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八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完结篇

    有钱人家,孩子满月得操办。

    坐月子,至少坐四十天。

    自己家,吃饭都成问题,整个月子,就收到了大嫂两个鸡蛋,再有,就是冯嫂偷偷送来的四个蛋。

    没收人礼,也就不用愁办满月酒。

    撑满三十天,这个月子,还算得上做得很好了。

    孩子们,真是一天天长大了。

    这次,有两孩子帮忙,自己将养的不错了。

    捏了捏脸颊上的肉,月娘甚至有自己长好了一点的感觉。看着身边慢慢长开的五丫头,一天一个样,没有胖胖的,至少,比她前面的哥哥姐姐都长得水灵。

    这样,也不错了!

    好心情的,还有杨子千。

    今天,居然发现,后山的路边,有一棵散发着香气的杨槐树。

    满树白色的花花,深深的耀红了杨子千的眼。

    立马让杨子森爬上树,摘了满满一背篼回家。

    对于妹妹的新发现,好奇宝宝杨子森早已习惯了闭嘴。

    “四丫头,什么东西这么香。”刚进屋,月娘就闻到那股沁人心脾的香味,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娘,是好吃的!”杨子千咯咯的笑着,这一树的杨槐花,可供自己一家人吃一段时间了。

    这孩子,又折腾什么回来了。

    连忙接过杨子森的小背篼。

    “这孩子,这能吃?”白槐她是认得的。但,没听说能吃。

    “娘,你会烙饼”杨子千满脸星星,崇拜的看着月娘,没有油的情况下,她烙的饼不会糊。“这花烙饼,可好吃了。”

    “你从哪儿知道的?”月娘不可置信的问。

    “娘,您看,这花这么漂亮,又这么香,肯定是能吃的,加点玉米面,或者白面烙的饼,肯定好吃啊。”从哪儿知道的,肯定不敢告诉您,那是怕您老受惊吓了。杨子千心里回答道。

    “娘,你就试试吧,反正妹妹说能吃,肯定就能吃。”杨子千这才发现,自己高大尚的形象,这么容易就在杨子森的心里生根发芽了。

    “哇,娘,这花饼真好吃!”当杨子森口水快流出来时,在子千指导下,月娘将做出来的玉米饼端上了桌。仗着人小,杨子森快速抓住了一个,一口咬了一个月亮。还腾出空闲时间,称赞了一句。

    “这又是妹妹找的新吃食?”杨子林边吃边问。

    “嗯,妹妹说能吃,我就爬树上去摘了一背篼回来。”昂着小脑袋,意思是,这里,也有我的一份功劳。

    “妹妹,你什么都敢试,都说能吃,要不要,哪天我捉一条蛇回来你给做来吃吧。”杨子木无意中,就这么幽了一默。

    “噗”杨子木恨这个大哥,说话不分时候,这会儿,他把嘴里含着的一口羹给喷了出来。满桌都是,也不知道,他们的碗里有没有,要是有,几碗归他一个人吃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胀饱。

    “这孩子!”杨大年和月娘同时瞪了杨子林一眼。

    有这么好笑吗?

    杨子森则盯着妹妹变幻的脸,他分明看到,妹妹脸上有着惊喜,而后就是婉惜。

    是的,他观察得很仔细。

    听杨子木说捉蛇回来时,杨子千心里就在跳跃“一锅龙凤汤!”。

    但,转念一想,蛇这东西,她以前没接触过,只听说像那菜花蛇什么的不咬人,而那些颜色越鲜艳的毒性越大。总之,捉蛇是有风险的,可不能为了舌尖上的味道,置爹和哥哥的安全于不顾。

    这才压制住自己想要吃肉喝汤的强烈愿望。

    今天杨子森花摘得多,今晚,月娘大方的多烙了饼,人手是两个。加一碗羹,今晚,一家人,都有点饱的感觉了。

    “娘,杨槐花很多,这几天,我和三哥就去摘,够我们吃好一段时间了。”地里的谷子抽穗了,能熬过这两个月就好了。吃过早饭,兄妹二人又准备出门了。

    杨子森是要先去学堂偷听,她去学堂附近,现在基本是负责放哨。虽然说夫子不说什么,要让李姓族人看见了,估计这偷学也是不成的。

    “子千啊,你都八岁了,该缠脚了。”看着整天和三儿子满山跑的女儿,月娘担心了。“再不缠,就不好缠了,到时,一双大脚,可就遭人嫌了。”本想说,一双大脚嫁不出去,想想小小年纪的人,不懂嫁娶为何物,就说不惹人爱。

    都是花骨朵一样的年龄,谁不喜欢被人夸。

    “娘,我怕疼,我不缠好不好。”一听缠脚,杨子千心里反对。拉了月娘的手,不停的摇着,抬头看着娘亲,一副欲哭的样子。

    “傻孩子,哪有不缠的。只是,别人家缠,都得请人,我们没钱,就我自己给你缠,你是要多受点苦。”请人来缠,又得花几个铜板,现在,家里,是一个铜板都没有。自己就按着老样子试试,只是轻重缓急不太清楚,丫头可能要多受点罪。

    看月娘在沉思中,杨子千小朋友赶紧拉了杨子森开溜,躲得过一天是一天,而且,决定,不仅要躲初一,也要把十五躲过。

    这小脚,是打死她也不会缠的。

    “咦,杨三娃,你背这么多白槐花干什么。”路上,遇到了一个女人,精瘦的小脸泛着黄,穿了一件补丁摞补丁的粗布衣服。一看就是和杨家站在吃不饱这同一条起跑线上的人。

    “王三婶,这花能吃。” 杨子千还来不及阻止,杨子森已经献宝一样向女人展示自己家这几天摘花的吃法。听得女人脸上神彩四溢,眼睛发亮。

    “能吃,那敢情好,三婶也让大丫去摘点回来。”小脚翻走得特别快,这会儿,杨子千想要叮嘱她一句话都赶不上她的脚步。

    “怎么啦,妹妹?”看着紧追不舍却又追不上转身回来的妹妹,杨子森奇怪的问道。

    “你怎么就给她说了,一传十,十传百,明天,指不定我们就摘不到花了。”气恼的看着杨子森,小子,你这么好心,怎么没让你投胎到地主家去啊。

    “啊!”杨子森显然没想到这一点,用手挠了挠后脑勺“她家和我们一样穷,去年还因为吃了蘑菇把二丫都吃死了。”所以,自己只告诉她白槐花可以吃,都没给她说蘑菇一样能吃,估计,就算说了蘑菇能吃,她们家也不敢再吃了吧。

    “唉,算了,快点,你把这背回去,我们再去摘,估计,明天这时候,那花连影子都会没了。”杨子千叹口气,不说都说了,再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自己穿这儿,可能就是为了解救苍生的。

    等兄妹二人气吁喘喘的跑到唯一的那棵杨槐树前时,树下,已经有五六个大人了,几个小孩子像猴子一样在树上爬下爬上的,其中,就有王三婶家的大丫。

    “看吧”杨子千苦笑了一下,杨子森看这阵仗很是后悔,这会儿,他有别人到他家舀饭的感觉。锅里抢食,感受真不好!

    一连背了两背篼花回去,那棵树,折枝损杆的,就留下绿油油的叶子,真如杨子千所说,整棵树,就没花的影子了。

    晚饭时,杨子森后悔的说起这事,很是懊恼。

    “这样也挺好了,至少,往年不知道能吃,大家都饿肚子,今年,这花也能让大家坚持两天了。”月娘怀里抱着五丫,喝了一口玉米羹,嚼着喷香的槐花饼,心满意足的说。

    我的个娘呀,你就是观音菩萨转世,这么慈悲为怀,自家都吃不饱,还惦记着别人家,自己家的吃食被抢了,还能这么淡定。不得不说,娘的觉悟,比自己高很多。杨子千就默默的回味着饼香,心里想着自己的心事。

    “是啊,在这李家寨子,佃户日子好过的,也就只有三五家。其余的,大部分和我们一样,都得靠摘扯野菜充饥。”杨大年吃完了自己那一份,轻轻的放下碗,用手抹了一下嘴,摇着头,叹气道。

    感情,爹的意思,是要把自己找的这些能吃的东西都给公布出去?

    杨子千不明白的看了看爹娘,又看了看三个闷声吃东西的哥哥。

    好吧,自己算是自私了,要怎么说,是你们的事。杨子千确定不参与这事。爱说不说,随你们的便。

    月娘抱着五丫窜门子,佃农家里的人都兴奋了。

    这李家寨子,能吃的东西又多了几样。只有,蘑菇能吃,打死他们都不信。

    从来不知道,娘的人缘这么好,大家都信了她的话,现在,她和杨子森找折耳根扯蕨菜,身后,都会有好几个尾巴,那个王大丫,赫然次次在列。

    好吧,连挖个野菜都在抢了。

    杨子千郁闷了,不想再跟着三哥出门了。

    坐在小凳子上,她摇着手里的狗尾巴草,冥想苦想,在李家寨子这片土地上,能吃的,还有什么?

    “来,子千,娘今天给你缠脚。”月娘手上也不知道在哪儿淘来了长长的裹脚布,一步步的朝女儿走来。

    杨子千感觉,那布条,就像要勒死自己一样,老娘绝对不是给她缠脚,而是准备来收她小命的。

    “不,我不缠!”连忙从凳子上跳起来,一步跑得老远。

    “四丫头,女儿家,哪有不缠脚的,来,快回来。”月娘看人不在她掌控的范围内,跳得比兔子还快,哭笑不得。

    “娘,你听,是五妹在床上哭呢?”看老娘随时准备抓自己,杨子千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月娘中计,走进了房间里。

    小小婴儿,正在酣睡中,天塌下来,也与她无关,哪有什么哭声。

    “子千,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这脚早晚都得缠。”月娘把裹脚布拿在手来翻来覆去的看了看,*裸的威胁着躲在门边的杨子千。

    怎么办,怎么躲?

    杨子千思绪万千。

    怯怯的走到月娘身边,坐在床上。

    “娘,你可得轻点,要是我疼死了,你就没四丫头了。”先说断,后不乱。杨子千警告着月娘。

    “这孩子,哪有缠个脚就死了的。来吧,娘心中有数呢。”顺手,一把抓住杨子千的右脚,直接把脚上的破布鞋脱了扔在床脚下。

    从月娘抓住自己的脚的那一瞬间,杨子千就吓得起了满身鸡皮疙瘩。

    “这缠脚呀,不外乎就是把这大拇指和无名指小指一起往中间挤。”边说,月娘就准备把这三只脚趾头往里折。

    “啊!”杀猪般的嚎叫,一下子,把杨子禾小朋友从美梦中惊醒,哭得天翻地覆,地动山摇,月娘连忙丢了四丫头,去抱五丫头。

    “娘,你快缠啊,我现在做好准备了。”杨子千晃动着那只右脚,五个脚趾头在她得意的笑脸下跳动着五指操。

    “哎,等一会儿,等一会儿,你妹妹被你吓哭了呢。”月娘手忙脚乱,胡乱的想把五丫头揉进怀里,丢给她一个奶嘴总就停了吧。想想,好像刚才摸了四丫头的臭脚,还没洗手。连忙把婴儿放在床上,颠着小脚出了房间去洗手。再颠着小脚回屋哄五丫头。

    一来一回,一豁一哄,直累得满头大汗,杨子禾这才边抽噎边吃奶,奶水又不足,不一会儿,又大声哭起来了。

    娘哎,看看吧,你不让我好过,我也只好让你难过了。

    看看你,这小脚,来来去去,走上走下,多不方便。

    这会儿的杨子千,心里笑开了花,面上,却装着懵懂无知的样子,茫然的盯着月娘。

    “这孩子,今天怎么老是哭啊。”月娘犯难的看着怀里人儿,一放床上,就哭,一抱在身上,就停。这样子,自己还怎么做事。

    “没事,娘,你带妹妹吧,今天我做饭。”跳下床,穿上布鞋,像条小泥鳅,最魁祸首逃之夭夭,留下个月娘,还在感叹四丫头就是懂事。

    ------题外话------

    《农门煮妇》期待亲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