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四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免费完结篇

    “老二,你又添了个女!这丫头是个利索的,不到两个时辰就出来了。”女人出屋时,脸上,有几分笑容,不过,杨子千分明看到了她脸上还有落寂。

    “多谢大嫂了,等会儿就在家里吃个午饭吧。”杨大年很高兴,女儿正是他盼望着的。四丫头是他的小棉袄;五丫头就该是他的鸡婆鞋了。

    “吃饭就算了。唉,月娘累了,你给她煮两个蛋进去。”爹叫她大嫂,确定就是大娘了。杨子千想,既然她喊爹煮鸡蛋,说不定,她家就有。

    “大娘,我家没有蛋,你家有没有,如果有的话,请你借二十个给我们,好不好”满脸星星, “你放心,明年这个时候,我一定还你四十个!”看了半天,期望得到她的点头,结果,大娘脸上除了惊讶就是不屑。

    其实,杨子千这孩子真想多了。她家大娘王花儿这会儿在算着家里那唯一的一只鸡隔三岔五的生一个,要多久才能生二十个蛋呢。这孩子,张口就二十,她以为这鸡一天生八个蛋不成。

    还明年这个时候还,借几个鸡蛋都对年对月的才能还,不过,口气倒不小,还四十个,这鸡蛋,从哪儿来?用手指一下就有了?

    老二家,比自己有福,儿女都多;不过,老二家,可比自己穷多了。这两三年,比哪家哪屋找野菜吃野菜的时间都长。

    “哟,四丫头,大娘家可没那么多余粮养鸡,一只鸡还几天才下一个蛋。这会儿,只有两个蛋,等会儿,我让你大姐给你拿过来。还,就不用了。”王花儿算了半天,决定,自己也不送礼了,反正送了礼他们家也请不起满月酒;送她两个鸡蛋,自己还吃得起这个亏。

    看王花儿皮笑肉不笑的脸,杨子千的希望一下就落了空。

    “子千,给娘把面羹端进去。”大哥在灶房里喊道。

    “就来。”目送大娘远去的背影,杨子千很伤心。除了大娘,谁家还能借到鸡蛋。

    月娘躺在床上,看子千端进来的面羹,分一半吃了,留下一半,示意子千吃。

    “娘,你吃,吃了还要喂妹妹的奶呢。”杨子千心里,对这个娘是爱到骨子里去了。

    看娘身边满身通红,皱巴巴的小婴孩,杨子千伸出自己的鸡爪小手,轻轻的摸了一下。

    “小家伙,算你有福了,姐会罩着你的。”心里,对这个小不点说。

    午饭后,等杨子千从隔房大姐杨子美手上接过两个鸡蛋时,她决定明年还他们十个。

    “三哥,快来。”悄悄的喊了正在冥思苦想研究小婴儿的杨子森出了房门。

    “三哥,大娘拿了两个鸡蛋,爹和大哥在地里,二哥放牛了。你来烧火,我煮蛋给娘吃。”灶房门口,杨子千高兴的给三哥交待。

    “不行,你不能煮,你不会,煮了就浪费了东西。”杨子森一听,这小人精妹妹,还没灶台高,以前连锅铲都没摸过,居然想给娘煮鸡蛋。说实话,这鸡蛋,自己早已记不得什么味道了。这些年,吃过?还是没吃过?

    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模糊的影子。

    “我说会煮就会煮,你快烧火,等会儿娘醒了,饿了就要吃,要不然,娘的身体就养不好。”杨子千恨恨的瞪了小屁孩一眼,喊你哥,是抬举你,哪来这么多废话。

    “我说不行就不行。”杨子森坚绝不同意。

    这么宝贵有营养的东西,煮坏了怎么办?娘怎么吃?

    “妹妹,来,把蛋给哥哥,我们放好,等晚些时候爹回来再煮。”伸出黑黑的小手,示意杨子千上交。

    “杨子森,你烧不烧火?”忍耐是有限度的,一个大男人,不对,是未来的大男人,哪来这么多磨叽的事。“不烧就出去,这儿用不上你了。”火冒三丈,灶孔里的柴,不用打火石都快燃起来了。

    “杨子千,你怎么这么固执,让你别煮就别煮。”不得不说,同卵双生子,脾气,不是一二般的雷同。话未说完,就动手去拿她手上的鸡蛋。

    两人一言不和,互不相让,动手争抢起来。

    “啪!”

    声响,人僵。

    鸡蛋,掉了一个在地上。四只眼睛,就看着蛋清蛋黄流了一地。

    “你!”杨子千看着地上的鸡蛋,连忙伸出小手,抓起未流出来的,用碗接住一直往下流的蛋清蛋黄。

    一个鸡蛋,流掉了三分之二。

    破裂的蛋壳里,只有那么一点点在碗里流淌。

    想着这个家,最贵重的东西就是白面羹,好不容易得来的两个鸡蛋,却让自己给浪费了一个。

    眼泪,就那么流了出来。从来不知道,她,杨子千,会为了一个鸡蛋而流泪。

    杨子森也吓傻了。站在那儿看着妹妹哭泣。

    再也不理睬杨子森这个笨蛋了。

    杨子千把破蛋和好蛋一起打碎,用筷子沾了点盐一起搅拌,筷子敲打着蛋花满碗飞舞,她没有心情去欣赏自己的拿手绝技,心疼打碎流在地上的那些蛋清蛋黄,杨子森,就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真后悔喊了他。

    调好蛋花,拿起灶台的打火石,一下又一下的敲打,只看见火花乱溅,始终燃不起来。

    杨子千忍不住想把这玩意儿往门外扔了。

    “我来。”怯怯的伸过手,他真的不是有意要和妹妹争抢的,事情发展到现在,他也后悔得要命。看妹妹一直打不燃火,红着脸,开口。

    看都没看他一眼,杨子千把打火石往他手上一丢。

    自己出门,端了一张小凳子,放在灶台边,往锅里舀了一木瓢水,站在凳子上,双手抓住刷锅把,奋力洗锅。洗了两遍,确认洗干净了,小小身板也累了。

    杨子森将功补过,很快的火打燃了,扯了两把谷草进去,火势很旺。

    待锅底烧辣了,可是,没有油啊。

    杨子千,本想做煎蛋汤的,这会儿,临时改主意,做蛋花汤。

    舀了两碗水进去,水开了,就把碗里的蛋花倒进去,搅拌开来,一碗金黄的蛋花汤大功告成。

    盛了满满两碗,一碗,留着晚上给娘吃。一碗,马上给娘端进去。

    顺便,煮了蛋花后的锅底,又舀了一瓢水进去,翻了半天,看到灶房一角的小陶罐子里的玉米面,舀了一点,和了水,倒进锅里,连今晚的玉米羹一起煮了。

    杨子森从头到尾,没敢开口说一句话。不过,看妹妹做这些,还像模像样的。

    杨子千站在凳子上把锅里的最后一点玉米羹盛到小陶钵,冷不防,脚下踩偏了,小凳子一翻,拿着锅铲的小姑娘,又一次不幸摔了一跤。

    “妹妹,你怎么样?”杨子森吓得丢下手上的柴,就去扶自家小妹。

    “怎么啦,四丫头怎么啦。”房间里,月娘刚刚醒来,就听到三儿子的惊叫声。

    “娘,妹妹摔了一跤。”杨子森费力的拖起妹妹,边回答。

    月娘忍着身上的剧痛,挪动身子移下床,一步步挪到灶房门前。

    这是怎么样的场景:

    三儿,满脸乌花,双手,托在四丫头的掖下。

    四丫头,一手撑着地,一手,还拿着锅铲,那张小脸痛苦的纠结着,呲牙叫着“哎哟”。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月娘石化了。

    “我们在煮蛋和羹羹。”好不容易把妹妹从地上拖起来。杨子森看娘居然站在了灶房门口,连忙解释。

    “煮蛋?煮羹?”抬眼望去,灶孔里还有红红的火苗,锅里,好像已经糊了,是的,味道都传出来了。

    “这两孩子,瞎捣什么呢。”月娘顾不得伤痛,就要进来伸手接过女儿手上的锅铲。

    “娘,我都煮好了,你快回去休息。”杨子千窘得不行,抬眼看了娘一眼,低头,看到踩的小凳子已经四分五裂,抬脚,一脚踢到了柴堆里。

    “这孩子,快舀一瓢水到锅里去,看锅儿都糊了。”月娘见杨子千那一脚踢去,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脚踢痛。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还没灶台高,就张罗着煮东西了,月娘心里,一阵酸,一阵甜。

    等她回到房间床上时,杨子森兴高采烈的端了一碗蛋花汤给她,月娘心里,只有满满的激动了。

    “娘,是妹妹做的,好不好吃?”杨子森踮着脚尖,伸长脖子看了看娘喝的那碗蛋花汤,他不断的告诉自己,就只是想证实一下妹妹第一次亲手做出来的东西,娘能不能喝得下。

    “好吃。”月娘喝了几口,感觉鼻子发酸,眼角都湿润了。

    “来,子森,娘喝不了了,这余下的,你和妹妹一人喝一点。”月娘递过半碗蛋花汤,给眼巴巴望着的三儿子。

    “嗯!”杨子森兴冲冲的端了汤出了房间门,月娘闭眼心酸不已。

    “我不吃,你要吃就你自己吃。”杨子千觉得,饭桌上,他们都多懂事,这会儿,怎么就不明白娘的心意了呢。

    其实,这事,杨子森也知道娘是找的借口。可是,他实在太想知道蛋花汤的味道了,况且,这还是妹妹做的。

    妹妹不吃,他也不能独吃。

    杨子森先轻轻的抿了一口,闭了眼,深呼吸一口,好香,入嘴即化,还没品偿到味道,就钻进了喉咙里。再喝了一口,感觉到了,他就放下了碗。

    “这些,留给大哥和二哥吃。”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告诉妹妹,杨子森将碗放在灶台上时,踮着脚看了一眼,然后,狠下心果断的离开了灶房。

    心,依旧是那么的炽热;兄弟团结友爱,杨子千看他走出去的背影,心里,泛起了感动,把刚才争抢的不愉快抛到了脑后。

    ------题外话------

    新文求点击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