拿了那要命的裹脚布来到了床前。

    就说不能吃饱吧,这吃饱了没事就得找事做。

    自己,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躲过了初一,就不信躲不过这十五。

    认命的伸出右脚。上次是左脚受了惊吓,这次,轮到右脚出马了。

    “四丫头啊,这缠脚呢,是老古人留下的规矩,要是不缠,脚大不好看呢。”一边絮絮叨叨的讲着原因,一边,在脚上比划着,要什么下手才来得快。

    杨子千眼睛盯着娘的手,当她把大拇指使劲往中指扳时,她就尖声大叫“娘啊,好痛啊!”然后,脑袋一耷拉,昏过去了。

    “四丫头,四丫头,你怎么啦?”月娘松手,连忙拍打着杨子千的小脸。

    就算拍红了拍疼了,绝不醒过来。杨子千拼命忍着脸上的不适,努力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忍,忍得了这一时这痛,就免了那一世之灾。

    “四丫头,四丫头,你快醒啊,快醒来啊,都是娘不好,都是娘不好,娘不该给你缠的,该给你找个人来缠了。”月娘越拍打越着急,眼泪就哗哗的流下来了。不自己动手,找个有经验的人来,四丫头也就不会痛昏过去了。

    还以为你说再不缠了,你要说再不缠了,我就醒来。

    杨子千在心里给月娘提着要求。

    月娘喊了好一会儿,见人还是没有醒转来的迹象,急得大声哭了起来。

    “怎么啦,这是?”杨子千听到了爹的声音,爹不是天没亮就和大哥下地了了吗?

    “我给四丫头缠脚,她受不了痛,昏过去了。”月娘自责不已。

    “唉,这孩子,身体不好,上次才昏了两天,可能受不住。要不,就不缠吧。”杨大年搞不清楚,这不缠脚,除了在婚嫁上难一点,其他应该没什么问题。

    噢耶,你真是我的亲爹,杨子千听得明白,心里高呼三声万岁。

    “可是,会影响她以后嫁人,嫁不好,会埋怨我们的。”月娘看女儿受这点罪都不行,以后,要被人嫌弃,嫁过不好的人,日子,岂不是比冯嫂还难过了吗。

    “唉,那就缓一段时间再说吧。”杨大年也为难了,只好继续挑他的粪去了。这东西,也不是他说能改就能改的。

    “妹妹怎么还不醒来。”迷迷糊糊中,杨子千已经睡了一个回笼觉了。

    装昏,也能睡着,这人,睡觉质量还行。她在心里嘲笑着自己。

    “你妹妹脚疼,你别去打扰她。”都过了一个时辰了,杨子森跑出去玩了一趟了,回家还没醒。

    “娘,她的脚怎么会疼。”没摔跤没被打,无缘无故的,怎么会疼。

    “娘给她缠脚,她受不了,就疼昏了。”月娘还在后悔中。

    “那就不缠了。”杨子森皱眉。

    “不缠了,你妹妹就嫁不出去,到时候,就成老姑婆了,没人养她。”月娘也不想缠,可是,事关女儿的终生幸福,她可做不了主。

    “嫁不出去就不嫁,我和哥哥们养她。”杨子森搞不明白,为什么非要缠脚才嫁得出去。既然缠脚这么疼,不缠不嫁不就了结了。

    小屁孩,就冲你这句话,姐这辈子不嫁人了,既然你们愿意养我,我就成全你们。杨子千心里美美的打着自己的小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