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第二章-农门家主之四姑娘txt下载

    “阿啾!”睡梦中的杨子千感到鼻端轻微的搔痒,一个喷嚏,睁眼醒来。

    “妹妹,妹妹,你终于醒了,哥哥发现一个好玩的地方,你快起来,我们去玩。”一双狡黠的眼睛掩饰着他的慌乱,杨子森快速将手上的狗尾巴草藏到了身后。

    杨子千眯了眯眼,臭小子的一举一动早在睁眼时就看见了。

    “你说是我哥哥,那我问你几个问题。”杨子千不屑的盯着他。“要是你不知道,你就得叫我姐姐。”

    “杨子千,我比你早见天,无论什么问题,不管知不知道,我都是你哥哥。”杨子森憋着小脸,昂着头,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妹妹聪明,一直和他较劲,要当姐姐,奚落他无数次。对于她要问的问题,自己,还真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

    杨子千一副“就知道你不会的”的样子,让杨子森受伤很深。

    想着,不知道的,自己可以偷偷的跑去问夫子,看他摸过自己的头,想必,也是一个好人,会告诉他答案的。

    斗志心顿起

    “你问,要是我今天不知道,明天一定就知道了!”雄纠纠,气昂昂,打不败的花公鸡。

    小样,跟姐斗,你嫩的不止那么一点点。

    杨子千见鱼上钩,心里暗笑。

    “这是什么地方。”笑里藏针,考学问,不仅仅要高深,还得有脑筋急转弯,诸如1+1=几的问题,往往不是考到很多人吗。

    果然,杨子森就傻了一般望着妹妹。

    一只小手还准备搭上杨子千的额头。

    “去,去,我正常得很,你只需要回答我即可”杨子千厌烦这种关爱,这些年,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让她都迷失了自己。

    “这是李家寨子啊?”正常,正常怎么会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了?杨子森不解的望着这个从小就古怪精灵的妹妹。

    “我们是哪一个国家的人?”杨子千不知道这样问对不对,反正,历史她一直当故事来读,从小到大的考试,还没有丢脸过,问题的关键,得让自己知道这一穿,穿到了哪个时代。

    “西宋”小眼眨了又眨,难不成,除了堂堂西宋,还有另外的国家,自己常常跑去私塾偷听,也没听夫子说过啊。妹妹又打哪儿知道这些的?

    “今年年号,皇帝名讳”越来越高深的问题,让杨子森后背冒汗。

    这问题,考一个小小的农家孩子,看他半天没有说出口,杨子千觉得自己过分了。

    “你今年几岁?”陡然出口。

    杨子森不是后背冒汗,而是眼珠乱转。

    “八岁!”搞不清楚她是意图,只得老实回答。

    唉,八岁了,自己还以为只有五六岁,看看身上这两只鸡爪一样的小手,再看看矮小的杨子森,严重营养不良啊。

    “妹妹,明天我就知道那个问题了?”杨子森胸有成竹,盯着妹妹。

    “噢,睡一觉就知道了?梦里有神仙告诉你?”小丫头古怪精灵,转动着双眼,好奇的打探。杨子千想着自己的思维和才华,怎么才能不被怀疑的运用,鬼神之说固然可用,但,装神弄鬼,还是很为难的。

    “我告诉你?”杨子森决定实话实说,悄悄凑近妹妹的耳朵旁。

    “啊,真的?爹娘知不知道?”听说有私塾,有夫子,杨子千的心雀跃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打瞌睡了,就有人递枕头,运气不错。

    “他们不知道。”杨子森很得意。

    爹一直夸他聪明,其实,他的聪明不仅仅用在了调皮捣蛋上,更有一点,自己还是真的很聪明。

    躲在门边,透过门缝,看夫子摇头晃脑的吟诵,由最初的好笑,到现在的羡慕。

    时间久长,见那些被夫子打戒尺的小子,笑他们笨,怜自己穷。

    夫子都一句一句教过了,居然还背不了。

    早上,睁开眼,就能想起昨天偷听的句子,之乎者也,一句一句,一字不落的背下来。

    有一次听得如迷,撞了门,夫子黑着脸看过来,在一群幸灾乐祸的小儿面前,夫子将他拎到了隔壁的屋里。

    问清原由,让他把会的讲一遍给自己听,长叹一声,这孩子,学得不比坐在学堂里的李姓子弟差啊。

    “我每日巳时授文。”摸了摸小脑袋,再叹气离开。

    至此,他由最初小心翼翼偷听,到现在的光明正大的偷听。

    学会了很多,不知道的更多。

    比如,刚才妹妹问道的,夫子在授文时并没有说过,要不然,凭他的记忆,肯定知道的。

    “妹妹,我带你去问夫子,他肯定会告诉你。”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杨子森这次,终于有当哥哥的底气。

    “不用,你悄悄问就好了,不要告诉别人我问你的问题,要不然,别人会说你很笨。”假装是为了他好,小男孩肯定不愿承认自己笨。

    开什么玩笑,带个小女孩去问天朝皇帝贵姓,这绝对是想要吓死几个人的节奏。

    “还有,如果可以,借一本书回来,你教我读一读。”至少得知道差异在哪儿,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即来之,则安之。

    再次环顾四面危墙,决定,还是要和命争一争,连饭都吃不饱,算怎么回事。

    要改变,就从眼前这个小子身上下手。

    像被狼盯上了一样,杨子森感觉得到妹妹眼里的奸滑,双胞胎,这点心灵感应还是有的。只是,猜不透,她,到底要干什么。

    “你刚才说什么地方好玩?”想起杨子森用狗尾巴草捉弄自己,突然问道。

    “啊!”杨子森口吃了。

    被爹严令守在妹妹身边,哪儿也不许去。眼看巳时要到了,今天恐怕不能去偷听了,决定把妹妹弄醒,带着她一起开溜,可是,他说好玩,也只是想要骗骗她而已。

    “巳时快到了。”杨子森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噢,那你快去,我再睡一会儿,我醒了保证不乱跑,你回来就告诉我!”原来,这小子,是想去学堂,又害怕被爹娘责骂说没看好妹妹。

    点点头,出了房间门,瞅了一眼娘,好像没在屋里,他一溜烟往寨子西边跑去。

    月娘在屋角菜地上,正给四季豆豇豆插竿牵藤。眼看这些菜都打花苞了,这青黄不济的日子,只能指望着菜蔬和野菜填肚子。

    再过几天,就要临盆了,杨大年地里的事多,自己闲着也是闲着,先把这些手脚活儿料理好了,也能帮他一把。

    一双尖尖小脚,一个硕大的肚子,走在土里,她几乎是凭着感觉在走路,眼睛是看不到脚下的路了。这样走来,也有些不稳,好几次,都差点摔倒,好在,一手,抓住了旁边插好的竹竿上,也能稳一稳。

    抬头,看到一抹青色影子往西边跑了,这孩子,又丢下四丫头跑了。

    担心女儿醒了没人照看,月娘小心翼翼从菜地里挪了出来,一手扶着腰,一手拿了剩下的两三根竹竿挺着肚子,回了家。

    “子千,你怎么起来了。”刚进堂屋,就看见女儿站在了房间门口。

    “嗯,我渴了。”看月娘关心的眼神,杨子千逃避性的选择了撒谎。

    她起床,更想搞清楚这家人的现状。躺在床上,饿得肚子乱叫,味道,真不好受。

    “渴了,娘给你烧水去。”家里没水壶,平常一家人渴了什么的,都是直接从石缸里舀半碗水,咕噜咕噜灌下去就好了。只是,女儿才刚醒,喝了冷水怕不好,连忙去给烧点开水。

    趁月娘烧水的空隙,杨子千忍着腿上的疼痛,把这个家里里外外的转了一遍。

    这个家,真算不上家。

    一间堂屋,三间房间,墙壁是用竹篾糊了稀泥和着稻草屑做的,厨房都是偏房搭起来。几间屋子,最牢固的是四周的挑梁,是木头做的,竹子做的瓴子,四面漏洞八方进风,屋顶无片瓦,层层谷草飞,这造型,一下暴雨就是水帘洞。

    家里,没有像样的家具。歪瓜劣枣的桌子,几张板凳,刚好一人一张,再来个人什么的,自家人,就得姓站。

    看这个娘在为自己烧水,她都有点担心,那窜出来的火苗,会不会把屋顶烧燃。就算这会儿不会,七八月间,天干物燥,这个风险,怕是不容易避免。

    看得心惊胆寒,看得心疼头大,要改变,要改变,是她此时唯一的念想。

    别人穿越,不是公主就是千金,她杨子千特受老天眷顾,感情,跑这儿来当孙猴子来了。

    水帘洞,孙猴子大闹天宫;茅草屋,杨子千地覆天翻。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就不信,堂堂21世纪的新新人类,会在西宋这片被历史遗忘的土地上饿死。

    杨子千下定决定后,变化无穷的小脸瞬间归于一片平静。

    月娘看水烧开了,舀了半碗,两个碗不停的倒过去倒过来,一会儿,就把水递到了女儿手上。

    “子千,来,这水可以喝了。”

    月娘还是担心的看着女儿“喝了水,你*去休息,娘做午饭。”

    “娘,我没事儿了,我帮你烧火吧。”第一次喊娘,却喊得很是顺溜。

    “娘,我爹干什么去了?”

    “娘,我家有多少地?”

    “娘,盖这个房子花了多少钱?”

    边和着小白菜玉米饼,边回答女儿的十万个为什么。

    灶孔的火苗,映着一张小脸,红红的,月娘知道,那不是她的本色。这个家,太穷了。吃不饱,穿不暖,几个孩子,和他们一样饱一顿饿一顿,本该长的身体,却迟迟不见动静。看看四丫头,和东家的四岁小儿差不多高。

    好在,都还抗得住。摔成那样了,在床上睡了两天,爬起来,依旧活蹦乱跳的,精神气也不错。都说,孩子不装病,看这样,八成是没有防碍了,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月娘虔诚谢佛,对女儿的这些问题毫无半分疑惑。

    弯弯绞绞的问了半天,杨子千基本了解了整个杨家的情况。

    杨家,在李家寨子不是土生土长的。

    几年前,一场水灾,冲掉了杨家原来的一切。杨大年和哥哥杨大富两家人拖儿带女跟着乡邻一起逃难出来。

    李家寨子,有杨大富老婆,也就是这具小身板原主的大娘王花儿的远房表叔。在他的撮合和担保下,杨氏兄弟分别佃了李姓东家的田土来种。

    佃了田,落了脚,兄弟两人都在这儿盖了个房子。

    三年下来,杨大富因着远房表叔的帮助,今年正月里掀了竹蔑房,新修了土墙小青瓦房。那个家,真正的像个家的样子了。

    杨大年,却因为佃的田临近沙地,一年两年连着第三年,年年都要被沙土冲毁一部分粮食,初了交给东家的租子,余下的,远远不够一家人的生活。

    孩子多,又都是吃长饭的,日子,是越过越艰难。

    “唉,三年时间,和你大伯家,是相差越来越大了。”摸了摸肚子,月娘叹气,相差的不仅仅是生活,孩子也一样。

    杨大富膝下一儿一女,随着年岁增长,再无添丁进口的迹象。

    自己家,生了四个了,原以为,这些年没有动静,有了这几个也足够了,却不想,老天又给添了一个。

    添丁进口是好事,可是,养不起,那就不是一两天的愁事了。

    愁,愁白了头,幸好,老天厚待四丫头,昏睡了两天,还能完好的站在她的身边。

    “娘,不怕,我们会好起来的。”杨子千看月娘空洞无神的眼睛,心酸的安慰她,同时,也在安慰着自己。

    ------题外话------

    感谢点击收藏的亲!

    新坑更新中,依旧每天八点,竹枝加油,争取多码多上传。

    感谢帮竹枝做封面的盖盖鱼,

    推荐盖盖鱼新坑::。。566815。

    有过节的吗,亲,六一快乐!