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六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小说

    这些,都是杨子千不太在意的。她现在,一心想着这个家怎么样才能摘掉贫困的帽子。

    人小言轻,更何况,初来乍到,要从什么地方下手都还是一个难事。

    每天,杨子森偷学了知识,在两人去摘野菜时就认真的在泥土沙地上写写画画教着杨子千。

    让他吃惊的是,妹妹记忆比自己还好,只需要讲一遍,她就什么都会了。

    自己所学了,根本解决不了妹妹所需的。她总是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这要怎么做,那个以前是怎么做的。

    这么个好奇宝宝,是摔跤以前所不同的。

    “妹妹,今天我们才摘了这么点野菜,不够吃啊”抖了抖背篼里的一大把野菜,杨子森为难了。

    最近,找野菜的人越来越多,田里的水汗菜早就没影了。地里能吃的野菜为数太少。

    “再找找吧,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杨子千也头疼,来到这儿近十了,天天吃野菜,也没有个油荤,她的清口水都快泛滥成灾了。而且,这野菜都不管饱,照这样下去,自己还怎么长身高啊。

    东瞅瞅,西看看,希望,能有新的发现。

    那是什么?

    左边不远的田壁上,长有一团紫红色的野草。

    杨子千快步跑过去。

    “折耳根”,找野菜都有好几天了,这还是第一次发现。还以为,这东西在西宋压根儿不存在。

    太好了,杨子千兴奋异常,不管三七二十一,快速连根拔起。

    “妹妹,那东西不能吃。”杨子森跟着走了过来,看妹妹在扯鱼腥草,连忙阻止。

    笑话,这东西不能吃,就只吃你们摘的不经饿的水汗菜,苦得死人的苦苦菜和救荒野豌豆。这几样野菜都要被摘绝种了,却放着这么好的东西不吃,想着都是气。算了,自己还是不与古人一般见识吧。

    “能不能吃你先不管,帮我扯,连根一起扯回去。”杨子千发现,你好好的说话,杨子森还要给你讲理,以卖弄自己的知识;直接命令这小家伙还比较管用。

    果然,杨子森顶着满头雾水,无可奈何的帮忙扯折耳根。

    “这草真不能吃,苦涩,还带着一股腥味,我试过的。”这一片扯完,就装了一大半背篼,可惜啊,不能吃,扯回家也没用。

    这么长时间的摘野菜,田边土角,能吃的连芽尖都被人摘光了,这鱼腥草,却是随处可见,也没见谁家敢吃。

    “别人说不能吃,你认为就不能吃?”杨子千两只小手相互拍了拍,抖掉了手掌上的泥沙,决定还是教育一下本尊哥哥。要知道,改变一个人的思维,可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嗯,没有人家吃过,而且,我也偿过。”想起那个腥味,他认为,这东西,没有吃得下。

    不错,知道偿试,也是一种进步。

    “三哥,别人不吃,不代表不可以吃,我们要多试试,办法总人想出来的。”杨子千看田边有水,走过去洗了手。还别说,没有污染的田水,清澈见底,她走到杨子森背后,拿了两根折耳根,在田角边洗了,放心的丢进嘴里嚼着。

    光说不练假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又练又说真把式。

    杨子千用事实证明给这个傻小子看看,这东西,是能吃的。

    “妹妹,你别吃啊!”杨子森来不及阻挡,却看妹妹嚼得有滋有味,他紧张的盯着,唯恐等会儿会肚子疼外带口吐白沫什么的,这个妹妹,曾经实实在在的吓过他一次的,他经不住第二次恐吓了。

    杨子千没有理会他的惊恐诧异,自己边吃着嘴里的折耳根,边潇洒在前面往家里走。今天,她的心情很不错。至少,发现了一样不为常人所知的东西。

    杨子森亦步亦趋,紧紧跟着妹妹的脚步。

    直到回到家里,也没有他害怕的情况出现,看妹妹早就吃完了刚才洗的两根草,总算是没事,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

    “这些,全部要洗?”端了木盆出来,把折耳根清理了一下,丢了进去,让杨子森洗出来。

    “你是想,今天晚上,我们都吃这个?”杨子森不淡定了,妹妹这样闹,要闹出个什么事,可怎么得了。一家人都吃从来没吃过的东西,可别全都吃死了,那可就悲剧了。

    “三哥,你看我,刚才吃了,现在不也好好的站在这儿,再说,到天黑吃晚饭时,也有一两个时辰了,到时候,我还没死的话,你就放心的吃吧。”什么叫四季豆不进油盐,这人就是。

    杨子千对这个哥哥的小心谨慎很无语。

    小小年纪,忧虑过度,小心长不高!

    也不是自己咒他,这个家,连个折耳根都不敢吃的话,也别指望能改变什么了。不能改变,就只有挨饿,肯定长不高,杨子千为自己刚才的咒语辩解。

    晚饭,依旧是杨子千上阵。

    冯大嫂给的鸡蛋,杨子千很节约的安排,每隔两天给娘吃一个。

    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做了一个蒸蛋,杨子森确定,自己肯定不会流口水时,才在杨子千喊叫声中,把蒸蛋端到月娘面前,并且,快速的跑出了房间,以免夜长梦多,自己忍不住。

    把野菜玉米饼做成了野菜团子。她实在没有月娘的手艺,没有油居然不会烧糊。煮菜团子,对她这种菜鸟级的厨师来说,更靠谱一些,而且,还可以和玉米羹这种一天三次见面特有缘的食物说暂停。

    杨大年带着杨子木、杨子林洗手上桌时,被桌上中间那一大盆叫着菜的东西唬了一条。

    就是自己亲手清洗过这盆菜的杨子森,亲眼看妹妹端上桌,也是上上下下把杨子千打量了一个遍。

    “四丫头,这东西,怎么能上桌?这,能吃?”杨大年很内疚,看看这孩子,饥不择食了,连鱼腥草都给连根拔了回来,还端上了桌。

    “能吃,爹,我试过的,最先吃,有点涩味,还带着山野味,不过,越吃,越好吃。”杨子千此时,不讲究老幼尊卑,拿起筷子,率先动手,像牛吃草一样,大口大口的送进嘴里,大嚼特嚼,吞下去一口,咂巴着小嘴,一副回味的样子。

    杨子木早就饿了,既然妹妹这个小女孩子都吃得下,自己还讲究什么,一个大男人的喉咙总比小女孩子的粗吧。

    一筷子下去,挟起好几根,送进了嘴里。

    别说,这鱼腥草,嚼劲还不错,估计,比水汗菜还更经饿。

    杨子千看大哥勇敢下肚,灿烂一笑。

    杨子林中午时就只吃了三分饱,这会儿,早就前胸贴后背了,大哥吃得下,自己一样能吃。

    拿起久违的筷子,挟向了桌子中间的菜盆子里。

    “好吧,少吃点。”杨大年看孩子们都动手了,能吃死人的野菜野草像断草什么的,也就只有那么几样,从小到大,还没听说过谁吃鱼腥草送了命的。不过,少吃点,总是好事。

    就在他犹豫将筷子伸进盆子里时,两个小子都是第二次下手了。

    送进嘴里的鱼腥草,想必是四丫头撒了点盐进去,味道还不错。第一口觉得有点山野味道,带着腥味的野草,越嚼,越觉得还能下肚。

    杨子森在田边就看妹妹吃过,这会儿,一家人除了娘和五妹没吃。大家都吃上了。自己,也吃。反正,上天堂下地狱,是一大家人呢,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吃吧。

    狠下心,豁出去了,他也挟了一小根送进了嘴里。

    有点盐味,嗯,添了盐的就是要好吃一点。

    不知不觉中,一家人,把中间那一大盆菜都吃了个精光。

    杨子千看着埋头吃野菜团子的家人,心里,乐开了花。

    本尊的爹和哥哥,都不是呆板的人,容易变通,就能改造,这样看来,她的脱贫道路相对要好走一些。

    ------题外话------

    亲,记得收藏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