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五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听书

    能做的做好了,余下的,就是做不了的。

    小婴儿又在啼哭,看月娘坐在床上收拾整理,杨子千实在挨不上边。

    抱,这么软小的一个孩子,她不敢,估计,月娘也不会让她抱;丢在一边的尿布,让她洗,皱皱眉头,这事,还是让他们来做吧。

    “三哥,给五妹洗尿布”想起那个话多手笨的杨子森,做这事应该还行吧。

    “啊”杨子森自从蛋打碎了,再看到杨子千煮汤煮羹后,就对这个妹妹有点惧怕了,这会儿,在反应过来妹妹没生他的气,是在喊他做事后,就屁颠屁颠跑进了屋,将娘刚给小婴儿换下扔在床边的尿布拿到门口去解决。

    “子森,你这么能干,在洗尿布呢?”远处,走来一个女人,四月的天了,还把双手揣进上衣口袋里,还怕手生冻疮了吗?一走到门口,小声的招呼了杨子森。

    “嗯,冯大婶,你去哪儿?”杨子森羞涩脸红,妹妹刚才让做的事,还没做好,就让邻居看见并称赞,其实,这样还是多难为情的。

    “我来看看你娘和你小妹妹”冯大婶站在门口,往她过来的方向看了看,然后,快速的进了屋。

    “冯大婶好,我娘在房间里”在门口就听了杨子森的招呼,杨子千热情的喊道。

    进门就是,她乖巧的带着冯大婶进了房间。

    “月娘,你感觉怎么样?”冯大婶走进房间,轻声问道。眼睛盯着床边凳子上的空碗,一看,就是装了面羹的,这个家,能拿得出来最好的,恐怕就只有这白面羹了。

    “冯嫂,你怎么有空过来?”月娘听见声音,见进来的人是她,很是意外。

    “她去你大嫂家借花样去了,我马上就回去。”两只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手上,赫然是四个鸡蛋。“月娘,你是知道的,我也没什么东西给你,就这些,你别嫌弃!”红着脸,咬着嘴唇,杨子千看见冯大婶的脸上写满了难为情。

    “这怎么行,冯嫂,你快拿回去,让她知道了,又得骂你,你的心意我领了,东西快拿回去。”月娘见了她手里的鸡蛋,从床上坐了起来,紧张的说。

    “月娘,放心,她不会知道,这鸡蛋,是我隔三岔五捡到一边的,她没发现。”冯大嫂红着脸轻轻的将蛋放在床边的碗里,“你好好养着,我看子森都能帮你洗尿布了,子千也懂事,你是个有福的。我就不耽搁了,先走了。”

    没等月娘回答,冯大婶急急忙忙的就转身出了房间,杨子千连忙送她出去。

    “冯大婶,谢谢你来看我娘。”送到大门口,杨子千感谢道。

    “子千,我给拿蛋的事,你谁也别说。”前脚都跨出了大门,听了子千说话,连忙转身嘱咐。

    不懂,杨子千依旧点头答应。不就是送了四个鸡蛋吗,这事,就像做贼一样神秘。

    晚上,吃过晚饭,一家人围在月娘床边,大大小小的孩子都看着婴儿,杨大年则盯着月娘。

    “没想到,我们子千这么能干,居然能做饭了;子森也不错,可以洗尿布了,月娘,这次,你就可以好好将养你的身子了。”满是欣慰,更有一丝丝无奈,生了孩子,光是休息,没有吃食来补充,这身子,也养不出一朵花来。

    “是啊。噢,对了,冯嫂来过,还给了四个蛋。”月娘指了指碗里的鸡蛋,小声的说。

    正在抚摸着小婴儿小手指的杨子千侧耳倾听。

    “真是难为她了,就怕给她带来麻烦。”杨大年也看到了蛋,先还以为是大嫂给的,没想到,是冯嫂送的。

    “是啊,我也喊了她拿回去,她说是早几天就准备的,估计,是算着我要生了,提前准备的。”月娘对冯嫂的情谊很看重。这三年来,在李家寨子,能说得上话的媳妇婆子不多,冯嫂算是最知心的一个。和冯嫂的关系,比嫡亲的大嫂王花儿还亲热。

    “这人,心好,可惜,老天不眷顾,再不生个儿子,估计冯全还真给纳新人了。”杨大年对这些纳妾添人的把戏没兴趣,当然,更主要的是,没那本事。

    “一个佃农的身份,还纳新人,那老太婆也太会折腾了。”月娘听了杨大年的话,估计,风声都在李家寨子传出来了,冯嫂的日子,只会越来越难过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冯嫂都生了三个女了,这一两年又没有动静,那老太婆死死的把持着那个家里的一针一线,所以就是有精力去折腾。”杨大年看着自己眼前大大小小的儿女,幸福感从心底升起。

    “冯全也是,一个大男人,就全凭他老子娘摆布?”月娘暗恨,是不是,自己要是一直生的女,你杨大年也要耍两大小的把戏。

    “那人就是一个软骨头,半分都没体到他娘的性子。那个家,她娘说一就是一,哪轮得他开口发言。”杨大年自己是佃农,可是,对冯全,却没有一点好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像这样,烂泥巴扶不上墙的人,他不愿意和他打堆。李家寨子里的男人,除了东家,佃农长年,要说没有血性的男子汉,他冯全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唉,冯嫂以后,当真不好过了。”月娘长叹一声。

    女人有两次出生机会,一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投抬投得好,要是生个官家小姐,再就是家庭殷实的就是好福气了;二是嫁人,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可惜啊,嫁了个耳根子软的男人,老人婆当家作主,男人不向着你,苦头,就有得吃了。

    杨子千听了个八分明白。

    这好心冯大嫂,在冯家,日子不好过,一是老人婆当家,把持了全部家当;二是没有生个儿子,佃农出身的冯家,居然还生出了纳妾的心思。

    谁当她家小妾,谁脑袋生锈了。杨子千在心里暗想。

    “爹,娘,五妹妹叫什么名字?”见娘分神伤感,杨子木找了个正当理由打岔。

    “对,我们给五妹妹取个好听的名字吧。”杨子森自认识得几个字,跃跃欲试,小露身手。

    月娘看着熟睡中的婴儿,看着眼前欢声笑语的几个儿女,抿嘴一笑

    “让你爹取一个吧,你们几个的名字,都是你爹取的”

    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名字都是家中尊长所赐,这样的农门小户人家,什么黑狗黄狗,牛儿马儿的,轻戝的小名多了去了。能拿得出手,上得了台面的倒不多。

    杨大年只是勉强认得几个字,相对于那些猫猫狗狗的名字,月娘对几个孩子的名字还是很满意的了。

    “嗯,不如叫杨子苗如何,禾苗的苗?”杨大年下午去田边转了一圈,看秧苗长势喜人,惹人爱,自家又添了个女儿,小名唤作苗苗还不错。

    “爹,不如叫杨子禾吧。”杨子森在心里默念了两遍,觉得子禾比子苗好听。

    “子禾,杨子禾”月娘轻声念道

    “这名好,子千,子禾,两丫头的名字都好”月娘很是满意。

    于是,杨家五闺女的大名就这么定下来了。

    ------题外话------

    新文求收,感谢!

    《农门煮妇》更新时间: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