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七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百度云

    自从发现了折耳根,吃后,第二天,依旧能看见太阳升起,杨子森胆子就大了。

    再摘野菜时,背篼里,最多的就是折耳根了。

    当然,其他能摘的,都被大家摘光了。只有这个东西,别人还不敢吃。

    这几天,妹妹是变着花样的做这个吃。

    生吃、煮,炖,样样都来。

    别说,比娘一天三顿的野菜玉米饼,妹妹做的花样更多。吃起来,也不觉得难以下咽,最难能可贵的是,兄弟几人,难得有吃胀的感觉了。

    一个没有灶台高的小女孩,站在小凳子上,操持着一家人的吃食,妹妹,还真不是一二般的能干。

    这样想的,不仅仅是杨子森,就杨子木和子林,在经历了这些的伙食大变样后,对妹妹,那是从心底佩服的。

    深夜里,夫妻俩被小婴儿的啼哭声惊醒,月娘连忙伸手一摸,果然,女儿打湿了,想必也饿了。她连忙起身,喂孩子;杨大年也起来了,下床拿了一条干的尿布,递给月娘。

    “这次做月子,还享了两个孩子的福了,尿布都是子森洗的,我的吃食都是子千在张罗。”接过干净的尿布,月娘感慨道。

    “月娘,你看,四丫头随了你,聪明能干,自从你生了五丫头,她都能当半个家了。”杨大年看月娘奶孩子,小家伙吸了几口,将**吐出来,又不甘心,再次含在嘴里使劲的吸着。估计,月娘也没什么奶水给她吃吧。

    果然,如此反复折腾了几次,五丫头就开啼哭了。月娘连忙把她换到了右边,边轻轻的拍打着,边看她吃。

    唉,你娘都没有好的东西吃,你又怎么会有足够的奶水吃呢。

    杨大年心里不好受。

    月娘说享两孩子的福,其实,自从进了这杨家的门,她,就跟着自己受了不少苦了。她没有半分的抱怨,哪怕兄弟俩人分家时,大嫂好强的多占了两间屋她也没有真的计较过。

    一场洪灾,冲掉了一切。大哥大嫂多占的东西也被老天爷收走了。好在,也是那时候没有闹太僵,一家人这才又有机会跟着大哥到李家寨子安顿下来。

    这几年,大哥家的日子眼看是过起来了,自己,依旧一贫如洗。月娘,自己的好媳妇,还是那么良善温柔能干。这几个孩子,也都懂事听话。

    杨大年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月娘奶好小丫头,也疲倦的睡了。

    要说这个家,最不容易入睡的,就是人小心大的杨子千。

    再好吃的东西,一连吃几天,也想发吐,更何况,这折耳根,不能当猪肉,没有油荤,她实在有点受不了。

    想想以前,公司里的小妹们为了追求时尚,喊着口号要减肥,不吃饭,不吃猪肉。这东西,现在要是有,哪怕是肥的,估计自己也塞得下几块。想吃肉啊,想得杨子千清口水长流。

    “三哥,我们去后山吧。”每天下午找野菜,田边土角都找遍了,除了折耳根,其他的,几乎就是点缀,收获太少了。

    “不行不行”杨子森拼命摇着小脑袋,满脸的惊恐。

    不懂,为什么不去后山,难不成有老虎狮子这样的猛兽。

    “你上次就是在后山出的事,差点摔死了,我再不带你去了。”杨子森显然没有走出阴影,一提到后山两字,就有着深深的惧怕。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三哥,你是男子汉,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再说,这次,我会小心的。”杨子千明白了杨子森的担心来源于过去,至少不是猛兽她就不怕了,使劲的鼓吹着。

    “三哥,鱼腥草吃了这么多了,我快发吐了,我们要找点另外的东西来吃。这些地方什么也没有,山上,或许还有能吃的呢。”说起吃,杨子森比谁的口水都流得快。

    看杨子千自个儿往后山走了,他连忙跟上。

    后山,还有什么能吃?

    野果野花,都是小孩子过家家的零食,怎么也上不了桌,不能当一家人的口粮啊。

    杨子千边走,边费力的找寻着,渴望能有意外的发现。

    结果,她失望了,除了满山的荆棘树木,最多的就是当柴烧的蕨草。

    是了,蕨草,才发芽长出来没长叶时,也是能吃的。

    这样想着,她就专往树叶茂盛的地方钻。

    扒拉开那一堆腐烂的叶子,果然,肥肥胖胖的蕨菜在那儿骄傲的向杨子千炫耀来着。

    “噢,你长得真好,比我家子禾小朋友还壮。难怪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日子反而过得舒坦,这不就是被滋润着吗。”边唠叨,边动手扯蕨菜。

    杨子森看妹妹说着他听不懂的话,又大扯蕨草,他就傻眼了。

    难不成,妹妹饿晕了,这当柴火烧的东西,她准备拿回家去吃?

    “妹妹!”忍不住好心的要提醒。

    “啥也别说”杨子千扬着手里的一大把蕨草“看见没,就长这样的独根根,有多少,你给扯多少。”武断的指示,姐没功夫给你解释。

    自己也扯?

    杨子森纠结了一会儿。

    扯吧,反正鱼腥草吃了这么久了,一家人也没*。既然她要试,就试呗,反正,饿死也是死,倒不如,死马当活马医。

    杨子森就这么快速的接受了命令。

    小小身板,钻进了蕨草堆里,就没见着身影了。

    满山遍野的蕨菜,可以吃很久的。

    可是,没有油,吃了,肠胃更不能润滑啊。

    在一棵松树脚下,杨子千扯了一大把蕨菜,意外的发现,树根下,还长着几朵小蘑姑。

    蘑菇汤,味道那个鲜啊。

    这样想着,心里就美极了。

    小心的摘了,也没地方可放,就拿到手上,决定,再找几朵,然后就回家。

    既然这儿有这东西,那么,意味着,饭桌上,将会有好吃有营养的东西出现了。

    背了小半背篼蕨菜的杨子森回头看见妹妹手上的蘑菇时,立马变脸了。

    “妹妹,这东西,不能吃!”伸手,就要抓过杨子千手上的东西,准备给她扔掉。

    杨子千瞪着她那双大眼睛,比牛眼还大。

    “不能吃,真的不能吃。”杨子森小脸憋得通红,拼命摇头“你忘记了吗?村东头的王家,去年这个时候,没吃的,王大叔就在山上捡了这个回去煮来吃了,和我们一起玩的王二丫和她妹妹就没了。王大叔和大婶也是睡了好几天才醒来的。”

    王二丫,杨子千没有原主的记忆 ,真不好意思,记不得从世上消失的这个人了。

    但是,她仔细的看了看手上的几朵小蘑菇,这是松蘑,她十二分确认没认错。以前,她吃过,还有幸去松蘑种植基地亲手采摘过。

    “三哥,你知道他们吃的是什么样的吗?”这次,杨子千决定给他灌输一点现代的理念。

    从痛苦的回忆中回过神来的杨子森,茫然的摇摇头。

    “其实,我们都不知道,是不是。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先试试吧。这东西,就像鱼腥草一样,别人不吃的,我们试了,知道可以吃了,就会发现一种新的东西,不是吗?”自始自终,只有试过才知道,实践出真知,杨子千深深的体会到这个伟大的哲理,在西宋,是多么的适用啊。

    “可是,万一呢?”杨子森依旧胆怯。

    鱼腥草吃了没事,今天,小半背篼的蕨菜,再加几朵可能会收命的小蘑菇,这个妹妹,他越来越不敢认了。

    “没有万一,只有一万。”杨子千现代语言冒出来,又惹了杨子森的疑惑,一万,是什么?

    可怜的杨子森小朋友,被自家妹妹新鲜的想法和词汇一惊一乍的,幸好,心理承受能力好,要不然,早就蹬腿翻白眼了。

    在妹妹的指导下,把蕨菜上的叶芽一根一根的摘去,清洗干净丢进了开水锅煮了一会儿,捞起,浸泡在冷水中,用她的话说,这样漂一段时间,蕨菜就不会有涩味了。

    这东西,真能吃?

    杨子森不敢问妹妹,在吃与不能吃之间的问题,她最容易发火。

    杨子千此时,快乐的计划着这顿美味的野生晚餐。

    把松蘑洗了,煮汤,然后用汤煮了玉米羹,偿了一口,闭眼感受,味道好极了!

    捞起浸泡的蕨菜,切成小节,又在锅里淖了一下水,然后,撒上盐,凉拌了。丢进嘴里,滑滑的,又是一股子山野味,可惜啊,没有香油,没有蒜,要不然,可就有蒜融蕨菜,上佳野味小菜一盘了。

    趁着点点月光,一家人,围在破桌上吃着晚饭。

    对桌子中间偶尔出现的菜,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低头,喝着自己碗里的羹,杨子森很意外,妹妹做的这个玉米羹比往天更香,就是那蘑姑的原因?

    “嗯,妹妹,今晚的羹真好喝!”杨子林大大的喝了一口,想着,要还有,自己一准喝得下三碗。

    “就是,四丫头,这是什么菜呢?”

    杨大年喝了一口,觉得今晚的羹很味美,将筷子伸进了菜碗里。一小节一小节绿油油的东西,肯定不是鱼腥草。

    “爹,你先偿偿,你猜是什么。”杨子千得意的卖着关子。

    杨大年挟了一筷子,在杨子森担忧的注视中,送进了嘴里。

    “有点滑滑的感觉,很大一股山野味,能吃得下,就是猜不出是什么。”杨大年一口气嚼完,吞进肚子里,还是不知道是什么。

    在他点评菜时,三个儿子的筷子都伸进了菜碗里。

    与大哥二哥好奇心不同,杨子森更想证实,这东西,真能吃,真能吞得下。

    “这是什么野菜?”异口同声,父子三人都望着两个小孩子。

    “是蕨草。”杨子森低声说。

    “不对,是蕨菜。”杨子千大声说“这东西能吃,放心吧。”说完,自己就动手往嘴里送了。

    四丫头说能吃,那就吃吧。

    杨大年对女儿这么绞尽脑汁找野菜,很是心酸。

    哪怕吃死了,也是他杨大年的福气。这孩子,懂事得让人心疼啊。

    “今晚都不知道四丫头加了什么在面羹里,吃起来真香!”夜里,月娘还在回味着面羹的味道。

    “听子森说,是他们在山上松树下捡了几朵小蘑菇,四丫头说能吃,就煮了一家人都吃了。”唉口气,这一天三顿都吃不饱,要是吃了,一家人都*了,也就说不上是好是坏了。

    “啊,蘑菇?”月娘显然没这个心理准备“王家去年就吃的这蘑菇出的事”焦急的看着杨大年,这人,怎么不早说,再怎么着,也得拦着四丫头煮来吃啊,真这么死了,一大家人,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留下个五丫头怎么活!

    “月娘,我也是吃了才知道。”杨大年唉了口气“这四丫头,从醒来,比以前还精灵古怪,最近我们吃的,都是她和三儿一起找的,花样也多,也没见出事。”言外之意,就这样吧,让她折腾去。

    “你呀,惯着孩子,也不是这个惯法吧。”拿一家人的性命去开玩笑,这人,是不想活了?

    是了,一大家人,年年都吃不饱,这心里,定是不好受吧。

    算了,月娘睡觉前祈祷一家人平安无事,居然,一夜好梦。醒来,床上另一边是空的,只要不是僵硬的躺在身边,就意味着没事。

    月娘算算,还有几天就出月子了,以后,吃食上,还是自己掌握吧,省得整天提心吊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